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148章 袁尚的權術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48章 袁尚的權術

殺敗了敵軍,廖化收兵回城。城頭的諸葛亮見廖化的身後跟著一員小將,左手綁著一根白布,他急忙下城來,一把將那廖化和那小將攔住,道:“廖將軍,誰讓你帶著他出

城殺敵的?”

廖化看了一眼諸葛亮,又看了一聲身後的小將,尚未說話。隻聽那小將道:“是在下纏著廖將軍要出戰的,廖將軍被我纏得沒有法子了,才應允的。”

“誌東,你這是違抗軍紀!來人——”諸葛亮聲音不高,卻透著一股寧人畏懼的威嚴道:“將薑傲與我拿下,押入大牢,聽候渠帥發落!”這員小將姓薑名傲,字誌東,壽春人氏,尋常人家的子弟,父母也是男耕女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民,隻不過他的父親常常對人說道,自己家是興周三百年的丞相

薑尚的後人。薑傲六歲那年便去了劉繇一個親戚家裡,給劉繇親自的兒子做了伴讀。因此也識得了幾個字。後來趙弘領著黃巾軍突襲了壽春,趕走了劉繇。趙弘在給被俘虜的官軍洗腦的時候,這薑傲也在一旁聽著。他見了趙弘屠殺世家大族,原本是要來刺殺趙弘的,可是最後

自己也不知不覺的被趙弘給洗了腦。再後來,趙弘給薑傲的家裡分了田地,薑傲也自願的加入了黃巾軍。因為當是薑傲的年紀不大,所以趙弘將他編入了童子營。若論資曆而言,他比呂蒙加入黃巾軍稍稍晚

些,卻比諸葛亮要早得多。

隻是有幾次,趙弘笑嘻嘻當著童子營的兄弟們說,這薑傲生得細皮嫩肉的,將來咱們黃巾軍得了天下,他隻能做個文官,不能做武將衝鋒陷陣。

也正是好好的這番話,讓薑傲時時覺得心裡不服氣,所以這一回他才乘著趙弘去看了北海,纏著廖化,要求跟著廖化出城去伏擊敵軍。趙弘在出兵北海前,特意的囑咐過諸葛亮與童子營的兵士,不到萬不得已,童子營的人馬,不許參加任何廝殺。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諸葛亮才說薑傲是違抗了軍紀,要將

他押入大牢、

廖化忙勸解道:“孔明兄弟,瞧在薑誌東有傷在身的份上,且讓我將他押入軍中,那大牢就算了吧。”諸葛亮原本要嗬斥廖化的,但是廖化是黃巾軍的老將,也不能太掃了廖化的麵皮,並且趙弘將童子營的這些兄弟都看得跟寶貝疙瘩一般,如果真的將薑傲押入大牢,延誤

了治療傷勢,隻怕也不好與趙弘交代,道:“那就聽廖將軍的話,押入你的軍中,聽候渠帥發落!”鄴城,乃是冀州的治所,也是統一了河北的軍閥袁紹的首府所在。巍峨壯觀的大將軍府邸高高地矗立在鄴城中心的一座土山之上,一座座龍樓鳳闕,紅牆遮擋,氣象氤氳

,當袁尚接到趙弘派人送來的呂曠、呂翔的人頭時,大喜過望。呂曠、呂翔是袁譚麾下的兩員上將,如今呂曠、呂翔被殺了,那也就算他袁譚還是一隻老虎,也不過是一隻

被拔了牙齒的老虎。袁紹得知黃巾賊寇劫掠了青州,大為惱火,立刻召集眾謀士,還有眾將:顏良、文醜、張合、高覽、韓猛、蔣奇,包括投靠河北的劉備、呂布,商議攻打青州,剿滅黃巾

賊寇的事宜。袁尚進言道:“父親,黃巾賊寇,不過是肌膚之癬,曹操才是心腹之患啊!隻要我軍南下,一鼓作氣,滅了曹操,兒子敢保證,隻要一紙招安的赦書,這些黃巾賊寇都會投

降的。”

袁紹斜眼看了一回袁尚,問道:“顯甫,何以見得啊?”顯甫是袁尚的表字。

袁尚正要說話,隻見一人起身道:“小將軍,趙弘這股黃巾賊寇,不可小覷啊!”

袁尚看去,說話的正是被曹操擊敗,逃到河北來的自稱是皇叔的劉備。

對於劉備,袁紹不過是為了利用,而袁尚對劉備的態度則是不屑。雖然人人都知道,劉備這個皇叔的身份是由劉備自己編撰和漢帝為了製衡曹操而合夥杜撰出來的,但是袁紹為了樹立自己討伐曹操的正義性,所以就將劉備留在了自己的麾下。可是袁尚卻不這麼看,因為在他看來,剿滅曹操並不比捏死一隻螞蟻困難多少,自己的父親又何必留這麼個江湖騙子在身邊呢?再者說來,一旦滅了曹操,他的父

親是要廢黜漢帝,自己稱帝的,何必留個漢帝的叔叔在身旁,到時候要多費手腳呢?“劉玄德,不能小覷那隻是說明你的無能!你不能小覷這夥賊寇,我本公子的看法卻和你恰恰相反!”袁尚趾高氣昂的道:“你不要用你那有限的智數來揣度我河北的經天緯

地之才!”

彆說袁尚瞧不起劉備,其實河北的世家大族也都瞧不起劉備。在座的眾人聽了袁尚的話都哈哈大笑。

劉備被袁尚揶揄的臉上紫一塊白一塊,幾乎要背過氣去。而劉備身後張飛哪裡能忍得住,正要發作,關羽將張飛摁住,低聲道:“三弟,不可,不可啊!”

袁尚見了張飛的樣子,冷冷的道:“你是個什麼東西?莫非想撒野嗎?”

呂布早就恨透了這個劉備這個大耳賊,不失時機道:“張飛,在徐州的時候,你仗著有劉備庇護,在下還能稍稍忍讓與你,如今到了河北,你休得在大將軍的麵前放肆!”

劉備氣惱歸氣惱,但他一聽呂布這話,立刻警覺,這呂布分明是想借袁紹的手來除掉自己。忙跪在袁紹的麵前道:“舍弟無知,請主公息怒啊!”

袁紹笑道:“玄德,何必如此,快快起來。你的兄弟既然惱怒了,那你就領著你的兩個兄弟先退出去,免得再生禍端。”

劉備知道,袁紹這是要保全自己,忙道:“多謝大將軍不殺之恩!”站起身來,急忙拉著關羽和張飛,退出了大將軍的府邸。

劉備退出去以後,袁紹對袁尚道:“顯甫,雖說那股黃巾賊寇不足為懼,可是為父如今正要南下一舉剿滅國賊,如果那黃巾賊寇從青州渡過黃河,對我軍也大為不利啊!”

袁尚眼珠子一轉道:“父親,聽聞大哥從青州逃了出來,已過了黃河,正在平原收集潰軍,何不就讓兄長在平原抵抗黃巾賊寇呢,也好將功贖罪啊!”

袁紹的眾謀士都聽得出來,袁尚讓袁譚在平原城抵抗黃巾賊寇是一步非常厲害的殺棋。如果黃巾賊寇不過黃河來襲擾河北,那是他袁尚舉薦之功,並且給了袁譚將功贖罪的機會,可以迷惑袁紹,他袁尚還是嗬護自己的兄長的;如果黃巾賊寇真的過了黃河,

袁譚又抵擋不住,那袁譚就彆說是和袁尚奪嫡了,恐怕他連身為袁家子孫的資格也沒有了,並且袁尚完全可以以軍法將其處置。這袁尚行軍作戰的能耐未見得強過他的兄長,可是這權謀之術,確實是袁譚所無法匹敵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