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章

程確接到老班長的消息後,隨便套件外套就出了門。

宅家生活過於歡樂,讓她把同學聚會拋到了腦後。

推開門,正好對上陸離深邃的眼。

她一愣,不由想到前幾天做的那個夢。

“……好巧?”程確摸摸鼻子,感覺有些尷尬。

“不巧哦,我特地等在這裡的。”陸離衝她眨了眨眼,“聽說同學聚會你也去,所以就等在門口了。”

“嗯。”

程確感到渾身不自在,無處安放的手扯了扯衣角。

差點忘了,陸離也是她的高中同學。

“一起走吧?”陸離笑容漸深,電梯剛好到了,他側開身體讓出路。

程確矜持地點頭,餘光瞄到陸離含笑的桃花眼。

和夢裡的眼睛很像,但又哪裡不一樣。

心中忽然升起一個疑問——

十年前的陸離也是這樣愛笑嗎?

程確和陸離走進包間後,包間內有一瞬間的寂靜。

還是老班長首先迎了上來,眼睛不住地在兩人身上打轉,好一會兒才歎出一口氣:“果然呐。”

什麼?

程確納悶。

不等她好奇,她和陸離的到來引發了所有人的熱情。

久違的小姐妹挽住她,揶揄道:“沒想到啊,十年了,你倆真的在一起了。”

“太叫人羨慕了吧,你失憶好了?”另一個女生問道。

程確誠實地搖頭,思索著該怎麼解釋清楚她和陸離的關係,顯然他們叫人誤會了。

“我們隻是……”剛好一起來的。

女生很激動,語氣裡儘是豔羨:“那你們豈不是重新認識了一遍?太小說了吧,這是什麼神仙愛情!”

“不過陸離的性格也隻有程確才鎮得住。”小姐妹說。

女生對此十分認同。

程確稍稍疑惑了下:“他性格很好呀。”

女生和小姐妹對視一眼,緊接著感慨道:“看來失憶也是重新開始的方式呀。”

“他以前性格不好?”程確有點好奇了。

女生思考了一下,回答:“也不能說不好吧,反正他冷冰冰的,從來不跟人搭話,直到你跟他同桌才發生變化。”

小姐妹嘻嘻一笑:“對呀,還記得你十八歲生日他告白的場景,想不到冰山還有不一樣的麵孔。哎呀,當時虐慘了整個學校的狗哇。”

女生和小姐妹笑得曖昧。

程確眨巴眨巴眼。

十八歲……告白?

冷冰冰?

她下意識往陸離的方向看去。

陸離仍然保持著溫潤如玉的微笑,在男人中交談遊刃有餘,察覺到她的視線,還朝她眨了下眼。

“哇,你們也太甜了吧!”

“檸檬圍繞著我!”

程確很想說自己和他其實沒關係,但是張張口什麼也說不出。

好像心裡很願意和他扯上關係似的。

程確抿了抿唇,她要擺脫這個念頭。

“蔣貝貝來了!”

程確被蔣貝貝的名字嚇了一跳。

“大明星啊,不對,她不是比我們小兩級嗎?怎麼會來我們班的同學聚會?”小姐妹疑惑。

出現在門口的蔣貝貝受眾人注視,還有人上前要簽名。

蔣貝貝摘下口罩,巧笑倩兮。

“真人更漂亮啊。”小姐妹羨慕。

程確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蔣貝貝直奔她來。

娉娉嫋嫋地坐在程確身邊,蔣貝貝親熱地挽住她的手臂,笑得羞澀:“我是來找學姐的啦。”

“不愧是清純女神。”小姐妹讚歎,同時把位置讓了出來。

程確是班花,和蔣貝貝坐在一起並不遜色,她們還是算了。

程確嘴角抽了抽,試圖抽走手臂,然而失敗了。

蔣貝貝手勁格外大。

“我對秦方野沒興趣,你沒必要來挑釁我。”程確用隻有兩個人的聲音警告她。

不知道蔣貝貝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蔣貝貝摟著程確的手臂逐漸收緊,話中帶笑:“學姐是我從小到大最崇拜的人,而且高中的時候學姐還幫過我,我又怎麼會恩將仇報呢?就是覺得秦方野配不上學姐——學姐不介意我的方式吧?”

程確覺得耳朵怪癢的。

假如她是男人,此刻她估計已經……咳,不愧是女主。

“你想脫離幻娛。”程確直接道出了她的目的。

幻娛是秦家名下的娛樂公司,也是蔣貝貝所屬的公司。

“學姐那麼了解我,真讓我更加喜歡了呀。”蔣貝貝捂住嘴“咯咯”地笑,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程確說了什麼好笑的笑話。

她輕聲說:“秦方野那種自以為是的男人一點兒意思也沒有,要不是知道他是秦氏私生子,我才沒工夫陪他玩呢。”

程確借著喝水的動作掙開蔣貝貝的手。

在這第二本小說裡,蔣貝貝是個心機小白蓮,利用白月光的身份讓秦方野捧她上位,最終被秦方野的真情感動,化身火熱小辣椒。

一開始是誤打誤撞撒網框到了秦方野,之後才發現這條魚是學姐的男人,而對方一眼就認出她是白月光,對她窮追不舍。

或許蔣貝貝確實有幫學姐擺脫渣男的意思,但更多還是為了利益。

幻娛給她的待遇太低了,她想往上爬。

即使曾經和蔣貝貝有過幾分交情,經曆過小說劇情後,程確很難對現在的蔣貝貝有好感。

蔣貝貝也不覺尷尬,撩了下鬢角的碎發,捧著杯果汁安安靜靜地坐在她身旁。

手機響了一下,程確低頭,竟然是陸離發來的消息。

陸離:[蔣貝貝也在,我幫你撐場子。]附了個可愛的表情。

程確立刻拒絕:[不,太幼稚了。]

隨即想到,陸離怎麼會知道她和蔣貝貝有齟齬?

但是陸離沒再看消息。

“兄弟,你跟班花定了沒?”

男同學那兒已經聊開了,昔日冰山衣冠楚楚,還追到了班花,儼然新一代話題中心。

“準備定了。”陸離勾了勾嘴角,回道。

“哦喲喲,回頭記得給兄弟們發份請柬,也見證一下十年的愛情。”

“一定會的。”

對話聲音不小,女生這邊也開始圍住程確,要程確分享愛情故事。

程確無奈,她和陸離哪有什麼愛情故事?可是陸離都那麼說了,拆台隻會讓場麵更尷尬。

她安慰自己,現在和高中同學聯係不多,回頭兩人“自然而然分了手”也不要緊。

隨口敷衍過去,程確感覺有些悶,乾脆借口去洗手間離開包間。

剛找到個透氣的地方,手臂就被人拽住了。

扭頭一看,沒想到蔣貝貝跟了過來。

程確皺眉:“有事麼?”

蔣貝貝臉色不太好:“你要結婚了?跟那個陸離?”

程確無語,她結不結婚跟她有什麼關係。

這麼想,她也這麼說了。

“怎麼沒關係?”蔣貝貝卸下偽裝的柔弱,盯著程確的眼睛步步緊逼,“學姐,我知道你討厭我自私自利,但請你相信,我是真心想你好,陸離不是什麼好人,他和秦……”

程確沒有聽到後麵的話就被人拽出了蔣貝貝的包圍圈。

跌進陸離懷裡的那一刻,她聞見了熟悉而令人安心的味道。

“我的愛人不需要從彆人那裡知道我怎樣,蔣小姐還是先管好自己的事吧。”

程確抬頭,這是她第一次見到沒有微笑的陸離。

他的表情很冷,一雙眼眸深沉仿若冰霜。

“陸離,你心虛了。”蔣貝貝在他的注視下打了個寒戰,但是沒有退縮。

“你真的賭對了麼?”陸離冷笑。

程確訝異,兩人似乎認識。

蔣貝貝注視著兩人離開的背影,臉色一沉。

她聽懂了陸離的意思。

明明還是夏天,她卻覺得後背發寒。

許久,她站在原地呢喃:“看來我得準備好退路啊……”

“不跟他們說一聲嗎?”被帶離飯店,程確一頭霧水。

“我和他們說過了,你臨時有事,我陪你先走。”

陸離鬆開了她的手,轉回頭仍然是儒雅溫和的模樣,絲毫不見剛才的不愉快。

“你知道我和蔣貝貝的事情?”程確問出了心裡的疑惑。

雖然她對陸離的觀感很好,但是對方刻意的接近叫人不得不懷疑。

“嗯。”陸離沒有撒謊,承認了。

麵對他如常的表情,程確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什麼。

陸離說:“我有一個朋友在幻娛做事。”

“哦,這樣啊。”程確眼觀鼻,鼻觀心。

陸離知道她在懷疑什麼。

他定定地看著程確:“因為關係到你。”

程確隻錯愕了一瞬就冷靜下來。

“你知道我失憶的事吧?”她說。

“知道。”

“我不記得你了,一丁點也不記得。”程確垂著眸。

陸離神色有些許波動,沒有回答。

程確咬咬牙道:“如果你眷戀十年前那個程確,就當她消失在那場車禍裡了吧,我和過去完全是兩個人。”

她不傻,都是成年人了,陸離的舉動代表什麼不言而喻。

不可否認陸離給她的感覺很好,有種說不上來的熟悉感,可是她已經很難、真的很難再去相信一個男人了。

她不想傷害到陸離,與其那樣還不如儘早斬斷對方的想法。

“可你還是你啊。”陸離的聲音很輕,“其實你一點也沒變。”

程確微怔。

陸離低下頭,與她對視的眸子裡認真中帶了些小心翼翼:“和你相關的事情我都記得,我放不下也不想放下。程確,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