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54章 痛擊揚州軍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4章 痛擊揚州軍

經此一戰,在夏口城的蔡瑁再也不敢隨隨便便的就調個幾千人敢去追擊趙弘了,但是這口惡氣他得出啊,沒有辦法,趙弘已經狼狽的逃走了——當然了,蔡瑁必須這樣宣

傳,不然如何能顯得出他百戰百勝呢?那蔡瑁的這口惡氣就隻好出在困守江夏的趙慈身上了。

就在蔡瑁尋找趙慈出惡氣的時候,趙弘收拾了荊州軍丟了的軍器馬匹,返回壽春去。也就在趙弘在攻打夏口,兵逼襄陽的時候,揚州刺史劉繇果然沒有閒著。當初他狼狽逃出壽春,唯恐黃巾賊寇追了上來,連夜逃到江東。當他得知黃巾賊寇的主力去了荊

州以後,立刻在江東拚湊了一支十萬大軍,渡過江來,準備收複壽春。壽春城中甘寧麾下的精銳兵士雖然隻有一萬餘人,但是整座城市的男丁都已經被趙弘編組成軍,平時他們以戶為單位,種田耕地,操練戰法,維護治安。到了戰時,隻要

甘寧一聲令下,立刻可以編組成一支十萬人的大軍。甘寧遵照趙弘臨行時的吩咐,已經悄悄的打造了好些船隻,也派遣於氐根領兵去守住了洪澤湖的堤壩,隻等有官軍來攻的時候就扒開大堤放水。可是當劉繇的十萬人馬兵

臨壽春城下的時候,甘寧改主意了。這劉繇領來的十萬人馬僅僅從陣容和安營寨紮的秩序上看來,彆說是朱儁麾下的一流漢軍比不了,就是劉表麾下二流的荊州軍也比不了,頂多隻能算個三流,對於這樣的兵馬,放洪澤湖的水來淹他們,甘寧著實心痛浪費了這一條破敵的妙計。當下,甘寧下令,命令裴元紹去城外紮營,與城中城掎角之勢;於氐根繼續防守堤壩,甘寧不淹他們,不代表他們不想用洪澤湖的水來淹甘寧;甘寧則和杜遠駐守城中,城上寨中,互為犄角,相互策應。黃巾軍時不時的披星戴月,頂風冒雪,出動小股兵馬騷擾揚州

軍:時而襲殺揚州軍巡邏兵卒;時而鼓聲大作卻不見一個黃巾軍出城;時而當揚州軍鬆懈之時,甘寧出城列陣,揚州軍正要應戰,甘寧卻鳴金收兵,返回了城中。張英有一種被黃巾賊寇耍弄的感覺,站在城下破口大罵,甘寧卻充耳不聞,隻是哂笑。張英見了甘寧的笑容,更有被愚弄的感覺,哪裡還忍得住,立刻揮軍攻城。甘寧看

著向壽春城牆蜂擁而來的揚州兵,高舉霸海刀:“殺儘官軍!”

揚州兵堪堪臨城,堪堪架起雲梯,揚州兵堪堪爬上雲梯,城頭上滾木礌石夾著箭雨在一片喊殺聲中劈頭蓋臉的砸下,城下頓時人仰馬翻一片混亂。張英被嘶鳴躥跳的戰馬掀翻在地,一身泥水爬起來又驚又怒,馬鞭指著城頭連連大吼:“殺光黃巾賊寇!一個不留!都給老子上!”轉身又馬鞭點著一個新近提拔的裨將吼

叫,“你給老子衝!快!那裨將從未經過戰陣曆練,陡見麵前血肉橫飛,原本已經抖瑟瑟亂了方寸,又被瘋狂的張英一通大吼,話都說不渾全,隻是顫抖著道:“將……將軍,黃巾賊寇忒得凶悍,

將士們傷亡慘重啊!”

張英大怒,一馬鞭抽到那裨將的臉上道:“你再在這裡聒噪,再不衝上去,老子將開了你的膛肚!”

那裨將沒有法子,隻得將手中的大纛旗揮動,然後一馬當先向壽春城的城牆衝了過去。“猛火油——”甘寧見衝過來的揚州軍越來越多,突然一聲大吼。幾乎是應聲而發,城頭立即顯出一大排陶甕鐵桶木桶,隨著咕咚咚嘩嘩嘩大響,氣味濃烈的黑色汁液立即

從城牆流淌下來彌漫在攻城的揚州兵的腳下。

緊接著,城頭火箭連發直射黑色汁液,城牆城下轟然一片火海,揚州兵馬隊步卒無不驚慌逃竄。裴元紹一刀將一個揚州兵砍下城去後,見城下的揚州兵混亂不堪,正要領兵衝殺出去,卻被甘寧攔住,裴元紹還要去衝,甘寧道:“主公有令,我為壽春主將,但有不服軍

令者,就地正法!”

甘寧這話一處,裴元紹沒有法子,隻得忍耐,眼瞧著被燒殺得七零八落的揚州軍緩緩退去。彆說劉繇軍中的諸將不理解甘寧的戰法,就是裴元紹和杜遠也不理解。裴元紹今年二十六歲,生得五大三粗,一臉的絡腮胡須。裴元紹和杜遠到了正在城垣上觀看城外揚

州軍軍營的甘寧身旁問道:“甘將軍,今日裡明明已經列陣齊備,正好與官軍大戰一場,可是官軍剛剛也列陣整齊,你如何又撤了,這不是丟我黃巾軍的臉嗎?”

甘寧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城外的揚州軍軍營,反問道:“那是丟臉還還是丟命好?此番攻城的揚州軍至多不過萬人,劉繇可還準備九萬人就等著你我出城呢!”

甘寧一句話噎得裴元紹半晌說不出話來。杜遠不服的道:“無論丟臉還是丟命,我軍不出城廝殺,難道甘將軍是等著天雷擊殺官軍嗎?”

杜遠的個子不高,卻生得十分的結實。

甘寧瞪視杜遠片刻道:“實不相瞞,主公臨走之前給本將留下了一個錦囊。”

裴元紹和杜遠互看了一眼,不約而同的問道:“錦囊?是何錦囊?”

甘寧取出錦囊給裴元紹和杜遠去看,隻見錦囊上寫著十六個字: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甘寧道:“本將不停的騷擾官軍正是主公所說的‘敵駐我擾’!”

既然是趙弘的軍令,裴元紹和杜遠自然也就不好再說什麼。這日夜,風雪甚急,白茫茫的風雪,像一團煙霧,遮住了遠山近樹。揚州軍的軍營之中上半夜的時候,還有幾個兵士強打起精神站崗放哨,到了下半夜,整個軍營之中不

見一個人影,都窩在了軍帳之中,要麼窩在軍帳之中烤火,要麼睡覺,要麼三五成群的賭葉子。

再也沒有人敢提強攻壽春城的事,誰願意去送死啊?天色剛剛放亮的時候,整個揚州軍的軍營死一般的寂靜,就算是賭葉子,賭了一夜了,也該歇歇了;左右夜裡歇得早的現在還貓在被子裡不願意翻身。就在這時,甘寧親

率五百精銳騎兵,直撲揚州軍的軍營。揚州軍沒有絲毫的防備,甘寧一衝進去,立時殺得揚州軍哭爹喊娘,東躲西藏。

緊接著,裴元紹和杜遠率領著一萬精銳,五萬男丁,各持兵刃,漫山遍野的衝向了揚州軍的大營。劉繇傻了,張英傻了,笮融傻了,薛禮傻了,於糜傻了,樊能傻了,總而言之,整個揚州軍都傻眼了。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夥黃巾賊寇竟然會選擇在這個時候發動突

襲,十萬揚州軍被六萬多黃巾賊寇殺得潰不成軍。虧得劉繇給自己留了退路,就在黃巾賊寇衝進營寨的那一刻,他在張英、笮融和薛禮等一般將佐的護衛下拚死突圍。可是於糜和樊能則沒有劉繇這般幸運了:於糜被一個黃巾軍從馬背上撲了下來,被擁上來的黃巾軍剁成了肉醬;樊能和裴元紹打了個照麵,因為精神緊張慌亂,被裴元紹一刀從馬背上剁了下來,然後被隨後衝上來的黃巾軍

兵士踩踏成了肉泥。

可憐於糜、樊能兩個官軍將佐,平日將百姓視作魚肉,今日裡最終落得個被組織武裝起來的百姓“做”成了肉醬和肉泥的下場!

永遠不要仗勢欺人,今日裡仗勢欺彆人,遲遲早早有朝一日一定會有人仗勢欺你。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