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111章 趙弘練兵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11章 趙弘練兵

趙弘的一席話隻說得寒冬臘月裡的賈詡額頭上都冒出了冷汗,他沒有想到這個黃巾賊首竟然會對自己的履曆這般的清楚。其實他自己也時常為引李傕、郭汜等人進入長安

後悔,可是事已至此,他自己也是無可奈何的。趙弘語氣平緩了下來道:“文和先生,為今之計,你和我都沒有退路,唯一的出路是咱們賊寇加你這餘孽,聯合起來,強強聯合,推翻這個劉漢的天下,再造一個朗朗乾坤

。不知先生意下如何啊?”

賈詡呷了一口手中的茶水,問道:“渠帥準備何去何從?”

終於開口了,開口了就意味著屈服了。趙弘道:“我徐州的人馬派人來報,我軍在彭城大敗曹軍,因為袁術在淮南稱帝,曹操領著劉備、呂布和孫策的人馬去攻打袁術去了。我軍人馬過多,糧草不足,我也準備

返回徐州。”

“不可!”賈詡斷然道。

“為什麼呢?”趙弘的這個為什麼問的是興高采烈。因為賈詡開始為他出謀劃策了。

“不可讓曹操一心攻打壽春,袁術如果被滅,曹操勢力必然大漲,並且渠帥的徐州四麵受敵,所以以詡之見,渠帥此時此刻當以軍馬,襲擊許昌!”

趙弘道:“請先生繼續講下去。”賈詡繼續道:“恕在下直言,渠帥雖然招納了許多的饑民,可是想攻克許昌卻還不可能,但是可以迫使曹操回救,讓袁術得到喘息之機。詡聽聞曹操在許昌屯田,當年就收

獲糧草一百萬斛,渠帥此去許昌雖然不能攻克之,但可以破壞曹操的屯田,使他來年糧食欠收,就算他有進犯渠帥之心,也無進犯渠帥之力了。”

趙弘端詳賈詡良久,道:“那此番我就聽從先生之見。隻是……”

“隻是如今時值年末,許昌該收的糧食已經收了,可是新糧尚未種下,渠帥憂心的是這些,對也不對?”

趙弘自失的一笑:“先生洞悉人性,洞察人心,趙某欽佩之至。”賈詡道:“渠帥在此處招納了近十萬饑民,這宛城之中也有十餘萬百姓,渠帥可挑選其中精壯者組成一支軍馬,不要太多,萬人足矣,其他的可以先送回徐州。待過年以後

,屯田開始插秧,曹操與袁術廝殺的最是激烈之時,再襲許昌,方為上策!”

趙弘恭恭敬敬的對賈詡鞠躬道:“多謝先生教我。”次日,趙弘命王威與張繡領著張繡的人馬和二十萬百姓往徐州而去,並且先行派人回徐州,知會周倉、呂蒙、諸葛亮,讓他們早做準備,準備迎接這二十萬百姓。徐州城

一下子多了二十萬的勞動力,徐州的屯田必然可以順利展開。趙弘則與賈詡、甘寧、徐晃和黃忠率領剩餘的一千六百黃巾死騎,與新補充進來的三千騎兵八千步兵駐守隻有極少數留下故土難離的百姓的宛城,加緊操練,隨時準備進

襲許昌。好在經曆了對荊州軍一戰,繳獲了大批的馬匹和兵刃,這三千騎兵幾乎是每人都有兩匹到三匹戰馬可以換乘,步兵更是人人都有武器。

這日一早,天清氣爽,趙弘領著賈詡一起去校場觀看新招募的兵士操練。現在賈詡幾乎是天天跟著趙弘到處的跑,到處的看。趙弘之所以願意帶著賈詡四處看,特彆是看人馬操練,就是要告訴賈詡,他趙弘麾下的黃巾軍不是烏合之眾,是一支

可攻可守的精兵強將。兩千名步兵、騎兵正在城東的校場中有的在馳馬射箭,有的在比劍,有的在演習單刀或雙刀,有的在演習槍法。操練這些新兵的教師都是身經百戰,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

黃巾死騎的兄弟。校場中心,疊著幾堆方桌和條桌,都有一兩丈高。有的上邊放把椅子,椅子上再放茶幾,看起來十分危險。隻聽一聲口令,士兵們像猴子一樣,迅速地爬到上頭;再一聲

口令,迅速下來。有時士兵們在上邊拿頂,然後在空中連翻幾個跟頭,輕輕地跳落地上。但是也有人剛練習不久,有些膽怯,笨手笨腳,叫人看著可笑。趙弘領著賈詡站在附近,他背抄手看了一陣,對有些人誇獎兒句,對有些人嘲笑幾句,由於他今天特彆高興,就是對那些練得最不好的士兵也沒有發脾氣,他對他們笑著

罵了幾句,罵得很粗魯,但很親切。挨罵的人們感到慚愧,但心中舒服,望著他嘻嘻笑著,保證他們一定能練好。

“再過幾天你們還不長進,小心老子叫你們的屁股開花!”趙弘用馬鞭子做出威脅的樣子,又添上一句:“每個人最少抽你娘的二十鞭子!”賈詡無論是過去在董卓的軍中,還是李傕郭汜軍中,或者是後來的張繡的軍中,從來沒有見過主將與兵士能夠和睦相處的。官軍的主將為了樹立自己在軍中對兵士的威信

,對普通的兵士不是打就是罵,但有不服者,立刻斬首。他今天看見黃巾軍的操練雖然嚴肅,卻人人精神飽滿。

黃忠聽說趙弘來了,急忙過來,向趙弘行了禮。

“一定學會!”那幾個被趙弘笑罵的新兵麵帶笑容地齊聲回答。“黃將軍,幫我拿著馬鞭!”趙弘將手中的馬鞭丟給甘寧後道:“來,讓老子翻一個樣子你們瞧瞧。你們這些小王八蛋,媽的,笨得跟狗熊一樣!”趙弘一麵說著,一麵卷起袖子,在手掌中吐口唾沫,對著一搓,極其輕捷地爬了上去,跟著又爬了下來。第二次爬上去後,他抓住椅子一角,用單手拿頂,然後翻了一個跟頭落地。將士們都用驚

歎的眼光望著他,有些人不由得叫了聲“好!”趙弘從容的拉下箭袖,興致勃勃地罵道:“你們這些小雜種,快給我練習,學著老子的樣兒!”他怕新兵不明白練習這一套本領的重要用處,向他們解釋道:“好生練。練好了,爬山,跳崖,翻城,越寨,就不困難。日後咱們和官軍廝殺的時候還多著,在校場上多流汗,日後上了沙場就可以少流血。”忽然,趙弘將話頭一變:“藝多不壓身

。日後你們要是不願跟著老子打江山,可以到長安啊,洛陽啊去跑馬賣解,餓不了肚皮。”這句話說得將士們都哈哈大笑。

這時,一個騎兵飛馬來到校場,直到他的麵前才跳下馬來,向他稟報:“渠帥,咱們拿住了一個官軍的細作。”

“一個細作,問得明白了,殺了不就完了,這點事也要跟我說嗎?”

“那細作說他不是細作……”

“你個蠢貨,那個細作會說自己是細作。”

“那個細作他說他原是荊州軍的裨將,名叫魏延,說是來投奔渠帥的。”

“什麼?他叫什麼?”黃忠問道。

“他說他叫魏延。”

趙弘當然知道魏延是誰,但是他還是問黃忠道:“黃將軍認識?”

“末將識得,乃是一員勇猛的驍將!”“既然黃將軍認識,那就將他帶來吧。”趙弘賣給了黃忠一個大大的麵子。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