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99章 議取徐州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99章 議取徐州

張遼見了兒子張虎,頓時心灰意冷,沒有想到,自己張家竟然會在今時今日今地被黃巾賊寇給絕了門戶!這時,隻見一個頭裹黃巾,手持開山大斧的賊將站在張遼的麵前道:“我家渠帥說了,你張將軍,還有陳將軍想走,隨時可以走,甚至你們兩家的家眷也都可以走,但是還

請將軍光明正大的走,這偷偷摸摸的,走了也不成個樣子!”

這個頭裹黃巾的賊將正是徐晃。

這時,陳宮和兩千多官兵,還有呂布的家眷都被押解到了坑邊。徐晃道:“張將軍,陳將軍,你們的家眷都在前方等著二位將軍,請便吧!”張遼、陳宮徹底蒙圈了,兩個黃巾軍兵士將張遼從陷坑中拉起來,徐晃道:“想必汝等都很想知道我家渠帥為何不殺汝等,聽聞張將軍以往對於種田的百姓也算善待,我等黃巾軍都是種田的百姓,由此可見,你張將軍還是向著我們黃巾軍的,故而今日裡就放汝等一回。陳宮,你以往雖然沒有逼死百姓,可是你家的地租收到九成,日後你膽

敢再這般的壓榨百姓,我家渠帥便要取汝性命!此番你能不死,保全家小,那也是托了張將軍的福!”黃巾軍將士左右分開,讓開一條通道,並且有兵士在前麵領路,張遼、陳宮等一行人看得清清楚楚,一路之上,遍地陷坑、竹簽、鐵蒺藜。雖然寒風凜冽,但張遼和陳宮

看了這些,都不禁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如果沒有黃巾軍給他們領路,恐怕沒有一個人可以活著離開。

當張遼、陳宮走出了黃巾軍的包圍後,張遼轉身衝著趙弘所在的方向拱手,然後翻身上馬,往北而去。

站在趙弘身邊的甘寧問道:“渠帥,這些人都是網中之魚,籠中之鳥,為何放他們走?”趙弘道:“兵不血刃占了下邳總比殺得血流成河得好。好了,興霸兄,你趕緊進城,呂布的人馬走了,他們不會帶走劉備的家眷,你去將劉備的家眷都保護起來,不要傷害

他們,將他們也編入屯田,讓他們自食其力。”趙弘放走張遼陳宮當然不是僅僅為了不讓下邳城殺得血流成河。正所謂得人心者得天下,雖然黃巾起義是和天下的世家大族為敵,但是世家大族麾下的爪牙,比如張遼、張合,還有曹操麾下的典韋、許諸等等等,其實都是寒門子弟,有的甚至還組織過流民自保,趙弘希望能夠通過釋放張遼、陳宮等人,在這些可以籠絡拉攏的人的心中留

下一個“仁義”的形象,他也相信,如果他還有機會擒住張遼的話,招降張遼是極有可能的。

甘寧笑道:“主公啊,善心混亂世,隻怕不那麼好混啊!”

“好不好混,混了再說。”

甘寧正要去,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來,道:“主公,夫人快生小主公了吧?”

“你問這個做什麼?”

甘寧略顯尷尬的笑道:“主公啊,夫人生誕小主公,主公的日常起居,得要人侍候著啊。”

趙弘是個十分敏感的人,聽了甘寧的話,斜眼睨了一回甘寧,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甘寧沒有回答趙弘,而是翻身上馬道:“主公,屬下得趕緊進城,不然隻怕劉備的家眷趁亂逃走,或者是吃人害了。”說罷,不待趙弘再說話,縱馬揚鞭,飛奔而去。

劉備領著關羽、張飛逃到許昌,見了曹操,說徐州黃巾賊寇猖獗,請曹操速速領兵,前往剿滅。許昌原本隻是一個小小的縣城,它西控汝洛,東引淮泗,車馬舟楫,交通便利。自從曹操迎奉天子進了許昌之後,大大小小的官員也跟著一起到了許昌,原本寬敞的縣城

立刻便顯得擁擠了。但是在荀彧的主持之下,不到半年時間,這座縣城的規模便擴大了一倍有餘,皇宮官府衙門,應有儘有。一座座大小官員的府邸重新掩映在各種樹木的綠蔭之中,朱紅色

的大門上又有了銀釘獸環,大門前又按了花崗石獅,經曆了李傕、郭汜之亂之後,逃到許昌的豪門大族們又重新顯出了各家各戶的豪華與氣派。如今曹操將皇帝牢牢的控製在手中,並且利用許昌周遭土地肥沃平整的優勢,力行屯田,當年便收入糧食一百萬斛,兵精糧足,正有爭雄天下之心。雖然南征宛城,遭受

了一點損失,折了大將典韋,長子曹昂,侄子曹安民,但是這對曹操而言,除了丁夫人與他爭吵著要他還兒子來以外,並不傷筋動骨。也就是在劉備來求援的時候,曹操接到了冀州袁紹的來信,向他借兵借糧,說是要去攻打公孫瓚,信中口氣卻是十分的傲慢。曹操看了書信,十分的生氣,卻又不敢輕易

的開罪四世三公的袁紹,便與眾謀事商議對策。謀士郭嘉對曹操道:“主公,袁紹雖然兵多將廣,實力雄厚,卻不足畏懼,倒是這占據徐州的黃巾賊寇實是我軍的心腹大患。我軍應當乘著河北袁紹與公孫瓚廝殺之時,先

破徐州,解除了肘腋之患,不然待袁紹滅了公孫瓚,一統河北之後,揮師南下,我軍將陷入兩麵作戰的被動局麵之中。”郭嘉是曹操最為信任的謀士,身高近七尺,偏瘦,臉上沒有血色,顯得十分的虛弱。他身著一襲繡綠紋的長袍,外罩一件亮綢麵的乳白色對襟襖背子。袍腳上翻,塞進腰

間的白玉腰帶中,腳上穿著鹿皮靴。烏黑的頭發在頭頂梳著整齊的發髻,套在一個精致的白玉發冠之中。

曹操問郭嘉道:“奉孝(郭嘉字),如果我軍東征徐州,宛城張繡乘機北上,攻打許昌,如何是好?”

郭嘉道:“主公隻請放心,張繡斷斷不敢北上偷襲許昌。”

董昭麵帶微笑的問道:“奉孝,張繡與主公有大仇,並且他仗著有荊州刺史劉表為援,如何不敢偷襲許昌?”董昭,字公仁,濟陰定陶人。他年輕時被舉為孝廉,後擔任袁紹帳下參軍。多有戰功,但是袁紹聽信讒言,董昭不得已離開袁紹投奔張楊。張楊率軍迎接漢獻帝時,董昭

隨行,並拜為議郎。後與曹操在洛陽相見,又建議曹操將漢獻帝迎接到許昌。董昭自此成為曹操的謀士。

讓曹操取得奉天子以令不臣的政治優勢的正是董昭。郭嘉道:“公仁,你隻知其一,不知其二。張繡之為劉表,不過一看門狗爾,並且是一隻從外麵拾來的野狗,主公如果南下荊州,劉表一定會將這張繡喂得飽飽的讓他看門,主公不南下,他焉肯將野狗喂飽,難道他就不怕野狗反噬嗎?所以,在下料定,主公東征,就算張繡有偷襲許昌之心,也絕無偷襲許昌之力!”郭嘉又對曹操拱手道:“

主公可先滅黃巾,再取淮南,而後方可北向與袁本初一爭天下!”

曹操聽了這話,當下道:“我意已決,一月之後起兵十萬,以夏侯惇為先鋒,直取徐州!”

“且慢!”郭嘉又道:“主公不可以夏侯將軍為先鋒。”

曹操問道;“那當以何人為先鋒?”

荀彧已然明白郭嘉的意思,淡淡的道:“當以劉備劉玄德為東征的先鋒!”“好!”曹操笑道:“就讓劉備做這討賊先鋒!”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