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100章 說媒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0章 說媒

正當會議要結束的時候,荀彧的侄兒荀攸高聲道:“主公,在下還有一計,可確保討賊成功。”

“公達(荀攸字),還有何妙計啊?”曹操麵色喜悅的急切問道。

“請主公以天子之名,令盤踞淮南的袁術、江東的孫策與正在與公孫瓚廝殺的袁紹各出精兵,會剿黃巾賊寇!”相貌俊美,頗有威望的崔琰道:“公達,你的計謀雖好,隻怕他們不會派兵來相助啊!如果這般,隻怕會貽笑天下呀!就算他們來了,那攻滅了黃巾賊寇以後,這徐州是他

們的還是朝廷的呢?”“季珪(崔琰字)先生,你隻知其一不知其二。”荀攸道:“誰不來誰就是違抗聖旨,那便是主公的下一個剿滅對象。至於說他們來了,這徐州是誰的,請季珪想想,袁紹在與公孫瓚爭奪河北,他就算派兵來會剿黃巾賊寇,就算他占住了徐州,這徐州他占得牢嗎?孫策盤踞江東,雖然兵強馬壯,可是徐州離他太遠,就算他想占據徐州,那也

是鞭長莫及;至於袁術,在下不怕他占,就怕他不占,他占了徐州,主公正好借口他吞並朝廷城池,圖謀不軌,一舉滅之!”

曹操撫掌大笑:“公達先生果然有王佐之才,那就依公達先生之計行事。本將軍立刻進宮,讓陛下下聖旨,召袁術、袁紹和孫策一同發兵,會剿徐州黃巾賊寇!”趙弘在徐州施行的是分田分地和屯田製並行的土地製度。當地百姓施行分田分地,以為了籠絡人心;而屯田製則正好安撫流民,同時也可以將流民軍事化,讓農兵和護農

兵的規模擴大,農兵和護農兵的規模擴大以後,就可以保正黃巾軍的正規軍兵源源源不竭,並且這樣還可以不讓趙弘因為兵馬過多了而背上沉重的糧餉負擔。此時的黃巾軍正規軍步兵有三萬之眾,騎兵有一萬二千餘人,黃巾死騎也從兩千騎擴充到了三千騎。最重要的是,農兵的規模已然達到了八萬之眾,護農兵也不在三萬之

下——其實這裡可以用更準確的詞語來形容趙弘在黃巾軍中設立的農軍和護農軍起什麼作用。

農軍相當於民兵;護農軍則相當於警察。

此時的趙弘可以說已經有實力和東漢朝廷的任何一個軍閥一較高下了。但是,如果同時麵對曹操、袁術、孫策、袁紹和被打殘了的劉備,就不知道能不能一戰而勝了。那日在釋放張遼和陳宮的時候,甘寧為什麼對趙弘提起因為劉鈺懷孕而無人照料趙弘日常生活起居的事呢?原來經過小沛之戰,甘寧已然看到了呂蒙的能力,也知道了趙弘為什麼會一直對這麼個小兄弟關愛有加的原因,或許在若乾年後,呂蒙會成為黃巾軍獨當一麵的大將。既然這個呂蒙對他甘寧開了口,希望他甘寧能做呂蒙姐姐呂香和

趙弘的媒人,他甘寧又何樂而不為呢?

這日傍晚,呂蒙邀請趙弘去自己家中吃酒,隻說是眼看著要過年了,自己的母親要感謝趙弘對他們一家老小的看護之情。

趙弘也不多想,領著兩個親兵,騎著馬徑直往呂蒙家去了。

當趙弘剛剛出現在呂蒙家門前時,呂蒙親自上前,將趙弘從馬背上扶將下來。趙弘道:“子明啊,不用這麼客氣。”

趙弘剛剛下馬,但見又一匹駿馬向呂蒙家門前慢跑過來,趙弘定睛一看,這馬背上的人不是彆人,正是甘寧。“咦?”趙弘心中犯嘀咕:“這呂蒙不是說是他的母親要感激我對他們一家的看護之情,所以請我來喝酒,怎麼甘寧也來了?”趙弘並不介意甘寧也來喝酒,隻是如果甘寧來

了,那呂蒙請喝酒的理由便不成立了。

趙弘正琢磨著,甘寧到了近前,下得馬來,先向趙弘行禮,又向呂蒙寒暄了幾句之後,呂蒙在前引路,趙弘居中,甘寧在後,進了呂府。

進府坐定,呂蒙的姐姐呂香忙裡忙外,操持著端茶上酒,設席布菜。

“子明啊,你怎的讓你姐姐一個人忙裡忙外,如何不買兩個丫鬟?”甘寧問道:“怎的說,你現在也是個將軍了。”呂蒙看了一眼趙弘,對甘寧道:“興霸將軍啊,雖然如今跟著渠帥打天下,可是在下終究是窮苦人出身,沒有讓彆人侍候的命,再說了,既然姐姐在家裡,那家裡的事也就

讓人她多擔待些。”

“你姐今年芳齡幾何啊?”

“過了年,就十九了。”

“哦,這要是在尋常人家,恐怕早就是做他人之婦了吧。”

趙弘一直不插話,他想看看,自己最是信任的這兩個家夥的葫蘆裡賣得到底是什麼藥。

甘寧對趙弘道:“渠帥,屬下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啊。”

趙弘心中琢磨,好,葫蘆裡的藥要出來了,嘴上道:“有什麼話便說。”甘寧道:“渠帥,如今夫人有孕在身,渠帥在外征戰的時候,夫人身邊需要一個可靠且精細的人照料,所以屬下以外,渠帥可將子明的姐姐請如府中,渠帥在外的時候照料

夫人,渠帥歸來的時候照料渠帥,不知渠帥意下如何啊?”趙弘立刻就明白呂蒙和甘寧的意思了,看來這一回小沛之戰雖然是甘寧的主將,卻多是呂蒙的謀功,並且甘寧已然對呂蒙欽佩有加,不然甘寧不會願意幫著呂蒙說話的。不過這件事對於他趙弘而言,也是一件好事。世家大族之間靠姻親關係來維持保護他們的利益,那他趙弘為什麼不也這樣乾呢?賈史王薛,蔣宋孔陳。雖然一個虛構,一

個史實;一個年代不可考,一個就發生在近代,但是道理是一樣的。於是趙弘道:“隻是如果呂香進了我的府中,那老夫人的起居怕是無人料理啊。”

甘寧對呂蒙道:“子明啊,渠帥說的也是,不知你可有安排啊?”

呂蒙道:“這個興霸兄放心,在下自然是有安排的。”

趙弘道:“子明啊,你看這樣行不行?”

“渠帥請說。”

趙弘道:“請老夫人也一同去府中,這樣咱們兄弟也好一同儘孝。另外——”趙弘看了一眼呂蒙和甘寧,道:“另外,也好將子明的房舍騰挪出來,我另有安排。”

“另有安排?”

“子明、興霸兄,你們都到了該婚配的年紀了,我有個想法,也不知道成也不成?”

這會該輪到他們不知道趙弘的葫蘆裡買的什麼藥了,甘寧問道:“何……何想法?”

趙弘詭異的微微一笑,問道:“想知道嗎?”

甘寧、呂蒙一齊栽蔥似的點頭。

趙弘哈哈一笑:“我不告訴你們!”當天夜裡酒飯過後,呂香攙扶著微醺的趙弘,坐著由呂蒙安排的轎子,一同去了趙弘的渠帥府邸。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