当前位置:飄天文學>曆史軍事>第一狂妃> 第3999章 被瓜分掉的土地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999章 被瓜分掉的土地

柳煙兒宛如觸電一般,猛然驚醒,迅速接過了觸手生涼的《七殺寒譜》,隨意翻開了後幾頁,隻有單色的白紙,和淡淡的絲狀的寒霜霧色,不見技法該有的符文字體。

柳煙兒預感到了什麼,心臟猛地跳動,驚顫,她將《七殺寒譜》重新合上,再緩慢地打開第一頁,便看見流動性的金色符文字體!每一種的絕品技法,都有著自己的獨門屬性,而大多數絕品技法的相同屬性,隻有一點。

必須循規蹈矩,腳踏實地,把第一頁熟悉修煉得爐火純青後,第二頁的符文字體才會自然展現。

柳煙兒眼眶發紅。

她何德何能,竟能得到絕品技法。

跟隨在夜輕歌的身旁,她什麼都沒有做,卻得到了太多。

苦難都是夜輕歌獨自一人扛下,福利卻要同享。

柳煙兒抬手擦了擦淚,直視輕歌,嗓音鏗鏘有力:“我必與妖域,同生死,共進退!”

輕歌微微一笑:“看看你,怎麼還跟壯士一去兮不複還那樣?

實在是我分身乏術,而且不想被人發現我的身份,在魔族好辦事,但是妖域絕對不能跌落千族,成為奴族之一。

柳爺,我不想讓你出事,你是要和我同去長生、天道的人,我們隻會共同進步。”

柳煙兒哽咽,嗓子脹痛。

輕歌笑意粲然,指了指自己的右膝:“你忘了?

我們曾在風雲鎮,和風海域,赤陽宗,天地學院,一同並肩作戰。

九州帝國,我膝蓋被戳穿,你的右臂骨受了傷,在降龍領域,我們逍遙快活,在無極門,我們麵對天道危險。”

柳煙兒吸了吸鼻子,“哪有你受的苦多。”

“我的神罰體消失了。”

輕歌道:“從此往後,隻有福報,再無苦難。”

“消失?

怎會?

這可是真的?”

柳煙兒驚喜。

輕歌點頭,“相信我,日後,便是好日子了。”

輕歌拍拍柳煙兒的肩膀,“昨夜宿醉,稍後歇息會兒,再養精蓄銳的修煉《七殺寒譜》,你可以嘗試著運轉一點天道之力,興許會有意外的收獲。

等你進步非凡,再去妖域,順便告知李鮫她們,我病了,需要閉關臥床靜養。”

柳煙兒點點頭。

日出東方,曙光灑落。

輕歌伸了個懶腰,便走進城主府中。

現如今,她是正兒八經的魔君了。

來來往往的魔人和侍衛、婢女們,見到她都會恭恭敬敬地喊上一聲魔君大人。

輕歌搖著扇子,日頭下‘辣手摧花’四個字散發著粼粼光芒。

在城主府的東南角,輕歌看見虛弱的白流雲,在夜蔚麵前彎下了腰。

白流雲字字誠懇:“夜蔚公主,此前是我無禮在先,奪九弓神草,還得寸進尺傷害了公主的身子,我願對公主負責,以三千世的匹嫡之禮,八抬大轎,迎娶公主。”

輕歌皺起了眉頭,總覺得這白流雲的腦殼少了一根筋,這話從他口中說出來,怎麼有種夜蔚**的感覺?

夜蔚冷冷地看著他:“我已經是夜魔君的人了,你敢跟公子搶女人?”

輕歌原是在好整以暇地看戲,聞言,差點兒從假山石上掉下來。

白流雲詫異不已,失落地低下頭,“既是如此,是我唐突了,日後若有什麼需要,公主儘管吩咐。”

白流雲的小心臟很是受傷。

夜蔚突然之間,就成了自己的義母。

誒。

白流雲傷心離去,夜蔚眼尖地瞧見了輕歌,走了過來,“公子醒了?”

“嗯,給你拿了個好東西。”

輕歌取出一壺夢族湖水,遞給了夜蔚,“每日一杯,七日過後,再來找我拿丹藥,三月之內,我保證能讓你恢複如常,修為全回。”

夜蔚瞳眸微微緊縮,顫巍巍的手接過了夢族湖水:“真的……可以嗎?”

“都已經是我的人了,還不相信我的話嗎?”

輕歌調侃地問。

夜蔚難得麵頰發紅,原來那一句話被公子聽見了。

倆人對話間,赤髯將軍鼻青臉腫地走倆,嘴裡還在碎碎念,罵罵咧咧的。

“赤髯將軍?”

輕歌喊道。

赤髯將軍一看見輕歌,立即哭爹喊娘般告狀:“魔君,你可要給末將做主。”

“發生什麼事情了?”

輕歌問道。

“魔族有一塊土地,暗黑資源特彆豐富,百年以前,三大暗黑宗族,聯手奪走了這一塊土地,運用寶器和極品陣法,將土地分割三分,在這片土地上的魔人們,也成了他們的俘虜。”

赤髯將軍道:“而在那一年,三族婆婆和公主以燃爆魔體同歸於儘為威脅,逼得他們簽訂了一紙契約,土地資源他們隨意瓜分,但不可讓魔人為奴。”

“既能威脅到,為何不讓那一群魔人們回族?”

輕歌問道。

赤髯說:“魔君,你不知道,那一群魔人自小在暗黑資源旁生長,不肯換地,此乃:認祖,認祖魔人,離開祖宗流傳下來的土地,會魂飛魄散。”

“後來呢?”

輕歌看著赤髯將軍的傷,多多少少猜到了一些什麼。

“有一個魔人,冒著魂飛魄散的危險,逃出了那個鬼地方,遇見我,臨死之前抖摟真相。

那三大宗族的人,手段極為殘忍,強迫原有的魔人交合,再使用傷害極大的催產藥,使才小魔人一月就能誕生。

等小魔獸誕生後,他們強行奪走魔獸晶核,用來煉製兵器。

失去了晶核的小魔獸,也成了他們的樂趣。”

“他們把兩個小魔獸關在同一個地方,互相殘殺,隻有勝利者才能活著出來。”

說到這裡,一大把年紀的赤髯眼睛都紅了。

他是魔淵的將軍,卻不能保護自己的族人,對他來說是可恥的。

夜蔚憤怒地攥緊成拳,“這群畜生,不堪為人,他們親自簽訂下來的契約,竟是不作數了?

出爾反爾,言而無信!該死!竟這樣傷害我們的族人!”

太殘忍了。

那些無辜的小生命,究竟做錯了什麼。

赤髯咬牙道:“服用催產藥物生下來的小魔獸,多是不健全的,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失明之類的……那群畜生非要壓榨掉最後一點價值,才肯讓他們去死。

不是為了這群畜生的利益,就是為了所謂的惡心的樂趣!”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