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都市言情>仙宮>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魔域鬼樓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魔域鬼樓

在葉天看來虛空圖劫印扮演類似於身外化身。

使用後,能讓他多了一個可以替死的真實化身。

當然感知上他還是自己,隻是在彆人看來,他是吳道德的樣子,並且隻能擁有吳道德的實力。

如果扮演的劫印死亡或者受傷,本體都不受影響。

隻是每一次扮演、召喚圖卷,都要支付一定的靈性,並且這個過程中劫印自身也會消耗靈性。

一旦劫印的靈性耗儘,那就等於是撕卡了。

罪惡值越高,劫印的實力保存越完整,煉化時越可能得到好東西。

劫印吳道德的實力不怎麼樣,連南極劍法都沒有繼承,隻能當消耗品。

不過就算這樣,葉天也要在明天攻克鬼樓。

因為魔域可以煉化,能夠讓自身的實力飛速提升。

劫印的煉化其實五神禦靈觀想圖的威能。

作為葉天的根本法,這五神禦靈觀想圖不隻能夠當做無敵的神通施展,它存在於葉天力量的方方麵麵,能夠提升他所有仙法神通的威能。

這就是神級功法的恐怖之處。

一步一個腳印固然能變強,但是這太慢了,他等不了。

想到這裡,葉天用堅定的眼神看了看窗外的世界。

這個世界和其他的世界一樣美好,不應該被邪魔毀壞和汙染。

吃過晚飯喝了熱飲後,八點鐘他準時熄燈睡覺。

第二天葉天一早醒來,先是進行了每日的修行。

接著,他就耐心調整狀態。

吃過午飯,葉天出門向著郊區走去。

下午五點左右,他在一條還算繁華的街道上停了下來。

光元城中最安全的地方莫過於是內城居民區。

現在,他所在的商業生產區雖然也有不少廣廈豪宅,看起來十分繁華的樣子,但其實沒有居民區那麼安全,也沒有那麼多的人口。

沒有大量人口所形成的平穩氣場,一些邪魔魔域就有神通作祟害人。

人來人往的街道上,葉天正看著眼前一棟破爛的四層小樓。

從樓底看去,隻能看到古舊斑駁的樓壁和空洞的窗口。

這是一棟爛尾樓,樓裡麵甚至連一絲聲音都傳不出。

這是名副其實的鬼樓,就像是一個黑洞,將一切都吸收進去,一直散發著古怪而又不詳的氣息。

隻是奇怪的是,經過的路人全都匆匆而過。

他們仿佛看不見這古怪陰森的鬼樓。

葉天知道他們確實看不到。

因為這是魔域,是邪魔的聚集。

魔域三大規則就是不滅、相吸以及不可見。

不滅就是魔域永遠不會消失,隻會陷入沉睡,一旦得到足夠的力量,它們會重新蘇醒。

比如眼前的鬼樓,就是還沒有完全蘇醒的魔域,隻能有限度地進行挪移。

同時,它也能夠隱藏自己。

等到完全蘇醒鬼樓才會徹底露出猙獰恐怖的一麵。

到時候,它會施展神通強行將人拖入到那個詭秘陰暗的世界層麵。

因此,現在那些路人無法主動看到鬼樓,甚至無法接觸到。

它就是處於世界陰暗麵的捕食者,靜靜地等待著生吞大嚼的那一天。

想要看到鬼樓,要麼擁有超強神識,要麼跟葉天一樣擁有無匹的神通。

葉天之所以選擇以鬼樓為目標,就是因為這玩意沒有徹底蘇醒,現在隻能算低級魔域。

當然這並不等於說是鬼樓不強,魔域的恐怖之處就在於莫名的詭秘神通。

就像沒有完全成長起來的天賦神通,即使等級不高,也能要人命。

比如葉天的五神禦靈觀想圖,就強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堪稱完美。

這神通操作好了,真的是打誰誰懵逼,是能把人秀到死的神技。

葉天知道如果在沒有任何信息的情況下接觸魔域,那麼魔域的神秘性就會保持最強。

其神通會強大一個匪夷所思的程度。

這種情況下,任何修士都有可能翻車,這就是所謂的“初見殺”。

因此那怕是鬼樓這種最低級的魔域,也有可能滅殺天尊級的強大修士。

像自己這種菜雞,還要打鬼樓的主意,在普通修士看來就是俗稱的作大死。

此時!

葉天的眼睛很亮。

雙眼中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和慌亂。

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這藉由生者血肉長成的邪惡建築。

今天,到了你們還債的時候了!

隨著葉天注視鬼樓,一股邪惡陰沉的氣息籠罩了四周。

光線和聲音漸漸離他而去。

空間變得彎彎曲曲,時間和空間都像是被拉長了。

天忽然間黑了下來!

陰霾籠罩了天空和大地。

最恐怖的是,葉天漸漸遠離了熟悉的世界。

行人和小樓街道被遠遠拋在身後。

一副荒誕、詭秘的畫卷正在他的眼前徐徐張開。

久遠的陰暗記憶在心頭浮現,遠古的恐慌情緒在心中翻騰。

最終,葉天就像是被世界陰暗麵完全吞噬,連身形也消失了。

無聲無息間,他就被鬼樓的神通影響,來到了大樓之中。

現實世界無人注意到,一個大活人忽然憑空消失。

這個魔域確實很麻煩!

身處滿是灰塵的一樓,葉天看來一下四周,更加警惕起來。

直麵魔域,任何人都會慌到不行。

那種恐懼和不安感,就像是從茹毛飲血的遠古時代就銘刻在了祖先的血脈和靈魂中。

但是!

就像是站在高處會無端生出跳下的衝動。

此時,葉天非常渴望繼續探索這個邪惡、詭秘、陰暗的世界。

這就是神秘特殊的吸引力,修士的靈性與邪魔之力就是會存在一種奇妙的引力。

這股可怕的衝動會一直存在,很難克製。

魔修就是由此大量誕生的。

鬼樓中,葉天鎮定了心神,然後一摸臉。

白光一閃,葉天變成了吳道德的樣子。

扮演成吳道德的葉天按下了專門製作的秒表開始計時。

現在他雖然感知起來好像還是在用著自己的身軀,可是一身的本領確實無法施展。

現在的葉天相當於一個“白板”,這劫印的實力太差,連修為也沒有繼承多少,難怪隻是白色等級。

他先是小心打量了一下四周。

葉天發現這四層木質小樓沒有地下室。

他先是試著走出鬼樓,結果碰到了一層無形牆壁。

一番嘗試後,他發現這層屏障籠罩了大樓表麵。

他既不能破壞這裡的任何東西,也不能走出小樓。

“必須要走到房頂嗎?”葉天抬頭看了一眼房頂方向,然後走到一樓樓梯。

樓梯一共七層台階,看起來就是普通台階。

意念一動,葉天小心地踏上了台階,開始向前走去。

在他剛踏上第三階台階時,燈光忽然閃了一下。

葉天心中一驚。

燈光閃過,沒有發生任何意外。

他立即看了一時間。嗯,一分整。

這個情況要記錄下來,後邊可能會“考”。

想到這裡,葉天繼續向著二樓走去。

他走的很慢,就是為了觀察以及思考。

要解決這種解密規則類魔域,靠蠻力是不行的,必須要動腦子。

等葉天控上二樓第一階台階時,燈光再次閃了一下。

燈光閃過後,吳道德的頭顱就像是煙花一樣爆了開來。

葉天眼前一黑。

接著他就回到了鬼樓之前,同時吳道德回歸圖卷形態。

稍微愣了一下,葉天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完好無損!

也對,死的是吳道德,關我葉天什麼事。

葉天知道剛剛觸發了鬼樓的神通,然後自己扮演的吳道德玩完了。

儘管自己非常小心,結果吳道德還是死了。

自己乾翻吳道德,還得用上兩個神通。

魔域卻是一念間就能弄死一個差不多是天尊級的修士,比殺隻雞都容易。

這就是魔域。

無法反抗,不可捉摸,不講道理。

鬼樓還是那種即死類魔域。

這種魔域最為頭疼,觸發必死。

好在任何規則都有一線生機,不存在無解的規則。

也就是說,隻要找對方法,就能夠破解鬼樓的規則,找到一條生路。

到時候就是鬼樓最為虛弱的時候,因為它的神秘性被削減了最大程度,離陷入沉睡隻有一線之隔

那樣的話,自己就能強行契約鬼樓,就跟契約吳道德一樣。

思考時,葉天看了一眼劫印圖卷。

圖卷上的吳道德麵部扭曲變形,眼珠子快要凸出來,像是遭遇了什麼不可名狀的恐怖。

吳道德的靈性所剩不多,本來這貨就沒有多少靈性。

劫印是一種特殊的生物,受到驚嚇以及死亡時也會掉靈性。

吳道德每死一次要掉一部分靈性。

再死兩次,吳道德的靈性就會歸零,然後就撕卡了。

所謂的斯卡就是魂飛魄散,徹底歸於虛無,連轉世投胎的機會都沒有。

葉天畢竟不是什麼惡魔,不會永遠奴役人家,還是會給這些惡人解脫的機會的。

還有兩次破解謎題的機會。

葉天仔細地思索起來,到底是怎麼觸發規則的?

當時自己在二樓,然後隻看到燈光一閃一滅,人就沒了。

燈光可能是一個信號。

在此之前,燈光也曾經閃過,就是在自己踏入一樓的時候。

為什麼那時候沒事?

想到這裡,葉天心中一動,似乎想到了什麼。

他連忙再次花費一點靈性化為吳道德的形態。

五十秒的時候,葉天來到一層樓的六層台階那,看著二樓。

燈光果然閃過,接著他眼前一黑。

死了……

看著圖卷上麵容扭曲到極致,仿佛陷入癲狂的吳道德,葉天撓了撓頭。

他開始總結了一下,燈光每一分鐘閃一次.

燈滅時,如果不符合特定的條件,就會立即暴斃。

本來,他以為隻要在奇數層的樓梯,就會安然無事。

上次在一樓時,自己控製扮演的吳道德確實沒有死啊。

難道我的判斷出錯了?

驀地,葉天心中一動,他像是意識到了什麼。

他毫不猶豫地化為吳道德再一次“從容赴死”。

五十秒的時候,葉天再一次站在了一樓七層台階那。

一分鐘,燈光閃過,吳道德確認存活。

兩分鐘後,吳道德繼續存活。

看著“栩栩如生”的吳道德,葉天滿意地點了點頭。

謎題解開了!

原來燈光閃過時,必須要在奇數樓梯的奇數台階,否則就會狗帶。

葉天沒有浪費時間,繼續往二樓走去。

他要在三分鐘到來之前,趕到三樓。

葉天踏上了二樓樓梯。

他快速向前走了幾步。

但是下一刻,葉天再次回到了樓梯下邊,就像是他被人在一瞬間搬下了樓梯。

怎麼可能?這

這鬼東西難道還能控製時間?

這怎麼玩?

劫印狀態,葉天是沒辦法施展五神禦靈觀想圖的神通的。

看著靜靜矗立在那的二樓樓梯,葉天的額頭滲出一絲汗水。

他瞪大了雙眼。

此刻,那看起來很普通的樓梯如同隱匿著惡鬼。

詭秘、邪惡!

令人毛骨悚然。

如果真是時間暫停或者時間倒退的神通,那真的無解啊!

除非他本體過來,直接五神禦靈觀想圖轟殺掉。

爽是爽了,可是有點冒險。

馬上,葉天鎮定了下來。

不對!

就算是魔域,在一級的時候,能夠發動時間神通,也太離譜了。

而且即使是時間神通,也不能阻止我的腳步。

上次他借著五神禦靈觀想圖成功逃走,這一次絕對不能繼續逃跑。

今天,這鬼樓必死!

神仙也救不了。

想徹底醒來害人?

下輩子吧!

樓梯中,葉天靜下心來開始思考。

首先“閃光殺”的謎題,自己已經解開,那就是奇活偶死。

那麼,這個所謂的時間神通是不是也和奇偶有關?

眼睛一亮,葉天立即轉過身倒退著走向樓梯。

果然,這一次,他正常地走上了樓梯。

這樣一來,他就解開了這第二個謎題,也就是說奇數樓梯正走,偶數樓梯倒走。

不過葉天沒有馬上走上樓梯,而是先退到了一樓七層台階。

五秒後,三分鐘的燈光閃過。

之後葉天再次衝向二樓。

倒退行走,葉天來到三樓。

四分半時。

他來到四樓通向房頂的樓梯。

再次倒退上樓。

五分鐘到來!

葉天推開房頂的門,結果眼前一黑。

視野回到本體後,葉天沒有理會魂飛魄散徹底化為虛無的吳道德。

他迅速看了一下時間,赫然是五分整。

點了點頭,葉天抬頭看了一眼鬼樓,仍舊是無聲矗立,像極了擇人而噬的怪物。

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塵土,葉天毫不猶豫地走向鬼樓。

他的步伐堅定有力,神情堅毅,眼神堅定。

魔域的神通千千萬萬總有一些能夠繞過劫印,直接傷到自己。

如果麵對一個幾乎毫無設防的魔域,他還是非常有勇氣麵對的。

那否則談何獲得力量並改變自己和諸天萬界的命運。

又怎麼可能除惡變強為自己為那些人討回公道?

很快,葉天就踏入了鬼樓之中。

他沒有猶豫馬上開始攻克鬼樓。

因為有了之前的經驗,葉天快速無比地開始行動。

一分鐘整第一次燈光閃過時,他已經來到三樓。

三分鐘五十七秒的時候,他就來到了房頂。

五十八秒!

五十九秒!

時間繼續流動,四分鐘馬上過去。

如果下一秒,鬼樓的神通發動,自己必死無疑。

世界仿佛在這一刻定格。

葉天屏住呼吸,心跳似乎都已經停止。

五分鐘到來!

沒有燈光閃過,沒有突然死亡。

他重重吐了一口氣,世界再次變得鮮活起來。

我贏了!

果然最後的謎題就是時間,如果不能在五分鐘內走到房頂,也會死。

渾身輕鬆的葉天抬頭看去。

房頂上,一團黑色橡皮泥一樣的東西正在扭曲抖動。

那一團黑漆漆的“馬賽克”,就是鬼樓的本體,也就是所謂的虛空邪魔。

這玩意,每看一次都讓人頭暈惡心,幻覺重重,然後瘋狂掉靈性。

“你已經無所遁形,認命吧!”不敢猶豫,葉天迅速將契約扔到了那團“馬賽克”身上。

瞬間,五神禦靈觀想圖以及虛空圖的力量開始發揮作用。

鬼樓劇烈掙紮起來,但是最終不敵五神禦靈觀想圖的力量,被吸入到以虛空圖為主體的契約中,化作了一張劫印。

這張劫印是邪魔印,不能召喚扮演但是可以煉化。

吳道德那種就是生靈印,不能煉化。

想到剛剛用神通看到的這邪魔身上那深紅色的罪惡值,每一點紅色都代表了一個無辜之人的性命。

葉天瞳孔一縮,你到底害了多少人啊?

煉化,必須煉化!

隨著奇異的火光閃現,鬼樓圖卷傳出一聲非人的刺耳慘叫。

就在這時,他感到自己的心靈仿佛在緩緩上升,像是從充滿爛泥的沼澤鑽了出來。

早有經驗的葉天抬頭看去,果然看到半空中出現了幾個透明的人影。

每一個人都麵帶笑容地向葉天點頭致謝。

他們的眼睛如同星辰一般閃亮。

這些人就是被魔域吞噬的仙守影衛。

即使經過了百年、千年,他們也一直沒有屈服,一直在反抗。

現在葉天徹底毀滅了鬼樓魔域,他們終於脫離苦海。

最終這些人滿懷喜悅地飛上天空,消失在星辰之間。

一些金色的光點從天空落下,灑到了葉天身上。

頓時葉天全身都湧進了一股特殊的能量。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