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五章

程確又失眠了。

這次是因為太激動。

原本想發個信息把戀情的事情告訴李青,但是考慮到李青現在失戀正傷心,為防她戀愛的消息刺激到他,暫時就沒說了。

第二天程確受生物鐘影響早早醒來。

她皮膚白皙,襯得兩隻黑眼圈格外明顯。

雖然黑眼圈嚇人了點,但是她毫無困意。

這可是戀愛第一天!

“程確啊程確,你又不是第一次談戀愛了呀。”

程確指尖輕點著鏡子裡的美人,恨鐵不成鋼。

歎息一聲,她翻出了塵封已久的化妝包。

“戀愛嘛,在乎形象很正常。”她這樣安慰自己。

許久沒有化妝,手法倒沒有退步。

程確衝著鏡子裡的自己微微一笑。

連她自己都很久沒見到收拾得這樣精致考究的她了。

“汪!”

感受到主人的好心情,梨子也格外興奮。

門被敲響,程確突然有點緊張。

“昨天才見的麵,今天緊張什麼呀。”程確再次唾棄自己。

然而還是控製不住神經緊繃。

今天和昨天是不同的,今天她和陸離將以戀人的身份約會。

程確深呼吸一口氣,推開了門,揚起一個恰到好處的笑容。

“早安,陸先生。”

她沒有錯過陸離眼中一閃而過的驚豔,心裡升起幾分愉悅。

“早安,程小姐。”陸離笑著說,同時在心裡默默念了一聲“陸太太”。

他半蹲下朝梨子揮手:“早安,梨子。”

梨子歡快地撲進他的懷裡。

陸離給它順毛,親昵道:“以後可以天天陪你了。”

“汪!”

程確看著他們的互動,心上有暖意流動。

這樣真好。

“我們走吧?”她說。

“好。”陸離點頭,轉而對梨子輕聲說,“梨子乖,爸爸媽媽去買菜,回來給你帶好吃的。”

程確愣了一下,兩頰瞬間紅透。

陸離隻在重逢第一天自稱過梨子爸爸,之後估計怕她尷尬,再沒有這樣說過了。

如今再聽到,忽然有種……臉紅心跳的感覺。

“咳咳。”她用咳嗽掩飾自己的失態。

“怎麼了?是嗓子不舒服嗎?”陸離毫不遮掩眼裡調侃的笑意,明知故問。

得了便宜還賣乖。

程確咬著唇微微瞪他。

同時驚奇看上去無時不刻嚴謹自持的陸離居然還有這樣的一麵。

陸離“噗哧”笑出了聲,又很快控製住。

“走吧。”看到程確既羞澀又甜蜜的笑容,他還是忍不住彎了嘴角。

*

超市。

秦寒不耐煩地看了眼手表。

“逛夠了嗎?我要回去工作了。”他儘量壓下煩躁,可語氣裡還是透露出厭煩的意味。

他搞不懂方雪憶為什麼要拉著他來超市,想要什麼告訴傭人一聲不就好了?

方雪憶麵對態度敷衍的丈夫,幾乎保持不了微笑。

但她很快調整過來,擺出委屈的神情:“老公,你都很久沒有陪我了。”

果然,秦寒最吃她這副柔弱依賴的姿態。

他舒緩了眉頭,放輕聲音:“我最近忙,你找朋友一起玩,乖。”

他想起什麼,又說:“之前徐夫人不是邀請你參加聚會嗎?你沒事可以和她們多聯係。”

“她們”指的是以徐夫人為代表的貴婦圈子。

方雪憶笑容僵在嘴角。

那幫貴婦人哪裡是想帶她融入圈子?分明就是看不起她!想看她出糗!

秦寒一點也不懂女人間的勾心鬥角,不過也正因如此對方才會被她收服。

她默默吸氣,假笑道:“嗯!我知道的。和她們打好關係對老公你也有幫助嘛,我沒能力,事業上幫不了你忙,但是我會儘量做好一個賢內助的。”

內心卻在抓狂。

要不是那幫自封上流社會的女人瞧不起她,明裡暗裡嘲諷她小三上位,她今天也不會死纏著秦寒陪她。

當她願意來超市?有時間去買衣服買包包不好嗎?還不是為了營造出溫馨的生活氣息?

她就是要讓那些自以為是的貴婦人看看她老公多愛她。

方雪憶裝作不經意地瞄向不遠處的角落,戴著黑色鴨舌帽的男人對她比了個“OK”的手勢。

她這才好受些。

鴨舌帽是和她合作多次的狗仔。

她要名,狗仔要錢,兩人一拍即合。

兩年前她“灰姑娘嫁入豪門”的童話正是他們合作打造。

現在她要灰姑娘的婚後生活繼續被大眾羨慕!

秦寒臉上也有了滿意的笑容。

他的小雪就是這樣聽話懂事,萬事以他為中心,不像……不像程確那樣,強勢到外人隻知程總不知道他秦寒。

想起程確他就一陣煩悶。

雖然這樣的想法很小人,但是他不得不承認,他不願意想象程確和彆的男人在一起的場景。

在民政局門口碰見那次她說她已經有了男朋友,肯定不是真的。

程確和他在一起五年,哪那麼容易移情彆戀?

想到這裡他心情舒暢了許多,抽出一張卡遞給方雪憶:“不用給我節約錢,我的女人不能被彆人比下去。”

在他眼裡,方雪憶不愛打扮,總是清清爽爽的,雖然他挺喜歡她這樣,但是不知真相的外人難免會誤會秦家虧待了她。

秦寒最重麵子,自然不願意被彆人這樣評價。

方雪憶假裝猶豫,遲疑地接過卡:“那好吧,我不能給老公丟人嘛。”

“乖。”秦寒又看了眼時間,“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去工作,下次再陪你。”

換作平時方雪憶纏著他,他非但不會嫌煩,還會覺得妻子愛他離不開他,可最近父親試圖安排私生子進公司,讓他不由得警惕,實在沒心力顧及方雪憶。

“嗯嗯!”方雪憶收好到手的卡,笑容真心了幾分。

秦寒這點最好,給她花錢毫不猶豫,而且從來不查賬。

所以她再怎麼肆意揮霍,隻要在秦寒麵前打扮得素淨些,對方都會覺得她單純清高。

她費儘心思嫁入豪門為的就是享受,怎麼可能委屈自己呢?

秦寒抬腳正準備走,忽然聽見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聲音。

“那買白蘿卜還是山藥?這兩個和排骨一起燉湯都很好吃呢。”程確左手拿著山藥,右手拿著白蘿卜,露出糾結的神色,“買哪一個好呢?”

她似乎正在和誰商量菜色,購物櫃擋住了另外一人的身影。

秦寒擰起了眉頭。

程確上次說的結婚對象是真的?她有新歡了?

“總不能做兩份不同的湯吧。”程確苦惱,用略帶撒嬌的語氣對身邊的人說,“你來決定吧,我太糾結了。”

“那就今天做山藥排骨湯,明天做白蘿卜排骨湯。”陸離替她做了決定。

秦寒正沉浸在程確有了新歡的不敢置信中,沒有辨出陸離的聲音。

他沒由來感到不甘心。

程確難道已經徹底忘記他了?

“是哦,哎呀我傻了,可以兩天分彆做不同的呀。”程確把山藥和蘿卜都放進購物車裡,拍著腦門自嘲。

“今天先做白蘿卜燉排骨!”她說。

陸離低聲笑了下,語氣寵溺:“好,都聽你的。”

程確視線繼續尋找合適的食材,掃過某個方向時恰巧和秦寒對上了眼。

她微微一怔,望向身旁的陸離。

陸離推著購物車往旁邊走,順手拿了一袋奶黃包,轉頭對她說:“買些早點吧,我看你每天早飯隻喝粥,太單調了,一會兒再去買袋子雞蛋,均衡一下營養。”

“嗯。”程確緩過神來,朝他笑了笑。

“怎麼了?”陸離看她表情有點古怪。

“你看前麵。”

陸離順著她示意的方向看過去,正對上秦寒震驚的目光。

秦寒是個極驕傲的人。

出身名門,父母寵愛,從小優秀到大,是同輩中的佼佼者。

大學前從未遇到過挫折,直到他自以為有了足夠的能力,想要做出點成績。

他知道秦家影響力大,呆在國內凸顯不了他的實力,所以特地選在國外創業,並且瞞住了家裡。

創業路上磕磕絆絆,戴著虛偽麵具的投資方永遠在高傲地俯視他,驕傲如他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沒過多久他就撐不住了。

他這才意識到原來秦家二少爺的身份才是他獲得一切的根本。

那時的他很挫敗,被當作繼承人培養的兄長又是人人誇讚的金融係天才,他第一次升起了不甘的念頭,第一次嫉妒起了崇拜多年的哥哥——為憑什麼他隻比哥哥晚出生一年,就不能是繼承人呢?

後來他遇到了程確,一個美麗並且擁有聰慧大腦的女人。

他們攜手創立新的公司,他們配合得非常完美,程確願意去做他放不下身段做的事情,他對此很感動。

可是程確能力又過於強了,而且不懂收斂。

他的風頭幾乎被她蓋住,這叫他一個大男人的自尊心怎麼受得了?

公司蒸蒸日上,程確一天比一天忙碌,在他提出往手遊方麵進軍的時候立馬做好策劃案。

按理說他該欣慰有這樣能乾的同伴,可他就是高興不起來。

就在這時,他遇見了溫柔似水的方雪憶。

方雪憶是個必須依附男人而存在的柔弱女人,她表露出的崇拜極大地滿足了他的控製欲。

尤其她還是他一向敬愛又妒忌的哥哥喜歡的對象。

所以他和程確分手了。

五年,也厭了。

可他不敢設想,有朝一日程確也會轉投他人懷抱,她的愛意會對其他男人釋放。

這才區區兩年。

思及此他分外惱火。

而等被購物櫃擋住身影的男人出現時,他卻隻剩下不可思議。

程確和陸離在一起了!

這個認知將他震在原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