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都市言情>你勝人間> 第 14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4 章

第14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

談梨的直播間自不用說,電競圈其他主播那裡也很快傳開了。

那條動態發出去沒過多久,XT平台的站內熱搜裡,【梨子罵卓梓期】的詞條坐了火箭似的,迅速攀升到第一。

站隊的,看熱鬨不怕事大的——吃瓜群眾們在最短時間內湧入談梨的直播間。

【就是你罵的卓梓期?罵得好】

【卓梓期那嘴臉,我都想罵他】

【太剛了,也太敢了】

【雖然我煩你以前蹭Liar熱度,但今天這事,乾得夠爺們,解氣!】

【哈哈哈前麵大哥彆走,我們梨哥雖然是梨哥,但還是女孩子好嗎】

【一個小主播,還是女的,和人家前職業選手叫板,認真的?彆又是來嘩眾取寵的吧?】

【嘩你全家,卓梓期的粉果然和主子一樣不會說人話】

【就知道拿性彆說事,你全身上下唯一有價值的都在下麵了?】

【梨子至少是路人王,你們那位前職業選手是個啥?蹭著ZXN的旗號、就會背後陰陽人的爛嘴巴蛤.蟆?】

【……】

直播間裡吵得厲害,談梨的手機同樣不得消停——到站內熱搜登頂,杜悠悠奪命連環call已經來了N通。

談梨見自己不接對方不停,便勾起耳麥:“平台金主打電話來了,我先去挨罵。直播間不關,那兒子什麼時候答應了,你們就在彈幕裡告訴我。”

【哈哈哈不愧是梨哥】

【你是真的剛】

【Liar退役後直接銷聲匿跡,跟圈裡半點關係都沒了,反倒是卓梓期在圈裡蠅營狗苟大有可混的,梨子你這樣得罪他真沒必要,而且Liar自己都未必在乎這種小人。】

談梨一頓,還是起身走到鏡頭外的包廂角落,接起電話。

杜悠悠在對麵炸毛:“梨哥!祖宗!我是讓你上去安撫粉絲情緒的,你瞧瞧你都乾了啥??”

“佳期的事,我不是安撫了嗎?”談梨舌尖卷著糖片輕吮,她懶洋洋地靠到牆上。“至於卓梓期,他是自己跳出來找罵。”

“不是,梨哥,你自己的事情你都能不在乎,Liar的事上你怎麼就這麼看不開??”

“……”

談梨慢吞吞地翻過身,背靠到牆上。

她半仰起臉,看著包廂天花板上掛著的那個圓圓的醜燈,唇角漫不經心的笑淡了淡。

光暈慢慢晃著眼。

在昏暗裡盯著一個光點看久了,就算那個光點消失,依然會有光的錯覺殘存在視網膜上。

生物學上,這叫餘暉效應。

現實裡,Liar就是她的那個光點。

他消失了。

但在她身體裡的某個角落,他又好像一直在那裡,從未離開。

“我知道啊,”談梨聽見自己聲音帶著慣常的散漫,“以前他就在我背後那座神廟,誰都不敢妄言。現在他不在了,那座廟塌了,那杆旗幟倒了,仿佛誰都能來踩一腳……或許他不在意,但我在意。”

杜悠悠在電話對麵沉默。很久後她無奈地問:“沒得緩和?”

“沒有。”談梨情緒一點點冷下來,“是卓梓期先說錯話。”

“我算是怕你們這些祖宗了。你說吧,你想怎麼辦?”

談梨:“自選模式,1v1的solo。誰輸了誰自動解約,賠違約金滾蛋,一輩子都不再踏足lol圈。”

“……玩這麼大??”杜悠悠窒息。

談梨慢慢舔過齒尖,勾起個燦爛和善的笑:

“不死不休。”

“……”

談梨回到桌前時,才突然想起包廂裡還有個人。

她失笑回頭:“抱歉,我差點忘了你在。”

秦隱鼠標輕劃,關掉XT站內熱鬨的熱搜頁麵。電競椅轉過一點角度,他回眸望著她:“為什麼這麼生氣?”

談梨一怔,笑:“我沒生氣啊。”

秦隱未語。漆黑的眸子不為所動,像是要把她的情緒一層層剝開。

談梨眼神顫了下,移開眼:“啊,好吧,有一點……也可能很多點。”她慢慢吐出呼吸,沒察覺自己尾音裡那點顫栗,“我就是,最難忍彆人提他的手傷,還有退役。”

昏暗中女孩眸子裡抹上的水色,聲線裡沒藏住的難過,還有那種不甘的、被進犯死穴而激起的凶狠,在這一刻無比真實。

真實得令人觸動。

秦隱怔目。

“抱歉,今天應該沒辦法和你雙排了。改天吧。”談梨一頓,想起自己的賭約,她情緒恢複,慢慢咬緊糖片,“改天,隻要我這場能撕碎了他。”

秦隱落回思緒。

停了幾秒,他起身:“那我先回學校了。”

“好。”

電腦前的女孩戴上耳機,沒回頭。

秦隱從她背後走過,看見彈幕上最顯眼的一句話。

【你看,樹倒猢猻散啊梨子,你一個人在意有什麼用呢】

秦隱未停,木質地板被踩出平靜而冷淡的步聲韻律。

他走出去。

包廂門合上,女孩活潑卻決絕的話聲在身後傳出來——

“神廟塌了,我壘。旗子倒了,我扶。就算Liar這棵參天樹下最後隻剩我一個人,我也一定一個人站到最後。”

秦隱停在磨砂門前。

半晌,他抬起左手,慢慢攥了攥。然後秦隱淡淡一嗤,頭也未回地走出去。

原來她真奉他如神明,信仰最純粹而虔誠。

像萬軍之前,一人孤守。

如果早能看到今天,那入隊周年那天她要一句話告白……

他或許就答應了。

·

秦隱進學校後,到寢室樓的一路上,肖一煬給他打了3通電話。

到第四遍秦隱忍無可忍,戴上藍牙耳機,聲音冷淡低沉:“我在路上,不方便……”

“你女粉被人欺負了!”

秦隱一頓:“哪個女粉。”

“少裝蒜,還能哪個?當然就半個月前跟你雙排過一次的那個啊。”

“哦,知道了。”

“你都不問問是怎麼回事?她可是因為你才被波及的。”

“賭約是她自己提的。”秦隱淡聲,“而且卓梓期的水平,我不覺得他能贏。”

肖一煬驚訝:“噫,原來你知道賭約的事啊?你說的那是按常理,和梨子solo一局卓梓期確實輸麵很大,但卓梓期什麼陰損德行你還不知道嗎?要不是他當初在ZXN二隊乾那些惡心事兒……你這種性子的怎麼可能主動踢人?”

秦隱一停。

林蔭道的樹上,響起一聲尖銳刺耳的蟬鳴。

秦隱回神,邁步向前:“有變數?”

“卓梓期說賭約接受,再加一條,輸了的人除了自己解約滾蛋,還要買下XT平台滾動橫幅,掛給對方的道歉公告,為期半個月。”

秦隱皺眉:“這場solo局裡他提條件了?”

“不然他能這麼大狗膽?”

“什麼條件?”

“卓梓期要求,這場1v1的solo局,雙方要使用相同的固定英雄,盲僧。”

秦隱一頓:“打野英雄,她好像最不擅長。”

“豈止啊??”肖一煬氣樂了,“我剛去查的,你知道你家女粉盲僧排位的勝率是多少嗎?”

“多少。”

“百分之0——換句話說,上一次輸一次,神都救不回來的那種。”

“…………”

隔著手機都感受到秦隱難得的被噎住,肖一煬又氣又笑。

“說實話,要不是她今天這舉動,就衝這盲僧勝率,我真的懷疑她是敵方派來你粉絲陣營裡的臥底——就這打野水平,誰能信她粉的是第一打野選手?”

秦隱垂眼,不禁輕笑了聲。

對麵沉默幾秒:“你剛剛難道是,笑了嗎?”

秦隱已經斂眸,淡聲否認:“你幻聽。”

“哦,我也覺得不可能。”

秦隱:“她答應了?”

“隻改了一條。梨子說她贏了,橫幅廣告要改成向你,嗯,改成向Liar道歉。”

“……”

秦隱眼神微晃了下。

踏著滑板的年輕人從秦隱身旁嗖地飛過去,帶起一陣潮熱的風。

肖一煬還在對麵幸災樂禍:“所以Lai神,這事你準備怎麼辦?再過半小時,4:00,他們的solo局可就要開始了。”

“辦什麼。”

“?你彆跟我說你不管啊,這賭約完全就是欺負你女粉呢,當然該你出麵叫停——我看她也就能聽你的了。”

“她自己的決定,自己負責。”

“??”

肖一煬呆了好半晌才反應過來:“明明就一句話的事,你見死不救?臥槽,你丫兒這也太沒有人性了吧?”

“你第一天知道?”

秦隱輕嗤了聲。

通話結束時,秦隱正走到寢室樓下。

樓旁楊樹葉子被吹得嘩嘩作響,綠油油的葉麵和銀閃閃的葉背在風裡起伏交替,翻湧起盛夏裡海景似的天光。

他又想起女孩那頭恣肆的長發,還有發間那雙熠熠帶笑的明眸。

【以前他就在我背後那座神廟,誰都不敢妄言。現在他不在了,那座廟塌了,那杆旗幟倒了,仿佛誰都能來踩一腳……】

【他不在意,但我在意。】

【……神廟塌了,我壘。旗子倒了,我扶。就算Liar這棵參天樹下最後隻剩我一個人,我也一定一個人站到最後。】

秦隱無聲一歎。

他落回視線,走進樓內。

20分鐘後。

3:50。

距離談梨和卓梓期的solo局隻剩最後十分鐘,兩人直播間觀看人數已經快到超載地步。

談梨咬著壓片糖,一個人在人機模式不緊不慢地練盲僧。彈幕裡那些帶的飛起的節奏被她全數無視。

直到她的XT平台後台主頁,一條“特彆關注”動態彈出。

談梨下意識瞄了一眼,愣住。

隨她鼠標移過去,點開,直播間的彈幕在死寂之後,幾秒裡就徹底炸了——

【Liar】:

@梨子lizi,抱歉,截個胡。

@XT主播-卓梓期,來solo。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