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曆史軍事>時總寵妻超無敵> 第688章:耍得就是你!時崇回來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88章:耍得就是你!時崇回來了~

“雲想。”

官洛洛推開司家大門叫了一聲。

雲想一腳把一人踹飛,跑到她麵前。

“你沒事吧?”

“沒事。”

他身上落上腳印了,官洛洛用手給他擦,“彆打了,司明厲沒對我怎麼樣。”

她看著司家的保鏢,臉上冷若冰霜。

“司總胃病犯了,你們最好去看看他。”

司家保鏢互相看了一眼,連忙往彆墅裡跑。

雲想說:“我叫人送你回浮圖苑,飛羽在家。”

“你要去哪兒?”

“去找雲亦明。”

這事是他做的?

官洛洛隻愣了兩秒,明白過來。

雲亦明要找司明厲做靠山,當然要幫司明厲達到目的。

這麼煞費苦心的做舔狗,雲亦明是要作死!“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

雲想把官洛洛交給隨行的人。

“懷著孕彆瞎跑,時崇應該快到了,你回家等他。”

“好。”

官洛洛聽話,拽拽他的手,“那你小心。”

“知道了。”

雲亦明此時在明華會所,那是他保命的地方。

房間裡幾個人在施暴,謝菱嫣被打的鼻青臉腫,麵目全非的躺在地上。

雲亦明厭惡的看她一眼,問手下,“司明厲那邊有沒有送解藥過來?”

按正常進度,司明厲應該已經得到了官洛洛,那麼他也該兌現承諾,送解藥過來。

這半個月,雲亦明被這顆藥搞的頭暈腦脹,看遍了所有醫生,都找不到解藥。

司明厲這崽子,夠狠!手下詢問之後答:“沒有,司總那邊沒動靜,有人看見官小姐安然無恙的離開了司家。”

“什麼!”

雲亦明大叫,因為中毒的緣故,他臉色發青,又因為怒吼,他捂著胸口咳了好幾聲。

“司明厲這個廢物!我把人送到嘴邊他都不吃!”

外麵的手下此時匆匆趕過來,“先生,雲少來了!”

雲亦明眯了眯眸,命人把謝菱嫣拖到眼前。

雲想進門,跟雲亦明有六分像的臉,全是煞氣。

“是你自己動手,還是我動手?”

雲亦明強打著神經,“你是為了唐戀。”

“不止她,還有洛洛,還有,”他擰了下手腕:“我純想揍你!”

雲想提步要衝,雲亦明著急的大吼:“先等等。”

他警惕又害怕。

“雲想,我沒有對唐戀怎麼樣,至於官洛洛,我有苦衷。”

雲亦明指著自己:“你看看我,我中毒了,司明厲下的,他要官洛洛,我不給他,我就要死!”

雲想歪了下頭,“那你就去死呀!”

雲亦明愣住,雲想上前,毫不留情的一拳,打得雲亦明飛出去兩顆牙。

“雲、想!我是你父親!”

雲想挽挽袖口:“我知道,我就是專門來弑父的。”

他揍雲亦明,揍得沒人敢吱聲。

“叔叔。”

唐戀在後麵叫了他一聲,雲想收手,甩開雲亦明起身。

雲亦明一見唐戀,覺得有了靠山,急忙說。

“戀戀,伯伯不是故意害你的,你原諒伯伯吧。”

唐戀很嚴肅的看著他:“你欺負洛洛更不對,她還懷著孕。”

“可她是外人,我們才是一家人!”

“洛洛是我的家人。”

唐戀蹙眉:“你真的活該被揍。”

雲亦明大驚失色。

“留你一條命可以,老規矩。”

雲想居高臨下,“斷你兩根手指。”

他沒那麼多彎彎繞,十指連心,斷指之痛最直接有效。

雲亦明惱得臉皮在顫,“你對我一定要這麼狠嗎?”

“我可以對你更狠,隻不過我女朋友教我做個好人。”

雲想拔出一把小刀。

“戀戀,把眼睛閉上。”

唐戀特乖的嗯一聲,閉上了眼。

雲想揮刀,一刀下去,雲亦明捂著手大叫。

地上兩根手指,血灑到到處都是,雲想轉身走去唐戀麵前,把她抱起來。

“可以睜眼了。”

唐戀睜眼,睫毛在顫。

雲想問她:“怕嗎?”

她搖頭,靠在他肩上:“不怕。”

比起雲亦明做過的壞事,叔叔的懲罰是輕的。

謝菱嫣見雲想要走,爬著過去,“想想!救我!”

雲想斜睨她一眼,“你最好死快一點,不要再礙我眼。”

謝菱嫣花容失色。

雲想和唐戀離開後不久,司明厲到了。

胃藥在發作,他臉色好了一些。

“你還知道來!”

雲亦明氣的渾身發抖:“你滿意了!我按照你的要求做的,解藥給我!”

司明厲心情不錯,“好。”

雲亦明嚇一跳,表情五花八門。

司明厲帶著手下來的,他伸手,手下給他兩顆藥。

他遞給雲亦明。

雲亦明被搞怕了,不待他說,就抓起兩顆藥往嘴裡塞,囫圇著吞了下去。

司明厲笑了一聲,“你還真是比想象中的貪不少。”

“這藥裡有一顆毒藥,一顆解藥,你都不聽我說,就全吞下去了。”

雲亦明五雷轟頂,捂著脖子,張嘴開始摳。

“你他媽耍我!”

司明厲看他跪地痛哭的樣子。

“耍得就是你。”

他蹲下,離得他很近,卻不染汙穢。

“下次再不打招呼的動官小姐,我會比你親兒子對你更恨。”

他才是徹頭徹尾的混蛋!雲亦明一邊乾嘔,一邊大吼:“司明厲,你不知好歹!”

司明厲起身離開,手上撚著那一板開了封的胃藥。

好歹?

那玩意兒是個什麼,他都不認識!……時崇到家已經是午後。

官洛洛吃了午飯,沒敢休息,在客廳等他。

人走過來,身上好涼的風,額頭上卻有汗,時崇捧著官洛洛的臉看。

官洛洛踮腳親親他,“我沒事,剛吃過午飯,肚子飽飽的。”

時崇舒了一口氣,拉她去沙發裡坐著。

“不知道該怎麼保護你。”

“乾脆去做掉司明厲好了。”

官洛洛坐在他腿上,捂著他一隻手。

“司明厲沒對我做什麼,他……還算君子吧。”

時崇眉頭擰了擰,“乾嘛替他講話。”

“他才不是君子,他是小人中的小人。”

背地裡搞手段,小人都抬舉他了。

是渣渣!醋意好大,官洛洛都聞見酸了,她摟著時崇:“我的意思是,我大約能摸出司明厲的脈,他就是嚇唬人,不見得會對我做什麼。”

官洛洛也說不上什麼感覺,總之司明厲表現出來的輕薄,是有分寸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