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299章 袁尚的咆哮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99章 袁尚的咆哮

黃巾軍的虎豹騎都是清一色的裝備了馬鐙重鎧騎兵,他們在張遼、高順的率領下一往無前的衝著燕軍猛撞過去。

對,就是撞過去!

兩萬多隻馬蹄,踏得雪塵大起,將整個虎豹騎都籠罩在了一片白茫茫之中。

呂威璜的人馬是被衝散了以後再次集結起來的,雖然人多勢眾,但步騎混雜,難以結陣。

黃巾軍的虎豹騎麵對這樣的敵軍,那就真的是好比虎豹衝進了羊群。隻一個衝擊,張遼和高順就猶如餓虎撲食一般,在燕軍散亂的軍陣中撕出了五六道缺口。這般好出肉的機會,張遼和高順焉能放過?他們開始在燕軍陣中來回反複的衝殺

,不到一頓飯的功夫,燕軍開始四散奔逃。

可憐這些燕軍將士能往哪裡逃?

趙雲、龐德猶如一把大剪刀的兩支刀刃,再燕軍陣中亂剪亂戳,燕軍將士毫無還手之力。

呂威璜一看形勢不妙,獨自領著百餘名親兵,往許昌逃走。拋下全軍,任由黃巾賊寇殺戮。

就在這時,趙雲、張遼、高順和龐德看見趙弘的大纛旗左右搖動,這是發動總攻的軍令。

殺得渾身是血,渾然一個“紅人”的龐德道:“袁軍都已經敗了,這渠帥為何還下令總攻,這還有必要嗎?”

當然有必要!趙弘的總攻令不是下給他們的,而是下給那五萬新進加入黃巾軍的男女的。在戰爭中學習戰爭,在戰爭中適應戰爭,沒有比在戰爭中鍛煉這五萬烏合之眾更合適的鍛煉了

這些家園被毀的五萬男女,猶如蝗蟲一般,滿懷仇恨鋪天蓋地的向已然兵敗如山倒的燕軍撲殺了過去。許昌周圍都是一馬平川,睦元進在城頭上清清楚楚的全程觀看了韓猛八萬大軍被黃巾賊寇擊潰,乃至最後被殲滅的全過程,他被嚇住了,嚇得縮緊了身子,臉色慘白,額頭上的汗珠不停的落下,唇不停地顫抖。雖然呂威璜逃進了城來,可是他如今城中隻有兩萬人馬,哪裡還敢動彈一下,就是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唯恐惹得黃巾賊寇來攻城

,那就完蛋了。趙弘對許昌的態度是能攻下最好,如果能將許昌讓給周瑜,那袁孫兩家非死磕一場不可;當然,如果因為攻打許昌要付出巨大的代價,趙弘又是不願意的。當他發現許昌

城頭除了有燕軍的將士嚴陣以待以外,還有許昌的百姓也被驅趕上了城頭守城,趙弘最後決定繞過許昌,從洛陽南麵的嵩山南簏返回關中。

龐德對於趙弘的行軍路線十分得不解,如今整個黃巾軍都士氣高昂,為何不乾脆突進虎牢關,將洛陽一舉拿下呢?

張遼聽了龐德的話,略顯得不屑的道:“龐將軍啊,先彆說咱們能不能打下洛陽,單說虎牢關,以咱們現在的能力,也是很難攻得下來的。”

龐德道:“不試一試如何知道?”“令明,咱們這一回出擊,不是為了攻打洛陽的,”當初十八路諸侯討伐董卓的時候,張遼還隻是一個小校,不過他是親眼見過十八路諸侯氣勢洶洶的來,卻在虎牢關下連吃敗仗的,所以對於洛陽的攻防,張遼是最有發言權的。但是趙弘為了全軍能同心協力,不產生齟齬,他不待張遼接著說話,搶過話頭道:“我們此番出擊的目的是為了打破曹操對漢中的圍攻,同時給點顏色給袁尚看看的,如今看來,所有的目的都已經達到了,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將所有的兄弟都安全的領會關中,那便是大功告成了

。”

既然趙弘說了不攻洛陽的原因,龐德自然不再說話。當下全軍開拔,往潼關方向而去。就在趙弘在許昌城下大破燕軍的時候,諸葛亮為了配合趙弘,從玉壁返回長安,同時將協防武關的黃忠,率領三千步兵調往潼關,然後請賈詡坐鎮長安,自己率領五千步

兵,一萬農軍,從潼關東出,發動了對洛陽的佯攻。

期初呂蒙請命來攻打洛陽,諸葛亮告訴他,守住玉壁比佯攻洛陽更重要。如果玉壁失守,就算能迎回渠帥,渠帥恐怕也會對我們兄弟二人大失所望的。

呂蒙不再堅持,再次加固玉壁城防,將玉壁、解良二城完全打造成了一個軍事堡壘。

許昌城外八萬燕軍被殲滅,韓猛被殺的消息和孫權軍北上攻占了壽春、汝南的消息很快傳到了洛陽,傳到了鄴城,整個大燕帝國仿佛都已經動搖了。金鑾殿上的袁尚以近乎歇斯底裡的咆哮衝著滿朝文武吼叫道:“說,說,如何是好?黃巾賊寇劫掠中原,孫權趁火打劫,許昌危機,洛陽危機,一旦許昌、洛陽失守,京師也就危機了!當初,當初就是你們這些腐儒,非要攻打關中,剿滅黃巾賊寇,朕和你們說了,兵者,國之大事,要三思而後行,國家新建,百廢待興,要一切都準備妥當

了以後再行攻伐。你們不依,如今可好,黃巾賊寇兵臨城下了,如何是好!如何是好!”丞相審配道:“啟奏陛下,此番我軍攻打長安之所以失敗,非戰之罪也。據顏良、蔣奇和蔣義渠三位將軍密報,乃是圍攻玉壁的統軍大將張合,勾結賊寇,居心叵測導致。

“什麼?”袁尚完全不相信審配的話,他不相信對他們袁家忠心耿耿的張合會勾結黃巾賊寇:“你說張合和黃巾賊寇有勾結!”

“正是。”審配答複得從容不迫。

“放屁!”袁尚又驚又怒:“就算天下人人叛我袁家,張合也不會,不會!”

這時,太傅許攸道:“啟奏陛下,微臣複議丞相所奏。”

對於許攸的建議,袁尚向來是重視的,他沒有想到連許攸也說張合勾結黃巾賊寇,頓時默不作聲。

退朝以後,袁尚在勤政殿單獨召見了許攸,以質問的語氣道:“許太傅,你怎麼也覺得張合會勾結黃巾賊寇呢?”許攸恭恭敬敬的問道:“陛下,如今局勢危如累卵,如果張合不勾結黃巾賊寇,請問陛下,此番討伐黃巾賊寇是如何敗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