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239章 薑維之父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39章 薑維之父

馬超、趙雲、趙振和馬超身後那人,雖然被三千餘匈奴騎兵圍殺,但是這四人端的是藝高人膽大,哪裡的匈奴騎兵多,他們就往哪裡衝。四人時而合在一處,猶如尖刀一

般撕開匈奴人的合圍;時而又分成兩隊,相互策應;時而又各自為戰,奮力廝殺。趙雲一手提槍,一手握著一柄闊劍,槍刺劍砍,那槍猶如一條蛟龍,那劍似可劈風,當者血肉橫飛,非死即傷;馬超自命不凡,西北羌族更是視他為“神威天將軍”,今見

趙雲如此的英勇,那肯落後?他挺著長槍,專往匈奴大單於的狼頭大纛旗方向衝殺。馬超身後那將麵對人山人海的匈奴騎兵,毫不畏懼,形影不離。此時黃巾死騎和虎豹騎,還有數萬黃巾軍的農軍護農軍已經趕到了戰場,在黃巾軍絕對優勢兵力的打擊下,匈奴兵馬,全軍覆沒,就是欒提廚泉單於的狼頭大纛旗也被馬

超奪得。

因為浮橋被從上遊衝下來的黃巾軍的火船燒毀,落水淹死的匈奴騎兵也是不計其數。

但是,獨獨這個欒提廚泉單於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當下,趙弘下令,全軍打掃戰場,對於受傷的匈奴兵士,全力救治,不得虐待,更不得殺害。最關鍵的是,一定要找到匈奴大單於,就算是死在了亂軍之中,也要尋到屍

首。如果這位匈奴大單於真的這般的不幸的話,他趙弘要風光大葬這位大單於。

這一回趙弘失算了。這位匈奴的欒提廚泉單於的運氣不是一般般的好,他沒有戰死沙場,而是躲在渭河邊的蘆葦蕩中逃過了一刀,但是最終卻沒有逃過黃巾軍兵士的搜捕,被一個名叫木蘭的

黃巾軍十夫長給五花大綁,押到了趙弘的麵前。

此時此刻的這位匈奴大單於哪裡還有昆侖神使者一星半點的威風,猶如一隻瑟瑟發抖的落湯雞一般,跪在趙弘的麵前,低著頭不說話。趙弘急忙將欒提廚泉單於扶將起來,大喊一聲:“混賬東西,誰讓你們這班對待大單於的?快,給大單於換身乾爽的衣衫,再熬一碗薑湯給大單於驅寒,待一切都準備妥當

了以後,再擺下大宴,給大單於壓驚洗塵!”緊接著,趙弘站起身來,走到欒提廚泉單於麵前,親自將這位匈奴大單於從地上扶將了起來,並且給這位大單於鬆了綁。欒提廚泉單於雖然聽不懂趙弘的話語,但是趙弘親自將他攙扶起來,給他鬆綁卻是實實在在發生在他身上的事。這位匈奴大單於愣了半晌:這個黃巾賊寇怎麼會給自己鬆

綁呢?他想做什麼?他這樣做的目的又何在呢?不僅這位匈奴大單於被趙弘給弄得傻了眼,就是諸葛亮、呂蒙等一般趙弘的心腹謀臣將佐也不能理解趙弘的心意。但是諸葛亮很快便體會到了他們這位渠帥的用心,他心

中暗道:“如果渠帥真是這個用心,那天下歸我黃巾,指日可待了!”呂蒙等一乾將佐再是不滿,他們不可能當著這個匈奴單於的麵上表露出來。這個匈奴單於看著趙弘,眼中滿意疑惑與不解,嘴唇顫抖著用匈奴語言問道:“大頭領,你……

你為何要給我鬆綁?”

馬超久在涼州,匈奴語鮮卑語早已說得與漢話一般,於是他將欒提廚泉單於的話翻譯給趙弘知道。

趙弘握著欒提廚泉單於的手,滿臉真誠的道:“因為你是昆侖神在人間的使者,因為你是匈奴的大單於。”

“可是……可是這一回,我卻是要來殺你……”

“那是因為你受了壞人的挑撥。”

“……”欒提廚泉單於萬萬沒有想到,這個黃巾賊寇竟然會為自己開脫罪責,他不禁得寸進尺的問道:“敢問大首領準備如何處置本單於?”

趙弘笑道:“我已經說過了,請大單於做客。”

“做客以後呢?”

“做客以後的事情做客以後再說。”趙弘不待欒提廚泉單於再問,喊道:“來人,給大單於更衣,另備下酒食,請大單於用過以後,好好的休息。”

欒提廚泉單於被帶下去休息以後,呂蒙迫不及待的問道:“渠帥,為何要優待這隻老狗!他……他可是咱們黃巾軍的大敵,咱們可有許多的兄弟就是喪命在他的手中啊!”馬超摸著下巴,不無憂慮的道:“渠帥,恕屬下直言,屬下在這涼州整日的就是與這些夷狄打交道,他們這些人都是沒有誠信的,今日裡他落在了渠帥的手中,那自然溫順得與綿羊一般,隻要渠帥放他回去,他手裡隻要有了人馬,一旦我軍東出中原,或者是中原的官軍來攻打關中,他們必然會再次來犯。如何處置這個匈奴的單於,還請渠

帥三思。”

趙弘笑而不言,問眾將道:“眾位兄弟意下如何啊?”眾將都知道,趙弘行事,向來出人意表。往往趙弘的決策看著是錯的,可是到了最後,往往又都對了。比如撤離徐州,穿越了整個河北,幾乎是全軍覆沒,最後到了關中

,又吞並了涼州,終於站穩了腳跟。關中涼州和徐州相比起來,那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孔明,你覺得呢?”趙弘問一直不表態的諸葛亮。

諸葛亮笑著拱手道:“屬下唯渠帥之命是從。”

“渠帥!”諸葛亮話音剛落,一個聲音叫道:“孟起將軍所言句句屬實,你今日放了這個匈奴的單於,放虎歸山,日後你一定會後悔的!”

趙弘循聲望去,見這說話之人正是那一直跟在馬超身後衝殺的將軍,於是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屬下薑囧,字仲奕,天水冀縣人氏。”趙弘一聽到“天水冀縣人氏”這句話,立刻想到,三國時期,蜀漢後期的統兵大將名叫薑維,也是天水冀縣人氏。莫非這個薑囧和薑維有什麼關係?問道:“你可認識薑維?

”趙弘這話一出口就後悔了,薑維是三國後期的大將,就算和這個薑囧有什麼關係,現在要麼還沒出生,要麼是嬰兒,這個薑囧怎麼可能認識。可是薑囧卻麵色大變,看著趙弘,滿臉的驚詫問道:“渠帥,這……這薑維是在下出征前給在下剛剛滿了周歲的兒子其的名字,在下隻怕此番出征,不能生還,所以才早早給繈褓中的孩兒起了名字,渠帥如何知道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