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188章 襲占解良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88章 襲占解良

黃巾死騎、虎豹營和呂蒙、魏延操練的重鎧騎兵雖然不知道將往哪裡去,但是所有的兵士從這段時日的緊張操練中可以猜得出,一場大戰就要到來了。當天夜裡,甘寧、趙雲領著黃巾死騎;徐晃、張遼領著虎豹營;高順、魏延則領著重鎧騎兵,在呂蒙的率領之下,披星戴月,徑直往往南,投解良方向而去。同時張存民

、兮雅、斷肆、孟寒瀟和楊峰也都隨軍行動,隻有這樣才能保證呂蒙在拿下了解良以後,能夠第一時間將聚集舟楫,將大軍送過黃河。呂蒙考慮到為了能夠確保大軍行蹤的隱秘,他采取晝伏夜行的方式行軍,往解良前進。好在現在已經是春天,晚上雖然還春寒料峭,但是全軍都在趕路,倒也不覺得冷,

天色剛剛放亮,全軍就全部進入樹林,或者是山坳之中休息。當然,為了能夠確保天色剛剛放亮全軍就能有地方休息,呂蒙放出了哨探,為全軍既能休息,又十分隱蔽的地方。途中遇到的一切行人照著諸將的意思是一刀殺了掩埋了

事。可是呂蒙怕時候被趙弘知道了,自己不好交代,說不準趙弘會取消自己攻打長安的機會——趙弘不會責問全軍,甚至連其他諸將的麻煩也不會找,隻會單招他呂蒙。

誰叫他呂蒙即是此番突襲解良的統帥又是他趙弘的小舅子呢?

所以沿途遇到的生人全部都軟禁起來,讓他們隨軍行動。

解良城也是個小縣城,人口不滿十萬。在漢代,縣城人口滿十萬一縣之長稱之為縣令,不滿十萬則稱縣長。中原大地雖然殺得血流成渠,屍橫遍野,可是這個解良小縣除了在十八路諸侯討伐董卓的時候受了些許波折以外,幾乎就沒有受到任何兵戈之禍,也沒有任何人將它放在

眼裡,

當呂蒙領軍到了解良城的城門前時,除了百姓們紛紛避讓以外,就是大量衣衫襤褸的乞丐圍觀,彆無任何異樣。

或許是呂蒙這支人馬為了起到突然襲擊的效果,都沒有頭裹黃巾,乃至於解良的縣長聽聞有一支軍馬到了城邊,竟然還領著縣丞、縣尉出來迎接。

縣長躬身拱手問道:“敢問軍爺,您是袁將軍的人馬,還是曹將軍的人馬,亦或者是馬將軍的人馬?”

呂蒙被問得一愣,隨即搖了搖頭,一臉耍笑神色道:“都不是,你猜我們是何處的軍馬?”

那縣長愣了半晌,方才道:“請將軍見諒,恕下官眼拙,猜不出。”

呂蒙看了眼左右的甘寧和趙雲,一臉神神秘秘的對那縣長道:“我等是趙將軍的人馬。”

“趙將軍?”那縣長越發的是一頭霧水了:“那個趙將軍?”

縣丞在一旁小聲提醒道:“縣長大人,莫非是大河對岸的長安太守趙獻趙將軍的人馬?”那縣長一拍腦門,恍然大悟道:“對對對,趙太守,一定是趙太守的人馬。”隨即對呂蒙道:“一定是趙太守的人馬,有請,有請,請縣衙說話,下官立刻吩咐預備酒肉,給

眾位將軍接風洗塵。”

呂蒙身後的甘寧和趙雲幾乎都要笑了。呂蒙繃著臉道:“我麾下的兄弟們都沒有吃喝,煩勞知縣大人一道給預備了。”

“下官不是知縣,隻是縣長,解良城是個小縣,小縣。”那縣長說這話的時候偷眼看了一回呂蒙身後一眼望不到頭的軍馬:“敢問將軍麾下有多少軍馬?”

“不多,七千多人。”呂蒙虎著臉道:“我不管你大縣小縣,你隻管照著八千人的數準備酒肉便是了!”

“遵命,遵命……”那縣長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的笑容比哭還難看。當縣長領著呂蒙等軍馬入城的時候,隻見城中的各處重要路口都站了的兵馬——這些兵馬都是從其他三門進城的徐晃、張遼、高順、魏延的兵馬——心目中難免犯疑,縣

尉走到縣長的身後,低聲道:“縣長的大人,這……這支人馬不像是官軍啊。”

縣長也低聲問道:“如何不像?”

他們說話的聲音雖小,但是呂蒙、甘寧和趙雲鬥聽得清楚,三人相視一笑。

那縣尉道:“縣長大人,官軍進城都會奸淫擄掠,縣長你再看這些人馬,這……”說到這裡,那縣尉說話的聲音竟然都顫抖了起來:“這分明是秋毫無犯啊!”

那縣長再一次恍然大悟,問呂蒙道:“將軍到我解良城來,可有趙將軍的官文?”

呂蒙反問道:“官文?什麼官文?我們是黃巾軍,奉的是我家趙渠帥的將令來攻打解良,那有什麼趙將軍的官文?”

那縣長、縣尉和縣丞一聽這話,三人竟然一齊嚇得癱倒在地。

呂蒙笑嘻嘻的道:“三位大人,不要恐懼,不要害怕,隻要你們小心的侍候咱們黃巾軍,咱們黃巾軍是不會傷害你們的。”

那三個官員癱在地上,不知所措。

“站起來!”呂蒙忽然大聲怒吼一聲。

這聲音在這三個官員聽來,那比猛虎的吼叫聲還要恐怖,三人也好似彈簧一般,哧溜一下,從地上彈了起來。

呂蒙語氣威嚴的道:“剛才怎麼走的,現在就怎麼走,不要驚動了百姓,如若不然,取你們的性命並不比捏死一隻螞蟻困難!”

呂蒙、甘寧和趙雲進了縣衙,然後呂蒙讓縣長說出解良城中最有錢財和糧食的大戶人家是那幾戶,然後以縣長的名義,將那三戶人家的老爺都喚到了縣衙。這三戶人家的老爺原本以為縣長召他們去應該是商議勞軍的事情,因為有軍馬入城的事他們也是知道的。原來也有官軍從解良路過,這縣長便將解良的財主老爺召集起來

,大家平攤些金銀糧食,送給官軍,買個平安,官軍有了金銀糧食,頂多也就是早城中奸淫一些女子,再搶劫些尋常百姓的財物,是絕對不會傷害到他們的一根毫毛。

這一招百試百靈,所以這三個財主老爺坐著兩人抬的轎子,堂而皇之的到了縣衙門前,然後徑直進了縣衙。這一進縣衙便是進了虎口啊。那三個財主老爺剛一進縣衙,呂蒙二話不說,命令兵士先將他們全部鎖拿。這三個財主老爺頓時傻眼了,問縣長道:“縣長大人,何故鎖拿我

等啊?”

那縣長看了一眼呂蒙,哪裡還能說不出話來。

呂蒙正色道:“縣長大人舉報爾等勾結黃巾賊寇,爾等可認罪?”勾結黃巾賊寇那是滿門抄斬的罪過,彆說他們沒有勾結,就算是勾結了也不會承認啊。三個財主老爺一聽這話,心中同時暗自大叫:“不好,這狗日的縣長咬黑吃黑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