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70章 南下還是北上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0章 南下還是北上

一舉殲滅了二十萬官軍!這不僅僅是趙弘第一次取得這般大的勝利,就是整個黃巾軍,也是第一次,僅有的一次。

趙弘一麵下令劉石、裴元紹和杜遠組織百姓,重新修築堤壩,排除城內的水漬;一麵將全軍的將領都召集起來,商議下一步黃巾軍的進軍方向。

在這次會議上,主要形成了三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是以徐晃、廖化為代表的北進。

徐晃的理由的是,如今徐州牧陶謙新敗,我黃巾大軍揮師北進,一舉攻占徐州,進而窺視中原,得中原者得天下!

第二種意見是以劉石、周倉為代表的西進。尤其是劉石,當初朱儁攻打宛城,十餘萬黃巾軍血染沙場,而那朱儁竟然將他殺死的十餘萬黃巾軍兵士的人頭都砍下來,堆在一處,像坐小山一般,叫作什麼“京觀”。此

種奇恥大辱,隻有重占宛城才能得以洗刷。

第三種則是以甘寧、黃忠和王威為代表的南進。

此回黃巾軍大破揚州兵和荊州兵,整個長江以南都人心惶惶,黃巾軍可以先占廬江,然後籌集船隻,揮師渡江,席卷江東。

對於這三種意見,趙弘更傾向於第三種。很顯然,甘寧、黃忠和王威的意見與曆史上孫策霸江東的戰略幾乎是如出一轍。就算依舊按照曆史上的東漢末年,非要三分天下的話,他趙弘占了江東,那至少也是三國

中的一國。當然,趙弘不會將自己的心裡話說出來,但是他又想讓眾人都統一思想,同意南下,於是問甘寧道:“興霸兄,自古道,得中原者得天下。我軍南下江東,是不是有些跑偏

了?”甘寧道:“主公,我軍此番雖然勝了二十萬官軍,可是誰敢保正,日後不會有更多的官軍來征討,汝南壽春雖然不是中原,卻處在南北交通的要道上,就算官軍相互並殺,我軍也會受到魚池之殃。所以,我軍應當乘著揚州軍連番大敗之際,揮師南下,攻取江東。取得了江東,劃江而守,內修政理,外撫南越,先取荊州,後取益州,天下之

半,將歸主公所有,然後待兵精糧足之後,揮師北伐,覆滅漢庭,再造乾坤!”

甘寧說的慷慨激昂,趙弘聽得熱血沸騰,但是趙弘卻壓住心中亂撞的熱血,麵無表情的問眾將道:“你們覺得興霸兄的謀劃如何啊?”

徐晃道:“渠帥,某與甘將軍意見相左。”

“公明,你的還是主張北上攻打徐州嗎?”“對!”徐晃拱手道:“屬下還是主張北上。如今徐州的局麵和揚州的局麵一模一樣,他的主力,也是剛剛遭到了我黃巾大軍的殲滅,正是我軍北上的大好時機。另外北上徐

州比南下江東還有一個好處。”

“哦,還有一個好處?”趙弘問道:“你說來聽聽。”徐晃道:“在徐州以北還有一支黃巾軍,其頭領名叫管亥,我軍如果能與青州的黃巾軍會師一處,縱橫中原,試看誰能抵擋?另外,就算不能和管亥會師在一處,因為有管亥的黃巾軍在青徐一帶和官軍廝殺,哪裡的世家大族也基本都被殺儘了,官府的力量十分薄弱,我軍如果占了徐州,和管亥南北呼應,更利於,也更便於我軍立足。而江東卻剛剛相反,哪裡沒有咱們黃巾軍的人馬,雖然劉繇屢次戰敗,可是江東世家大族的勢力卻十分強大,我軍去了,就算你那個攻取江東,也隻怕很難在江東立穩腳跟啊

!”徐晃這樣一說,還真有些讓趙弘左右為難了。曆史上孫策占據江東之後,之所以召來暗殺,就是因為他開罪了江東的世家大族造成的,後來孫權為了避免重蹈兄長的覆轍

,就開始與江東的世家大族合作。比如招陸遜做孫策的女婿,將江東的世家大族都召入麾下為官,這才穩住了江東。無論怎麼說孫策還算是個朝廷命官,他趙弘是什麼?在江東的世家大族眼裡,他就是一個該千刀萬剮的賊,這些世家大族會和他合作嗎?他們一個孫策都容不下,會容得

下他?

如果趙弘去江東,他們願意合作,那才真有鬼。更危險的是,要是這些世家大族迫於黃巾軍的軍威,假裝合作,一旦有朝一日,強敵來攻江東,或者是黃巾軍出征荊州、益州的時候,這些世家大族一定會舉兵造反,那

可就是內憂外患,一齊爆發出來,如果真的這樣,趙弘就危險了!曆史上有過這樣的例子,比如西晉的陳敏之亂。陳敏原本是廣陵度支,因討平石冰有功,遷廣陵相。時中原八王之亂,匈奴南侵,爭戰不已,於是他就有了割據江東之心。永興二年(公元305年),自請東歸,收兵至曆陽(今安徽和縣),詐稱揚州刺史,遂據有江東。以江東首望顧榮、賀循、周玘、甘卓等為將軍、郡守,命僚佐推己為都督江東諸軍事、大司馬、楚公,加九錫。又遣荊州刺史陳恢攻武昌,為江夏太守陶侃所破。就在這個時候,廬江內史華譚致書策反顧榮等。顧榮等得書,密請征東大將軍

劉準發兵,己為內應。陳敏被攻,部眾皆潰去,他單騎北走,為追騎所獲,斬於建業。所謂的江東首望就是江東的世家大族。顧榮、賀循、周玘、甘卓列位看官或許不熟悉,但是他們的前輩卻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比如顧榮是東吳顧雍丞相的孫子,賀循是

東吳後將軍賀齊的曾孫,周玘是東吳鄱陽太守周魴的孫字,甘卓就是此時歸於趙弘麾下的,曆史上東吳大將甘寧的曾孫。

這些家族通過東吳政權在江東建立了龐大的家族門閥,盤根錯節,根深蒂固,他們豈能容得陳敏去稱王稱霸?

陳敏失敗的原因不正是趙弘所顧慮的嗎?當然,這段故事還沒有發生,趙弘當然不可能告訴在座的諸位,他沉思良久,忽然猛得一拍麵前的茶幾,茶幾上的茶碗蹦得老高,道:“全軍精銳聽我號令,全軍北上,攻打徐州!”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