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6 章

第十六章

顧意梨吃了藥。

之後的幾天,她並沒有表現出有什麼不同。

除了,和陸淩驍之間的話越來越少。

陸淩驍隻當她是在鬨彆扭,並沒有放在心上。

以前她就是這樣,一生氣就不說話,越哄氣越大,反而幾天不去理她,她就自己憋不住眼巴巴地湊上來了。

陸淩驍自認為沒有人比她更了解顧意梨。

他不清楚女人是不是都是一樣的,隻要哄幾句就會心甘情願地跟著你走。

但至少,顧意梨是這樣的。

……

九月初,湘蘭連著下了幾天雨,還伴隨著一場強台風。

氣溫一下子降了下來。

台風過後,顧意梨接到學校打來的電話。

說是有位負責大一新生軍訓的老師得了急性闌尾炎要住院開刀,問她有沒有時間,能不能代替那位老師帶新生軍訓。

顧意梨欣然答應。

反正她在家裡也沒什麼事情做,去學校還不用整天麵對陸淩驍那張臭臉,也挺好的。

吃飯的時候,顧意梨在飯桌上和陸家人提了這件事情。

這是好事,陸宏遠和江曼兩個人都很支持她。

江曼給她夾了一隻蝦:“新生軍訓,那得很久吧?”

“嗯,一共兩周。”顧意梨說,“我得提前幾天去學校準備,可能要二十天左右吧。”

江曼“啊”了聲:“要這麼久嗎?”

顧意梨點頭。

江曼:“那這半個多月你都不回來了嗎?”

“應該吧。”顧意梨想了想說,“不過要是家裡有急事,我可以向學校請個假,軍訓的是學生,又不是我,我離開一天半天應該也不要緊。”

江曼隻是隨口一說,聽顧意梨這麼說,她朝她笑:“家裡沒什麼急事,你隻管放心去吧,不用擔心阿驍,我們會照顧好他的。”

聞言,顧意梨抬眸朝陸淩驍望去。

陸淩驍一句話都沒說,低頭慢條斯理地吃著飯,仿佛沒聽到她們的對話。

很快,顧意梨收回目光,輕聲應道:“嗯。”

-

飯後,顧意梨在臥室裡整理東西。

她幾乎把所有帶來的衣物都放進了箱子裡,還把原本不少放在這裡的小東西也收了起來。

陸淩驍看了她好幾眼,忍不住問:“你去帶學生軍訓要帶那麼多東西?”

顧意梨手指一頓,沒抬頭:“嗯,我打算明天先回一趟家,正好帶回去。”

陸淩驍以為她說的是夢華新苑:“想回去了?”

顧意梨沒接話。

“也好。”陸淩驍說,“明天我就跟媽說,我和你一起回去。”

“……”

顧意梨抿抿唇:“不是。”

陸淩驍:“什麼不是?”

顧意梨抬起頭,認真解釋:“我沒想過回夢華新苑,我說的打算回家,是回我自己家。”

陸淩驍揚了揚眉,下巴微抬。

顧意梨沒有再看他,低垂下眼:“我就是很久沒回家了,順便看看我爸媽,要不然又得等半個多月。”

她沒有提鄭月讓她帶著陸淩驍一起回去的事,“你手不方便,還是留下來吧,要不然我接下來也一直不在,又沒人照顧你,媽也不會放心你一個人住的。”

陸淩驍直勾勾地看著她。

他總覺得今晚的顧意梨有點奇怪,但究竟是哪裡奇怪,他分辨不出。

他主動說:“我明天和你一起去。”

“……”顧意梨一愣,遲鈍地點頭,“好。”

陸淩驍嗯了聲,想他應該是多慮了。

-

第二天,陸淩驍陪顧意梨回了顧家。

顧家離陸家很近,隻隔了兩條馬路,步行也就隻有十分鐘的路程。

小時候陸淩驍每天都會提前半小時出門,到顧意梨的家門口等她,有時等不到人,還會直接去她家裡把她從床上拖起來。

顧意梨從前特彆喜歡睡懶覺,怎麼叫都叫不醒。

她父母工作忙,經常出差,家裡隻留了一個照顧她的阿姨,根本叫不動她,叫急了還要發脾氣,起床氣特彆重。

也就隻有陸淩驍,每次顧意梨將發未發之際,看見他整個人就蔫了,軟綿綿地依附著他,把他當人形抱枕,還會撒嬌:“淩驍哥哥,我困,再讓我睡一會兒嘛。”

每當這個時候,陸淩驍總會毫不猶豫地把她從被窩裡揪出來:“不行,馬上就要遲到了,你又想挨班主任的罵嗎?”

“……”

顧意梨最怕聽到班主任這三個字,她委屈兮兮地瞪他一眼,倒是乖乖起床了。

……

到家時顧濤和鄭月都在,顧意梨沒提前告訴他們她要回來,鄭月數落了她兩句,急急忙忙地跑去菜市場買菜了。

陸淩驍被顧濤拉著說話。

顧意梨插不上話,找了借口說要上樓去放東西。

離開前,她站在樓梯上往客廳的方向看了片刻。

顧濤說的都是一些生意上的事情,然而陸淩驍似乎並不陌生,甚至還能給出自己的見解,兩個人聊得很好。

顧意梨盯著陸淩驍款款而談的側臉。

她知道他其實一直都是這樣的,和長輩們也沒有什麼代溝,不管是什麼話題,他都能接得上話。

所以那天許聽采訪他,他說他學曆水平不夠達不到深造標準的時候,顧意梨才那麼確定他是在撒謊。

也許,他隻是不想和她待在一起吧。

也許,他也隻是和她沒有話題吧。

顧意梨在心底無聲地歎了口氣,轉身回房。

-

之後的半個多月,顧意梨一直和軍訓的學生一起住在學校裡。

她幾乎不怎麼和陸淩驍聯係,陸淩驍除了幾條消息,也沒主動給她打過電話。

倒是許聽,兩個人每天隻要一有空就捧著手機聊天。

這天晚上臨睡前,顧意梨剛洗完澡,看到放在床頭的手機屏幕亮著。

她邊擦頭發邊拿起手機,是許聽打來的電話。

顧意梨坐下來:“聽聽。”

“姐妹!”許聽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劈頭蓋臉就是一句,“你老公什麼情況?”

顧意梨一愣:“他怎麼了?”

“你不知道?”許聽說,“我也是剛剛才接到的通知,讓我明天去跟一場活動,說是陸淩驍也要參加。”

“……”

“他手不是還沒好麼,這才多久啊,加起來還不到兩個月,他就能動了?”

“……”

顧意梨這陣子沒怎麼和陸淩驍聯係,自然也不清楚他的行程安排。

她如實說:“我不知道。”

許聽那邊停了幾秒:“他沒告訴你嗎?”

顧意梨輕聲答:“沒有。”

這次電話那頭沉默的時間比剛才更久了:“那你們現在……到哪一步了?”

自從那次和顧意梨見過麵後,許聽再也沒和她聊過關於陸淩驍的事情,主要是不希望讓自己的想法影響到她的判斷。

這是他們夫妻間的事情,她和顧意梨感情再好,在這件事情上始終是一個外人,不能替她做什麼決定。

顧意梨一時半會兒沒說話。

這種事需要好好考慮,許聽也沒打擾她,安安靜靜地等。

不知道過了多久,顧意梨突然出聲:“聽聽,你這幾天要是有空的話,幫我找個律師吧。”

許聽沒反應過來:“找律師乾什麼?你要打官司嗎?”

“……差不多吧。”

片刻後,許聽突然明白過來:“我靠,你該不會是要找律師和陸淩驍離婚吧?”

她其實也不太相信顧意梨會做出這樣的選擇,畢竟她曾經是那麼愛他,就連那三年都可以假裝沒有存在過。

所以許聽才會說那樣的話,因為她潛意識還是覺得顧意梨舍不得離開陸淩驍,不管怎麼樣,她依然會選擇和他在一起。

“……嗯。”

顧意梨的聲音很低,低到幾乎聽不見。

這是她在離開陸淩驍的這段日子裡做的決定。

雖然很難,但總好過將來再一次次地失望。

或許沒有希望,她就再也不會對他失望了。

許聽問:“你真的決定好了嗎?”

“嗯。”顧意梨低頭盯著手腕上的那條手鏈,“我想讓律師幫我擬一份離婚協議,我可以什麼都不要,隻要他簽字。”

“什麼都不要?這也太虧了!”許聽不認同,“好歹你跟他結婚一年多,該做的你都做了,他受傷你還那麼辛苦地照顧他,我看著都心疼,怎麼能什麼都不要呢!”

“可是我什麼都不缺啊。”

在這方麵,顧意梨始終有自己的堅持,“我有工作,我可以自己掙錢養活自己,至於其他的,我想要的,他也給不了我。”

許聽:“你還愛他嗎?”

“……”

顧意梨沒有回答。

等不到她的答案,許聽歎了口氣:“寶貝,你聽我的,再考慮考慮,不要衝動。”

顧意梨沉默了一陣,把手鏈摘下來,緩聲道:“我已經考慮得很清楚了。”

她想離婚,和愛不愛他沒有關係。

她不能因為愛他,把一個不愛她的人強行鎖在身邊。

這樣的婚姻是沒有幸福可言的,到頭來兩個人都會痛苦。

與其如此。

長痛不如短痛。

她可能一時半會兒做不到完全不愛他。

但是她可以慢慢地、慢慢地學著不去愛他。

一個人在異國他鄉的那三年她都熬過來了。

這裡有疼愛她的父母,有擔心她的閨蜜,還有許許多多她的朋友們。

絕對不會比那三年更難熬。

“行吧。”許聽說,“我正好前陣子剛認識一個挺厲害的律師,明天我打個電話給他。”

顧意梨:“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