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125章 待如親生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25章 待如親生

“誰啊?”呂蒙家裡隻有呂蒙和他的母親,再就是兩個侍女,沒有多的人,所以宅子不如賈詡的寬敞。諸葛亮敲門以後,屋內傳出來的是個女人的聲音。

“呂大娘,我是孔明啊!”

不一會兒,房門打開,但見一個中年婦女站在門前,諸葛亮和賈詡給呂母行禮之後,進了屋裡。

諸葛亮進了屋裡看見,趙弘手裡拿著一柄戒尺把玩著,呂蒙端端正正的跪在趙弘的麵前。

趙弘一看到諸葛亮,叫道:“諸葛亮啊諸葛亮,你來的正好,我正要找你!過來,跪下!”

諸葛亮雖然不明所以,也忙跪在呂蒙身旁。

賈詡心中讚歎道:“渠帥端的是用心良苦啊!”趙弘怒道:“諸葛亮啊諸葛亮,這呂蒙有四天沒去書院了,你為什麼不跟賈先生,也不跟我說,我今天去書院裡問了你,你還在給他打掩護,你們還真的是一對好兄弟啊!

將手伸出來!”諸葛亮乖乖的伸出手掌。趙弘“啪”的一下,一戒尺打在諸葛亮稚嫩的手掌上,接著,趙弘又連續不間斷的連打了七八下。呂蒙一把抱住趙弘的戒尺道:“姐夫,是我逃課,

與……與孔明沒有乾係……”

趙弘道:“他知情不報,就該受罰!”

“姐夫,你要打就打我吧……”說著,呂蒙伸出一雙已經被打得通紅的手掌。

趙弘盯著呂蒙看了許久,忽然落下了兩行眼淚,一把握住呂蒙的雙手……賈詡看見呂母背對著呂蒙、趙弘偷偷的抽噎。賈詡對於呂母的心思是再了解不過了。因為他賈詡也是自幼喪父,他和兄長都是由母親一手含辛茹苦的拉扯大的,對於母親

這份愛之深責之切的心裡,賈詡是再明白不過了。今天責罰呂蒙的即是黃巾軍的渠帥,也是呂蒙的姐夫,呂母也覺得,呂蒙自幼沒有父親,養不教,父之過。可是沒有父親,誰來教他?如今好了,長兄如父,有了姐夫的

儘心管教,他這個做娘親的也就放心了。但是就在趙弘用戒尺打在呂蒙的手掌心的時候,那終究是痛在兒身,更痛在娘心。

痛歸痛,呂母的心中更多的是感動。

“文和先生。”

賈詡聽見趙弘忽然喚自己的名字,忙躬身道:“渠帥有何吩咐?”

趙弘道:“這兩個小王八蛋如果今後不聽話,再逃課,你就給我打,打死了不要你償命!”

賈詡笑道:“渠帥放心,渠帥將他們視作親生,在下一定竭儘所能,傾囊相授。”

這時,呂蒙的屋外響起了一陣馬蹄聲。

不一會兒,屋外有人叫道:“屬下甘寧,拜見主公!”

呂母趕緊開門,甘寧向呂母行禮以後,對趙弘道:“主公,張遼、陳宮二位將軍願意歸順主公,此刻正與高順、郝萌二位將軍在中軍府恭候主公大駕。”

趙弘道:“你先去,我馬上就來。”

甘寧去後,趙弘對呂母道:“老姐姐,讓子明早些休息,明天一早讓他去書院上學。”

呂母道:“渠帥放心,老身會督促他的。”

“孔明,你是怎麼樣?你是自己回去,還是要我派人送你回去?”

諸葛亮道:“渠帥,我自己能回去。”

呂蒙道:“孔明,我送送你吧。”

趙弘知道,他們哥倆要說些貼心的話,於是對呂蒙道:“成,那孔明我就交給你了。”

說罷,趙弘領著賈詡,徑直往中軍府去了。

此時正是盛夏炎熱難當,直到了深夜,暑氣才消退了一些。呂蒙和諸葛亮走在空蕩蕩的街頭,忽然呂蒙恭恭敬敬的對諸葛亮鞠躬行禮。

諸葛亮問道:“子明兄,你這是為何啊?”呂蒙道:“我知道,你今日將先生領來家裡是來給我解圍的,可是我還連累得你受了渠帥的責罰,所以給你鞠個躬,也是應當的。”其實這裡呂蒙有一句話沒有說,但是諸葛亮受了賈詡的指點,心裡是十分清楚的。就是呂蒙一開始覺得是諸葛亮在趙弘的麵前出賣了自己,當趙弘說出了諸葛亮在給他打掩護之後,他才知道自己錯怪了好人。

這一鞠躬,也算是個諸葛亮賠罪了。

諸葛亮還禮道:“子明兄,渠帥看得起你我,然你我跟著賈先生一起學習用兵之道,也不知你知道不知道,已經有許多人不滿了,說了許多難聽的話……”呂蒙一聽這話,想也想得到彆人胡說什麼,無非就是他呂蒙是用自己的姐姐換來的機會一類的話,這叫他呂蒙如何能夠忍受,叫道:“是他娘誰在亂嚼舌頭,老子剁了他。

你說是誰,老子現在就去!”“子明兄啊,你不能這般的急躁啊!”諸葛亮以語重心長的語氣道:“如果我真的告訴你是誰,你去殺了他,那咱們可就辜負了渠帥的一片心意了。再說了,這種人,你殺得

儘嗎?咱們兩個隻有爭口氣,好好的跟著賈先生學,待有朝一日,跟著渠帥,打出一片大大的天下來,那些亂嚼舌頭的人,自然也就無話可說了!”

呂蒙拍著諸葛亮的肩膀道:“孔明兄弟,俺聽你的!”

甘寧前腳進了中軍府,趙弘和賈詡跟在他的身後進了門,但見徐晃正陪著張遼、高順、郝萌和陳宮說話。趙弘見了眾人,滿臉堆笑的和眾人拱手行禮。高順、張遼、郝萌和陳宮一見趙弘,齊刷刷的下拜行禮。趙弘將他們一一攙扶起來,首先問張遼和陳宮道:“二位將軍可是下

定決心了?如果現在要反悔可還來得及哦。”

張遼道:“主公,在下與陳公台商議定了,願意追隨主公,永不反悔!”

張遼表態了,趙弘看向陳宮。陳宮其實是不願意投降黃巾賊寇的,可是他唯恐趙弘言而無信。

趙弘問道:“公台先生,你看這樣成不成,你的家眷現在在何處?”

陳宮答道:“在河北鄴城。”

“文遠將軍,你的呢?”

“亦在鄴城。”趙弘道:“那這樣,明日裡,我將你們的人馬都給你們,你們帶回河北去,如果你們願意來徐州,便領著家眷一起來,如果不願意來——”趙弘微微一笑:“今生做不成兄弟

,做個朋友,也是一種緣分。如何?”陳宮看著一臉真誠的趙弘,心中暗自問道:“這趙弘如此的寬宏大度,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