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二更

謝微彆開眼睛,“不好。”

魏婠失望地垂下頭來,但是臉頰還貼在謝微胸膛上,隔著薄薄的衣衫,兩人的溫度相交,氤氳出熱潮來。

“為什麼不好?”她的語氣中帶著嬌蠻的天真。

謝微略推了推她,“你若繼續與我在試劍台練劍,我就允你。”

魏婠嚇得立刻從謝微彈下來,嘟囔道:“不好就不好吧。”

謝微深知她性子,也不生氣。

魏婠又道:“你給我做的花籃還在嗎?我想看看。”

謝微便從儲物袋裡拿出小花籃來。謝微也不知用什麼法子保存的,這花籃仍舊青翠可愛,魏婠見了愛不釋手,笑道:“你當時怎麼想到給我做這個的?”

見謝微耳垂紅了,魏婠偷笑,又道:“你當時就喜歡我了?不然怎麼給我做這個?”

謝微不知怎麼答她才好,索性不說話。他知魏婠是蹬鼻子上臉的,最好的回答就是不回答。

魏婠卻覺得謝微可愛極了,忍不住貼上去親了親他的嘴唇,嘗到了一絲絲甘冷。

這親吻太出其不意,謝微沒有反應過來,等那溫熱燙到了他心底,他的唇才從魏婠唇上離開。

“彆鬨。”

“真的不可以嗎?”她的撫摸著謝微的脊背,像撫摸著梧桐樹的紋路,一寸一寸地向上。

謝微稍一用力,就將兩人的位置反了過來。

“彆動。”謝微的呼吸沉重,似乎說出這兩個字眼費了很大力氣。

“我偏要動。”魏婠道,她緊緊抱住謝微的身軀,將臉貼在他的胸膛上,聽著他的心跳,一下,又一下。“謝微,你的心跳得好快啊。”

“婠婠,彆玩了。”謝微的聲音有些乾澀,仿佛從暗沉沉的河水裡傳出來的。

魏婠覺得掃興,哼了一聲。不過她也沒惱多久,就問謝微:“你那師弟怎麼怪怪的?每次看到我都慌裡慌張的。”而且……第一次見時也像早就知道她這號人一樣。說到那次,謝微是如何介紹她的?合歡宗魏婠。他又是怎麼知道她是合歡宗的?白雲城裡知道她的人還真是不少,城主宗無,明心道白瑩,和謝微……

想到這裡,她看向謝微的目光裡也帶上了探究。

謝微神色不變,沒讓魏婠看出個什麼來,隻道:“他平時就這般。”

魏婠“哦”了一聲,但還有些疑慮,隻是按下不表罷了。

花神節越來越臨近,魏婠和讓寧玉也越來越忙碌,魏婠本來還戒備著白瑩服完囚刑後會來找她麻煩,但是等了數日也不見明心道有何動作,倒是城中關於明心道的仁善之名甚囂塵上,甚至把《明星小報》上的消息都給掩蓋過去了。

“我看明心道所圖甚大。”讓寧玉與魏婠聊起來時,也對明心道無甚好感,“現在凡人都要給白瑩立長生牌,與宗城主並立。”

“隻有凡人才會被他們蒙蔽,看仙舍裡的修士哪個不心知肚明?不過,明心道到底要乾什麼?”魏婠不解,在她看來明心道此舉意在討好凡人,白瑩又不是什麼大善人,這背後肯定有什麼秘密。“難道是想把宗前輩擠下去?這不能吧?”

讓寧玉道:“或許是為了功德?”

“功德成仙?”魏婠想起曾偷聽宗無和白瑩的對話,覺得有理,“可是她們就認定這樣一定能成仙?這畢竟隻是大乘前輩們的推論罷了。”

“誰知道呢?不過我看明心道事沒做幾件,名聲倒弄得響當當的,連無極宗的修士也摻和了。”

這事魏婠也知道,無極宗的崔玉敏不知何時與明心道有了往來,在明心道善名上可是出了大力。這事她還問過謝微,謝微也不知情。

不過魏婠再怎麼關心這事,她也騰不出手去,因為花神節迫在眉睫。

花神節前幾天就已經有了節日的氛圍,家家戶戶掛著紅燈籠或者彩色花燈,不管是凡人還是修士都氣象一新,

夜幕降臨,真正的狂歡開始了。

魏婠和讓寧玉站在花車之上,從城門口穿過主街走向花神樓。花車上被綠色藤蔓圍繞著,漸次開出美麗的花,點綴在花車之上,其上還有一棵冰魄玉桂樹,仿佛是將月亮上的玉桂樹借下來了,樹枝被月光照得鮮明亮麗。而魏婠就高高坐在樹枝上,頭戴桂冠,身穿月白色無袖長裙,整個人似乎要比月光更加白皙,在樹上閃閃發光。

她腳上穿著一雙羅馬式涼鞋,也是月光似的白色,雙腳隨著車輪的滾動一擺一擺的,好像有流星劃過。

而讓寧玉則單膝跪地,以一種騎士的姿態,一隻手伸向魏婠。她穿著金色的無袖上裝和褲子,眉宇間英氣十足,不仔細看是決計看不出她是女子的。

這就是兩人的出場姿態。

魏婠從樹上跳下來,這時,樂曲聲也響起來了,配合著這樂聲,魏婠牽起讓寧玉的手,二人就跳起狂歡的舞蹈來。樂聲活潑富有感染力,仿佛催促著人們去跳舞去享受生命,而修為低的人不禁被樂曲的魔力所帶動,與身邊的人快活地跳了起來,有些金丹修士純粹是被這氛圍所感染,加入了狂歡,更不要說凡人了。

整個城市都在狂歡。白雲城成了一個快活的海洋。

一曲罷,魏婠與讓寧玉飛出花車,這時高高的花神樓外升起了煙花,一聲一聲響在人們耳朵裡,一次一次綻放都開在眼底,五顏六色的繽紛色彩如破碎的彩虹,瑰麗而又奇妙。

魏婠與讓寧玉也激動不已,臉上起了熱情的紅暈,看著城市街道裡人潮湧動,全部都在慶祝節日,而煙花過後,城市上空又升起了無數個夜燈,在半空中飄飄蕩蕩,一路要上天上星河去。

人們抬起頭仰望天空,雙手合十雙目緊閉虔誠地在許願,於是這座城市的數十萬人的心願都被夜燈帶到了天上。

等夜燈消失不見,就是上天接受了他們的願望,而這時白雲城鑼聲響徹,魏婠與讓寧玉拉著手飛向花神樓,在花神樓的高塔上佇立。

兩人吟唱著節日賀詞,將對節日的喜悅灑向所有人。

此後,才是真正的狂歡。

白雲城今日是座不夜城。

少男少女們在連續不斷的樂曲聲中跳舞,若有了情意就從自由生長著的藤蔓上折一朵花送給對方。

親人朋友們團聚,暢飲藤蔓形成的綠色容器中的美酒。

修士們表演自己的絕技,有的召出雷電,有的喚出靈寵,還有的把白雲城的護城河水抽了一半下了一場雨把附近的人淋了個落湯雞。

總之,所有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而這樣的日子還要延續六天呢!

魏婠與讓寧玉從花神樓下來就分了手,魏婠去尋謝微,到了仙舍,在窗旁敲了一敲。

謝微就打開窗子,魏婠從窗裡跳了進去,“你沒有出去?”

“我不過比你先到半刻鐘。”謝微道。

魏婠在房裡坐了下來,白色的月光灑在她身上,猶如一陣霧氣。她隨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飲儘,又給謝微倒了一杯。

“我好累啊,今天忙了一天呢。”魏婠嬌嗔道,又問:“你覺得我和寧玉姐怎麼樣?”

謝微道:“很好。”

“好在哪裡?”魏婠又問。

謝微沉默了,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後道:“哪裡都好。”

魏婠見謝微把茶喝了,忍不住露出笑意,這笑意讓她整張略帶潮紅的臉更顯得動人,像是一汪泉水,看上去清澈明淨,可若是掉進去了,也能溺死。

謝微不知道的是,魏婠這次是帶著目的來的。

今晚,她一定要讓謝微從了他。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