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八章

程父程母隻住了一晚就回了家,程小弟也被趕回了學校。

程確單手撐著下顎瞥向屏幕亮起的手機,在震動第二下時掛斷了電話,順手把號碼拉進黑名單。

沒想到時隔多年還能再次接到秦寒的來電,對方的目的不言而喻。

她可不想給自己找不開心,所以乾脆拉黑了事。

放下手機,程確重新對著數位板勾勾畫畫。

鈴聲再次響起,是個陌生號碼。

無疑還是秦寒打來的,她本打算掛斷,但是考慮到不說清楚往後或許會持續被騷擾,隻好壓下嫌棄,接通了電話。

“有事?”程確不耐煩道。

聽筒靜了幾秒,才傳出秦寒的聲音:“你和陸離是怎麼回事?”

質問的口氣讓程確不由得拿離手機,漠然地盯了手機片刻,翻了個小小的白眼才放回耳邊。

“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談戀愛啊。有其他問題嗎?沒有我掛了。”程確無語,這人沒話找話?

“你們不能在一起。”秦寒冷道,“你有沒有想過你和我是什麼關係?你現在和他在一起就是打了我的臉,況且你要用什麼身份麵對我媽?我媽待你可不薄。”

“嗤。”程確捂著嘴悶聲笑了好一會兒才穩住笑到顫抖的肩膀。

“我說秦寒呀,你是不是覺得全世界都該圍繞著你一個人轉呢?”她樂了,“我和陸離在一起是我們兩個人的私事,輪得到你指手畫腳嗎?還有,你怎麼有臉用阿姨來壓我?”

秦母被秦家兩兄弟氣進醫院的時候,秦寒正忙著安慰“自責”的方雪憶,直到秦母出了ICU才出現。

她都替秦母不平。

“程確你一定要讓外人看笑話?我們差點結婚,結果你現在要嫁給我表弟?”秦寒蹙眉。

“指責彆人之前能不能先看看自己?你秦寒還怕丟麵子呀,比起出軌自己親哥哥女人的人,我和陸離男未娶女未嫁,清清白白在一起有什麼好指摘的?另外你爸至今沒放權吧?秦方野給你的壓力也不小吧?你有這管彆人閒事的工夫倒不如多學學如何管理公司。”程確冷笑,一向修養良好的她憋不住陰陽怪氣起來。

秦寒臉色難看,思維進入了另一層麵。

程確怎麼會知道他公司的現狀?難道陸離把秦氏的情況跟她說了?他為什麼會告訴她?是不是打算讓程確加入陸氏?

秦寒警惕起來。

“你是不是要進陸氏?”他直白發問。

話題跨度太大,程確被問得一怔,隨即冷下聲來:“不關你的事,掛了。”

“莫名其妙。”直接掛掉電話,她小聲嘟囔了一句,重新執筆心無旁騖地畫漫畫。

秦寒聽到一連串忙音,也鎮靜下來。

他打這通電話之前他準備用錢讓程確離開,結果說著說著歪樓到了陸氏上。

她真的要複出?

秦寒皺眉。

程確可能要複出並且加入他對手公司這個消息,比她和陸離在一起了更讓他心慌。

憑他對程確的了解,她進入陸氏幫助陸離不是沒有可能。

當年她放手公司的決定震驚了全公司上下,畢竟無人不知程確對事業有多麼熱愛。

不少人猜測她拚累了外加受到情傷,打算暫時休整一下,反正沒人相信她真的會在這個年紀退出行業。

尤其她還有個來不及實施的策劃案,按她的性格怎麼可能允許策劃案砸在自己手上。

思及此秦寒焦躁起來,他把手機還給秘書,沉思片刻後問道:“最近手遊方麵發展得怎麼樣?”

秘書不明所以,好在業務熟練,迅速回憶了遍分公司經理這個月的彙報。由於不清楚上司為何突然問起這個,內心懷著忐忑,特意講得十分詳細。

秦寒聽著眯了下眼。

他記得程確對手遊領域十分感興趣,策劃案也是針對手遊提出,主題是近兩年熱度才起來的乙女遊戲。

想來如果兩年前策劃案被執行,秦氏就可以分到乙女遊戲熱度的蛋糕了。

按捺下升起的絲絲後悔,秦寒此刻還得思考如何提前堵住程確發展的路。

層層分析下來,程確毫無疑問最有可能選擇參與手遊研發。

或許是因為過去在公司裡被程確壓製太久,讓他大男子主義的心理產生了陰霾,他對程確的工作能力本能敬畏。

不知是直覺還是陰影導致的錯覺,他覺得她能創造奇跡。

陸氏在遊戲領域的發展向來被秦氏壓一頭,萬一陸氏的遊戲業務因程確有了起色,勢必會侵占秦氏的市場。

雖然秦氏發展的重頭並不在娛樂方麵,可他就是不甘心讓陸離超越他一分一毫。

所以必須做好預防。

“你剛才說他們在做一款必爆手遊?”秦寒思索的同時從秘書話中抓住重點,“確定能爆?”

“是的,秦總,研發團隊非常有信心它的質量能碾壓市麵上任何一款同類型手遊。”秘書恭敬地回答。

“什麼類型?”

“女性向戀愛遊戲。”

秦寒微怔,這麼巧?

“加快製作進度,儘量在年底前內測。宣傳預熱要足,爭取明年能被大眾熟知。”秦寒口中的“儘量”可以直接譯為“必須”。

秘書聽得稀裡糊塗:“可是秦總,這類遊戲的製作很耗時間,原計劃起碼明年中旬才……”

“給他們撥款。”秦寒一錘定音。

秘書欲言又止,最終什麼也沒說。

秦總肯定有他的思量……吧。

想到兩年前秦家兄弟為個白蓮花鬨出的動靜,她對自家上司的理智程度抱有一定懷疑。

然而深知上司做出的決定不容置疑,她多說無用,於是選擇了沉默。

秦寒站在落地窗前,刺眼的陽光照得他頭腦清醒了許多。

他安慰自己,程確不過是個女人罷了,能掀起什麼風浪?她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憑一己之力擠掉秦氏的市場。

可他的心裡還是隱隱有不安的感覺。

還是防患未然吧,在程確確定複出前搶先打下用戶基礎。

除手遊外程確還非常擅長房地產方麵的經營,他得多加重視這一塊。

“三環內的商業廣場進度如何?”他問秘書。

“我們發布了設計征稿,最終從中篩選並聘請了幾位創意最符合當下流行審美的設計師,應該不出兩個月就可以動工了。”

“好。”秦寒曲起手指有節奏地敲擊桌麵。

陸氏在三環的商業廣場已經建成十幾年,雖然中間重修過一次,可到底不可能做太大改動。

十幾年前的建築,當年再先進如今也落後了,該換秦氏後來者居上了。

陸離,秦方野,甚至是秦簡,他不會讓任何人超越他。

並不知道自己被當作潛在敵人三百六十度無死角防備的程確正咬著筆傻樂。

先前新角色大梨子的加入受到了粉絲的熱烈歡迎,沒多久有個彆粉絲指出從大梨子和小橙子的互動中嗅到了戀愛的酸臭味,引起無數讚同。

她不得不給出回應,發微博表示確實戀愛了。

她平時很少在微博分享自己的生活,今天一刷新就看到幾百幾千條恭喜,因此心情異常愉悅。

導致現在畫到大梨子的部分就不由自主想起陸離。

梨子趴在她的膝蓋上,歪著頭好奇地看著笑容滿麵的主人。

“不早了,讓你爸爸也嘗嘗我的手藝。”程確看了眼鐘表,揉揉梨子的頭把它放下來,“媽媽去做晚飯啦。”

她在日常生活中非常怠惰,三餐基本靠外賣解決,隻偶爾給梨子做食物的時候會進廚房,而現在竟然有了迫不及待下廚的衝動。

兩個人的飯量不大,晚餐很好做,昨天一起購物的過程中她注意到陸離偏好甜食,於是燒紅燒肉的時候特地多加了糖。

擺好一桌豐盛的飯菜,她拿起手機打算再看一眼時間,誰知屏幕剛亮起一通電話就進來了。

來電名稱顯示是李青。

“嗯?怎麼會這個時候來電話?”

帶著疑惑她接通了電話,手機放置到耳邊的刹那聽到了尖銳的咆哮。

“姑奶奶啊!你快看看微博熱搜第一!”

程確被震得耳朵麻木,邊皺眉點開APP邊問:“怎麼了?”

“你看就知道了!我說不出口啊!”

“什麼呀……”

當看到熱搜第一的內容時,她條件反射念出了聲:“校園女神蔣貝貝疑似整容?”

手機那邊傳來李青的一聲“咦,怎麼是蔣貝貝”,他隨即糾正道:“錯了錯了,你現在第二,你快看看!他媽的有狗比黑你!”

聽到李青的咒罵,程確迷惑地將視線下移,然後愣住了。

#是偶遇還是故意?小三將卷土重來?!#

點開熱搜標題,映入眼簾的是秦寒和方雪憶逛超市的溫馨畫麵,照片的角落被紅筆圈出,圈中的人赫然是她。

手指一劃翻到評論區,入目的是鋪天蓋地的辱罵。

【啊,我在秦氏上班,我好像知道那是誰了……】

【誰去超市還打扮得這麼花枝招展?明擺了去勾引人的吧?】

【人家都結婚兩年了還來?要不要臉了?】

【照片有點糊,但是能看出來長得挺漂亮,年紀輕輕做什麼不好?非要上趕著做三?】

【哪裡漂亮了?看著一臉狐媚相,好在秦總裁是個好男人,不會輕易上鉤。】

【怎麼覺得長得有點像另外一個熱搜裡整容的那位?】

……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