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女生純愛>我同時是三本書女配>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第37章第三十七章

手遊定於大年初三發布內測,程確儘力與合作方共同宣傳,並且要監督最後的測試修改,忙得沒日沒夜。

她按了按額角,抿口咖啡,正打算投入到下一階段的忙碌中時辦公室門被敲響了。

一般來說這段時間員工們會自覺不來打擾她才對。

帶著疑惑,她讓人進來。

“程總!”

秘書急急忙忙進來。

“發生什麼大事了嗎?”程確蹙眉,有些緊張。

彆是手遊的宣發或者測試出了什麼問題。

“有一則關於秦氏的大新聞!”秘書怕程確擔心,連忙解釋。

程總說有關秦氏的大小動靜都要向她彙報,她就匆忙過來了。

程確舒展開眉頭,隨即眸光一動:“嗯,你說。”

“秦氏在幾個月前拍下三環的一塊地,原計劃開發大型商業廣場,結果突然挖出了曆史遺跡!秦氏還想瞞下來悄悄搗毀,結果被秦氏內部人員舉報了!現在媒體都堵在秦氏門口呢!”秘書越說越幸災樂禍。

作為開發商,秦氏可虧慘了!

誰讓秦氏之前試圖針對他們小公司來著?活該!

“而且媒體曝光他們省略了不少施工前必辦的步驟。比如事先沒有做文物勘探,導致破壞了小部分遺跡。這可真是太可惜了,考古專家說那好像是個漢朝的遺跡,非常有研究價值呢,居然被他們搗壞了入口,他們還想偷偷把遺跡掩埋了!太過分了!”

秘書義憤填膺。

每個華國兒女都會為璀璨的悠久曆史而自豪,破壞曆史遺跡這種事情可謂是犯了眾怒。

群眾可不會管你公司損失多少,他們隻看到文化傳承被破壞了。

那秦氏就是不折不扣的罪人,國民口碑直接跌入穀底。

程確隱隱有些惋惜。

原書裡秦氏的死對頭公司從政府手裡拍下了這塊地,開發過程中發現了遺跡但試圖暗箱操作不上報,權當沒看到。

不過他們沒有破壞曆史文物,隻是在暗地裡掩埋。

即便這樣對頭公司也被唾沫星子淹沒了,秦氏的行為這樣惡劣,後果可想而知。

程確搞不懂秦寒的想法了。

他沒考慮過一旦暴露的後果嗎?

不過想到秦方野給他施加的壓力,這一舉動就顯得沒那麼弱智了。

隻是可惜了遺跡。

幾個月前她聽過一耳朵秦寒買下了那塊地的消息,聽完就忘了,沒想到後續會發生這種事情。

話說……

“被秦氏內部人員舉報?”程確挑眉,這波內訌太扯了。

“是的。”秘書連連點頭,“他們總經理得罪人了吧,這次鬨得可大了,媒體好像一早被通知了有料,在消息蔓延前就守在了秦氏周圍,現在事情發酵,秦氏門口被圍得水泄不通。”

程確微微驚詫。

這操作除了秦方野那個瘋批,她想不出來第二個人。

原書裡他最終放下仇恨和蔣貝貝過逍遙日子去了。

如今劇情偏離軌道,也不知道後麵會是個什麼樣的發展。

“沒想到什麼都沒做他們自己內部就鬥瘋了。”程確一時有些恍惚。

她發現原書劇情逐漸偏離後一直有報仇的念頭,可這進展的順利程度嚇到她了。

究竟是從哪個環節劇情開始崩壞的呢?

她百思不得其解。

不管了,她現在生活美滿幸福,複仇不再是她的全部願望了。

她隻要安心看秦家那三個狗咬狗就好。

程確百思不得其解,秦寒也同樣陷入了困惑。

秦方野怎麼敢舉報他呢?他怎麼敢?

秦家蒙受損失,他秦方野難道就能獨善其身?

這個瘋狗!

秦寒抓狂了。

“秦總,秦董召您開緊急會議。”助理敲門,小心翼翼地說。

“知道了。”

秦寒將衣服整理平整,不讓人看出他的急躁,深吸口氣去了會議廳。

踏入室內,他一眼看到了坐在秦父右手邊的秦方野,以及一眾正襟危坐的董事。

在心裡冷笑兩聲,他坐在了總經理的位置上。

不出所料,一上來就是董事們的質問。

“這回秦氏股價大跌,秦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呐。”一個董事率先開口。

秦寒冷眼看著他。

這個董事是最早看準秦父心思的人,在確定秦父想要扶持私生子後公開支持秦方野。

想要掙從龍之功?也不看看自己追隨的是個什麼東西。

壓下滿腔嘲諷,秦寒冷道:“我認為在探討損失之前要先把公司的內鬼揪出來,據我調查,問題出在了我的弟弟,也就是分公司經理秦方野的下屬身上,請問你有什麼想說的?小野。”

說完助理立馬將調查結果呈上,給每個董事手裡發了一份。

秦寒盯著秦方野,餘光卻觀察著秦父的動作。

果不其然,秦父隻象征性瞟了兩眼就把證據放在了一旁。

他見狀眯了眯眼。

父親真的老了,連被出賣自家都不當回事了。

秦方野笑了:“雖然內鬼確實出在我管轄的範圍內,但這並不代表我就需要承擔責任吧?我是經理,沒辦法管理員工的思想,我沒辦法控製他服不服氣哥哥您的舉措。”

秦方野沒想到秦寒手腳這麼快,飛快瞥了眼先前說話的董事。

董事會意,接著道:“透露公司機密的人開除出行業內就好,我覺得領導人的決策才是公司發展的根本,才是我們這場會議該談論的內容。秦總的的確確決策失誤了,沒錯吧?而且我聽說秦總催著手遊分部提早發布新款遊戲,我認為秦總這段時間太焦躁,我提出建議,讓秦總先休息一段時間。”

擺明了要秦寒引咎卸任,推秦方野上位。

“休息?你想逼迫秦總卸任?區區一次失誤罷了,就能夠把秦總過去為秦氏打拚的所有功勞都抹去嗎?況且撞上遺跡是誰也沒想到的,秦總頂多是在後續處理上頭腦糊塗了一下。”支持秦寒的董事立刻接話。

“再者也要怪下麵的人彙報不清楚,隻說挖出幾個小物件。哎呀,說到這個我甚至懷疑是不是有人給秦總設了套,這麼大個遺跡報上來成了埋著幾件古物的小坑,正因為被誤導秦總才決定不上報,怎麼看怎麼有問題吧?”

無論遺跡大小不上報都是錯的,偏偏他的發言模糊了秦寒的過錯,還憑借著高超的話術將問題引導到了陰謀論的方向。

秦寒跌落對誰最有利顯而易見。

底下的董事們竊竊私語。

“是有問題啊。”

“也不知道是外人的算計還是……”

“這件事情得查個仔細,不能讓心思狠毒隨時可以出賣公司的人留下。”

董事見他的刻意引導起了作用,於是繼續說:“再者,公司的運轉離得開決策人嗎?”

他轉向站秦方野的李董事:“李董事,你提出的建議,那麼你來說說看誰夠格擔任總經理這個位置呢?你嗎?”

李董事連忙擺手。

“我看在座,有經驗的沒資格,有資格的沒經驗,總不能把決策大權交給連公司管理都沒學會的人吧,這我相信在場絕大多數董事都無法接受。”

秦氏是家族企業,在場有資格擔任領導位的還真沒有幾個,有資格的幾個都是秦家旁支,哪敢在這時候出頭找死?

話全部被堵死,李董事啞口無言,不過他起了個話頭,還是有幾個董事提出了對秦寒的質疑。

不同陣營的兩方人唇槍舌劍。

秦寒和秦方野靜靜地對視著,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了鋒芒。

爭執了好一會兒,秦父終於出了聲。

他旁觀許久,看清了局麵。

整個董事會一半以上的人支持秦寒,還有幾個默不作聲當中立。

現在的場麵對秦方野並不友好,尤其有人開始將過錯引導到秦方野下屬出問題和徹查瞞報一事上。

他暫時熄了扶持秦方野的想法,遺憾宣布秦寒繼續擔任總經理的職位。

秦父看向秦寒:“你負責將後續的事情處理好,這次的損失由你一人承擔,算是小懲大誡,有異議嗎?”

秦寒壓下譏諷:“沒有。”

所以說內鬼的事情就當不了了之了?他被算計的事情就不追究了?

就這麼維護那個野種?!

“那這件事情到此為止。”秦父說。

他的算盤打得很好。

他隻幫秦方野到這兒。

秦寒出了紕漏,這是秦方野的崛起機會,但能不能抓住就看他自己了。

他同時可以借此試試看小兒子的能力。

他望著秦方野,目光柔和。

這孩子容貌隨他母親,每次看到他就會不由自主想起他已逝的真愛。

他能做的就是儘力補償這個孩子。

反正秦簡和秦寒從小到大享儘了秦家的頂級資源,不差這一點,讓讓弟弟又有何妨?

秦寒冷著臉回到辦公室。

助理自覺為他關上門,守在外麵不讓人進去。

秦寒一拳砸在辦公桌上,茶壺隨著桌麵震動猛地一顫。

他不光為秦父縱容的態度和秦方野囂張的樣子而惱怒,他還不忿於搶占三環市場的計劃破產。

和陸離的首次交鋒還沒開始就完敗,他咽不下這口氣。

奈何現下腹背受敵,他想做什麼都得好好掂量掂量。

秦寒活了二十幾年,從來沒有這樣憋屈過。

他平時對錢沒有概念,打電話問過理財團隊後才發現自己短時間內可使用的現金根本不足以填補空缺。

“怎麼可能?還少這麼多?”他皺眉,語氣中透露出了濃濃的不相信。

但是理財團隊又不可能私吞他的財產。

那麼錢到哪兒去了?

除了他自己還有誰可以不經過他的允許動用他的錢……

秦寒眉尾微顫,心裡有了不敢置信的猜想。

團隊人員認真地道:“秦先生,我們這裡保存有您的賬單明細,可以發給您一份。”

“發到我手機上。”秦寒被焦躁圍繞。

他不希望自己的猜測是真的。

不想在能力被質疑後再發現自己識人不清。

然而等看到流水賬單和上麵的天價消費,秦寒不可思議地睜大了眼。

他有心理準備,數目會很大,但是沒想到這麼大!

昂貴首飾、定製珠寶、限量大牌,還有遍布全國的房產……

秦寒一口鮮血哽在了嗓子眼。

這些花銷源自誰不言而喻。

他隻把卡給過方雪憶一個人。

他從來沒想過,在他麵前樸素不在意錢財的方雪憶竟然花掉了他私庫近一半的錢!這才結婚兩年!

秦寒眼前一黑,扶著額頭撥出方雪憶的電話。

翻湧的氣血充斥大腦,他險些撥錯號碼。

對麵很快接了起來。

“喂,老公,想我了沒呀~”方雪憶甜膩的嗓音從聽筒中傳出。

秦寒氣急了口不擇言:“你購置那麼多房產做什麼?隨時準備跟我離婚嗎?”

正買完美美衣服準備付款的方雪憶手一顫,捂住聽筒對朋友扯出一個微笑:“我老公有事找我,我過去說話。”

然後走到了一邊。

“老公,我……”

“不用跟我解釋,我隻給你兩個選擇,要麼把錢補上,要麼離婚,你自己選。”秦寒從未對方雪憶這樣失望過。

他頭一次審視起了枕邊人。

不逐錢財是假的,那麼愛情呢?

她真的像表麵看上去那麼愛他嗎?

方雪憶整個人怔在原地。

離婚她可就一無所有了!秦家的律師根本不會讓她把東西帶走!

而且她怎麼舍得放棄秦家少夫人的身份?!

“老公老公你彆生氣,彆把離婚掛在嘴邊嘛,這是我第一次犯錯,你原諒我好不好?你聽我解釋,我實在沒有辦法,房子是我爸媽買的,他們把錢拿去給我弟弟結婚買房了,如果我不同意他們就不認我這個女兒了,我是迫不得已的……”

她哭得梨花帶雨。

秦寒最心疼她這副模樣了,他會把她的眼淚當成珍寶一樣珍惜……

但她忘了,對秦寒而言再昂貴的珍寶也不值一提。

他此刻隻覺得厭煩。

哭哭哭,就知道哭。

處不好婆媳關係的時候哭,遇到難事了哭,父母偏心弟弟哭,現在還是哭!

無法帶給他任何助力,什麼事情都要依賴他,隻會從他身上吸血。

他忽然想,如果程確是他的妻子,絕對不會在這種時候拖後腿。

不,如果程確在,憑他們在工作上的默契,他根本不用像這樣為了填筆錢而發怒。

他完全忘了他曾經最愛方雪憶全身心依賴他的模樣。

秦寒冷笑:“要不要我把賬單流水明細傳一份給你?看看每一筆錢是誰消費的?”

正準備繼續賣慘的方雪憶一噎,頓時慌了。

“你自己決定。”丟下一句話,秦寒掛了電話。

他對方雪憶失望透頂。

都這種時候了還把責任往彆人身上推。

謊言順口就來,她究竟騙過他多少次?!

他到底愛了個什麼樣的人?!

原先離婚隻是一句氣話,現在他卻認真思考起來離婚的可行性。

他才澄清過夫妻恩愛,假如在這種時候傳出離婚的消息,肯定會有人把這件事情和前麵那條新聞結合起來。

早知道在方雪憶營銷豪門愛情的時候他就該阻止她,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糾結。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秦母不喜歡方雪憶了。

他當初怎麼就被迷了眼呢?

-----------------------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0-08-2021:00:00~2020-08-2121:00:0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拆西牆的小酒館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