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197章 長安危機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97章 長安危機

張仲景和華佗在給魏延療傷以後,眾人都紛紛退去。後半夜時分,薑傲悄悄進了魏延的軍帳——事先賈詡也支開站崗的兵士——進了軍帳。薑傲看魏延雙眼微閉,趴在一張行軍床上,仿佛睡去,隻見魏延的背脊上雖然上了

藥,也敷上了白沙布,但是紗布上血跡斑斑。薑傲皺眉湊到魏延的耳旁,放低了聲音道:“文長將軍……”

魏延猛然睜眼,一見是薑傲,放鬆了警惕道:“誌東,你來了。書信在我身下壓著——”魏延一麵說,一麵伸手去自己的身下拿出書信遞給薑傲。

薑傲知道,魏延這是怕自己睡著時書信被人偷看,這才壓在自己的身下的。

薑傲取過書信,拿在手中,道:“文長將軍,你隻管放心,在下不會讓你白受這痛楚的。”

魏延道:“你展開來看,心中有數,以免馬騰問時,你一無所知。”

薑傲道:“文長將軍放心,我自然是要看的。”薑傲一麵說著,一麵展開書信來看。

薑傲在加入黃巾軍以前就上過私塾,如今入了黃巾軍又跟著賈詡讀書,所以這封書信上的字他都認識,且知道書信的意思。但見書信上寫道:罪將魏延百拜,書呈涼州刺史馬騰將軍麾下:延本荊州舊將,世守國恩,隻因荊州牧劉表聽信蔡瑁讒言,戕害罪將滿門,罪將走途無路,才誤入賊穴。罪將本以為黃巾賊首趙弘乃高祖一般人物,不想賊首就是賊首,隻會打家劫舍,戕害良民。如今追悔莫及,隻盼能以功勞,以贖前罪:據罪將所知,在蕭關以南,有一條小路可繞過蕭關,直取長安,趙弘隻留少數人馬防守,刺史大人若願從此路進軍,罪將可殺散此處的賊兵,舉火為號,接應刺史大人大軍入關。如若成功,賊寇可滅,趙弘可擒,長安可下

!倘蒙照查,不可延誤。

薑傲問道:“文長將軍,這封書信之中如何沒有將軍今日遭受酷刑的前因後果?”

魏延道:“昨日我看這封書信的時候便問過了軍師,軍師說當你到了西涼軍中的時候,馬騰就知道了我受酷刑的事了,所以這些不用寫在書信之中,以免引來懷疑。”薑傲立刻就明白了賈詡這話的意思,他將書信揣入懷中,正要告辭。魏延拉住薑傲依舊不放心的囑咐道:“兄弟,黃巾軍的能否轉危為安,隻看兄弟的手段了,切切不可讓

全軍的兄弟們失望啊!”

“將軍放心。”薑傲安撫了一番魏延之後,便出來軍帳,連夜縋城而出,投西涼軍的軍營而去。賈詡為什麼選薑傲來做這事呢?首先是薑傲有經驗,當初渡過黃河,遭到袁軍圍攻的時候,就是薑傲去穩住的呂布;其次,薑傲也是賈詡較為看重的一員小將,他也有心

培養與曆練這個薑傲。雖然此去危險,但是薑傲隻要成功了,在少壯營中,恐怕除了呂蒙與諸葛亮,無人可以出其右了。當然不否認,這裡麵多多少少也有感激的成分。就在薑傲隻身前往西涼軍軍營中獻詐降書的時候,長安城中的張存民接到了有三支張魯軍馬走小路,繞過散關向長安城殺來的報警。這個警的並不是長安城中的巡哨報來的,也不是於氐根的內衛人員報來的,這個警是一個投奔黃巾軍的書生報來的。報警的人名叫鄭佳,字子賢,冀州河間郡人,出身於世家大族,其父親一心想讓鄭佳入仕做官,但是鄭佳見袁紹好大喜功,且身邊多時諂媚之臣,不願投靠袁紹,被其父趕出了家門。當初黃巾軍在徐州的時候,鄭佳遊曆徐州,將徐州百姓人人足衣足食,安居樂業,覺得這才是他的人生理想。可是若要加入賊寇,鄭佳權衡思量了良久,一直舉棋不定。後來又換了重病,雖然被徐州黃巾軍的郎中治好,可是需要靜養。當鄭佳病

愈之後,下定決心投奔黃巾軍的時候,趙弘已然揮師北上,進入了河北。

顏良、文醜進入徐州,大殺百姓,鄭佳僥幸逃過一劫,但也越發的堅定了投靠黃巾的心思。

再當他得知黃巾軍攻占了長安之後,他越發的後悔,如果這進取長安的謀略是由他鄭佳所獻,一旦黃巾建國,那淩煙閣上的功臣之中能少了他的畫像嗎?後悔歸後悔,鄭佳不辭辛勞,橫穿中原,準備由函穀關進入長安。鄭佳臨近函穀關時,從逃難的百姓口中得知,袁軍正在攻打函穀關,他沒有法子,隻得南下,準備又武

關進入關中。但是卻因為路徑不熟,又錯過了武關,最後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子午穀,隻好沿著子午穀崎嶇的山路往長安進發。

正是因為他走子午穀,這才發現了張魯的軍馬也在子午穀中。他一個人能躲好藏,避開了張魯軍,到了長安城,向張存民報了警。

一開始的時候張存民還不信,當派探卒往三個穀中去哨探過後,這才證實了鄭佳所說的。

張存民對鄭佳的感激自然是不用說,鄭佳也因為經曆了大半年追趕黃巾軍的路程而雷倒了。“靈犀,這如何是好?”此時的長安城中出了長安城原有的百姓和從解良遷徙過了的百姓就是黃巾軍的家眷,幾乎是沒有一個兵士。張存民急得不知所措,問楊峰道:“要

不要向渠帥稟報?”楊峰想了想道:“如今函穀關和蕭關都在慘烈的廝殺,如果現在去向渠帥稟報了這個消息,軍心必然大亂,我們不僅不能向渠帥稟報,最好是不要讓城中的百姓知道。長安城的百姓雖然有的有了土地,沒有土地的也有了活計,可是他們並沒有見到實在的利市,恐怕不會助我軍克敵;而解良遷來的百姓有的尚且還憎恨我黃巾軍,更不會相助,咱們現在唯一的法子就是一麵趕緊將黃巾軍中三十五歲至五十五歲以下的男丁召集起來,或許還能勉強一戰,另外請聖女使者立刻派人去解良,如今唯一能解長安之圍

的隻有防守解良城的黃忠將軍和他麾下的五千人馬了。”

張存民道:“也隻能如此了!”

兮雅道:“小姐,讓我去解良請黃將軍吧。”

楊峰道:“這樣最好,以免走漏了消息。”

張存民道:“兮雅,你今天晚上就出城,不要驚動城中的百姓。好在黃將軍已經在大河上架起了浮橋,務必要黃將軍速速領兵來救援長安啊!”“遵命!”兮雅出了大堂,牽了一匹馬,為了不驚動城中的百姓,在城中慢走,出了城以後才縱馬揚長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