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都市言情>假壞> 第14壞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4壞

第14壞

電話那頭南柳頓時就激動了,音量瞬間拔高,“許許,你居然認識惠仁的太子爺?!”

南絮平靜地扔出一顆炸.彈,“他就是我前男友。”

南絮:“……”

“彆逗了,怎麼可能!”南柳明顯不信。

她比南絮大三歲,畢業於橫桑C大,隻知道自己堂妹有個刻骨銘心的初戀男友,彆的一概不知。南絮這話信息量太大,她一時半會兒都消化不了。

“姐,你還真不信,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的玄幻!”合作的甲方偏偏就是自己的前男友。

南絮是大一那個暑假認識夏君岱的,彼時他是醫學院的院草,人氣爆表,女朋友換了一個又一個,個個都是院花級彆的。人送“院花收割機”。隻知道他家很有錢,天天開跑車來學校上課,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卻想不到豪成這樣。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南絮把手機開了免提,扔在茶幾上。

她靠在沙發上,雙目緊閉。抬手輕輕揉捏自己的太陽穴。

年輕的女人表情淡漠,那張精致漂亮的臉蛋上根本就瞧不出什麼異樣。她語氣平靜,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仿佛是在說著哪個陌生人的事情。

“靠,這個世界也太小了吧!”南柳拍案而起,絕了!

“可不是麼!”南絮自嘲地笑了笑。

一個轉身遇到的都是熟人。

聽說惠仁的太子爺就是堂妹的前男友,南柳八卦體質更嚴重,“許許,和前男友重逢什麼感受啊?”

南絮回想了一下最近這段時間的感受,隻能用一個成語形容:“天崩地裂。”

南柳:“……”

南絮:“所以惠仁那邊我就不方便負責了,隻能你去了。”

南柳勾唇笑,“讓你去麵對你的前男友也確實為難你了,不過打醫鬨官司一向都是你的強項,我沒你在行啊!”

“一家私立醫院哪有那麼多的醫鬨,姐你可以的。”南絮鼓勵堂姐。

南柳思考一瞬,說:“既然你不想麵對太子爺,那惠仁那邊就交給我好了。等泰安這邊的官司結束,我就回去負責惠仁。”

對於唯一的妹妹,南柳一向是有求必應的。

“愛你,老姐!”南絮美滋滋地掛了電話。

一想到不用負責惠仁,擺脫了夏君岱,南絮整個人的心情都變好了。

***

南絮是行動派,第二天一早就在電話裡向紀岑表達了自己的訴求。

“紀主任,我近來精力有限,唯恐耽誤了貴院。所以後續的工作都將由我堂姐跟進。她的能力遠在我之上,紀主任可以放心。”這話說得委婉熨帖,滴水不漏。

紀岑心裡跟明鏡一樣敞亮,自然知道南絮這些都是托辭。她必然是不願意麵對夏君岱,才把工作推給她堂姐的。

紀岑本想勸勸南絮,替夏君岱挽救一下這段岌岌可危的關係。但想起那家夥總是擺出一副胸有成竹,高高在上的模樣,嘴巴還不饒人。他決定讓他吃點苦頭。

話到了嘴邊,愣是咽了回去。

紀主任爽朗一笑,“我尊重南律師的決定。”

掛了南絮的電話,他就把電話打到了院長辦公室。

夏君岱接起內線電話,音色沉涼,“說!”

紀岑幸災樂禍地開口:“剛南絮給我來了電話,明確表示不再繼續負責惠仁,轉交給她堂姐了。”

夏君岱聞言微微挑眉,“你同意了?”

紀岑:“我必須同意啊!咱們得尊重人乙方的決定啊!再說了人家就是出於禮貌,象征性地來通知我一下。我有什麼資格不同意?合同又沒規定必須由哪個律師負責。”

“嘟嘟嘟……”一陣忙音。

紀岑話還沒說完,對方就撂了電話。

紀岑:“……”

紀主任忍不住開罵,脾氣這麼差,活該單身!

***

夏君岱掛完電話,胸口窩了一團火,一陣煩躁。

天陰沉得可怕,雨絲纏綿。

窗台處兩盆薄荷沐浴在微風細雨之中,枝葉扶疏,正在奮力汲取養分。

在窗前靜站一會兒,他坐回去。

手裡捏一支鋼筆,漫無目的地旋轉。

轉了一會兒,還覺煩躁。把鋼筆扔進筆筒。

就在這個時候,助理宋塬進辦公室給夏君岱彙報當天的行程。

“您上午有個學術調研,下午要召開職工大會,晚上要參加一個商業酒會。”

男人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雙目微闔,像是沒睡好,這會兒正在補覺。

為此,宋助理音量都不敢提高。

夏君岱安靜聽完,施施然道:“酒會讓紀主任替我去。”

這種走過場的場合,他一貫最煩,能推則推。還是適合紀岑那家夥。

宋助理點頭應下:“泰安的酒會,我通知紀主任去。”

“泰安?”夏君岱耳尖,捕捉到一個關鍵信息。

宋助理:“這次酒會是泰安公司舉辦的,好幾家醫院的負責人都會參加。”

他霍然睜眼,眸光清亮有神,“就是跟咱們醫院長期合作的那家醫藥公司,老總是沈淥淨?”

“就是這家。”宋助理不知想到什麼,補充一句:“雙南正在替泰安打侵權官司。”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泰安,雙南,電光石火之間,夏君岱倏然驚覺。

隻見男人揚眉一笑,輕聲道:“酒會我會親自參加,讓紀主任跟我一起去。”

宋助理:“……”

院長怎麼突然就改主意了?

宋助理心下困惑,但絕逼不敢問。他點頭道:“好的。”

——

晚七點,夜色撩人,燈紅酒綠。大城市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泰安製藥主辦的酒會在南岱酒店準時開場。

這場酒會旨在慶祝泰安新藥上市。不止各路醫藥公司,就連和泰安合作的三甲醫院也會派代表參加。

夏君岱和紀岑盛裝出席,兩人一身高定,西裝革履,處處矜貴。

主宴會廳男男女女,觥籌交錯,熱鬨非凡。

泰安是醫藥界的大佬,它舉辦的酒會,自然有不少人前來湊熱鬨。

侍應生從兩人身旁經過,一人拿了杯香檳。

紀岑無比奇怪,“你不是最煩這種酒會的麼?怎麼今天要來參加了?”

年輕的男人晃了晃杯子裡晶瑩的液體,高深一笑,語氣輕快異常,“我來自然有我的目的。”

紀岑:“你小子想乾嘛?”

夏君岱沒答,而是掃一眼人群,問:“怎麼沒看到沈淥淨?”

紀岑不甚在意,“大人物當然要壓軸出場。”

說完又猛地意識到什麼,忙追問:“你要見泰安的老總?”

夏君岱直言不諱:“今晚抽時間安排我和這位沈總見個麵。”

紀岑麵露不解,“你見他做什麼?”

夏君岱:“自然是有求於人。”

紀岑:“……”

——

酒會開始不久,泰安的老總沈淥淨攜夫人謝微吟壓軸出場。俊男美女,羨煞旁人。

紀岑從中斡旋,夏君岱和沈淥淨得以見麵。

惠仁和泰安曆來就有合作,之前一直都是蘇院長負責接洽。夏君岱和沈淥淨也是第一次見麵。

兩個同樣年輕的男人站在一起,氣質卓然,難分伯仲。

兩人找了個安靜的角落,一起喝了一杯。

強者之間天生自帶磁場,惺惺相惜。

兩人一見如故,相談甚歡。

不出半小時,這兩人就已經稱兄道弟了。

夏君岱瞅著時間差不多了,是時候切入正題了。

他沒藏著掖著,直接開門見山,“沈總,實不相瞞,夏某今日來見你是有個不情之請。”

沈淥淨端著半杯紅酒,微微一笑,“夏院長但說無妨,隻要在下辦得到,一定在所不辭。”

夏君岱:“我聽說雙南在替貴公司打侵權官司?”

“夏院長消息很靈通,確實是雙南的南律師在負責泰安的這樁侵權案。”沈淥淨語氣舒緩,“我也聽說貴院的合作律所也是雙南,是另一位南律師負責的。”

“看來沈總的消息也不輸我。”夏君岱端起酒杯和沈淥淨碰了碰。

沈淥淨:“都在同一個圈子裡遊走,消息自然都是共通的。”

夏君岱仰頭呡一口,酒香醇厚濃鬱,他似乎在回味。

“不知道雙南有沒有這個榮幸擔任貴公司下一季度的法律顧問?”

“雙南兩個南律師,夏院長為哪個?”沈淥淨人精一個,輕易就看出了這背後的門道。

“小的那個。”夏君岱並不隱瞞。

沈淥淨聽完竟有些意外,“我還以為是南柳律師。”

“大的負責泰安,小的那個才可以一門心思負責惠仁。不懂事的小孩總得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放心,沈總你說是不是?”他的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意,線條柔和。

說完還特意扭頭看了一眼人群中央。

此刻沈淥淨的夫人謝微吟正和一群名媛站在一起,舉杯暢談。

眾所周知,沈淥淨當年娶這位太太可是沒少動心思。

“看來都是同道中人。”沈淥淨遠遠看著和人相談甚歡的小妻子,目光溫柔,“夏院長的誠意是什麼?我是個商人,一切都可以談。”

“沈總報個數。”夏君岱輕抬眼,眼神銳利,鋒芒畢露,“在我這裡,一切也都可以談。”

沈淥淨放下酒杯,伸出右手比了個數,“我覺得泰安和貴院的合作應該再續五年,長久互利,實現雙贏。”

“成交!”夏君岱想也未想,直接應下。

三言兩語,兩個男人就這樣達成了合作。

沈淥淨:“為了一個女人,夏院長都把身家壓上了,不怕夏老拿手杖敲你?”

“男人嘛,但凡想要抓住點什麼重要的,就總得吃點苦頭。這點想必沈總更有發言權。”

這位沈總當初為了追小嬌妻,包下了天成大廈一整座廣告牌為她慶生。滿屏都是“謝微吟我愛你”,“謝微吟嫁給我”。如此高調,人儘皆知。著實挨了沈老爺子一頓毒打。這事兒在整個南方地區可不是什麼秘密。

沈淥淨啞然失笑。這個梗怕是要被外人說上個幾十年了。

他主動端起酒杯,“祝夏院長早日拿下美嬌妻!”

酒杯相碰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響,合著年輕男人低沉好聽的嗓音,“承沈總吉言!”

——

回程的路上,紀主任化身夏院長的臨時司機。

夏院長則靠在副駕上閉目眼神,一派悠閒自在。

小車疾馳,車輪無情地碾壓過一灘灘水漬。兩側建築倏忽而逝,快得隻剩下幾道陰影。

“為了不讓南柳接手惠仁,你居然讓泰安困住她。如此一來,南絮就必須負責惠仁了。夏君岱,你特麼太狠了!”紀岑深深為之折服。

比狠,沒人乾得過這家夥!

紀岑都有點同情南絮妹妹了,被夏君岱這種瘋子看上。

為了對付她,這家夥不止用上了畢生所學,還搭上了整個身家。

這麼戀愛腦,不知道過幾天老爺子收到泰安的續約合同會不會抽死他!

他想想都覺得可怕。

“喂,你聽沒聽我講話?”身旁人久不吱聲,紀岑麵露不耐。

匆匆幾束暖橘的燈火飄進車廂,好似一層漂浮的螢火斑駁地錯落在男人精致的眉眼間。臉上光影變化,卻不見表情變化。

這人似乎已經睡著了。

見此情形,紀岑乾脆閉嘴。

對麵跳出紅燈,他及時刹車。

夏君岱赫然睜眼,眼神幽暗深邈,語調沉而穩,“好的愛情,至少有一部分是陰謀,隻要結果是好的,我不在乎用點手段。”【注】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