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82章 動之以情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2章 動之以情

紀靈之所有沒有去增援攻打寒山的袁軍——或者說是剛剛出了寨門便又回去了,這不僅僅是因為各個山頭擂鼓喊殺。當然,趙弘的這一招確實給紀靈造成了錯覺,但這裡

麵還有楊弘的“功勞”。

因為楊弘想給點眼色給雷薄看看,看你還敢不敢越俎代庖的給紀靈出謀劃策。雷薄終於下山了,跟著他上山的三千兵士隻有七百人下來了,山下的營寨雖然隻傷亡了四千多人,可是營寨卻被燒毀了一半。雷薄垂頭喪氣的自縛著到了到了袁術的中軍

帳,紀靈看了看雷薄,又看了看身旁一臉得意的楊弘,對雷薄道:“雷將軍,照著你的計謀用兵,導致損兵折將,你有何話可說?”雷薄跪在那裡道:“將軍,末將聽聞,您的援軍都已經派出了,為何撤回?如果將軍能全力增援,隻要能將這夥黃巾賊寇圍住,城中的賊寇必然出援,我軍正好一舉將其殲

滅啊……”楊弘聽了雷薄的話,心中暗喜:“好啊,你敢這樣說,此番看我不置你於死地!”楊弘大聲喝道:“放肆!你自己無能,損兵折將,卻將罪責推卸道紀將軍的身上,其心可惡

,其心可誅!”紀靈知道楊弘這是想要雷薄的性命,楊弘火上澆油道:“將軍,你統領十五萬大軍來討伐黃巾賊寇,賞罰分明是克敵製勝的保證啊。雷薄損兵折將,有辱將軍威名,將軍不

嚴厲處置,還如何統兵,還如何克敵?”

當紀靈還在猶豫的時候,楊弘又道:“將軍,如果不嚴肅軍紀,不能攻下彭城,請問主公會饒恕將軍嗎?”

紀靈一聽這話,立刻道:“來人,將雷薄拉下去斬首示眾,號令三軍!”“且慢!”陳蘭與雷薄的交情一向很好,但他也知道,這個楊弘不是好惹的,所以不敢隨意開口為雷薄辯護。可是這個時候,竟然要殺雷薄,他就不能不說話了,於是道:“

紀將軍,如今賊寇未滅,先斬大將,於軍不利。還請將軍饒了雷將軍的死罪,讓他戴罪立功吧!”對於陳蘭的阻攔,楊弘是早有所料的,他當然不可能傻得同時去開罪兩員大將,於是道:“紀將軍,在下以為陳將軍所言有理,不如限期三日,讓雷將軍務必攻克寒山,不

然兩罪並罰,如何?”

紀靈道:“雷薄,此番是陳將軍於你求情,本將暫且讓你一命,三日之內務必攻下寒山,否則本將容你,軍法卻容不得你!”

就在甘寧、徐晃襲擊雷薄營寨的第二天,呂蒙領著牛二蛋和幾個小夥伴一起去了諸葛亮的家裡。

“咚咚咚……”呂蒙敲響諸葛亮的家門。

“誰?”回答的聲音顯得有些緊張。

“是我,呂蒙。”

“等等……”隻聽見屋內一片物品的搬動聲。

“吱呀”,門吖開了一條縫,諸葛均探出頭來問道:“呂……呂大哥,有什麼事嗎?”

呂蒙道:“諸葛先生有幾日沒去教俺們識字了,你和你二哥也有些日子沒去童子營了,所以俺們來看看有沒有什麼事?”

“哦,沒……沒什麼事。”諸葛均顯得有些惶恐,道:“如果呂大哥沒什麼事,那……那俺就將門關了。”

呂蒙去推門:“既然來了,你也不清俺們進去坐坐?”

諸葛均用身子輕輕的頂著門,極不自然的笑道:“家裡有女眷,不……不方便……”

呂蒙想了想道:“那這樣,你將諸葛先生和你二哥喊出來,我見上一麵就走。”

諸葛均回頭看了一眼,諸葛亮過來道:“你在門口等一會,我馬上出來。”不一會兒,諸葛瑾和諸葛亮、諸葛均走了出來。呂蒙對諸葛三兄弟道:“渠帥知道你們家要遠走,所以讓俺給你們送點銀子和吃的喝的,另外還特意說,走的時候說一聲,

他給你們簽一張黃巾軍的關防,免得在路途上黃巾的弟兄們阻攔。”說著,呂蒙做了個擺頭的動作。

牛二蛋領著七八個一般大的孩子——個個臉上都黑裡透紅,有的還流著鼻涕——端著一百兩銀子和吃的喝的到諸葛三兄弟的麵前。

諸葛瑾和諸葛均都看向諸葛亮,諸葛亮卻一句話沒有說,接過牛二蛋手裡的銀子。呂蒙道:“孔明兄弟,等幾天,等渠帥滅了城外的官軍再走。一來是為了確保你們一家的安全,免得被亂兵殺了;二來渠帥將他如何擊敗官軍的計謀都告訴了俺和你,也怕

軍機泄露了。希望孔明先生能夠理解。”

諸葛亮微微頷首,轉身便要進屋去。

“豬……諸葛兄弟,”牛二蛋道:“你真的要走啊?”

諸葛亮微微頷首。

“那……那你上回說的那個水車不是做不成了?”

“我將我畫得圖形都留下,你們……你們照著做便成了……”諸葛亮的聲音有些哽咽。

牛二蛋用衣袖揩了一把眼淚:“你……你還說要做個什麼車,不用牛拉就可以自己走,你就這麼走了,說了不算,你這是騙人,知道嗎?”

諸葛亮沒有說話,因為他無話可說,轉身便進了屋去。

有一個童子營的孩子,看上去隻有七八歲的樣子,仰著一個小腦袋問諸葛瑾道:“諸葛先生,你還回來教俺們識字嗎?”諸葛瑾知道這個孩子的身世,名叫狗剩,具體姓什麼已經不知道了,以為他的爺爺、奶奶、父親和母親,還有一個妹妹都參加了黃巾軍,後來父親和爺爺都戰死了,母親、奶奶和妹妹都餓死了,他就剩一口氣的時候,周倉救了他。周倉也是個沒成親的漢子,家裡沒個女人,誰來照顧這個孩子啊,所以雖然他的年紀不到,也被送進了童子

營。諸葛瑾蹲下來,看著狗剩,輕輕的摸了摸他的頭道:“我……我會回來的……”

狗剩伸出小手,做了個拉鉤的樣子道:“那俺們打鉤,不興騙人!”

諸葛瑾哪裡敢和狗剩拉鉤,倏地站起身來,扭頭進了屋去。

狗剩站在那裡哇哇大哭:“騙人,騙人,諸葛先生是個大騙子!”呂蒙摟著狗剩道:“狗剩不哭,狗剩不哭,諸葛先生沒騙你,他會回來的,會回來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