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一章

程確如約過來了。

“程程……”

秦簡定定地看著她,神情中隱忍著癡迷與克製。

程確看著他眼裡的愛意沒有任何動容,隻感覺好笑。

上次見麵後,秦簡怕不是真把自己洗腦了,以為他還愛她吧?

自私自利的人,除了自己還會愛誰呢?

程確冷道:“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清楚,以後彆再打擾我了。”

秦簡一怔。

難道他的出現對她而言就是一種打擾嗎?

秦簡流露出受傷的神情,抬手想要觸碰程確卻被狠狠拍開。

被程確警惕的模樣刺傷,他苦笑道:“程程,我想了很久才想明白,這個世界上隻有你對我是真心的,我以前被蒙蔽了才會做錯事,我愛你,求你……原諒我。”

程確幾乎笑出聲。

是愛她,還是愛那個願意為他付出一切的她?

“秦簡你什麼心態啊?我們已經分手七年了,七年裡形同路人,現在看到我和彆人在一起了再來說什麼愛不愛,就這麼看不得前女友過得好?”

她覺得搞笑,秦簡信誓旦旦說愛她的樣子像極了演員,還是鬼話隻得騙過自己的那種。

秦簡的“愛”來得真是莫、名、其、妙。

“而且我也說過了,請叫我全名。”程確厭惡地蹙眉。

秦簡望著隻剩冷淡與疏離的程確,內心酸澀無比。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七年裡好像完全忘記了程確,偏生這次重遇後就連夢裡都是和程確一起度過的時光,往事點滴不漏地攤在麵前,他才意識到自己錯過了什麼。

他已經失去了一切。沒有了繼承權,追捧他的人消失得無影無蹤;丟失了金融天才的桂冠,父母對他失望至極;從小崇拜他的弟弟為了方雪憶和他的關係降至冰點……

好歹也曾是天之驕子,他又怎麼看不出周圍人對他的鄙夷?

一手好牌打得稀爛的秦家大少,在圈裡就是個笑話!

所以在記起還有一個人真心誠意對待他的時候,他控製不住升起想要抓住最後一束光的渴望。

程確就是那束光。

他把自己悶在家裡兩天,瘋狂回想和程確的過去,回憶中程確給予的愛意讓他沉淪。

今天被狐朋狗友叫出來喝酒,他幾杯下肚就按捺不住過來找她了。

可麵對淡漠的程確,他膽怯了。

假如連最後的泡沫都被戳破,他就真的什麼也不剩了。

“我愛你啊程程,我……”秦簡失神地呢喃。

“秦簡。”程確深呼吸一口氣,梳理好情緒才重新說話,“你還記得我們是怎麼分手的嗎?”

秦簡愣了愣,緩緩搖了下頭。

他不記得了。

美好的回憶占滿了記憶的儲存空間,哪還有餘地去記不美好的事?

程確直直地望向他,眼底的冰冷如兵刃一般紮在秦簡心上。

她的聲音不帶任何溫度。

“秦大少爺高高在上,隨口兩句話吩咐下去就能斷人生路,怎麼會記得自己做過的醃臢事呢?”

“其實早在七年前我就想問你了。”

她表情平靜而又邈遠,似乎在回憶著什麼。

“秦簡,為了取悅方雪憶,你聯合彆人一起耍我的時候是怎麼想的?就因為方雪憶自導自演的戲,你就放言要我混不下去的時候是怎麼想的?你為了讓我徹底離開你,弄折梨子的腿丟掉它的時候又是怎麼想的?”

“你知道我被騙到郊外,一步一步走回家時的心灰意冷嗎?你知道我懷抱夢想卻突然發現自己未來一片黑暗時的絕望嗎?你知道我在找到被野狗咬得奄奄一息的梨子時恨不得殺了你的心情嗎?”

“我自始至終都沒有搞懂,七年前的我除了愛你,做錯了什麼。”

“你傷害我的夥伴、碾碎我的自尊,現在再跟我講什麼愛不愛,不覺得可笑嗎?”

程確的語氣很平淡,可這樣平淡的話語卻如刀片般生剮著秦簡的血肉。

他愣在原地,怔怔地看著她。

“我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過的事情會對程確造成這麼大的傷害。

他隻是、隻是為了讓心愛的人高興,隻是為了讓程確對他死心……

他確實做到了,程確已經對他死心了。

心中沒由來的恐慌。

秦簡顫著手想要拉住程確,卻被她眼裡的冰冷嚇退。

“彆找我了,挺沒意思的。”

程確涼涼地掃了他一眼,頭也不回地離開。

被酒精控製的頭腦逐漸清醒,刻意遺忘的記憶終於複蘇。

秦簡呆呆地站在原地,緩慢抬手揪住心口的衣服,那裡仿佛被千萬隻螞蟻啃食,疼到撕心裂肺。

自欺欺人終究隻能騙過自己。

他對程確的傷害無可彌補。

現在隻有……悔不當初。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