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248章 大戰開幕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48章 大戰開幕

賈詡的話說中了劉璋的心病,這也正是劉璋願意乘夜來見賈詡的主要原因。曹操手裡還掌控著漢帝,而他劉璋又是漢室宗親,如果曹操真的挾持漢帝西征,進入益州,且不說他劉璋抵擋得過還是抵擋不過,首先他抵抗漢帝,名不正言不順,近同於謀反。同時他又寄希望於曹操東征,與孫權為敵,那樣的話他就可以聯合曹操,全力北伐,

討伐黃巾賊寇了。賈詡對於劉璋的心思可以說是了如指掌,所以他能始終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舌戰王張二人,聽了王累的話,賈詡道:“王從事,恕我直言,你這從事做得有些才不配位

。”

“你……”賈詡沒有理會王累,而是對劉璋道:“州牧大人,曹操麾下智謀之士極多,是東征還是西征,必然也會有一番爭論。但是如果以在下之才,為曹操獻計,必然唆使曹操,東

聯孫權,西征劉璋。”

張鬆冷笑道:“你這是在為你們黃巾賊寇獻計吧?”

賈詡道:“州牧大人,張彆駕,王從事,請聽我說,且看我說得在理不在理,如果不在理,州牧大人殺我賈詡,賈詡絕無怨言。”

劉璋道:“且聽你說。”賈詡道:“曹操占據荊州,要麼北伐,要麼東征,要麼西討。北伐,曹操是不敢的。既然不敢北伐,那就要麼東征,要麼西討。先且說東征,孫氏占據江東,已曆三世,國險而民附,曹操怕袁紹南征,同時孫權也怕袁紹南征,如果孫曹兩家廝殺起來,袁紹極有可能立刻放棄征討我黃巾軍,而轉兵南下,坐收漁翁之利。請問州牧大人,如果

你是曹操,你會東征嗎?”

王累道:“那照你所言,你就是斷言,曹操一定會西討我益州了?”

賈詡道:“曹操隻有西討一條路可走。”

張鬆道:“曹操就不怕他西討益州的時候,孫權偷襲荊州嗎?”賈詡道:“當然怕,但是曹操一定會做好萬全的準備,然後西討。同時,孫權剛剛襲承他兄長孫策的官位爵位不久,孫策的舊部孫權還沒有消化,江東本土世家大族還沒有歸附,而他孫權自己的勢力還有壯大,總而言之,內部還不十分穩定,同時他也怕自己給袁紹做了嫁衣,所以曹操西討之時,孫權不會貿然襲擊荊州。如果曹操有了這個

算計,請問州牧大人,曹操會在什麼時候襲擊成都呢?”不用賈詡再說,劉璋也知道曹操會選擇什麼時候西討。賈詡湊近劉璋道:“州牧大人,恕我直言,州牧大人想長保成都,為今之計,隻有和我們黃巾軍聯手,我們黃巾軍保

住州牧大人北部邊疆的平安,讓州牧大人能夠全力對抗曹操西討;而州牧大人也該當護衛我黃巾軍南麵平安,讓我黃巾軍全力對抗袁紹,這才是你我兩家共贏的好事。”劉璋聽了這話,二話沒有,領著王累和張鬆徑直離了驛館。劉璋前腳走,接著就解除了對賈詡的軟禁,同時有一個館驛中的人對賈詡道:“主公有令,隻請賈先生悄悄的走

,不要驚動旁人才好。”賈詡對劉璋的心思可以說是洞若觀火,顯然劉璋是默然了賈詡的話,但是他又不想讓旁的人知道,無論怎麼說,他劉璋是官,黃巾軍是賊寇,官和賊怎麼能勾結到一起來

。而劉璋的這種心思也正是賈詡需要的,因為日後黃巾軍攻打益州的時候沒有任何道德上的包袱。賈詡離開了成都,徑直返回漢中。可是賈詡並沒有離開成都的心思,而是在進入了漢中的境地,擺脫了劉璋的細作以後,他賈詡又連夜返回了成都,隻是沒有進入成都城

,而是在成都城的北郊租了一間茅草屋,住了下來,隱姓埋名,過起了農耕了日子。

不出三個月的時間,袁紹的各路大軍分彆抵達指定位置,對潼關和武關發起了猛烈的進攻。虧得各路黃巾軍早有準備,尤其是楊峰與楊銘,他們在稟報過了趙弘以後,在袁軍發動進攻以前,就將已經失去了防守能力的函穀關徹底夷為平地,將函穀關的百姓和軍

馬全部撤往潼關,依托潼關的險要地形,完備的防禦工事,還有充足的糧草戰具,拚死抵抗。顏良所率領的袁軍雖然猛烈攻打,卻不能前進一寸。相比之下,武關則要差一些。廖化獨自一人防守武關,而他所麵對的優勢河北軍的悍將張合,雖然他也做足了防禦的準備,但是抵抗起來依舊吃力,有幾次竟然有袁軍兵

士爬上的城垣,虧得廖化拚死廝殺,才將袁軍殺退了。對於武關的形勢,駐軍灞上的趙弘是知道的,廖化幾次派人來求援兵,他都隻對廖化的人說,援兵立刻就到。其實,對於救援還是不救援武關,趙弘也在猶豫。他之所以猶豫,不是不想救援武關,而是他覺得還不到時候。照著諸葛亮說的,袁軍猛攻潼關和武關,就是為了吸引黃巾軍去救援潼關、武關,隻要黃巾軍的主力抵達了武關,駐

紮晉陽的袁譚就會南下攻打玉壁,再當黃巾軍覺得中計以後,全軍北上救援玉壁以後,袁尚會率大軍來突襲武關。能有這般計策,說明袁尚的身邊有了高人。如果現在自己立刻率軍去救援武關,隻怕被袁尚身邊的高人看出破綻,趙弘隻能選擇忍一忍,等武關實在是守不住了,他再去

救援,才能哄騙過袁尚身邊的高人。

兄弟們,委屈你們了!趙弘仰天長歎。就在這時,坐鎮長安的諸葛亮派人送來書信,大意也是叫趙弘不要急著救援武關,一定要等武關是在守不住了才能發兵,就算武關被袁軍攻破了,也無關緊要,因為灞上

駐守著黃巾軍的主力,收複武關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秋風沙沙地吹來,染黃了田野,染紅了楓葉,帶來一絲涼意。今年的秋天,注定是一個不太平的秋天,是一個血染大地的秋天,是一個屍橫遍野的秋天……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