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章

溫泉山莊距離高爾夫球場不遠,地處半山腰,溫度宜人,是個避暑的不錯選擇。

山莊清雅禪意,乾淨的環境讓人心情舒暢。

他們沒著急去泡溫泉,而是先找了處安靜的地方喝茶休閒。

陸離遣走了下屬,準備在這裡住一晚。

程確:“那豈不是影響你工作了?”

這裡是市郊,晚上住在這裡的話,明早必定趕不上上班時間。

“不影響,這個月工作不多。”陸離嘴角上挑,“我說我要追心愛的女孩,我爸欣然替我扛了一半的工作。”

突然被撩,程確忍不住低下頭莞爾。

除卻羞澀,她還有些恍惚。

自從知道自己是個炮灰女配後,她再也沒有為誰心動過,更彆提被彆人的一句話撩動。

她的身邊從不缺少追求者,事業巔峰期更是隔三岔五就有人送花表白,可她麵對各式各樣的追求心如止水,甚至有些冷漠厭煩。

然而麵對陸離她卻失控了,僅僅對視她都會心跳加速。

這是從未有過的心動。

這種奇妙的感覺,她恐懼並享受著。

程確抬起眼看向陸離,對方見她看過來微微一笑,眼底的溫柔顯而易見。

她第一次直麵自己的內心,抓住膽怯的情感。

她問自己,假如陪伴她的人是陸離,她願意嗎?

答案不言而喻。

她又問自己,假如……假如陸離和彆人在一起,她願意嗎?

當然是不願意的。

纖長的睫毛撲閃著,程確深呼吸一口氣,鼓起勇氣望著陸離,眼裡是前所未有的認真。

“陸離。”她的耳尖微紅。

陸離愣了下,似乎從她眼底的情緒中看出了什麼,隨即染上喜悅。

“嗯。”他的聲音清越好聽,暗含期待。

她終於要把心聲說出口,餘光卻瞄見一道眼熟的身影,期待緊張的心情瞬間蕩然無存,話也卡在了喉嚨口。

同時秦簡也看到了她,腳步一頓,若無其事地走上前來。

“表弟,你也在?”秦簡揚著玩世不恭的笑容,從背後將手搭在陸離的肩膀上。

陸離的身體微不可察地僵硬了刹那,眼裡有冰霜與風暴凝聚。

但他側過頭,仍然是溫文爾雅的笑臉:“表哥也在?真巧。”

秦簡心說不巧,他就是看到他們往這個方向來,才過來碰碰運氣的。

這是他第一次親眼看到程確和彆人在一起,一時沒忍住就跟了過來。

程確裝作品茶,掩飾住震驚。

——陸離和秦簡是表兄弟!

難怪長得相似……

程確麵色逐漸難看。

也就是說,陸離和秦簡、秦寒、秦方野是表親?!

她捧著茶杯的手止不住顫抖。

這條信息對她的衝擊力太大了。

她感覺自己此刻有些沒辦法麵對陸離。

她喜歡的人和前三任男友是表兄弟!

不對,陸離是她的初戀!

她的前四任男友是表兄弟!

這層倫理關係簡直讓她頭腦爆炸!

程確瞳孔顫動著,整個人僵在那裡。

陸離自然能夠猜到程確的想法。

原本他不想這麼早告訴她,誰料平時關係泛泛的秦簡竟然主動搭話。

目的無疑是程確。

他壓下心頭的冷意,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一般,向秦簡介紹程確:“這位是我的女朋友,程確。程程,這是我的表哥,秦簡。”

程確睫毛微微顫了顫,飛快瞥了他一眼,隨即戴上笑容的麵具,儘量讓自己看上去沒有異常:“秦學長好。”

陸離故作吃驚:“你們認識?”

程確冷淡道:“大學校友。”

秦簡的拳頭一點一點攥了起來。

僅猜測和親耳確認的感覺是不同的,他在聽到陸離介紹“女朋友”時呼吸一滯,在聽到“程程”這個稱呼後隻感到心揪在了一塊。

他答應程確追求的那天,程確纏著他,非要他喊一聲“程程”,說這是她心中最親密的稱呼。

他當時對小女生的要求不以為然,搪塞一次後完全沒放在心上,照舊連名帶姓喊她。

然而現在這個稱呼從彆人口中聽到,卻覺得酸澀極了。

話到嘴邊又咽下,再衝動他也是要麵子的。

山莊收費昂貴,麵向中高端開放,來避暑的人中不乏同圈子的。

秦簡心不在焉地和陸離聊天,餘光卻頻頻看向程確。

隨意扯了一會兒便沒了話,他隻好叮囑他們玩得開心,今天的花銷記他賬上就狼狽離開。

桌前的兩人一時無話。

程確摩挲著茶杯,用麵無表情掩飾情緒的波瀾起伏。

他們剛才還沒來得及確認關係,陸離不會無故介紹自己是他的女朋友,上回這麼說是因為蔣貝貝在場。

她看向陸離,啞著嗓子問道:“你都知道?”

陸離頓了許久才對上她的眼:“是,其實九年前分開以後我一直有關注你的消息,隻是因為一些特殊原因不能聯係你。”

一個謊言背後需要無數的謊言去圓,他乾脆實話實說。

無論是重生前還是重生後,他每次想要找程確都會遇上重重阻礙……甚至為此丟了命。

程確抿唇:“秦簡秦寒秦方野?”

陸離沉默兩秒:“我都知道。”

程確不作聲了。

她並不埋怨陸離旁觀九年卻不出現,劇情的約束有多狠她親身體會過,隻要她一天是女配,就沒可能和彆的男人扯上關係,因此陸離的“特殊原因”她是信的。

她沒辦法接受的是陸離和秦家三兄弟的關係。

雖然在劇情的安排下她接受了前三任男友是親兄弟的奇葩事實,可那時她很清楚自己和他們沒有結果,並且遲早會徹底遠離他們。

而陸離是不一樣的。

她是真心誠意想要和他在一起,不是被狗屁劇情逼迫,不是為了虛假地演戲走劇情,是完完全全遵從自己內心的選擇。

他們是有未來的。

可這多層的關係太過荒誕,一想到自己曾經差點成為陸離的表嫂,她就兩眼發黑。

她實在沒辦法毫無心理負擔地繼續和他談情說愛,至少現在沒有辦法,儘管陸離看上去並不在意,儘管前一刻他們倆的關係已經曖昧到戀人將滿的程度。

“我覺得我們需要冷靜一下。”程確感覺腦子很混亂。

陸離眼神微黯。

四任男友是親戚,換誰都會尷尬,尤其程確受過傷害,在感情方麵非常容易動搖。

他本來打算等程確徹底對他打開心房後再讓她慢慢消化這件事情,未曾想秦簡突然橫插一腳。

看到程確恍惚迷茫的神情他心中隻有心疼。

程確現在隻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冷靜一下,於是起身道彆離開。

目送程確的背影,陸離靠在椅背上,卸去笑顏的麵容變得鋒利。

憤怒在胸腔中翻湧。

“明明我們不用錯過,明明我們最初就很好……”

半晌,他才從情緒中走出,拿起手機撥出助理的號碼。

“秦寒還在競爭三環那塊地?”

“是的,陸總。”助理糾結得難耐,咬咬牙說出了內心的想法,“陸總,秦氏明顯有大力發展那片的規劃,可那邊緊挨我們正在開發的商業廣場,這不是搶自家生意嗎?”

陸離垂目:“陸、秦什麼時候成一家了?”

助理一怔,聽出陸離語氣不對,不由得想起最近的傳聞。

沒等他多思索,就聽上司繼續說:“不過既然外麵認為我們是‘一家人’,陸氏計較太多容易落人話柄。隨他去,必要的時候順手幫上一把,不能顯得我們陸氏氣量小。”

隔著手機通話的助理看不到,陸離在說到“一家人”時表情有多麼狠戾。

助理聞言懵了瞬,他當然不會以為陸離真的要幫秦氏,但是這個指令……

轉而想到自家上司從來不做虧本的買賣,他又放下了心。

陸總這麼吩咐肯定有他的道理,一定是挖了坑等人跳呢!

他跟了陸總五年,見證著陸總披荊斬棘,將陸氏在國外的產業壯大到無可撼動的地步。陸總向來保持著微笑,看上去輕飄飄地下達指令,實際上深謀遠慮。

相信這一次陸總做好了充足的準備,才敢放任秦氏和陸氏對抗。

“好的,陸總。”他恭敬地回答。

陸離目光沉沉。

近來秦家認回一個私生子的事情鬨得很大,外人都在猜測他們兩家會不會為此翻臉。他和秦寒是兩家年輕一輩的代表,自然被無數人盯著。

真兄弟都有可能為了利益翻臉,更何況表兄弟?

他剛回國沒多久,雖然在國外市場風頭正勁,但是在國內缺少根基,所以不少人還在觀望兩家的態度,不敢輕易來示好,以防不留神得罪秦家那邊。

他當然要對付秦寒,倒不是為了所謂的麵子,而是因為秦家三兄弟裡最對不起程確的人就是秦寒。

他原計劃應該遲一些再展開報複,因為他想讓程確親手去報仇。

他始終記得,他的女孩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大聲說總有一天她也要如身披鎧甲般穿上得體的職業裝,然後踩著細高跟鞋,在職場上所向披靡。

她說她要做一場宏大的夢。

可惜這個夢被秦家人毀了。

所以他回國後不著急和秦氏對立,因為他相信那個夢想宏大的女孩早晚有一天會振作起來,親手推翻所有的不公平。

豈料秦寒比他想象中還要沉不住氣,想趁他根基不穩進行打壓,甚至不惜硬碰硬。

既然對方趕不及送上來找死,那就彆怪他無情了。

“真遺憾,本來該讓程程自己來的。”陸離呢喃。

說到程確的時候,他眉宇間的冰雪刹那間消融。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