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180章 聖女使者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80章 聖女使者

那灰色的信鴿飛到一處山洞前,嗡嗡嗡繞著洞口飛翔時,一個頭上裹著黃巾,身材魁梧雄壯的年青人,赤著雙腳,走到洞門口,伸出右手,用左手在右手的臂膀上拍了拍飛翔回旋的灰色鴿子便“嗡——”的一聲撲棱棱落了下來,落到了那年青人的右臂上。年青人親切地笑了:“來,先吃點兒喝點兒。”說著在洞門前一塊很乾淨的方磚上撒下一把穀子,擺上一盅清水。拿灰色鴿子隻是咕咕叫著,不斷地拍打右翅,不去啄穀飲水。年青人笑道:“不要急不要急,我來取信。”說著抱起鴿子,從它右腿下解下一個

小竹管,打開一看,年青人驟然變色:“哦,原來是有大事,我這就去稟報使者了。”那鴿子仿佛通人性一般,咕咕兩聲,點點頭,自顧啄米飲水去了。這個年青人名叫孟寒瀟,字龍騰,原本是一個江湖俠客,有一次他殺了一個魚肉鄉裡的惡霸,遭到官府通緝,在和一幫圍捕他的官軍激鬥時受了重傷。虧得這時偽裝坐尋常百姓的張存民將他藏了起來,才逃過了一劫。後來他知道這救他的女子是黃巾賊寇地公將軍的女兒,此時的黃巾軍雖然已經勢微,但他為了感激張存民的救命之恩,於

是就加入了黃巾軍,成了黃巾軍中的一員。

孟寒瀟拿著書信,快步進了山洞,一個布衣少女提著一盞燈籠迎了上來,道:“孟先生,有何事?”

孟寒瀟道:“兮雅姑娘,斷肆送信回來,他見到了從宛城一路殺過來的黃巾軍渠帥趙弘,並且這趙弘願意上山來與使者一晤。”兮雅今年雖然隻有十六歲,卻已然是黃巾軍中的老資格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加入黃巾軍的,隻聽收養他的義父張寶說,她是張寶在她兩歲的時候撿來的,後來就一直在太平道中成長。張寶給她起的名字叫張夢,字兮雅。無論是太平道中,還是黃巾軍中,人人都稱呼他兮雅姑娘,至於她的名字,知道的人反而不多。張寶亡故以後

,又跟著張寶僅存的一個女兒,也就是現在的聖女使者上了這玄武山,隱藏起來,隻盼有朝一日,能夠重新恢複就太平道的大業。兮雅在太平道的時候認識了她的師傅,她的師傅是一個專門修飾死人的仵作,因為被上司殺害了父母,霸占了妻女,一怒之下也入了太平道。兮雅跟著師傅學了一手易容術——放在現在就是化妝術,現在的化妝術不該就化妝術,而應當叫易容術——經她之手化妝出來的麵容判若兩人,任誰也不認識。當初她與張存民能夠逃過官府的通緝

,就是仰仗的她的這個本事,才逃出追捕的。

兮雅見到了張存民,將斷肆送回來的書信遞給張存民。張存民的年紀之比兮雅大三歲,她看了書信以後,雙手竟然微微的顫抖。對於趙弘的事跡,她已然聽得太多了,所以她不停的派人下山去打探趙弘軍馬的動向,如今不僅

打探到了,還聯係到了趙弘,如何能讓她不激動,從趙弘的身上她看見了重新振興太平道的希望。但是,她的語氣卻是異常的平和,隻是淡淡的道:“知會山上的兄弟姐妹,都打起精神來,不要讓這趙弘小看了我們。”她的麾下有五百多人,年都與她差不多,有男有女

,以女孩子居多,都是戰死沙場的黃巾軍將士們的家眷。

恒山不愧為五嶽之一,整座恒山,就象披著一件巨大無比的乳白色的輕紗罩衣,隻露出些青黛色,給恒山增添了一絲神奇的色彩。

趙弘等一行人到了山下,都牽馬而行。斷肆依舊走在前麵,趙弘等一行人隻是跟在斷肆的身後,沿著陡峭的山路,蜿蜒而上。

走不多遠,在一條狹長的山道的兩側忽然探出無數個腦袋,隻見一個小姑娘,手持弓箭,站在山脊上喊道:“什麼人?”

趙雲、趙振、牛二蛋和狗剩急忙將趙弘圍在中間。

“斷肆奉命回山。”斷肆喊道。

“你身後跟著的是什麼人?”

“這時黃巾軍渠帥趙弘,是聖女使者請的客人。”

“就在這裡等著,等我去稟報了使者才能通過。”

斷肆拱手道:“那就煩勞小妹了!”

趙弘仰頭環顧四周的山勢,讚歎道:“這兒果然是險要啊,隻要山上糧草水源充足,就算是十萬大軍,百萬大軍,也是很難攻上山的。”

“不許說話!”有一個女子的聲音斷喝一聲。

約莫過了一個多時辰,又聽那小姑娘道:“上去吧!”

斷肆將手一讓道:“渠帥請。”斷肆又領著趙弘等一行人上山。

再往上走,馬就根本不能走了。斷肆讓趙弘等人將兵器和馬匹交給沿途站崗的兵士,一行五人,空手上山。走過了這一條狹窄的山路,走出山口,豁然開朗,一片猶如兩三個足球場般大小的空地出現在趙弘的麵前,緊接著,從一塊巨石的後麵轉出一二百人,有男有女,走在前

麵的是兩個妙齡女子。這兩個妙齡女子一個便是張存民,一個便是兮雅。

趙弘看那張存民生得窈窕大方、體態秀逸,尤其是眉棱間於端莊沉靜之中透著一股隱隱的清靈之氣,宛若冰峰蠟梅一般高潔明豔,隻是讓人覺得有些不敢接近。

兮雅喝道:“見了聖女使者,為何不拜!”趙弘睨了一眼兮雅,見那兮雅背背一柄青鋒長劍,身著一襲緊身裝束,亭亭而立。但見她生得長發披肩,細眉如月,雙眸如星,麵如美玉,舉止顧盼之間更是英姿颯爽,

彆有一種清冽冷豔的高華氣質。看了兮雅,趙弘心中不禁暗道:“我的呂蒙兄弟還沒有媳婦,如果將這丫頭弄回去,給他做個媳婦,那還不樂歪他個王八蛋的嘴巴。”“你的耳朵聾了嗎?”兮雅又是一聲斷喝:“見了聖女使者,為何不拜!”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