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章

“有點冷。”

涼風竄進脖子裡,程確捂住領口。

“是有些冷,等到了宴會場地就好了。”化妝師笑著說。

程確點頭,任由化妝師在她臉上塗塗抹抹。

今天要出席慈善酒會,她特地約了spa護理和造型設計師,已經折騰了一下午,差不多要搞好了。

“陸先生好。”

程確聞聲往門口一瞥,看到陸離來了。

化妝師正在為她點塗唇彩,她隻好朝陸離擺了擺手示意。

陸離淡笑著頷首,在一旁坐下等待。

“完工!程小姐可以換禮服了。”

塗好唇彩,整個妝容打造完成,化妝師對自己的“傑作”露出滿意的笑容。

“程小姐底子太好了,隨便收拾都會很漂亮。”她不由感歎。

“謝謝。”

程確朝陸離走過去,一旁的造型師把早已準備好的禮服遞過來。

“稍等,我去換衣服。”她說。

“不著急。”陸離笑道。

更衣室內沒有鏡子,程確換好精美的禮服,心想久違打扮這麼一回,還有點期待自己的模樣。

推開門,她聽到了周圍的吸氣聲。

“很美。”陸離向她走來,手中拿著一個首飾盒,“看來我沒選錯。”

“嗯?”程確不明所以。

陸離打開首飾盒,裡麵躺著一條鑲嵌著紅色寶石的項鏈。

造型師驚歎:“好漂亮!”

“剛好看到,覺得很配你就買下來了,但是一直沒找到機會拿出來。”陸離含笑。

程確眨眨眼道:“那現在請陸先生親手給我戴上吧。”

陸離笑容加深:“我的榮幸。”

程確背過身,正對穿衣鏡。

陸離看著鏡中的她。

黑色禮服突出了程確腰肢纖細的優點,經過專業造型師打扮後的造型和化妝師精心設計的妝容相得益彰,紅寶石項鏈恰似點睛之筆,令她看上去成熟穩重又不失俏皮。

“我都舍不得帶你出去了。”他目露惋惜,小聲咬耳朵。

程確嗔他一眼。

*

像這樣的慈善酒會,隻適當允許一些有檔次的媒體機構進入拍攝,最終拍下的照片還需由主辦方過目才能帶離。

不過圍在場地外的媒體就混雜了。

“請問程小姐曾是秦氏總裁愛慕者的消息是否屬實?”

“程小姐現在移情彆戀是因為陸先生和秦總長得相似嗎?”

“程小姐對於婚姻介入者的看法是什麼?”

……

人群中出現三四道聲音,提問一個比一個尖銳。

其他圍上來的記者互相交換了個眼神,默默住嘴。

程確和陸離在保鏢的護送下進了會場。

“沒吃夠苦頭。”陸離眼神微涼。

“私人宴會,不要給主人家添麻煩,她早晚會受到教訓的。”程確微笑著安慰,“笑一笑更帥。”

“聽你的。”陸離露出與往常無異的微笑,輕飄飄掃了助理一眼。

助理小幅度點頭。

記者再無腦、再想找爆點,也不敢在這種場合上鬨事得罪權貴,除非不想要飯碗了。

就算真有個彆菜鳥頭鐵,也不會一次性出現這麼多。

隻能說方雪憶安排的人演得太刻意了。

晚宴由私人舉辦,和商業目的掛鉤,來客陸續到場後有一段空閒的時間,讓大家有個互相交流和拓展交際圈的機會。

“我媽就在前麵。小姨也在。”陸離說。

程確頓時腰板挺得更直了。

雖然來之前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真正麵對的時候還是緊張。

“不用緊張,我媽很喜歡你,小姨也是。”陸離小聲道。

陸母和秦母正和幾位太太聊得開心,還是秦母先發現了緩緩走來的程確。

她目光有些複雜,拍了拍姐妹。

陸母這才看見程確。

“阿姨們好。”程確懷著忐忑的心情上前。

“好孩子,終於來了。”陸母拉住程確的手,笑著向幾位太太介紹,“這是我的準兒媳,以後見到勞煩大家多關照關照。”

“哎呀真漂亮。”

“和小陸很般配嘛。”

太太們樂得恭維。

笑容下是另一番思索。

昨天熱搜上的事情她們有所耳聞,原以為陸夫人會對兒媳觀感不好,沒想到態度這樣親昵,不曉得是演的還是真的。

不過無論人家是怎麼想的,這都是陸家親口承認了的兒媳婦,她們隻要捧場就好。

誇了幾句,她們自覺給婆媳留出相處空間,紛紛找借口與彆人攀談去了。

陸離也剛好被關係好的朋友叫走說事。

“陸伯母,秦阿姨。”程確重新喊了一遍。

陸母笑得爽朗,毫無芥蒂地挽住程確的手臂,對秦母說:“還是成我陸家人了。”

她細細端詳程確的麵容:“這孩子越長越討人喜歡。”

說沒有介意過是假的,可早在很久以前她就做好了心理建設。

幾年前妹妹告訴她,秦寒找了個對象,正是陸離以前的同桌。

當時她很震驚,妹妹隻知道程確是陸離的高中同學,可她非常清楚,程確曾經和陸離談過戀愛。

這層倫理關係讓她不能接受,而且她非常清楚兒子有多喜歡程確,可見到妹妹對未來兒媳分外滿意的模樣,她想了許多,最終釋然了。

小輩有小輩的福分,她們做長輩的都希望孩子好,既然如此怎麼能阻礙小輩的幸福呢?況且也很喜歡程確這孩子,好女孩被優質的男人追求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她唯一的糾結是秦家已經開始籌備婚禮,她該如何把這件事情告訴身處異國的陸離,哪想還沒糾結出個所以然,秦寒就鬨出了個小三。

現在程確和自家兒子複合,她除了顧及妹妹的想法外沒有任何不自在。

昨晚妹妹也和她談了很多。

作為秦寒的母親,她的妹妹因兩年前的事情一直對程確心懷愧疚,尤其自己的丈夫鬨出了私生子的事情後,哪怕秦寒是她從小疼到大的孩子,她對這種行為也無法容忍。

現今震驚之餘反而慶幸程確離開秦寒後找到了個好男人。

她們都盼望晚輩好,所以決定尊重孩子們的選擇。

秦母輕輕歎了口氣,望向程確的眼神意外柔和:“你陸伯母很好相處的。”

她笑得慈祥:“挺好,兜兜轉轉還是成了一家人,也彆叫我秦阿姨了,以後直接跟著小離叫,叫小姨親近。”

程確有些愣怔:“小姨。”

“小姨喜歡的本來就是你這個人,現在這樣很好。”秦母的語氣帶了些遺憾,隨即釋然一笑,“小離是個值得托付的人,你們好好相處。”

“嗯,我們會的。”

“還有方雪憶的事。”秦母臉上出現一抹厲色,“放心,小姨替你處理。”

程確意外,都過去兩年了,方雪憶還沒處理好婆媳關係?

“秦阿姨,陸阿姨。”夏依然端著酒杯走來,臉上帶著得體的笑容。

“是依然呐。”秦母親昵地道。

夏依然也是她曾經看中過的兒媳,她自然是喜歡的。

“程確,還沒來得及恭喜你呢。”夏依然對程確笑著說。

“你們認識?”秦母驚訝。

“嗯。”夏依然點頭,“我們是大學校友。”

秦母笑道:“那真是巧了。”

“好了,不打擾你們年輕人交流,我們去和主人家說說話。”陸母說。

隻剩下程確和夏依然,程確朝她笑了下,隨手撚塊甜點放進嘴裡。

一下午沒吃過東西,這會兒怪餓的。

她們所站的位置是角落糕點台邊上,她正好吃點東西填填肚子。

“我之前的提議,你考慮得怎麼樣了?”夏依然美眸一轉,問道。

她仍舍不得程確這個人才,特彆是對方如今還有了陸氏作為背景。

假如程確自己做出決定要到她公司來,陸離怎麼著也插不了手吧?

程確輕笑:“我不打算去你的公司,但是我們可以合作。”

“嗯?怎麼說?”夏依然挑眉,陸離已經成功說服她出山了?

“我打算建個手遊研發工作室。”程確如實說出自己的想法。

這是她昨晚深思熟慮後的決定。

原書劇情崩盤,她總得趁機會做點什麼。

成就過去沒有完成的事業是她現下最想做的事情,也是她的一次小小試探。

小說裡秦寒會在三十歲之前成為S市霸主級彆的人物,這三年將勢如破竹地發展,同時在多個領域做出輝煌的成績。

其中就包含手遊,他的公司將在來年推出一款沒有同行不羨慕的爆款遊戲。

她挺想和他打擂台的。

“唔,那隻好預祝我們合作愉快了。”夏依然沒感到意外,於她而言能爭取到程確的加入最好,不能的話好歹有個合作關係。

她舉起了酒杯。

程確和她碰了杯。

“夏逸安來了。”夏依然餘光瞄到門口,朝那邊努努嘴。

程確隨著大門方向看去,正好看見夏逸安被一個長相甜美的女人挽著一同入場。

“陳家嬌養的幺女,不知道怎麼就被夏逸安勾搭上了。”夏依然為她解惑。

“夏逸安的事情,陳家都知道?”程確不解,誰家願意把千嬌百寵的女兒嫁給這種不靠譜的人?更何況對方明顯目的不純。

“當然知道,但是沒辦法呀。養在象牙塔裡的小公主天真得很,特彆自豪自己收服了浪子呢,嗬。”夏依然嗤笑,壓低了聲音,“等我拿下夏家估計就能醒悟了。”

“為什麼?”程確挑眉。

“幻想中的霸道總裁成了敗狗,不符合童話發展了唄。”她笑得嘲諷。

“有陳家支持,你想拿下夏家可不容易。”程確淡淡道。

夏依然冷笑:“那可不一定,陳家人精明得很,夏逸安看著勝麵大,但事無絕對。況且聽說他家對小女兒真心寵愛,說不準巴不得夏逸安落敗暴露本性呢。”

“再說,這不有你嘛。”她嬌笑。

程確輕笑:“可彆把賭注壓在彆人身上,我要是反水你就慘了。”

“起碼夏逸安倒之前你不會。”夏依然看上去很有信心。

突然被人如此信任,程確倒有點哭笑不得。

現在是等待名流全部到場的時間,提前到場的眾人自由交際。程確和夏依然沒什麼要應酬的,乾脆呆在角落裡有一茬沒一茬聊著天,打算等主辦方發言再出去。

“今天是陰天呢,聽說這天氣更適合釣魚。”程確沒由來說了一句。

“什麼?”夏依然莫名。

程確朝某個方向抬了抬下巴。

夏依然納悶地回頭,正對上敵視著她們的方雪憶。

頭轉回來,她對程確笑了笑:“是呢,魚就要來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