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286章 江湖規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86章 江湖規矩

這三戶人家男女老幼一共十六口人,一個老人,七個男人,五個女子,三個孩子,這七個男子中三個年長的是親兄弟,五個女人的三個女人是這兄弟三人的妻子,除了那

個老頭,其他的男人、女人和孩子都是這兄弟三人的子女。這三戶人家仿佛好久沒有見過外人一般,他們看見趙弘等一行人的時候,眼神中充滿了驚懼。

趙弘小心翼翼的走近一個須發花白,滿身補丁的老者,輕輕的道:“大爺,我是做買賣的,路過貴地,想討口水吃。”那老者身旁的一個中年漢子道:“俺爹年紀大了,耳朵不好使,遠客說什麼,他是聽不見了。請遠客稍待,俺這就去給你倒水。”那漢子又對身旁的孩子道:“走,跟我進屋

去給遠客倒水。”這中年漢子仿佛五六十歲的年紀,身材瘦小,卻生著一臉的絡腮胡子,咋一看猶如野人一般。這顯然是長時間在山中,營養不良,而有沒有修飾胡須的工具導致的他生得

這般模樣。

不一會兒,那漢子領著三個孩子給趙弘等一行人端了茶水出來。趙弘借著喝水的機會,和這漢子攀談,原來他們原本都是樊城的百姓,因為當初劉表在荊州主政的時候,他們欠下了蔡家許多的租子,受到追捕,為了躲避官兵的搜捕,

這老者就領著一家老小,逃進了深山老林之中,這一逃便是九年了。

接著,趙弘又將帶的臘肉和金銀送給他們。那漢子推卻道:“那有倒碗茶水就收東西的道理?”

趙弘道:“這位大哥啊,我還有個事想找你相幫相幫啊。”

那漢子道:“遠客有甚話隻管說。”

趙弘道:“我們在山裡迷路了,希望大哥能給我們帶一帶路。”

“敢問遠客要去何處啊?”那漢子問道。

“就是大哥的家鄉。”趙弘回答。

“樊城?”那漢子聽了趙弘的話,眼中流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對,就是樊城,不知大哥有沒有空閒?”

誰人不思念自己的故鄉?一旁的男女一聽說趙弘一行人是要去樊城,都落下淚來。

一個女子抹著淚兒的對那漢子道:“當家的,要不你就給這位遠客引引路吧,也正好去家鄉看看,哪怕是不敢進城,就在城外看看也成啊,回來了也好給大家說一說……”

那漢子想了想問道:“遠客什麼時候出發?”

趙弘一看那漢子答應了,忙道:“越早越好,如果方便今天怎麼樣?”

“今天就今天。”那漢子道:“屋裡的,給俺準備些衣物。”

那女子回屋給那漢子準備了一個包袱,那漢子背上包袱道:“遠客,那咱們現在就出發吧。”

趙弘道:“這個大哥,我在那邊還有幾個伴當,去喚上了他們一起出發。”那漢子戴著一頂醬色破氈帽,穿著一領舊棉袍,敞著扣子,腰裡束一根用各種破布條擰成的粗繩,在磨斷的地方打著疙瘩。家裡沒有彆的乾糧可帶,他在懷裡揣著兩個柿

子麵窩窩頭。束腰的繩子上,左邊插著大鐮刀,背後插一把砍柴的短柄利斧。惹人注目的是,手裡還提著根五尺長的櫟木棍子。這棍子顯然使用不少年月,磨得溜光。當那漢子給趙弘做了向導後才發現,漫山遍野都是頭裹黃巾手牽馬匹的兵士。對於黃巾賊的稱呼他是聽得多了,他聽到的都是黃巾賊寇如何殺人放火,如何打家劫舍,如

何奸淫婦女,可是這些黃巾賊寇卻完全不像官府說的那樣。一路之上,黃巾賊寇將自己的臘肉分給他吃,山路稍稍平坦,就將自己的馬匹讓給他騎,讓他有了一種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之感。因為這些黃巾賊寇都是些十七八歲,頂多

二十出頭的小夥子,有的稱呼他做大叔,有的稱呼他做大哥,人人都顯得十分得親切和藹。那漢子懸著的一顆心,也就放下了。

這日清晨,大霧滿山,並且愈來愈濃,十丈外就看不見人影。高山、深穀、村落、樹林,完全被白茫茫的濃霧遮住。

緊隨在那漢子身後行軍的是趙雲。趙雲的年紀比他略微的大些,他微笑著問那漢子道:“這位兄弟,貴姓啊?”

因為走了七八日了,雖然相互之間還沒有通過姓名,但那漢子也和趙雲混得熟悉了,也不似剛開始的時候那般畏畏縮縮的怕人,答道:“這位大哥,俺姓浮。”

“姓什麼?”趙雲以為自己聽錯了。

“浮。”那漢子又提高了語氣回答。

“是傅還是付?”

“不是付,也不是傅,是浮,浮起來的浮。”

一個黃巾軍兵士問道:“大叔,這世上有姓浮的嗎?”

那漢子笑道:“這位小兄弟是剛加入黃巾軍的吧。”

“誰說的?”你黃巾軍兵士一聽這話一臉不服氣的道:“俺都加入黃巾軍兩年了,算是個老兵了。”

“哦,”那漢子又打量了一番那兵士道:“既然是個老兵,咋不知道這江湖上的規矩呢?”

“江湖規矩?什麼江湖規矩?”

“俺這姓浮的多半不是姓樊就是姓範,一般俺說了姓浮了,彆人也就不再問了。”

趙雲也覺得稀奇,問道:“這是為什麼呢?”“這位大哥,實不相瞞啊,俺在沒進山以前,俺是捕魚的,俺們捕魚的最是機會船沉了,或者是船翻了,所以這樊也好,範也好,都和翻船的翻近著音,為了避免忌諱啊,

姓樊的姓範的都說自己姓浮,這船要浮著俺們才能平平安安的打魚過日子嘛。”

趙雲笑問道:“那這位兄弟到底是姓樊還是姓範啊?”

“俺姓前麵那個。”

“哦,前番那個那就是姓樊了。”一個黃巾軍兵士笑著說。

那姓樊的漢子道:“小兄弟啊,知道就成了,彆說出來,這趕車行船,還是要避些忌諱的。”

黃巾軍兵士聽了那姓樊的漢子的話,有的微笑不語,有的哈哈大笑。

趙雲問道:“兄弟姓浮,那全名叫何名?”“浮老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