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306章 任爾震怒又如何?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06章 任爾震怒又如何?

趙弘不猴急,有人猴急啊,這個猴急的人就是劉備。

劉備當然不安心守著遼東這個巴掌大的地方偏安一隅,當他得知袁孫在中原對峙的時候,他向司馬懿問計,此時此刻是否是襲占幽州的機會。司馬懿道:“主公,若想襲取幽州,非得挑動袁熙和呂布火並不可,隻有他們二人火並了,無論是袁熙殺了呂布,還是呂布殺了袁熙,主公才有攻占幽州的機會。如果是袁

熙殺了呂布,那便是自折羽翼,主公取幽州不難;如果是呂布殺了袁熙,那主公正好以討逆之名,攻打幽州。”

劉備身旁的關羽問道:“那如何才能引得袁呂自相火並呢?”司馬懿對劉備道:“主公,在下聽聞袁熙夫人甄宓,生得美貌不可方物,而那呂布又是個好色之徒,如果能將甄宓送到呂布的床榻之上,然後滿城風雨,袁熙必然饒不過呂

布,呂布久有竊據幽州之心,如此以來,二人非得火並了不可。”

張飛一聽這計策,一臉鄙視的道:“司馬仲達,你這計策也忒得陰損了一些吧!”

劉備一臉難堪的模樣道:“仲達啊,這……這事是否有些欠妥當吧。再者說來,那甄宓是袁熙的妻子,如何能將她……將她……哎,我都不好意思說啊!”

司馬懿道:“主公,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劉備看了眼關羽、張飛,對司馬懿道:“你這麼乾,千秋以後,你要天下人如何看待我啊!”“主公!”司馬懿道:“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如果主公能澄清環宇,重振乾坤,今日的事就不算是個事,反之,如果主公不能成事,沒有的事也能扣到主公的頭上,誰叫主

公敗了呢?”司馬懿的話說的再是有理,也不可能左右關羽和張飛的思想。劉備是偽君子的楷模,其實他打心裡是讚同司馬懿的想法的,但是他當然不可能當著關羽和張飛的麵讚許司

馬懿下作的法子,隻是道:“軍師啊,再想一想,想一想,再想想彆的計謀吧。”

當天夜裡,劉備背著關羽、張飛去了司馬懿的府上,準備和司馬懿單聊這事。攻打益州,最重要的就是出其不意。從練兵、囤積糧草開始,就要隱秘,如果讓劉璋或者是曹操聞到一絲半點味兒,那趙弘圖謀西川的計劃就會落空。所以,趙弘首先要

選擇一個比較隱秘的地方來練兵和囤積糧草。

益州多山地,黃巾死騎和虎豹騎都派不上大的用場,所以趙弘必須練出一支精銳善戰的步兵,並且是能夠翻越摩天嶺的步兵。漢中城當然是不合適的,雖然如今整個漢中地區黃巾軍都已經施行了屯田,家家戶戶每一個人都登記在案,就是外來人口想住酒店客棧,那也都是填報登記的。所以說,

細作想在黃巾軍的地盤上潛伏,是有些困難的,但是趙弘還是抱著小心駛得萬年船的宗旨,沒有往漢中增添一名兵士,增運一斤糧草。最後經過趙弘和諸葛亮的的親自勘察,選擇一個偏僻的山穀之中,集中了經過黃忠、魏延挑選的四千步兵,並由他們來操練。同時,賈詡以在斜穀道、箕穀道、子午穀修建棧道為名,在三條山道的兩頭囤積了大量的糧草,並且聚集了大量的農軍和護農軍——黃忠和魏延操練的四千步兵就在離修建棧道不遠的山穀之中,這些步兵都是尋常

百姓服色,和修建棧道的農軍護農軍看不出有什麼不同。

在修建棧道工程開始的時候,這四千步兵並沒有操練,而是一樣的參加勞作,待勞作了一個月以後,才悄悄全部抽走。

在正式開始操練的時候,趙弘囑咐黃忠魏延,要他多多操練編結草繩和利用草繩下墜的功夫。

黃忠和魏延不能理解,黃忠問道:“渠帥,練習這個有甚用?”

趙弘道:“你們隻管練便是,自然會有用處的。”沮授回到鄴城,向袁尚稟明了周瑜的意思以後,袁尚天庭震怒,可是天庭震怒以後,他也沒有法子,兩次和黃巾賊寇大戰,都是大敗而歸,包括袁紹南征荊州損兵折將這

一回,一共三次,大燕朝廷損兵折將不說,還耗費了大量的錢糧器械,已然是已然傷了元氣了,現在的袁尚哪裡還有能力去和周瑜決一死戰?

但是袁尚又咽不下這口氣,在朝堂之上咆哮道:“孫權小兒,焉敢如此!”滿朝文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沒有一人說話。他們不是不想,這些文武大臣可是大燕王朝的開國功臣,誰不想看到這個國家越來越興旺,越來越強盛,可是他們不

敢啊,他們都知道袁尚的性子,和袁紹幾乎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歌功頌德可以,如果想指點江山,想替他袁尚,大燕帝國的皇帝來指點江山,那就不行了。當然,袁尚也不是傻子,他知道這一回他的大燕朝廷真的到了危如累卵的地步,如果讓周瑜的人馬長期留在汝南,那就等於讓一把刀抵在自己的喉嚨管上,中原隨時有淪

喪之憂。可是如果真的答應了周瑜的換地請求,那他大燕帝國的威望在哪裡,他大燕國皇帝的臉麵在哪裡?

“平日裡你們不是人人都能說會道嗎?今日裡怎麼不說話了!”袁尚歇斯底裡的咆哮道:“你說呀,孫權小兒,犯上作亂,如何應對!”

群臣默然……

“逢紀!”袁尚首先點了逢紀的名,因為他知道逢紀不會讓他顏麵掃地的:“你說,如何對付周瑜這個無賴!”

當袁尚點逢紀的名的時候,逢紀渾身打了個冷顫。他知道自己今天隻要說的一個字不對,滅門就在眼前,這叫他能不打顫嗎?

……

“逢紀!”袁尚雙眼中透著殺氣的瞪著逢紀道:“朕問你的話,你沒有聽見嗎?”

“微……微臣以為……”逢紀搜腸刮肚的尋找措辭:“微臣以為江東鼠輩,不……不足為懼……”“不足畏懼?”袁尚冷冷的道:“你說不足為懼,那你說說,如何能擊退這夥江東鼠輩!”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