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四章

程確和陸離的關係重又回到從前。

他們會一起打球,一起遛梨子,隻不過誰也沒提交往。

程確其實已經差不多明了自己的想法了。

她喜歡陸離,舍不得他。

雖然仍然介懷著他和秦家兄弟的親戚關係,但是不像剛知道時那樣在意了。

因為她和陸離呆在一起的時候完全想不起來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平淡的日子過了幾天,被一通電話打破。

電話那頭李青一言不發,背景沸揚喧鬨的聲音標示著他身處的地點。

程確頭疼,看來李家人嚴防死守還是沒能拗過劇情。

她隨手拿件外套披上,邊換鞋邊問:“你在哪個酒吧?”

李青緩緩報出了個名字。

是S市一家很有名氣的酒吧,程確雖然沒有去過,但是聽說過。

“等著,我馬上過來。”末了又叮囑,“不要喝彆人給的酒。”

程確到達酒吧的時候,李青正乖乖坐在吧台邊上,麵前放著兩隻空酒杯和一瓶沒開瓶的酒。

格格不入的樣子活像個叛逆期非要裝大人的小孩。

程確氣笑了,幾步跨過去:“李青你長能耐了?不得了啊,還知道借酒消愁了?”

酒保不忍心看這麼漂亮的男孩子被訓,替他解釋了下:“小姐你彆生氣,這位……弟弟過來以後點了瓶酒就一直坐在這裡,什麼也沒乾。”

程確冷笑:“還算有點腦子。”

李青這才有了反應,眨巴眨巴眼睛委屈道:“我不會開瓶蓋……”

程確&酒保:……

程確歎了口氣,曲起手指在他麵前的桌麵上叩了叩,一副要教育熊孩子的架勢。

酒保見狀,聳聳肩走開了。

程確問他:“夏逸安又找你了?”

李青搖搖頭不肯說話,隻是伸手將酒瓶攬到懷裡,眼巴巴地瞧著程確:“我要喝酒!”

“嗬,行。”

程確替他撬開瓶蓋,倒了小半杯。

李青舉起酒杯就往嘴裡灌,嗆得臉頰通紅。

程確看不下去,沒收了酒瓶酒杯,把人按住:“意思意思就夠了,說吧,發生什麼了?”

“不夠!我今天就是來喝酒的!”李青一拍桌子,氣吞山河,“再來兩箱!”

這邊的動靜吸引了不少好奇的視線。

程確一時無語。

服務生動作很快,兩箱酒立刻擺了上來。

微醺的李青力氣上來了,攔也攔不住。

他學著程確之前開蓋的動作開了瓶酒,仰頭就灌。

與其說灌不如說是直接倒。

瓶口離唇有段距離,一瓶酒倒完,李青才吞咽了兩口,喝進肚子裡的酒不足一瓶的十分之一。

程確嘴角一抽。

她現在不光不擔心了,還有了閒心吐槽:“得虧我開的是咖啡店不是酒吧,不然照你這喝法,得被你喝垮掉。”

李青第一次沾酒,雖然喝的少,但還是達到了醉的目的。

巴掌大的小臉醉得通紅,他呆呆地側過頭,在看見程確時眼睛亮了起來,下一秒紅了眼眶,哽咽道:“確確,你終於來了!”

他撲進程確懷裡,嚎啕大哭:“我以為他在忙,結果在跟聯姻對象蜜裡調油!行,我不打擾,老子有錢有顏找誰不行啊?可我都離得遠遠的了他為什麼還要來找我?被戳穿了還要說什麼愛不愛?!狗屁!都快訂婚了還要跟我糾纏?他當我是什麼人?”

通過接下來李青斷斷續續的哭訴,程確理清了大概。

簡單來說就是夏逸安繼承人的位置被動搖,為了增加己方砝碼要和人訂婚了,上次照片裡的女人估計就是聯姻對象。

李青邊哭邊罵:“廢物才指望靠女人穩固地位!我怎麼看上這種沒本事的狗比!憑什麼我想要翻篇的時候他又來找我?在他眼裡我他媽那麼賤嗎?!”

程確輕拍著他的背,任由他痛罵大哭。

李青鬨了好一會兒才消停下來,昏昏沉沉地依靠在她肩膀上,不停咒罵夏逸安。

此時時針已經指到中夜,正是酒吧最火熱的時候,霓虹燈球閃爍著光,為了營造氛圍音樂換成了嗨爆的歌曲。

程確想叫服務生幫忙搬一下李青,忽然聽見有人喊了她的名字。

聲音在躁動的音樂中並不是很清晰。

她奇怪地側首,昏暗的環境下隻能依稀辨認出對方的五官。

“陸離?”

剛巧一束光掃過對方的臉。

程確神色立刻冷了下來。

“好巧。”秦簡說。

他垂在身側的拳頭握緊又鬆開。

剛才周圍太吵,他沒有聽清楚程確喊了他什麼,但是看到她神情的轉變,不用想也知道她把他認成了彆人。

她把他認成了誰?陸離?還是秦寒?

程確看清楚是秦簡後便移開了視線,懶得搭理。

秦簡想要說什麼又咽下。

在這裡碰見程確純屬偶然。

這幾天他一旦獨處就會控製不住去想程確,為了麻痹自己,他幾乎紮在了酒吧。

剛才聽人說吧台邊上有個美女在教育弟弟,隨意瞥了眼居然看到了她。

他在一旁猶豫了很久,直到她需要幫助才忍不住上前。

他苦澀地道出自己過來的目的:“我隻是看你朋友醉了,想來幫你。”

“謝謝,不需要。”程確拒絕得毫不猶豫。

他忙解釋道:“我沒彆的意思,這家酒吧的老板我認識,可以安排你的朋友在這裡休息一晚。”

他認出了李青,李家捧在手心的小少爺,是個同性戀,前幾天李夫人還在圈子裡物色青年俊傑給兒子相親。

隻是不知道他們兩人怎麼會認識,關係還這麼好。

不過程確這樣好的女孩,和誰關係好都正常,隻有他當初瞎了眼不知道珍惜。

“不必了。”程確微微皺眉,顯然一句話都不想和他多說。

“不能回家!”李青昏昏沉沉間還知道不能被家裡人看見自己這副模樣。

“那你去我家住一晚?”程確無奈。

李青撅起嘴,垂著眼睛思考,突然一拍腦門道:“去寵物店!我要金毛!”

說著從口袋裡摸出手機,沒給程確反應的時間就撥出去了電話。

電話通了,李青語無倫次:“大金毛!你家金毛喜歡什麼顏色的麻袋呀?我今晚去……”

程確趕忙從他手裡奪過手機,生怕他語出驚人。

她歉意地朝電話裡說:“先生不好意思,李青他喝醉了。”

“我要去rua金毛!”李青湊過來大吼。

“……在哪?”低沉的男聲傳來。

程確愣了下,報出酒吧名字。

掛了電話,程確戳了下李青:“你可真能鬨騰啊祖宗。”

然後問他:“那人是誰?”

李青朦朧著眼:“店長呀。”

程確訝異,這關係不算熟吧?對方竟然願意過來?

還沒問呢,李青就已經答了:“他長得怪凶的,但是人超級好!是我新認識的朋友!”

“行,是熟人就好。”

程確歎了口氣,拿出紙巾給他擦臉。

被晾在旁邊的秦簡心頭一片酸澀,曾經程確對他同樣耐心溫柔,然而現在連多看他一眼都不願意。

他苦笑出聲:“我隻是想幫你……”

程確翻了個小小的白眼,剛張開口就被截了話。

“謝謝表哥,不過我的女朋友我來照顧就好。”

肩膀被人攬住,程確側過頭正對上陸離棱角分明的下頜線,心跳猛然快了幾拍。

陸離臉上掛著斯文有禮的微笑,目光真誠仿佛真的在感激秦簡。

秦簡臉色一變。

和秦簡一同喝酒的朋友注意到這邊氣氛不對,上前解圍。

“真巧,陸哥也來玩呢?”說話的正是這間酒吧的老板。

老板是個同圈的二代,陸離和秦簡他哪個都得罪不起,隻能硬著頭皮來調節氣氛。

心裡卻在唾棄秦簡。

明知是表弟的女朋友還擺出這副情根深種的模樣?沒看到人家姑娘白眼都翻到天上去了?

秦家兄弟為了個女人大打出手的事情在圈子裡不是秘密,現在秦簡居然又看上了弟弟的女人?

酒吧老板頭疼,這倆瘟神可彆在他這兒打起來。

事實上他想多了。

陸離不屑和秦簡打架,隻程確和他站在一邊對秦簡的殺傷力就足夠大了。

秦簡就更不用說了,正盯著親昵的兩人魂不守舍。

陸離微笑著和老板寒暄,說完轉向程確:“我送你回去?”

程確看他:“你要是有事我就自己回去吧。”

他回道:“已經沒事了,他們給我搞了個儀式,歡迎我回國,剛才結束出來剛好看到你在這邊。”

他沒說的是,這場歡迎儀式之所以拖到現在,是因為那些人在觀望陸、秦兩家的關係。

秦董事長把私生子接回家,打了秦夫人的臉,秦夫人又和他媽媽是親姐妹,因此不少人在看風向。

這段時間兩家生意正常往來,他們不用站隊了,自然樂得討好他。

陸離替她扶住跌跌撞撞的李青,人畜無害的笑容下是對主權的霸道宣示:“感謝表哥的熱心,我和程程先回家了。”

騰出一隻手牽住程確,陸離帶著人離開。

秦簡呆呆地盯著他們的背影,就連朋友喊他都沒聽見。

他悔改了呀。

他很想補償程確啊。

他捂住心口,嫉妒與茫然交加。

為什麼連他好心的幫助都要拒絕呢?

他真的有這麼不堪嗎?

走到酒吧門口,陸離才放開牽著程確的手。

程確感覺手心火燒般灼熱。

沒多久寵物店店長到了。

程確的視線在對方的一頭金毛上停留了兩秒。

店長是個混血,五官鋒利,體格健壯,光看外表還真看不出是個熱愛和小動物打交道的男士。

果然人不可貌相。

程確心想。

“多謝照顧。”店長麵無表情地衝程確點頭,小心翼翼背起李青。

程確摸了摸鼻子,不應該她來道謝嗎?怎麼聽著好像他跟李青很親近?應該認識沒多久吧?

李青這會兒又開始鬨騰,趴在男人的背上可勁兒薅人家頭發。

配上店長冷漠的表情怎麼看怎麼有喜感。

程確嘴角抽抽:“那就麻煩你了。”

“嗯。”店長的話很少,也沒什麼表情。

等送走李青和店長,她給李胤發了個消息報平安。

做完這一切,程確呼出一口氣。

“可算是折騰完了。”

她轉頭對陸離笑道:“謝謝你啊,明天我請你吃飯吧。”

柔柔的笑意在陸離眼底暈開,他似乎認真思考了一下,才說:“要謝我的話,就賞臉來我家吃頓飯吧?我下廚。”

程確微詫:“這怎麼好意思,你幫了我還要你來做飯。”

陸離朝她眨眨眼,含笑道:“我很喜歡烹飪呢,以前經常想,總有一天要讓我喜歡的人天天吃我做的飯菜,所以你願意來品嘗就是我的幸運。”

程確緩過最開始的愣怔,短短幾秒裡思緒百轉千回。

其實如果不是秦簡突然出現,她和陸離在溫泉山莊就該確認關係了。

剛得知陸離和秦家的關係時她確實接受不了。

但這幾天她反複設想,假如對象是陸離,似乎那些尷尬都不是那麼難以克服。

雖然或許這隻是因為她還沒同時見到陸母和秦母,僅僅腦內模擬自己可以跨越障礙。

可陸離值得她頂著冷眼再嘗試一次。

程確微不可察地吸了口氣,直視著陸離,眼中流露出堅定的光芒:“我也很榮幸……能夠品嘗你做的菜。”

陸離唇瓣微張,眼眸裡有流光在顫動。

他這是得到回應了?!

他試探著伸手握住程確。

程確錯開視線,耳尖紅得滴血。

她在心底唾棄自己,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像個第一次戀愛的小女孩一樣害羞。

霎時間陸離隻感覺自己腦子裡某根名為“冷靜”的弦繃斷了,心臟瞬間被欣喜填滿。

他擁住程確,手臂不住地收緊,生怕懷裡的人跑掉似的。

程確先是一僵,又逐漸軟化下來,最終抬手回抱住了他。

許久過去,陸離放開她,盈滿愛意的雙眼隻放得下她一人的影子。

程確紅著臉:“明天我跟你一起去買菜。”

“好。”陸離的笑容暈染開,帶著某種饜足的愉悅。

閃著微弱光亮的路燈照出柱子後慘白的人臉。

秦簡看著十指相扣的兩人,難以言喻的恐慌在胸腔中翻江倒海。

好像什麼珍貴的東西被人從心上徹底剮去了一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