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七章

程確埋著頭,步履匆匆。

她想回房冷靜冷靜,卻在必經的路口碰見秦簡,對方明顯在等她。

程確麵色一冷。

她無法再用“這都是命”這樣的借口來洗腦自己。

她曾以為自己看開了,以為自己不恨了。

原來隻是壓抑得太深。

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恨意被點燃,如同火山噴發般一發不可收拾。

憑什麼她要經曆這些?憑什麼要犧牲掉她的人生?她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有感覺的對象,結果還是擺脫不了劇情的陰影!

“有事?”她儘量讓自己平靜,但仍舊能聽出咬牙切齒的聲音。

秦簡心中隱懷著希冀。

程確此刻透露出的恨意讓他浮想聯翩。

有愛才有恨,這是不是意味著程確對他用情太深?或許她和陸離在一起也是為了氣他?

秦簡的眼睛逐漸亮了起來。

他幾步衝到程確麵前,緊張中含著期待:“程程,其實這些年我從沒有忘記你,你走後我才發現,我的心裡一直有你。”

程確來不及為他的話反胃,就因一聲“程程”愣住了。

她曾特地向秦簡討過這個稱呼,因為她覺得這個稱呼充滿愛意。

後來秦簡敷衍地叫了一次後還是連名帶姓喊她,她執著了幾次便覺得索然無味。

她搞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對一個稱呼產生特殊情緒。

如今似乎有了解釋。

她想起夢到陸離那次——“以後陸離不在程程身邊的時候,就讓梨子陪伴程程吧”。

還有今天——“程程,這是我的表哥,秦簡”。

她不得不懷疑,那或許不是場夢,而是……她失去的記憶。

她和陸離真的愛過。

這樣一來許多事情都解釋得通了。

為什麼失憶了卻唯獨不記得陸離?因為劇情不允許女配愛著彆人。

為什麼劇情控製不了她的思維,她卻會對秦簡一見鐘情?因為相似的臉是刻在記憶深處的模樣。

為什麼她對一個稱呼敏感?因為那是陸離對她的愛稱。

甚至有可能她和陸離分開也是劇情的傑作。

秦簡將程確的恍惚理解為她在追憶和他的過去,頓時一喜。

程確對他還有留戀!

“程程……”

程確的意識被拉回現實。

她冷冷地看著秦簡,諷笑:“這話說出來你自己不覺得惡心嗎?”

秦簡一僵。

“我現在是你表弟的女朋友!難道你想做小三?”程確說得毫不客氣,甚至刻意用上了惡毒的語氣。

將惡意滿滿的話說出口,她竟覺得身心酥爽。

因為秦簡實實在在惡心到她了。

秦簡還愛她?簡直笑話!

秦家三個男人一個賽一個自私。秦簡所謂的“你走後我才發現”不過是因為他對方雪憶的奉獻得不到回報,才開始懷念她的無條件付出。

又碰巧遇見她和彆人在一起,心有不甘。

說白了就是見不得曾經的舔狗對彆人好。

再加上七年時間足夠將回憶美化數遍。

恐怕秦簡已經用這套說辭騙過了他自己。

他大約還幻想著自己的愛情有多麼神聖,大約已經徹底忘記他親手做過的惡了。

可她沒有忘。

怎麼可能忘記呢?她當初可差點毀在他手上。

她垂下眼簾,按捺下湧上心頭澎湃的仇恨。

她可不想在秦簡麵前失態。

秦簡被噎得說不出話來,好半天才說:“你以前從來不會說這樣的話……”

在他的記憶中,程確總是溫溫柔柔的,怎麼說得出刺人的話?

程確嗤笑:“秦簡,七年不見,你還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我說的所有話都是真心的……”秦簡苦澀開口。

“我沒工夫陪你演浪子回頭的戲碼,你當心閃了脖子。”

不願和他多做糾纏,程確直接繞過他往前走。

“對了。”她腳下一頓,“以後請叫我全名,其他稱呼從你嘴裡說出來我嫌惡心。”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處,秦簡才緩過來。

無人的走廊上很安靜,輕嗤聲因此顯得格外刺耳。

秦簡臉色極差,冷眼看向出現在拐角處的夏依然。

夏依然毫無偷聽的羞赧,坦然得很。

她聳了聳肩,故作惋惜地說:“秦簡哥哥,你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啊。”

秦簡剛才的“表演”她看了都想笑,更何況被演的程確?

她眯著眼打量了秦簡一番。

嘖,長相身材滿分,學生時代這樣帶點痞氣的男人最受歡迎,她和程確也不算瞎了眼。

“你想說什麼?”秦簡眼底閃過一絲厭惡。

他對夏依然的憎恨不亞於方雪憶。

程確當年根本沒機會出國,是夏依然為了趕走情敵促成兩家聯姻,才給了她機會。

假如程確留下來,他是不是會被打動?是不是不會為了個表麵單純的女人兄弟鬩牆?

夏依然觀察著他的表情,看到他痛定思痛的模樣忽然就明白了程確為什麼會說惡心。

換她也犯惡心,這副追悔莫及的樣子擺給誰看?給自己嗎?

“給你個忠告,自己做做白日夢就好,彆乾多餘的事情,小心回頭裡子麵子都不剩。”丟下這句話,夏依然迤迤然離開。

秦簡自然沒有聽進她的話。

他冷笑。

就因為他失去了繼承權,方雪憶勾引了他的弟弟,這個女人也立馬翻臉。

這世界上不在乎他身份地位、隻單純愛他這個人的隻有程確。

見到人以後美好的回憶瞬間如潮水般淹沒了他,他才意識到自己對程確是眷戀的。

既然再次相遇,他又怎麼放下?

夏依然當然知道秦簡不會就此罷休,她隻是嘴上說著忠告,實際上很樂意看到秦簡碰壁吃癟。

“為了個白蓮花放棄繼承權,害我苦心經營那麼多年卻淪為笑柄,秦簡,你也該吃吃苦頭了。”夏依然笑得嘲諷。

秦簡再怎麼自甘墮落也是秦家的寶貝兒子,她現在礙於爭奪繼承權表麵上不能跟他鬨太僵。

可如果是他自己作死就不關彆人的事了。

夏依然一回到房間便撥出助理的電話。

“不跟夏逸安耗了,儘快把他安插的副總經理拔掉,那個位子上有人了。”

“好的,夏總。”

夏依然說完就按掉了手機,從口袋裡摸出一盒女士煙,彈出一支點上,深深吸了一口。

緩緩吐出煙圈,美豔的臉上漸漸揚起享受無比的神情。

她有把握說服程確幫她,就憑夏逸安和李家小少爺的糾葛。

她夏依然自認為比隻顧花天酒地的兄長強,偏偏父母隻把她當花瓶培養,等著有朝一日送她去做聯姻的工具。

她努力變得優秀,總算讓父親注意到自己,但苦於沒什麼經商頭腦,又剛接觸公司事務,身邊沒幾個信任得過的下屬,公司一直發展不起來。

想讓父親徹底放棄哥哥,她必須做出點成績。

這段時間為了公司的事情她東奔西跑,今天剛好也約了人在這裡談生意。

誰知竟然遇見程確,這不是老天在提點她嗎?

緩緩吐出一個煙圈,淡青色的煙霧蒙蔽住視線,將夏依然的記憶帶回了大學時光。

她從小就不服,憑什麼因為她是女孩就要低哥哥一等?她偏要讓父親看清楚,女兒不是花瓶,女兒也可以成為合格的繼承者!

大學時夏逸安還沒有那麼能作,父親根本注意不到她。

為了增加砝碼,她試圖犧牲掉自己的婚姻。反正她不主動找合適的結婚對象,父親也遲早會用她的幸福做交易。

她很快就選中了秦簡,不單是為了他秦家大少的身份,也因為確實有幾分心動。畢竟秦簡在學校裡堪稱風雲人物,金融係天才,財貌雙全。

結果在她下手之前,秦簡被一個學妹追到了。

她有自己的驕傲,不屑做插足的第三者,但是她很好奇什麼樣的人能夠拿下秦簡,於是去查了學妹的資料,最終自愧弗如。除了家世和不相上下的容貌,她沒有一項比得過人家。

那個優秀的學妹就是程確。

誰知沒過多久,秦簡就腦抽看上了方雪憶。

沒有學曆、沒有家世、沒有能力,有的隻是一張楚楚可憐的臉,就是這樣一個連端杯水都能灑人一身的女人,從程確手裡搶走了秦簡,還吊得秦簡和她不清不楚卻始終不確認關係。

她覺得不可思議,但既然秦簡和程確斷了,方雪憶又稱秦簡是“普通朋友”,那她出手沒有任何道德約束。

程確和方雪憶有齟齬,秦簡為此放話往後誰錄用程確就是和秦家對著乾。

誰會為了個沒有背景的學生跟秦家這樣的龐然大物對抗?

她對優秀獨立的女性是抱有好感的,想到程確留在國內前途基本無望,便打算順手幫一把,於是私下資助了一個特殊的出國名額給下學期專業第一的學生。

原以為憑程確的本事肯定能爭取到名額,誰知道辦事的人安排錯了年級,偏巧她已經找人向程確“不經意間”透露了名額的事。

夏依然看著煙圈消散在眼前。

她始終忘不了,在她感慨無緣後,辦事的人找到她說事情已經辦好了,她才知道程確為了競爭名額沒日沒夜學習,提前修讀大三課程並修滿學分,最終去了更高的學府。

多年後在商業場合碰見,對方已經成為炙手可熱的創業新貴。

程確用實力證明,隻要給她一絲希望,她就能夠創造奇跡。

待拉攏住這樣一個有毅力且有能力的人,她不信公司還沒有起色。

夏依然哼起了曲子,一掃這段時間的壓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