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178章 斷刀斷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78章 斷刀斷肆

劉辟怒氣衝衝的喊道:“趙將軍,殺了他,殺了他!”那刺客與趙雲廝鬥,端的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刀光劍影,各顯神通:一柄斷刀被舞得猶如虎虎生風,刀光猶如雪花一般,攻守兼備;一支長劍仿佛出海的蛟龍,翻騰

於雲海波濤之中,冷不防的一道寒光迸出,猶如龍爪探出,就要取人性命。

二人隻鬥了三十個回合,兀自誰也占不到對手半分的便宜。

就在趙雲與那刺客廝鬥的時候,賈詡、甘寧、徐晃等諸將也相繼趕到,他們他們都暗自為趙雲和那刺客的武藝叫好。

趙弘既然看清楚了對方不是來殺人的,又見趙雲來了,於是打開房門,雄赳赳氣昂昂的從房中出來,道:“兩位請住手,我有話要說。”

趙雲一聽趙弘的話,往趙弘方向一閃,擋在趙弘的前麵。

那刺客也反拿著刀,不在廝鬥。趙弘問道:“你是什麼人?”

那刺客道:“在下奉黃巾聖女使者之命來求見渠帥趙弘!”趙弘一愣,黃巾聖女他也是聽說過的,是黃巾軍天公將軍帥張角之女張倩,可是這黃巾聖女早就戰死沙場了,如何又出來一個什麼黃巾聖女使者。趙弘又問道:“你家黃巾

聖女的使者是誰?”

那刺客道:“我家聖女使者乃是地公將軍張寶次女,名存民,字孟免。”

趙弘心中一愣,暗道:“哦,原來是張寶的閨女。”他打量了那個刺客良久,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在下名叫斷肆。”

“姓斷?”趙弘一愣,問道:“這世上有姓斷的嗎?”

斷肆也打量了一番趙弘,反問道:“你是誰?”

一旁的劉辟叫道:“瞎了你的狗眼,他就是你要找的渠帥趙弘!”

趙弘一聽這話,極為不悅的看了一眼劉辟。

斷肆一聽站在自己麵前的就是黃巾軍中大名鼎鼎的趙弘,趕忙單腿下跪道:“在下拜見渠帥!”

既然自己的身份已經被劉辟暴露了出來,那也就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問道:“既然你的主公是聖女使者,你為何要來刺殺我?”

斷肆拱手道:“渠帥誤會了,在下並非是要刺殺渠帥,而是來拜見渠帥。”

趙弘微微一笑:“你提刀而來,還敢說不是刺殺?”斷肆嘴拙,但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他也隻好道:“在下不敢隱瞞,渠帥從進夫人房間那一刻起,在下便在屋頂上看著,從衣衫亂飛到床榻搖動,在下都看得清楚,如果

真要刺殺,隻怕渠帥性命已然不在了!”

諸葛若雪一聽這話,頓時扭著臉兒,臊得不行,轉身進了屋子。

在場的人也無不尷尬,你瞧瞧我,我看看你,都憋著笑意,想笑卻又不敢笑。

“不……不說這些,我隻問你,你要將我做甚?”大家夥都尷尬,趙弘就越發的尷尬了。

斷肆答道:“我家使者想見渠帥。”

“你家聖女使者現在何處?”

斷肆答道:“雲州玄武山。”

雲州就是現在的山西大同,而玄武山則是北嶽恒山的古稱。

趙弘問道:“既然是他想見我,他為什麼不來中山?”對於趙弘的這個問題張存民是早就料到了額,她也知道,如果趙弘問斷肆,以斷肆的口才,隻怕是不會回答,所以在斷肆臨出發前,張存民是教過斷肆怎麼回答這樣的問

題的。斷肆答道:“我家使者說了,你是黃巾軍的渠帥,我家使者是黃巾軍聖女的使者,照著黃巾軍的規矩,應當是你去見我家使者。”

趙弘聽了這話,心中頗為不悅,笑道:“對不住,如今我麾下有十萬大軍,軍務繁忙,隻怕是沒有時間去玄武山啊。”真正的黃巾軍都會絕對尊重聖女使者的。所謂真正的黃巾軍就是入了太平道的黃巾軍,比如趙弘的父親和趙弘都是入了太平道的,而劉辟則沒有,不然當他知道了斷肆的身份以後,是不敢對斷肆口出狂言的。如今雖說黃巾軍四處受挫,傷亡慘重,但是潛伏於百姓中的黃巾軍還在少數。按照上下級的關係,確實該當趙弘去見聖女使者,可是如今的趙弘一來不是原裝的趙弘了,他根本就不信張角老道的那一套歪理邪說,所以他沒有準備去將這個什麼聖女使者。不過對於麵前的這個斷肆,趙弘卻有收入麾下

的心思。

斷肆道:“渠帥,能不能借一步說話?”趙弘聽了斷肆的一愣,借一步?莫非是我不願意去見他的那個什麼聖女使者,他就想對我下黑手嗎?但是,現在的趙弘卻不能流露出膽怯的心思,笑問道:“借一步?往哪

裡借?”

斷肆道:“我家使者說了,有些話隻能渠帥一個人聽。”

趙弘道:“都是黃巾兄弟,有什麼話不能光明正大的說?”

斷肆道:“聖女使者這樣說,我便這樣說。”

甘寧叫道:“要單獨說話,留下手中的刀!”

斷肆冷然一笑:“讓斷某留刀,你有這個本事嗎?”

甘寧怒目而視,將手中的霸海刀一橫,便要上去與那斷肆拚殺。

“住手!”趙弘一聲斷喝:“都退出去,我要聽聽這個聖女使者有甚話要和我說!”

徐晃關切的道:“渠帥,這……”

賈詡道:“公明,渠帥說話向來不會改變,大家夥都退出去吧。”

甘寧一雙猶如惡虎一般的雙眼死死的瞪著斷肆,仿佛想吃了他一般。

眾人都退出了院子以後——就是諸葛若雪也退了出去,都隻在門前守著。

“有什麼話你說罷。”趙弘雙手背在背後,目光如炬的看著斷肆。

斷肆道:“我家聖女使者說,如今渠帥雖然用兵十萬,且麾下的兵精將猛,但是如果背離了天公將軍、地公將軍和人公將軍恐怕也難以取漢而代之!”

趙弘道:“三位將軍都作古了,且各路黃巾皆已覆滅,我不背離他們,恐怕也難逃覆滅的厄運吧。”斷肆道:“我家聖女使者說了,各路黃巾軍雖然覆滅,但是在河北的地界上仍有張飛燕與郭太,他們的軍馬雖然沒有你渠帥麾下的精銳,可是渠帥若想縱橫河北,沒有他們相助,沒有潛伏於百姓中的黃巾人馬相助,誠為難矣!”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