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277章 薑還是老的辣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77章 薑還是老的辣

趙弘問成宜道:“成太守,你覺得這城外的人馬真的是匈奴人嗎?”成宜聽了趙弘的話,暗自歎服。原本成宜以為趙弘之所以能夠星火燎原,是因為各路諸侯之間廝殺不斷,才讓他僥幸成功,但是就從今天這件事上看來,趙弘的成功絕非

偶然。其實成宜也懷疑城外人馬是否是匈奴人,雖然這隊人馬打著匈奴人的狼頭大纛旗,但是憑著成宜就在邊塞的經驗,他覺得這支人馬絕對不是匈奴人馬。

“回稟渠帥,不似匈奴人。”

“為什麼?”趙弘需要聽原因,這樣既可以增加他自己的經驗,同時也能判斷,成宜是不是在迎合自己。

在有的場合,趙弘事絕對需要迎合的。迎合則顯得他的英明,顯得他得人心,但是在軍旅之事上,則是絕對不能有的。

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成宜道:“匈奴人廝殺的特點是毫不拖泥帶水。如果他們要攻城,到了姑藏城下,便會決然攻城,如果他們不想強攻城池,到了城下,一旦見我們漢人有了防備,他們會立

刻撤走,不會猶豫。而這夥匈奴人,昨天晚上到了城下,隻在城外駐紮到了後半夜撤走,這不合常理。”

趙弘微微頷首道:“那你覺得是哪裡的人馬?”

成宜沉吟半晌:“渠帥恕罪,屬下難以確認。”

就在這時,一個將佐猛得推門進來,見成宜在和趙弘說話,先是一愣,看上去不像是太守大人在和一個尋常百姓說話,但有不好問。

成宜大怒,叫道:“誰讓你進來的,出去!”

那將佐諾諾道:“太守大人,匈奴人出現在了南門外。”

“出去!”成宜沒有回應那將佐的話道:“本官讓你出去沒有聽見嗎?”

那將佐隻得諾諾退出。成宜對趙弘道:“請渠帥在箭樓等候,屬下去南門看看。”

趙弘道:“我不能在這裡待著,我去客棧裡等你吧。”

“那……那就委屈渠帥了。”

“你不用在乎我,隻要好好的守城便可。”

說罷,趙弘出了箭樓,領著斷肆和孟寒瀟下了城去。

成宜為了護衛趙弘的周全,調了三百護農軍以監視為名將趙弘居住的客棧圍了起來,同時分布這些包圍趙弘的護農軍,讓他們一切都聽從客棧中的人的知會。

這道前後自相矛盾的軍令雖然讓護農軍的兵士不能理解,但是他們還是領命而去。武威太守是少壯營中原來給諸葛亮做過護衛的陳到,他一街道成宜的求援信,立刻率領一千農軍,向姑藏城奔馳而去。在半路上,陳到又接到成宜的第二封書信,這封書

信封了蠟,並且信封上有絕密二子。陳到打開一看,大吃一驚。下令一千人馬快馬加鞭,不得歇息,立刻趕往姑藏。

顯然,成宜在密信中告訴了陳到:渠帥就在姑藏城。

每天晚上,匈奴人都會出現在姑藏城下,可是天一亮,匈奴人又撤得無影無蹤。到了白天,成宜雖然派出了十幾路人馬去偵查匈奴人蹤跡,卻根本找不到匈奴人的影子。當長安的諸葛亮得知趙弘被圍了在了姑藏城,隻嚇得出了一身冷汗。他急忙和賈詡商議,賈詡見諸葛亮有些慌張的樣子,道:“孔明,無論什麼時候,什麼境況,你都不要

慌亂。”

就在賈詡說話的時候,一陣寒風刮進議事廳,刮得議事廳中的蠟燭上下跳動,導致議事廳內忽明忽暗。

“先生,隻是……”關心則亂,諸葛亮確實是慌了,終究他才二十出頭。

“沒有隻是,”賈詡顯得異乎尋常的冷靜:“現在你首先要做的就是封鎖消息,不要讓不相乾的人知道,誰敢造謠傳謠,抓捕起來,秘密斬首。”

諸葛亮聽了賈詡的話,穩住心神道:“先生說得有理,學生有一件事,需要先生相幫。”

“你是想讓我去尋一個生得和渠帥相貌相似的人嗎?”

“正是,如果真要謠言,也好讓這人去頂一頂,以平謠言。”

賈詡頷首道:“這才是孔明。”

諸葛亮接著道:“學生立刻調馬超、甘寧和徐晃三位將軍率領死騎連夜趕往姑藏,營救渠帥。”

馬超不是黃巾軍的嫡係,但是涼州外族的事,交給馬超是最合適不過了。賈詡補充道:“跟他們說清楚,他們知道了這個消息,不要告訴隨行的兵士。”

“這個當然。”諸葛亮道:“先生,弟子明日一早想去潼關巡查一番,長安的事務請先生主持。”

“不行。”賈詡否定道:“渠帥將長安的事務交給你主持,你一旦去了潼關,這就是在告訴世人,渠帥有難。你不要動,潼關方向為師去走一遭。”

諸葛亮道:“多謝先生。”

當天夜裡,諸葛亮和賈詡派人秘密將馬超、甘寧和徐晃召進了議事廳,將姑藏的求援信給他們看了。

他們三人一聽說趙弘被圍在了姑藏,又驚又怒,甘寧道:“還等什麼!我現在就率領人馬去搭救渠帥。”“我既然召三位將軍來,自然是要三位將軍去姑藏。”諸葛亮鄭重的道:“但是有一條,此番去姑藏,請三位將軍悄悄行軍,不要進駐任何一座城鎮,以免走漏了消息,而引

發混亂。”

馬超拱手道:“軍師放心。”

賈詡忽然微微一笑,問道:“孟起將軍,前番與孔明的對賭,誰勝誰敗啊?”文武約賭之時都過去有段時日了,馬超不提,諸葛亮就更不會提了。可是賈詡現在卻突然提起來,諸葛亮先是一愣,隨即明白賈詡在這個時候提這件上不得台麵的是的用

意了,於是也不說話,隻是看著馬超微笑。賈詡的意思是你馬超一定要按照諸葛亮的軍令行事,因為你敗在他手上過一回。

馬超略顯尷尬笑道:“如果孔明先生要踐約,在下現在就可將那長槍交給孔明先生。”諸葛亮笑道:“先生,那些都是遊戲而已,孟起將軍乃是一員驍勇的良將,如何能沒有兵器呢?孟起將軍,那對賭的事你也無需掛懷,我等隻要儘心竭力的輔佐渠帥便是了

。”

馬超拱手道:“孔明先生放心,在下一定依計而行!”

“那請三位將軍現在就去調兵。”諸葛亮寫了一張調兵的手令給徐晃道:“隻選死騎,張將軍趙將軍隻說軍師將令,其他一概不要回答。”

徐晃收起手令道:“軍師放心。”

甘寧問道:“軍師交代完了嗎?交代完了,我們現在就走。”

諸葛亮躬身拱手行禮道:“三位將軍,渠帥的安危,我黃巾軍的安危,關中百姓的安危,就拜托你們了!”

馬超、甘寧和徐晃調兵去了以後,諸葛亮長籲了一口氣,仿佛覺得整個人都被掏空了一般。賈詡道:“孔明,還有一件事你也需注意。”

“請先生指教。”

賈詡道:“立刻知會牛二蛋和薑傲,讓他們的少壯營入住渠帥府,謹防長安出現變亂,但是要告訴他們,外鬆內緊,不要讓將佐官員們看出什麼端倪來。”諸葛亮道:“先生所言正是。”諸葛亮不得不佩服賈詡遇事不驚臨危不亂的心智,這薑終究還是老的辣。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