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182章 玄武山會晤(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82章 玄武山會晤(下)

張存民聽了趙弘的言語,熱血沸騰,倏地站起身來,轉到窗邊。窗外便是萬丈懸崖,山霧漸起,陰轉為昏,昏凝為黑,黑得濃厚的一塊。凝望良久後,張存民問道:“渠帥

,劉漢經營長安有數百年,你有多大的把握可以攻破?”

趙弘道:“曹操獨霸中原的時候,長安歸屬曹操,如今曹操敗了,而袁紹又因為我軍在河北,急忙調兵遣將返回河北來圍攻我軍,暫時無法有力的控製住長安,此時此刻,

正是早飯已過,午飯未到的節骨眼上,正好拿下長安。”趙弘都幾乎要被自己的假話給騙了。

張存民問道:“你準備何時何地渡過黃河,攻打長安?”

趙弘道:“如今黃巾軍的人馬正在向黃河進發,我回去之後,立刻渡河。”張存民這個時候才認認真真的打量了一番趙弘,就她的見識而言,整個黃巾軍中可能隻有這個趙弘將一盤棋在還沒有開下之前就算得是滿滿當當了,道:“渠帥,貴軍若要

渡過黃河,小女子可以動員整個河東的太平道教徒,在黃河之上架起浮橋,助你一臂之力!”

趙弘一聽這話,略微的有些不信,當然,這種不信他是不能表露出來的,問道:“敢問使者能動員多少人?”

“十萬人架橋,夠也不夠?”趙弘很想問你有十萬人為什麼不攻城略地,可是他的話還沒有出口,張存民仿佛已經看出他的心思,笑問道:“渠帥是不是在想,小女子能動員十萬人為何不去造反,是也

不是啊?”

趙弘笑而不答,意思很明顯:就是這個意思。張存明道:“家父與伯父,還有叔叔,當初有多少人馬?可惜最後還是被官軍給剿滅了,小女子無權無勇,今日裡之所以說還能召集十萬教徒助渠帥一臂之力,也不過是這

些教徒看在先人的遺澤上眷顧小女子而已,小女子也不能讓他們再流血了。”忽然,張存民問道:“敢問渠帥,有朝一日,你得了天下,如何對待這些百姓?”這個問題才是張存民真正想問的,她自幼看多了官府欺壓百姓,又聽多了張氏三兄弟愛護百姓的話,他的伯父、父親和叔父,揭竿而起不就是為了百姓能有口包飯吃嗎?

雖然張角兄弟三人對她與所有信徒說的這些話未必是真話,但是張存民自幼接受這些教育,也就自然而然的將這些話作為自己的人生信條了。

趙弘道:“一旦我黃巾義軍得了天下,首先要確立一條,天下田地皆為官有。所謂的官有自然是指的歸黃巾軍所有。”

兮雅一聽這話,叫道:“你的意思,是要所有的百姓都給你種地了?”

兮雅所言也正是張存民所擔憂的。趙弘道:“小妹子,你想錯了。所謂的官有,就是不能土地不能私相買賣。天下為什麼貧者愈貧,而富者愈富?就是因為土地私有,第一條就是不能讓土地私相買賣。然後,再將天下所有的田地進行民屯,邊境之上施行軍屯。我當初在徐州的時候施行的是屯田與分地並行,其實我更傾向於屯田。屯田就是一百戶百姓共種一塊土地,所有的

種子、農具和耕牛,皆由我黃巾軍出,百姓負責耕種,每月由我黃巾軍支付俸祿。”

張存民問道:“為何不分田呢?”

“不是不分,而是不能分。”

“為何不能分?”張存民道:“天下種田的人都希望又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趙弘道:“使者想必也是種過田的。分田之後,一家一塊田,年景好的時候那自然是沒說,可以大獲豐收。可是遇到災年呢?蝗災、旱災、水災,一家一戶有能力抗災救災嗎?黃河長江,年年泛濫,一家一戶有能力興修水利嗎?我們種田的人都知道,隻有水利修得好了才能避免水災和旱災。另外,我還要在天下尋訪高人,這蝗災到底是怎麼形成的,怎麼樣才能徹底的遏製蝗災。以屯田將百姓都聚集起來,忙時耕種勞作,閒時興修水利,一旦發生了蝗災,大家群策群力,共抗災害,隻有這樣以來才能保證

人人都有飯吃,人人都有衣穿。”趙弘的這一套說得張存民和兮雅目瞪口呆,她們兩個東漢末年的人,就是做夢也想不到這些可以讓人人都有飯吃的法子。趙弘接著又道:“現今因為我要抗擊官軍,要招兵買馬,所以我將田租定在六成,天下太平之後,我天下之田儘歸朝廷,我還要建立義倉,每個屯田所在都要建立,每十個屯田還要建立一個大義倉,一旦遇到天災,由義

倉放糧,救濟百姓。邊關的軍屯主要供給將士們,這樣又少了百姓的勞役之苦,這樣不好嗎?另外,還有一條也要廢止。”

“那……那一條?”張存民被趙弘的話說得都不會說話了。與其說是不會,不如說是不敢,她不想在趙弘的麵前露怯。

“禁止蓄奴。”

“禁止蓄奴?”張存民不解的問道:“為奴為婢雖然受主人家欺淩,可是在大的在荒年也是百姓活命的一個出路。”趙弘搖頭道:“人與人之間,生來平定,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再說了,一旦屯田製能夠順利施行,既不會有富人,也不會有窮人,就是災荒也能防止,就是想為奴,也沒有

地方去為奴了;其次,廢止蓄奴既可以防止朝廷的官吏,我這裡說的官吏就是現在的黃巾軍中的眾位謀士和將領豢養武士,圖謀不軌。”

張存民被趙弘的一番高談闊論說得隻剩下微微頷首了。司馬懿就是通過蓄奴豢養武士,最後成功的發動高平陵之變的。當然,這是魏國的製度允許他蓄奴的。像司馬懿這樣的高官,他可以擁有五十傾土地和蓄養兩百戶佃戶。

當初這在在曹操秉正的時候都是要受到打擊的,曹丕後來正是推翻了他父親的製度,施行了“九品中正製”才被擁戴做了皇帝了。恢複了九品中正製,就是堵塞了寒門的上進之路,世家大族恢複了特權之後就開始大肆的侵吞屯田。所以像司馬懿這樣的魏國高官,朝廷允許他又五十傾土地,但他絕對不止五十傾;允許他蓄養兩百戶佃戶,但他絕對不止蓄養了兩百戶佃戶。可以這麼說,曹丕通過九品中正製建立了魏國,最後也是這個九品中正製挖掘了埋葬魏國的墳墓。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