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女生純愛>我同時是三本書女配>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第26章第二十六章

程確隻看了一眼就收回視線。

雖然驚訝秦方野怎麼會在這裡,但是她沒有把情緒表露出來。

“魏總您好。”程確與位置最近的一位經理人問好。

“程總好久不見。”

與在場的幾位一一問好,看到李胤的時候程確略有意外。

“舍弟承蒙程總的照顧,不勝感激。”李胤說道。

程確眨眨眼,這是要給她撐腰?

果然,在李胤說完後其他幾位經理人態度熱情了許多。

“秦總,您好。”最後到秦方野麵前時,程確客氣不再。

其他人對此並不意外。

秦方野是私生子,程確是秦家主母的外甥媳婦,兩人本質上就是對立陣營。

夏依然跟著程確將人認了一圈。

“夏總也來了。”魏總和夏依然有生意往來,兩人打過幾次交道。

“是呢,過來蹭個飯。”夏依然笑著說。

她其實一點也不想笑。

這個姓魏的原本和她合作得好好的,最近卻開始在她和夏逸安之間搖擺不定,妥妥一個牆頭草。

奈何這是程確的場子,她作為順道來的不能給合作夥伴拖後腿。

深呼吸一口氣,她繼續假笑。

門口傳來動靜,今天最重要的人物終於到了。

“陳總!”魏總迅速離開座位迎了上去,滿麵笑容。

“路上堵啊,來晚了。”陳總眯著眼笑說。

“您能來我們就很榮幸了,都理解的,這堵車是真沒辦法,您快這邊請坐!”魏總笑得眼睛都看不見了,親自替陳總拉開座位。

夏依然笑容凝固,低聲說:“算了,我真做不來。”

“又沒要你學他,這算反例。”程確笑容不改,“大家是同行,尋求的是合作,這種情況下殷勤是必要的,但是過猶不及,過度諂媚的姿態反而會叫人看不起。”

夏依然努嘴,示意她做個正麵例子。

程確笑著上去寒暄。

“陳總,上回咱們見過,不知道您還記不記得。”

“記得記得,上回我就想,你跟陸總站在一起真是登對。”陳總也笑。

這位陳總正是在高爾夫球場和陸離談生意的那個。

“聽說你之前就創業過,成績還不錯,跟陸總都是年少有為,般配。”他又說。

“不敢不敢,在手遊方麵我就是個純新人,還得仰仗前輩們。”

……

這本該是一場招標性質的飯局,最後卻成了程確和陳總兩個人的聊天會場,不過程確也沒忘記暖場,時不時把話頭拋出去照顧照顧彆人,但幾下又能奪回話語權。

在有人憋不住將話題引到合作上來後,程確笑意加深,主動將方案遞上。

沒有辜負熬過的幾個白天黑夜,陳總露出滿意的笑容,當下拍板合作。

旁觀一堂大型話術教學課,夏依然目瞪口呆。

“後生可畏,後生可畏。”陳總誇讚。

“感謝前輩們願意給新人機會。”程確舉杯。

夏依然小口喝著果汁,腦子有點糊。

環視四座,沒能合作成功的人臉上仍然是熱情洋溢的笑容。

倒有一個例外。

秦家私生子。

秦方野看上去完全不像來應酬的,一個人一言不發地喝酒。

她發現對方手邊已經空了五瓶酒了。

原來還有比她更不懂應酬的人!還是個同齡的!

她瞬間充滿自信,舉起果汁豪飲一杯。

飯局散場後,微醺的程確和夏依然出了包廂。

“厲害呀程確。”夏依然激動,“我學到了!”

程確提醒她:“可彆看完就覺得自己行了,交際能力得練,攢經驗慢慢來。”

“話說你跟陳總認識?”她問。

程確如實回答:“見過一麵。”

“見過一麵今天就聊這麼歡?”夏依然驚訝。

“有近乎可套當然得套了。”程確細細教她,“要利用好已知的所有條件,包括你夏家的背景。”

夏依然似有所悟。

“小程和小夏打算走了?”陳總竟然還沒走。

剛才談高興了,他們已經舍了官方敬辭,直接以長輩晚輩的身份相處。

注意到陳總往夏依然的方向瞥了一眼,程確忽然記起,夏逸安勾搭的千金小姐正是陳總的幺女。

她了然,於是主動避讓:“還沒呢,我先去趟洗手間。”

說完給夏依然使了個眼色。

夏依然見程確撇下自己離開,疑惑剛要問出口,就聽對麵陳總說:“夏小姐,我想跟你談談你兄長和我女兒的事情。”

夏依然臉上出現詫異,反應過來後微微一笑。

“正巧,我也想找您談談這事。”

程確趁著他們談話的時間給陸離打了個電話,估摸著另外一邊快談完了才從洗手間出來。

然後對上了冷沉著一張臉的秦方野。

氣氛瞬間凝滯。

“秦三少有事?”路被擋住,程確挑挑眉,漫不經心地問道。

“你和秦寒好過?”秦方野死死地攥住拳頭。

程確輕嗤,這副興師問罪的架勢是什麼意思?

她淡淡:“是。”

秦方野控製不住一拳砸在牆上。

他以為程確一心愛他,結果現在告訴他程確跟他的死對頭秦寒在一起過,而且在一起了五年,陪他一同創業、一同走過荊棘,還將秦寒推向了輝煌?

甚至秦寒出軌了她也隻是一聲不吭地退出,不哭不鬨自我封閉。

從他調查的資料來看,他不得不懷疑程確當年幫助他的目的。

他撫摸自己的臉。

程確在離開秦寒後沒幾天就遇到了正落魄的他,五年青春付諸東流,她不可能那麼快走出前一段感情的陰影,那麼她幫助他的原因隻可能有一個。

——他和秦寒長得相似。

程確不是對他一見鐘情,而是把他當作替身?!

還是秦寒的替身!

他無法接受這個結論!

所以他要向她問清楚!

兩個月過去,他終於有機會見她這一次。

“你和我在一起,是不是因為我和秦寒長得相像?”他鎖定程確的雙眼,一字一頓問道。

程確驚訝,他怎麼得出的這個判斷?

“不是。”她誠實地搖頭。

程確沒理由撒謊,秦方野得到回答後麵色緩和了一些,又追問:“那是為什麼?”

程確:“你可以理解為我當時很閒,閒得沒事乾。”

總不能直接說是為了走劇情吧?

眉頭蹙起,秦方野臉色再次陰沉:“我要真正的理由。”

程確滿不在乎:“刨根究底有意思嗎?我們之間早就沒關係了,你忘了一百萬的交易?”

“我知道你把錢捐了。”說到這裡他的臉色愈發難看,在一起整整兩年,他竟然對程確的身家一無所知。

他忍不住問:“那兩年你真的有愛過我嗎?如果愛,為什麼你什麼都不告訴我?你是不是……從來沒有考慮過我們的將來。”

程確從來不跟他說她的過去,不說她的家人如何,不說她有沒有錢。

如今回憶起來,似乎兩年裡她從未和他談論過未來。

“是,打一開始我就沒想過有未來。”程確好笑,“何必特意來問呢?我已經有愛人了,你也有蔣貝貝,大家現在互不相乾,見麵當不認識就好。”

從未想過未來。

這句話狠狠紮在秦方野心上。

沒有什麼比以為程確深愛自己,事實上對方根本沒把他放在心上更打擊他。

不甘、怨憤蔓延。

他的雙眸壓抑著火光:“程確你……”

“秦方野你乾什麼!”

秦簡突然出現擋在了程確身前,不知道旁觀了多久。

他瘦了許多,看上去有些頹廢。

程確下意識皺眉:“秦簡,我的事不用你管。”

秦簡壓下心頭驟然湧出的苦澀,狠狠咬了下舌尖讓自己清醒,對著秦方野冷道:“無論你們過去發生了什麼,現在她是你的弟妹,私生子也得有基本的教養。”

半挑釁半警告的話入耳,秦方野的神情肉眼可見凶狠起來。

“你們之間什麼關係?”察覺到程確在秦簡出現後表現出來的不悅,秦方野咬牙問出口。

“與你無關,可彆忘了你的小明星女友。”秦簡威脅地眯了眯眼。

“與我無關?”秦方野笑得扭曲,“老子他媽和她在一起兩年,憑什麼與我無關?”

秦簡隻微微愣了一下,低低地笑出了聲,他的語氣帶著愉悅的惡意:“那又怎樣呢?你和秦寒不都是我的替身?”

聽到“替身”,秦方野腦內的神經“啪”一聲繃斷了。

所以他連替身也算不上,隻是替身的替身?!

酒精與現實的刺激激得秦方野來不及多想,本能掄起一拳砸在了秦簡臉上。

秦簡猝不及防挨了一拳,疼得倒吸一口涼氣。

感覺到嘴角微熱的濕潤,他抬手一抹,被手背沾上的血色激起了凶性,立刻舞起胳膊回秦方野一拳。

兩人很快扭打在一塊兒,毫不猶豫下了狠手。

程確沒料到事情會是這麼個發展,見他們動靜越來越大,不由得皺起了眉。

“夠了!替身個屁!陸離才是我初戀!”她不耐煩地朝兩人吼道。

地上的兩人動作齊齊頓住。

借著酒勁,程確連偽裝都不屑做,她冷笑道:“我和陸離高中在一起過,這麼多年也沒有忘記對他的感情。替身?白月光?你們配嗎?”

“程確?你們這是……”夏依然一過來就看到這幅場景,嚇了一大跳。

“沒事,我們走吧。”程確冷著臉,拉住她的手臂轉身就走。

“誒?”夏依然茫然。

秦簡看著程確的背影,忽然笑了起來,笑秦方野,也笑他自己。

他以為隻要自己替她出頭,好歹能換來一個眼神,程確卻連看他一眼都嫌多餘。

誰是誰的替身已經無所謂了,反正終歸程確不會再屬於他了。

心裡灼燒般疼痛,可這些都是他應得的,他曾經有機會把握住程確的愛情,卻被自己親手作踐掉。

他扶著牆勉強站穩,不再給秦方野任何眼神,苦笑著離開。

秦方野震在原地,從不可思議到呆滯。

喉嚨口有金屬生鏽的腥味。

-----------------------

作者有話要說:

小可愛們!本文將於8月12日入V,從第21章開始V,看過的小可愛們不要重複購買哦!

V後當天會加更噠!

感謝在2020-08-1010:12:45~2020-08-1121:00:0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日日上進7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