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三國之黃巾天下> 第4章 星星之火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章 星星之火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射進樹林的時候,趙弘悠悠轉醒,他站起身來,活動活動了身子,然後先將孫夏喚醒,接著將所有的兄弟們都喚醒。韓忠在的時候,孫夏都聽韓忠的,無論怎麼說,韓忠陣亡的時候有三十八歲,是員老將。趙弘要韓忠不要出城,說出城必遭埋伏。韓忠不聽,果不其然,剛一出城就腦袋

就不翼而飛。韓忠不在了,孫夏的年紀雖然比趙弘長幾歲,但他卻是個沒有主見的人。如今事情到了這一步,他隻是看著趙弘道:“趙大哥,咱們去何處?”

去何處?此時趙弘也想找個人問問,自己該到何處去?

孫夏見趙弘閉口不言,提議道:“趙兄弟,要不咱們去官軍的營中去接受朱儁的招安吧!”

“不行,絕對不行!”趙弘斷然道:“咱們就這幾百人,如果去朱儁的營中接受招安,他一定會將我們全部殺光的!”

孫夏道:“趙兄弟,未見的吧!”

“什麼未見得?”趙弘道:“當初咱們有十幾萬人的時候不去招安,現在就這幾百人,不值錢了,現在去招安那一定是找死!”

一個兄弟道:“那……那要不咱們散了回家吧……”“回家?”趙弘輕蔑的冷笑道:“既然舉兵造反了就沒有回頭路可走,現在回家,一個居委會大媽……不,是一個亭長就將你綁了砍頭!”雖然趙弘穿越來有三個月了,可是有

些說話的習慣卻一直改不了。

孫夏無奈的道:“這接受朝廷的招安是死,散了回家也是死,可是殺又殺不過,這如何是好?”

孫夏的一番話說得三百多人馬交頭接耳,麵露怯色。趙弘見全軍人心惶惶,如果不能穩住軍心,必然散夥,散了之後,他這個二十一世紀穿越者的脖子並不比其他人的脖子生得硬,一刀下去,人頭也會滿地打滾。於是急忙

躍上一個土堆,叫道:“大丈夫死則死爾,不死便要做大事!方才孫頭領說殺又殺不過,我看倒未必!”“哎——”孫夏歎道:“趙頭領啊,話雖這樣說活。可是,可是咱們終究是敗了,十餘萬人到現在隻有這三百多人,宛城也失守了,還如何殺得過?再者說來,張角、張梁和

張寶兄弟病死的病死,戰死的戰死,大勢已去了,就算咱們僥幸殺勝了一兩次又能如何?這朝廷有精兵百萬,這麼沒日沒夜的廝殺,隻要殺到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趙弘慨然道:“兄弟們,張氏兄弟雖然都死了,黃巾軍的主力雖然也大多被消滅了,但是據我所知,在汝南還有一支黃巾軍,他們的首領名叫龔都、劉辟——”

有想散夥的,有想招安的,當然也有想繼續乾下去的,有人喊道:“這兩個頭領的名字俺知道,他們就在汝南!”趙弘伸出五根手指道:“他們有五十萬人馬!另外,在並州的白波穀也有咱們黃巾兄弟,他們的主帥名叫郭太,也擁兵三十萬。咱們可以先去聯合汝南的龔都、劉辟兄弟,與白波穀的郭太成南北呼應之勢——”隻要是讀過《三國演義》的,都知道龔都、劉辟的黃巾軍一直堅持到官渡之戰的前夕才被劉備給收編了,至於他們有多少人馬,誰也

不知道,那還不是由著趙弘胡編亂造。趙弘接著道:“另外,咱們黃巾軍如今雖然是受了一些挫折,但是各路征討咱們黃巾軍的官軍也都紛紛顧盼自雄,朝廷其實已經指揮不動他們了,這些漢軍的官軍各自為戰,並且時不時還會互相吞並。他們相互吞並互相廝殺的時候,咱們就攻城略地,擴充兵馬;他們來打咱們的時候,咱們兄弟就齊心協力和官軍周旋到底。咱們現在的人馬

是少了一些,但是隻要咱們不氣餒,不散夥,總結以往吃敗仗的教訓,利用朝廷官軍之間相互吞並的矛盾,再用兵的法,遲早一日,我們還會有百萬雄獅的!”

一個孫夏的兵士道:“趙頭領,你說得這些聽著確實不錯,可是咱們如今就這麼點了人,命且保不住,哪裡還有什麼百萬雄師啊!”

趙弘問道:“這位兄弟,你聽過一句話嗎?”

“什麼話?”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此時,天色已經大亮,猶如紅色丸子一般的太陽已經升上到了半空之中,散發著萬道金光。雖然林中樹木茂密,遮天蔽日,但是仍舊有無數條的光線,尋找著樹枝與樹枝

,樹葉與樹葉之間的縫隙,射進林中,射在鋪滿了落葉的,射在殘存的黃巾軍兵士的臉上。

那兵士一臉不信的神色對趙弘道:“趙頭領,咱們確實是星星之火,可是你說可以燎原,端的是不能讓人信服啊!”

趙弘掃視全場,所有人的臉上都掛個同樣的疑問,他必須說服這些人,不然就算自己衝出了宛城,那也是死路一條:“兄弟們,你們看見這些陽光沒有?”

“這些陽光如何?”趙弘仰頭看著林子道:“兄弟們看看,這林子雖然樹木茂密,但卻不是鐵板一塊,不能將所有的陽光都擋在林外,終會有陽光射進來。這就好比官軍,雖然兵馬眾多,卻也不是鐵板一塊,他們之間也會有這樣或者那樣的矛盾。咱們要壯大,要以星星之火燎原,就是要似這樣陽光一樣,利用樹枝和樹葉的牽扯鉤連,逐步的壯大,最後成燎原之勢!”說到這裡,趙弘不給彆人插話的機會,語氣堅定,且鏗鏘有力的接著道:“以往咱們用兵,都是固守一座城池,那是坐在家裡等著官軍打上門來,官軍的器械比我

軍精良,有雲梯、有衝車,箭矢更是射不儘,如果我軍固守一處,那是叫花子和龍王比寶,哪有不打敗仗的道理!”

“趙頭領,何謂叫花子?”“哦,”趙弘猛然想起來,“叫花子”這個詞是根據“叫化”演化而來,而“叫化”是從佛教中的“化緣”演化而來的,朱元璋以後才有“叫花子”這個詞:“叫花子就是乞丐,討飯的

。”又一個黃巾軍兵士問道:“官軍的器械比咱們精良,這也是沒有法子的事,那咱們怎麼樣才能殺得過官軍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