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委屈

周三,一周中最讓人疲軟的一天。

洛然背著包到辦公室,和已經臉熟的同事打了招呼坐下。

剛打開電腦把工作Q掛上,突然有人從背後猛一下撲到她肩上,嚇了她一跳。

她下意識回頭,看到陸菲菲掛著滿臉的八卦笑意,壓著聲音問她:“昨晚那個是誰呀?”

驚氣過去,洛暖指了指電腦上的Q.Q。

陸菲菲會意,拍拍她的肩回去了自己的座位上。

不過一會,消息就炸了過來。

【還說你沒男朋友,露餡了吧】

【長得還挺帥的,氣質也不錯,你可真能藏】

【看起來像個富二代,我有沒有看錯?】

現在洛暖對陸菲菲算是比較熟了,深知她對八卦的熱愛。

隻要是八卦,就沒有她不愛打聽的。

也因為她,宣傳部好多人的八卦,洛暖都知道。

當然包括像錢澤和薑印白這些大領導的八卦,她也都知道一些。

陸菲菲嘴裡的薑印白,和外界傳言所說的差不多。

什麼冷血冷酷無情,什麼接個劇本就能本色出演反派無敵大BOSS,一個眼神就能殺死人。

一開始洛暖沒覺得有什麼問題,後來接觸薑印白幾次後,對他有了一些了解,就開始懷疑這些傳言的真實性。因為她見到的薑印白,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啊。

當然這沒什麼好較真的,心裡想想也就算了。

不管薑印白怎麼樣,都和她沒有太大關係。

洛暖敲著鍵盤,開始給自己辟謠。

【不要激動,不是男朋友來的】

【剛認識不久,也不是很熟】

陸霏霏繼續八卦:【那是在追你嗎?】

洛暖:【我已經拒絕了】

陸霏霏:【哇,這麼果斷,我還怕耽誤你們約會,早早跑了】

洛暖:【沒有去約會,彆八卦啦】

陸霏霏:【好吧,其實我感覺人還挺不錯的】

洛暖:【剛工作,沒有心思談戀愛】

更沒有心思談那種,為了談戀愛而談的戀愛。

雖然現在的工作和生活節奏都很快,導致很多人的戀愛也變得很快餐,可洛暖還是想在這件事上慢慢來。

如果不是發自內心地認定一個人,那就不要開始。

如果開始了,就認認真真對待。

陸霏霏看出了洛暖的態度,也就沒再八卦下去。

最後給洛暖發了句:【一起加油!】

洛暖覺得自己確實需要加油,陸霏霏雖然進公司也才大半年,但人家好歹是正式員工。

她現在還在試用期,還是要努力表現,加油轉正的。

***

顧巡那個小插曲過去後,洛暖的全部心思都還是放在工作上。

認真熬過了一個多月的試用期,也得到了部門同事的認可,尤其喬喬經常誇她。

看著這種情況,轉正基本是沒什麼問題的,洛暖也鬆了一口氣。

隻要試用期結束轉正,她就可以成為榮晟的真正一員,心理層麵上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的。

離試用期結束還有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洛暖已經琢磨過了轉正申請怎麼寫。

她也寫了一份留在電腦裡,打算到時候直接用。

而再是專注工作,洛暖也還是很期待每周的周末假期。

周末她回家的時間不多,大多都是和韓喬在一起,不是一起買菜在家做飯,就是出去逛街看電影吃東西。

這一個周末也和韓喬約好了,周六晚上去看新上映的電影。

韓喬在周五就把票買好了,選了第六排中間的位置。

周六上午,洛暖和韓喬一起睡到自然醒。

起來洗漱後,中午隨便吃了點東西,到下午三四點出門去逛街。

逛街倒不買什麼東西,就是看看。

當然嘴巴停不下來,不是喝奶茶果茶,就是吃甜品小吃。

逛累了,洛暖和韓喬找一家甜品店吃冰粉。

吃完冰粉,電影差不多臨近開始。

出甜品店往電影院去的時候,洛暖放在包裡的手機響起來。

她從包裡摸出手機,看一下來電人,接起到耳邊,步子放慢,“喂,姐。”

洛施染的聲音從聽筒裡傳出來,“周末怎麼不回家?你現在回來一下。”

洛暖轉頭看一眼韓喬,“現在不行啊,我跟朋友有事呢。”

洛施染語氣強勢而乾脆,“什麼事?”

洛暖跟著韓喬走進電影院大廳,“看電影,馬上就開始了。”

洛施染道:“沒有正經事就回來吧,我有事問你。”

洛暖走到抓娃娃機旁邊站住,“什麼事啊?要不我看完電影再回去吧。”

洛施染果斷乾脆,“現在就回來。”

說完掛了電話,和平時一樣,不給洛暖再說話的機會。

洛暖放下手機看了一眼,有點懵。

韓喬在旁邊看著她,“誰啊?是不是有什麼急事?”

洛暖握著手機垂下胳膊,“我姐,讓我現在就回家,說有事問我。”

韓喬倒是善解人意,“是不是很急?要不你就回去吧,不用管我,我自己看也行。”

洛暖覺得很抱歉,“我想陪你看完的。”

韓喬伸手捏住她的胳膊,“哎喲喂,我們這關係,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姐那麼忙,讓你回去肯定是有急事,你趕緊去吧。”

洛暖又說了幾句不好意思的話,把韓喬送到檢票口。

等韓喬檢票進了電影院,她才轉身走人。

開車到家的時候,蘇彤她們剛好吃完晚飯。

洛珈潤回樓上去了,洛施染和蘇彤一起,把洛暖叫到了書房。

洛暖有些擔心,問洛施染:“這麼急,什麼事啊?”

洛施染跟著蘇彤在沙發上坐下來,看向她問:“我才聽說,你在榮晟上班?”

洛暖坐到單人沙發上,麵對洛施染點點頭,“快轉正了,怎麼了?”

洛施染想都不想道:“彆等轉正了,你現在就離職。”

洛暖懵一下,眉頭微蹙,“為什麼?”

洛施染臉上妝容精致,塗了正紅唇釉,氣勢很足,不答反問:“你為什麼去榮晟?”

洛暖解釋道:“我心儀的公司啊,不是跟你說過我去麵試了麼?”

洛施染眼神冷語氣卻淡,“我沒以為你能進,現在聽我的,把工作辭了。”

洛暖心裡悶上一口氣,在氣勢上比不過洛施染。

她從小到大被壓習慣了,從來也沒在洛施染和蘇彤麵前大聲說過話。

聲音還是低的,她說:“我自己找的工作,我不會辭。”

洛施染往沙發背上一靠,“你不辭我可以幫你,我有錢澤的電話。”

洛暖看著洛施染,抿了抿氣,“到底為什麼?”

這時候蘇彤在旁邊出聲,“暖暖,你姐也是為了你好啊。”

洛暖還是看著洛施染,“我不懂。”

洛施染目光比她銳利很多:“你就應聘了榮晟一家公司是嗎?非得去榮晟?你想交男朋友,找個普普通通的老實人不行?”

洛暖聽得似懂非懂,“姐你什麼意思?”

洛施染吸口氣,敞開了話說:“那天在晚宴上我就該意識到你不對勁,盯著薑印白看,還向我打聽他。你不該妄想去招惹薑印白,他是什麼人,他那個圈子容得下你這樣的人嗎?彆到頭來,讓人看笑話!”

洛暖聽懂了,眼底也起了失望之色。

她看著洛施染,聲音仍不大,“所以你覺得……我去榮晟……是為了薑印白?”

“難道不是嗎?”

洛施染語氣更硬,“你想談戀愛你跟我說,我給你介紹普通富二代。薑印白是什麼人我比你清楚,你入不了他的眼,彆浪費自己的時間。”

腦子裡突然蹦出來一點其他想法。

洛暖猶豫一下,還是說了出來,“姐你招惹過他是嗎?”

洛施染驀地愣一下,隨即又掩飾過去。

她直接繞開這個問題,看著洛暖再次說:“你自己辭還是我幫你辭?”

洛暖想也不想道:“我不辭。”

蘇彤看洛施染臉色不好看,忙出聲,“暖暖,你怎麼不聽你姐話呢?”

洛暖低下眉,語氣微硬了一點,“我不是為了薑印白去的,確實也隻有榮晟一家要我。工作對於我而言很重要,我不會隨便辭職……”

說著抬起目光看向洛施染,“我是成年人,沒有人能替我做決定。”

洛施染臉色更難看些,盯著洛暖,“就你那腦子和見識,你能做什麼決定?”

蘇彤跟在後頭附和,“是啊,暖暖,你這一點社會經驗都沒有,你從小到大不是最聽話的嗎?”

從小到大從小到大!

洛暖心裡委屈攢積,沒能忍住,刷一下看向蘇彤,“我不是最聽話,是你們不給我說話的機會。從小到大,你們眼裡隻有洛施染和洛珈潤,我是垃圾桶裡撿來的嗎?!”

蘇彤和洛施染都沒見過洛暖發脾氣,兩人都稍愣了下。

洛暖似乎也沒打算壓住脾氣,看向洛施染又問:“我在你心裡到底有多差勁,連工作這點事都不能自己做決定?”

蘇彤心裡有些虛。

還是洛施染先出聲,“洛二,你這是在抱怨我和爸媽嗎?”

洛施染心情好的時候會叫她“暖暖”,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是“洛二”。

洛暖輕吸一下鼻子,發現自己眼底已經有了淚意,低著聲音帶著情緒道:“不敢。”

洛施染脾氣也徹底上來了,盯著洛暖凶道:“彆裝那副委屈兮兮的樣子,你心裡有多少委屈,都彆藏著掖著了,今天都把話說明白!我看是你狼心狗肺,還是我們一家虐待了你!”

看洛施染這個態度,洛暖也就什麼都不想說了。

她要起身,沒什麼情緒道:“要是沒什麼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

結果還沒起身,就被洛施染嗬住了,“坐著彆動!今天不把話說清楚,彆想出這個家門!我們對你掏心掏肺,結果在你心裡都是惡人,是這個意思?”

洛暖本來想繼續忍下去的,總之都忍了二十多年。

可被洛施染這麼刺激,她便有些忍不下去了,抬起頭來看向蘇彤和洛施染,“你一口一個你們和我,你還想要我說什麼?我是外人是嗎?”

洛施染噎了一下,沒說話。

洛暖忍了忍委屈的情緒,儘量讓語氣平靜,“你們是沒有虐待我,那我是不是就該知足滿足,對你們俯首感恩像個傻子一切都聽你們的?我是個女孩子,我也需要被人疼被人愛!”

“從小到大,我在這個家裡一直是空氣。爸媽眼裡隻有你和洛珈潤,從來都沒有我!”

目光轉向蘇彤,“從來想不起主動給我買衣服,全家出去旅遊都會把我忘在奶奶家。我沒那麼喜歡學習,我拚命學習拿好成績,隻是為了讓你們多關注我一下,可你們沒人在意!”

聽了這些話,蘇彤心虛浮到了臉上,開口道:“我們以為,你隻喜歡學習,彆的都不喜歡。你就像個小書呆子一樣,每次考試都考那麼好,我們都習慣了。”

對,在她們眼裡,她就是個書呆子。

即便成績好也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因為她是個書呆子啊。

洛暖眼眶含淚,心底的涼意一寸寸鋪開,“我為什麼不喜歡?我也是女生,我也喜歡漂亮裙子漂亮首飾,我也想跟小公主一樣。可是我沒資格開口要,因為我隻要開口,你們總能從姐姐的房間裡拿給我。我還不可以說我不想用舊的,說了就是不懂事,我還得感謝姐姐大度。”

聽了這個,蘇彤忍不住開口辯駁道:“那都是好好的東西,你姐姐穿過用過怎麼了呢?再去買不是也浪費麼,剛好家裡就有,姐妹又不是外人,姐姐用完你用唄,這有什麼呢?”

蘇彤說完,洛施染又接著說:“洛二,你彆扯那些有的沒的了,讓好東西給你對你好也有錯是嗎?你是不是就覺得我們管你管錯了?你就要留在榮晟,就要去接近薑印白?”

洛暖低著頭,霎時間又沒了說話的欲望。

她習慣了在家裡沉默,也是因為知道,沒有人會願意聽她說話。

她的委屈她們不懂,因為她們沒有同樣的經曆。

她所說的這些,在她們看來似乎隻是她在瞎矯情,她在作。

洛暖吸一下鼻子抬起頭,“二十多年沒讓你們費過心,現在也彆管我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我自己的人生我自己負責,你們還是把我當空氣吧。”

說完單看著洛施染,“我沒你想象的那麼沒腦子,以後也不要對我呼來喝去,安排我的人生了。你的那些名牌衣服和包包我都不喜歡,我這個普通人配不上。”

吐完最後一個字,從沙發上站起來。

剛轉過身,忽聽到洛施染硬著聲音說:“洛二,今天走了就彆再回來。”

洛暖在心裡堵著一口氣,還是要走。

剛走了兩步,又聽洛施染說:“不稀罕我的東西,把我的車也留下。”

洛暖站著沒動,伸手進包裡摸出鑰匙,直接丟在地上,邁開步子走了。

蘇彤往上追了兩句,焦急道:“這孩子今天吃錯什麼藥了?”

洛施染叫住她,“彆追了,白眼狼一個。”

蘇彤回頭看看洛施染,表情裡有些理虧,開口說:“其實暖暖說的也沒錯,我們好像總是不自覺忽視她。她一直挺乖的,不知道今天怎麼回事。”

說著彎腰把車鑰匙撿起來,“這車也是爸爸媽媽花錢買的,放家裡也是落灰,給她開吧。”

洛施染麵不改色道:“拿去我爸公司給員工開。”

洛施染從小就被寵著捧著,性格一直都很強勢。

蘇彤默默吸口氣,把車鑰匙捏進了手心裡。

***

洛暖出小區後,漫無目的地走了一會。

抬起頭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又不知不覺走到了小公園。

今天沒帶貓糧,她便直接去了湖邊的長椅上。

坐下來迎著湖麵的晚風,眼框裡的眼淚越汪越多。

說起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最近她的情緒似乎很容易波動。

明明都是已經習慣了的事情,現在卻又委屈起來了。

當然委屈也不會跟彆人說,都是自己默默消化。

以前有個人能讓她敞開心扉去依賴,可是那個人早就不在了,似乎也永遠不會回來了。

洛暖捏著紙巾擦眼淚,擦一下吸一下鼻子。

然後沒多在意,身邊突然坐下個人,同時麵前出現一個滑開蓋的方形糖盒。

洛暖愣一下轉頭看向旁邊的人,隻見是薑印白。

而他遞給在她麵前的,是薄荷糖。

記憶深處的畫麵又被勾了出來。

沈問也喜歡吃薄荷糖。

每次她受委屈難過,他就給她薄荷糖吃,說能舒緩心情。

洛暖陷在回憶裡累積情緒發著呆。

薑印白捏著糖盒看她,開口說:“可以舒緩心情。”

心裡的某根弦被撥動了一下,心頭突然一酸。

眼淚從眼眶裡湧漫出來,洛暖微哽著出聲,“你真的……不是沈問哥哥嗎?”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