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都市言情>嬌娘春閨> 第024章 掐腰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024章 掐腰

阿嬌不想一輩子都活在泥溝裡畏畏縮縮。

出人頭地於女子尤其是她太難,但阿嬌想堂堂正正地活著。妾分多種,有賤籍直接被主子收用的妾,也有男方家裡正式下聘聘回來的良妾,更有家世顯赫地位不輸正室的貴妾。阿嬌就是良妾,沒什麼見不得人的地方。

官爺若是打壓她看不起她,阿嬌便沒有勇氣走出花月樓帶來的陰霾,現在官爺願意給她撐腰,還鼓勵她昂首挺胸,阿嬌還怕什麼?

“多謝官爺提點,我以後不會再怕了。”阿嬌擦乾眼淚,清澈的杏眸裡有殘餘的淚,也有一分堅定,正似那埋在土中的嫩芽,脆弱也勇敢。

趙宴平點點頭,看向巷子出口道:“那就走吧,大人讓咱們直接去城門口等,那裡人來人往,議論你的隻會更多,你做好準備,真的堅持不住,想想你舅母。”

阿嬌不但想到了舅母,還想到了天天自以為高她一等的表妹。

阿嬌相信表妹肯定能嫁給人做正妻,但阿嬌也篤定,表妹嫁的那個男人一定不如她的官爺。

跟著官爺走開之前,阿嬌從那棵小樹上摘了一片葉子,輕輕地握在了手心。

離城門越近,路上的百姓就越多。

趙宴平是縣衙捕頭,經常在城內辦案抓人,他五官俊朗氣度威嚴,一身紫袍腰帶佩刀,但凡見過他的百姓,都能一次就記住他,所以凡是趙宴平經過之處,百姓們都會好奇地多看幾眼。今日又有阿嬌跟隨,白嫩水靈的小美人,想不惹人注意都難。

百姓們打量她議論她,阿嬌手裡握著樹葉,眼睛看著左前側官爺偉岸的身影,竟越來越從容起來。如果說流言蜚語像一條湍急的河流,阿嬌一個人站在岸邊惴惴不安不敢過河,可就在那條僻靜的小巷子中,官爺送了她一條船,現在官爺還親自為她掌舵,阿嬌穩穩地坐在船上,真的不怕了。

“官爺這是去哪啊?”一個賣包子的大娘笑著招呼道,眼睛不停地瞄著阿嬌。

趙宴平記得這位大娘,曾經因為兒子不孝去過衙門,當時的縣令最重孝道,讓他抓了不孝子,當眾打了二十板子,大娘一邊心疼一邊罵,後來那不孝子雖然也不是十分孝順,卻不敢再明目張膽地虐待老娘。

“今日大人去府城論政,命我同行。”趙宴平掃眼那些白花花的包子,突然朝攤鋪走去。

阿嬌立即跟上。

大娘來了精神:“官爺要吃包子?要幾個?”

趙宴平取出錢袋子,道:“來六個肉餡兒的。”

“好嘞!”大娘麻利地鋪平三張油紙,兩個肉包疊起來裝一起,最後將三個油紙包串在一起。將包子遞給趙宴平時,大娘朝阿嬌點點下巴,揶揄地問趙宴平:“官爺,這是哪家姑娘啊,長得可真俊。”

阿嬌臉色一紅,微微垂下臉兒來。

趙宴平看她一眼,神色如常地解釋道:“這是家妾,老太太說府城景色好,讓我帶她去開開眼界。”

他的聲音不高不低,但周圍幾個攤鋪以及守在鋪子前等著買早飯的百姓們都聽到了他的話,驚訝之餘,看阿嬌的眼神也都不一樣了。

阿嬌長得美,能得到官爺的寵愛大家都能理解,但一個進過窯子的姑娘還能讓官爺的祖母如此喜愛,官爺去府城都要官爺帶上小妾去遊玩,這說明什麼?說明阿嬌人美性子好,好到夫家長輩都憐愛她啊!

在眾人探究的注視下,趙宴平一手提著包子,帶著阿嬌離開了。

晨光越來越明朗,阿嬌的心裡也亮敞敞的,官爺如此維護她,不惜說謊為她造勢,她再畏畏縮縮,都對不起官爺。

不知不覺間,阿嬌的腰挺得更直了。

前麵就是城門,城門底下左右各排了一條長隊,左邊是進城的,右邊是等著出城的。

不再畏懼人言後,阿嬌好奇地觀察著周圍。

她八歲那年沒了父母,舅舅將她接到武安縣,從那之後,阿嬌再也沒有離開過縣城。

阿嬌站在官爺身後,正前方的視野被官爺擋住,她隻能看看左右。

趙宴平卻在一個守城士兵朝他這邊走來時,皺了皺眉。

守城士兵是好意,還隔著十幾步就朝趙宴平咧嘴笑:“這不是趙爺嗎,您要出城直接去前麵過就是,何必排隊?”

阿嬌聽了,忍不住從趙宴平身後微微探出頭。

她那小臉白得像朵花,將周遭灰撲撲亂糟糟的一切都襯成了枯枝敗葉,就她一枝獨秀。守城士兵把趙宴平當爺,平時看進城的普通百姓卻像看孫子,突然發現隊伍裡有個小美人,守城士兵眼睛都亮了,心想等趙爺過去了,他們盤問這位小美人時,可以逗逗她,占點嘴頭的便宜。

趙宴平常與這些人打交道,偶爾跟捕快們吃席時也會遇見,一看就知道對方在盤算什麼。

“進城出城都有規矩,誰也不能例外。”趙宴平淡淡地道,說完側身,對阿嬌道:“水壺給我。”

包袱在他肩上,隻把最輕便的水壺給阿嬌拿著了。

阿嬌忙取下水壺,遞給他。

趙宴平喝了一口,擰好蓋子重新交給她。

守城士兵呆住了,回神時已經收了輕佻的心思,嘿嘿笑著打聽道:“趙爺,這位姑娘是?”

趙宴平看著他道:“是你小嫂。”

守城士兵心裡一突,後怕地出了一身冷汗,好險好險,這要是不知真相,趙爺才過去他們就當著趙爺的麵調戲小嫂,還不被趙爺打成豬頭?

守城士兵灰溜溜地回去了,並提醒了城門口的幾個兄弟,勸大家等會兒眼睛彆亂看,免得得罪了趙爺。論身份,趙爺與他們都是縣城裡的小嘍,算不上正經的官,可趙爺自己有本事,又能打又能破案,還深得知縣大人們的器重,導致大家都不願得罪趙爺。

待趙宴平、阿嬌要出城時,四個核實身份的士兵都笑著喊趙爺、小嫂。

趙宴平神色淡淡,阿嬌被喊得又羞又甜,小嫂也是嫂,她喜歡這個稱呼。

城門外的官道兩側都種了本地常見的樟樹,趙宴平帶阿嬌走到一棵樹下,他麵朝城門口站著。

“他們好像都很怕官爺。”阿嬌試著攀談道,“官爺在衙門也像在家裡那麼嚴肅嗎?”

趙宴平耳垂微動,背對她答道:“我素來如此。”

阿嬌心想,難道官爺在知縣大人麵前也這樣?應該不敢吧,知縣大人可是縣城的父母官,官爺應該也要怕幾分的。

從來沒有見過官爺露出除冷峻、不悅以外的神色的阿嬌,竟然很想看看官爺與知縣大人相處的畫麵。

兩人等了一刻多鐘,城門口突然過來兩輛馬車,第一輛是知縣官製的馬車,第二輛普普通通,乃老百姓所用。

因為去年花月樓的案子,阿嬌曾見過一次前任知縣,這位謝知縣她並未見過,也很少聽說。

趙宴平往前麵走了兩步。

阿嬌挎著水壺緊緊跟隨。

兩輛馬車都停了過來。

前麵的馬車車簾突然被一隻白皙修長的手挑開,露出一張俊美溫潤的臉,年輕儒雅,風度翩翩。

阿嬌一愣,趙宴平已經拱手行禮道:“小人拜見大人。”

謝郢微笑,目光移向趙宴平身後。

阿嬌趕緊也屈膝行禮:“小民拜見大人。”

謝郢乃京城永平侯的庶子,光侯府嫡出、庶出姑娘就有五六個,全都是花容月貌,再加上來侯府做過客的其他閨秀,謝郢也算是見過環肥燕瘦各色美人了,儘管如此,看到一身布衣卻如海棠嬌豔的阿嬌,謝郢還是恍了恍神。

好在隻是刹那的功夫,謝郢笑道:“不必多禮,快上車去吧,此去府城路途遙遠,耽誤了今晚可能進不了城。”

如果不帶阿嬌,趙宴平騎馬便可,現在謝郢居然還特意給他們備了一輛馬車,趙宴平更加慚愧:“都因家中老太太固執,給大人添麻煩了。”

謝郢道:“趙兄對我有救命之恩,一輛馬車算什麼,休要客氣。”

說完,謝郢放下了簾子。

趙宴平不再耽擱,引著阿嬌來到後麵的馬車前,車夫要將踩腳的馬鐙遞給趙宴平,趙宴平嫌麻煩,也是不想讓謝郢多等,一聲招呼都沒打,雙手掐著阿嬌的腰往上一送,驚慌失措的阿嬌已經站到了車板上。

“進去。”趙宴平催道。

阿嬌顧不得其他,立即鑽了進去。

趙宴平緊隨而入。

車中陳設精致非常,阿嬌拘束地坐在側麵的矮座上,腰間還殘留著那雙大手留下來的觸感。回想被官爺輕輕鬆鬆舉起來的那一幕,阿嬌又刺激又震驚,早就看出官爺強壯有力氣,沒想到竟然魁梧到了這般地步,幸好表哥是個矮小的瘦子,不然那天被表哥壓住時,阿嬌哪裡推得開他。

趙宴平坐好後,才注意到她麵帶紅暈。

馬車已經出發了,趙宴平低聲道:“咱們這種身份,沒道理學那大戶人家的做派,讓大人等咱們。”

阿嬌明白,小戶也有小戶的好,真是那大戶人家,她哪有機會隨官爺出門?

她轉移話題道:“沒想到大人這麼年輕,看起來與我表哥差不多年紀,可我表哥明年才要第一次嘗試院試,大人都已經中舉做官了。”

趙宴平點頭道:“大人出身名門,聰慧睿智,卻不驕不躁一心為百姓做事,著實令人敬佩。”

阿嬌輕聲道:“方才大人說官爺救過他的命,這是怎麼回事?”

她自進門後都很怕他,今日難得敢多說些話,趙宴平不想打擊她的勇氣,便簡單解釋了一遍。

阿嬌想象當時官爺一人抵擋十幾人的危險,心有餘悸道:“官爺肩膀上有條傷疤,是不是就是那時留下的?”

趙宴平默認,腦海裡卻浮現當日她被老太太逼著替他擦背的情形,她沾了水的手指清清涼涼,落在他身上卻激得他全身緊繃,更有一種直鑽心底的癢,所以他才斥責她動作太慢,以此為借口攆開了她。

耳邊傳來她擔憂的聲音:“刀劍無眼,官爺以後行事千萬要小心。”

趙宴平心不在焉地應了聲。

他麵容冷峻,薄唇緊抿,一臉不想多說的樣子,阿嬌識趣地收回視線,瞥向窗簾之外。

今日是個晴天,天藍藍的,很漂亮,遠處青山起伏,山間繚繞著水霧,恍如仙境。

阿嬌太久沒見過這樣的景色了,不禁看得入神。

趙宴平默默看過來,就見她黛眉舒展,唇角輕揚,似乎很享受這趟府城之旅。

馬車突然一個顛簸,阿嬌受驚坐正,一抬眼,看到官爺依然垂眸靜坐,冷冰冰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