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卡牌密室(重生)> 第290章 第415-416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90章 第415-416章

【第415章、刺客的忠告】

葉棋洗完澡出門時,發現二樓的書房裡透出一絲暖光,他擦乾頭發走過去,就見邵清格正坐在書桌前,看著光腦裡的資料,臉上的神色無比嚴肅。

在葉棋的印象中,邵清格總是不太正經,喜歡眯起眼睛調侃彆人,一副“玩世不恭”的富二代模樣,他很少看見邵清格的臉上出現這麼認真的表情。或許,工作時的邵總也是這樣的吧?認真起來的男人,看著倒是順眼多了。

葉棋走進屋裡,輕聲問:“邵總,是不是發現了什麼線索?”

下一刻,邵清格臉上的嚴肅消失不見,換上了熟悉的笑容,挑眉看向葉棋:“你叫我什麼?”

葉棋愣了愣:“邵總?”

邵清格站起來,邁開長腿三兩步走到葉棋麵前,伸出修長的手指抬起少年的下巴,微微眯起眼睛:“好好想想,你應該叫我什麼?”

葉棋回過神,耳根有些發紅:“爸爸?”

邵清格輕笑一聲:“總算記得,我是你養父了?”

葉棋耳根的紅色迅速蔓延,連臉頰都開始發紅,低聲吐槽:“私下沒必要那麼在意稱呼吧?這都是守關者瞎安排的,叫你爸,總覺得奇怪……”

他以為邵清格在開玩笑,可男人卻忽然捏緊了葉棋的下頜,眯起眼睛,目光若有所思地在葉棋的五官上流連,那種“審視”一般的目光讓葉棋心跳加速,兩人距離太近,他幾乎能感覺到邵清格噴出來的暖暖的呼吸。

葉棋的舌頭控製不住的打結:“你、你看我做什麼,我臉上有東西嗎……”

邵清格的聲音很低沉:“守關者瞎安排?不,他們從來不會隨意安排身份。我為什麼會是你爸爸?”

葉棋大腦亂糟糟的,脫口而出:“不是你收養了我嗎?”

邵清格依舊盯著葉棋的臉:“我為什麼要收養你?”

葉棋:“……”

他被邵清格的連環問題弄得頭疼,可忽然,葉棋的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他瞪大眼睛看著邵清格:“難道,我的身世並不簡單?”

邵清格終於放開了葉棋的下巴,他雙手環抱胸前,在書房裡來回踱步,一邊低聲回憶著:“按照記憶,我是十幾年前去孤兒院做慈善的時候收養了你,當時的你隻有五歲,父母都在前線戰役中犧牲……他們真的犧牲了嗎?”

葉棋的心底愈發不安:“你到底想說什麼?”

邵清格停下腳步,回頭看著葉棋:“我是邵家唯一的繼承人,年紀輕輕,未婚,我會莫名其妙收養一個五歲的小孩嗎?除非你身份特殊,我才會收養你。”

他將光腦的液晶屏幕翻轉給葉棋看,一邊說道,“我剛才查閱邵家這些年的投資紀錄時,發現二十年前的諾亞方舟計劃並不是第一次基因研究,而是‘計劃重啟’,說明,第一次研究遠比我們想的還要靠前。我在這份企劃書的簽名列表中,看到了一個姓葉的人,順手查了一下……他跟你長得很像。”

葉棋看著光腦中調出來的照片,目瞪口呆:“難道我也是複製人?”

“時間對不上,而且你跟他隻是長得相似,不像肖樓和複製人那樣完全分不清。”邵清格頓了頓,看向葉棋,“這個叫葉文博的人,應該是你的親生父親。我查了他的資料,他曾是南部軍區的一位高級軍官。”

葉棋疑惑地道:“可是,我的父親不是在前線犧牲了嗎?”

邵清格的眸中閃過一絲鋒芒:“也有可能是‘被’犧牲。”

“犧牲”和“被犧牲”之間有著本質的區彆,前者是意外,後者則是人為。

葉棋對照片裡這個男人並沒有多少感覺,他很小的時候就被送去了孤兒院,五歲那年被邵清格收養,在這個世界跟他關係最親的隻有邵清格,對生父、生母他毫無記憶。

可既然邵清格在二十年前的企劃書中找到了葉棋生父的名字,那就證明葉棋的父親也參與了這次計劃,他的死亡,或許並不是簡單的犧牲。

反應過來這一點,葉棋立刻說道:“這條重要線索,我們要儘快告訴肖教授。”

邵清格道:“嗯,我已經發了消息給虞隊。明天一早我們就去銀行,打開我父親留下的保險箱。”

……

此時,王宮內。

肖樓的脖子被人用手掐住,臉上的表情卻很鎮定。

照理說,一般人被掐住脖子,身後還有一把槍頂著,肯定會驚慌、害怕……但肖樓除了最開始脊背微微僵硬了兩秒,並沒有任何激動的反應。

他的臉色平靜如常,甚至連呼吸都沒有絲毫的紊亂。

肖樓定定地站在那裡,眉都不皺一下。

刺客察覺到他的平靜,不由冷道:“皇子殿下就不怕我殺了你?”

肖樓輕笑:“你會嗎?”

掐住頸部的冰涼手指微微收緊,肖樓的呼吸愈發困難,但他還是沒有一丁點的慌亂,一來,他和虞寒江連著心有靈犀,虞寒江就在旁邊浴室裡伺機而動,他相信這個男人一定不會讓他死於刺客之手;二來,他並不認為這個刺客會立刻要他的命。

肖樓平靜地說:“你在我臥室裡藏了很久吧?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特異功能可以隱去身形,我對你的存在毫無察覺。你手裡有槍,如果你是來殺我的,你有無數次機會可以對我動手,一槍斃命。而不是等到虞寒江進了浴室,才忽然出來襲擊我。”

肖樓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聲音也沒有絲毫波瀾:“剛才,如果你想殺我,用槍抵住我後背的時候,輕輕扣動扳機,我就已經是一具屍體了。但是,你沒有動手。那就說明,我活著,對你還有一些價值,對麼?”

那刺客愣了一下,才啞著聲音道:“你確實聰明。”

肖樓問:“誰派你來的?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刺客剛要說話,忽然,他的腦後一股勁風襲來,他還沒來得及反應,手臂處就傳來一陣尖銳的痛苦——哢嚓一聲,那是手腕骨被硬生生折斷的聲音!

虞寒江眼裡滿是戾氣,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已經悄悄繞到了刺客的身後。

男人出手乾脆利落,快如閃電!

一個利落的擒拿,精確無比地擒住刺客控製肖樓的那隻手腕,反向一擰,手腕骨直接被他一股大力給擰斷。

另一隻手則閃電般探出,飛快地搶過刺客手裡的槍,同時,右腳猛踹對方脆弱的膕窩,一腳將對方踹倒在地,將他的雙手反折到身後控製住,手槍抵在對方的頭部。

虞寒江的聲音低沉又危險:“彆動。”

肖樓察覺到頸部一鬆,立刻來到虞寒江的身後。

他就知道虞寒江會來救他,所以故意跟刺客聊天來拖延時間。

虞寒江不愧接受過專業的訓練,雖然刺客身體隱形,可肖樓頸部感覺到的冰涼手指、以及後腰部位抵著的那把槍,都清晰地暴露了刺客當時的位置。

那刺客顯然有些輕敵大意,被虞寒江用槍抵著腦袋,他的身體微微一僵,虞寒江右手的槍往前送了送,左手繼續凶猛地使力,刺客被折斷的手腕處傳來一陣鑽心的痛楚,像是皮肉被硬生生的分離了一般!

他咬緊牙關沒有叫出聲,一口牙幾乎要被咬碎。

虞寒江聲音森寒:“誰派你來的?沒聽見殿下在問你話麼?”

雖然刺客隱身後看不見形體,可抵在肖樓背後的那把烏黑的槍管卻定位了刺客的手。肖樓的浴室其實還有另一個出口,虞寒江配合肖樓,潛伏過來製服了刺客。

他製服一個人,隻需要三秒。

快得讓刺客根本沒時間作出反應。

那刺客冷笑一聲:“怪不得老皇帝要把皇子殿下交給你來保護,虞隊長果然身手不凡,我隱身了都能被你抓到。”

虞寒江皺眉:“彆廢話。誰派你來的?我不想問第三遍。”

刺客道:“主人讓我給殿下帶幾句話。”

肖樓和虞寒江對視一眼,肖樓道:“你說,我聽著。”

刺客的嘴裡發出低低的笑聲:“主人說,必要的時候,請殿下明哲保身,儘快離開首都星——記住,能活到最後的,才是贏家。”

話音剛落,虞寒江隻覺得手裡忽然一鬆。

剛才緊緊控製住的手臂,觸感明顯是人類的手臂,可是此時,那雙臂忽然像是沒了骨肉一樣,從他手中脫離而去,那感覺簡直像是抓住了……滑溜溜的泥鰍?

虞寒江怔了怔,想追,卻發現一個黑影瞬間從窗戶翻出,轉眼就沒了蹤跡。

屋內又恢複了寂靜。

虞寒江眉頭緊皺,盯著自己的雙手。人的手臂有骨頭、有血肉,但剛才那男人變形的時候確實像一團軟骨生物?

肖樓擔心地道:“他到底是什麼人?他所謂的主人又是誰?”

虞寒江沉默片刻:“如果他是獵殺者,早就對我們動手了。或許,他是這個世界某方勢力派來給你警告的……還有,他應該不是人類。”

肖樓疑惑地看向虞寒江:“不是人類?”

虞寒江若有所思:“星際背景的密室,應該會有外星生物?所以,這個刺客的隱形能力,或許不是來自於卡牌,而是來自這種外星生物的天賦?他剛才逃走的時候,我的手,就像接觸到了滑溜溜的泥鰍。”

肖樓頭皮發麻:“外星生物……就像我們在黑桃8遇到過的蟲族?”

就在這時,虞寒江的手機彈出了幾條消息。

前兩條是陸九川發的:“小唐的雙腿已經治好,居然連腳趾頭都長了出來,哥真是太高興了,今晚根本睡不著。謝謝的話就不多說了,這份情我會記下!”

“對了,剛才葉棋用蟲王卡給小唐治療的時候,我跟小唐同時想起一些片段,我們肯定在這個世界見過蟲族,我決定去希爾特無人區調查,但軍部這邊肯定不會批準我的申請,我目前是利箭軍團的軍團長,不能隨便離開首都星,具體怎麼辦,明天再商量吧。”

後麵則是邵清格發的:“20年前的投資紀錄已查到,這是企劃書的照片,上麵有一些人的簽名,這些人都參與了當年的諾亞方舟重啟計劃,需要重點查。讓我疑惑的是,葉博文這個人很可能就是葉棋的生父,我懷疑他的死不簡單,葉棋的孤兒身份不是守關者隨意設定的,而是一條重要線索。”

“我父親給我留下了一枚指環,可以打開邵家存放在銀行在保險箱,明日一早我去銀行拿回保險箱,有線索再跟你說。”

最後則是曲婉月發的:“林小姐這邊還在接觸中,我已經約了她明天一起喝下午茶,聊舞蹈相關的事,喝完下午茶後我會用變色龍卡跟蹤潛入她家,有進展隨時彙報。”

隊友們都在努力,虞寒江和肖樓很是欣慰。

隻不過肖樓心裡依舊有些不安,劉橋四人至今沒有下落,他們到底在哪?

******

【第416章、諾亞方舟計劃】

肖樓和虞寒江仔細整理了目前的線索,明線是林顏這位皇子殿下的未婚妻,她的母親,科學院的院長張韶華女士,確定參與了諾亞方舟計劃。

暗線則很多,比如刺客的來曆,以及他所謂的“主人”的身份和目的;陸九川和唐辭失去的記憶;葉棋的身世;以及王宮裡和肖樓一模一樣的複製人。這些線索調查起來會比較麻煩,需要儘快整理清楚。

四位隊友的下落也必須儘快確認,肖樓相信,劉橋四人不會莫名失蹤,或許大家彙合的時候,這個密室的線索才能更加清晰。

眼看時間已經很晚了,肖樓和虞寒江便上床休息。

為免刺客再次潛入雙子宮,虞寒江警覺地將肖樓護在懷裡,同時讓智能機甲靈狐再次打開了雙子宮的全方位監控。

這一夜,大家都沒有睡好。

次日早晨,陸九川醒來的時候,發現唐辭正站在客廳,扶著牆壁慢吞吞地往前走,他的雙腿行動還不夠靈活,就像是小孩子在學習走路,一瘸一拐,姿態彆扭……

可他的眼睛卻格外明亮。

溫暖的晨光灑在他略顯蒼白的臉上,他的額頭都是細密的汗珠,卻每一步都走得認真、堅定,陸九川已經很久、很久沒看到這樣神采奕奕的唐辭了。雖然他臉上沒什麼表情,但陸九川知道,唐辭很開心能重新站起來。

陸九川心頭一軟,快步過去想要扶他,卻被唐辭輕聲打斷:“彆扶我。”

“好好好,你自己走。”陸九川微笑著看他練習走路,“新的腿,用著還適應嗎?”

“嗯,挺好用,正在習慣當中。”唐辭用手背擦了擦額頭的汗,累得停下腳步。下一刻,陸九川卻忽然把他抱了起來,轉身走向客廳。

唐辭不悅地道:“你乾什……”

話沒說完,就聽陸九川輕笑著道:“你是不是忘了,長了腳之後,應該穿鞋?”

唐辭低頭一看,他居然光著腳在客廳走路。

很久沒穿鞋,身邊也沒有合適的鞋子,倒是把這個細節給忘了。白皙的腳趾一直接觸冰冷的地板,凍得發紅,似乎在抗議主人對這雙腳的不愛惜。陸九川抱著他來到客廳,給他找了雙拖鞋,親自穿在他的腳上:“回頭給你買雙鞋,先穿拖鞋應付一下。”

唐辭忽略了腳趾接觸到男人溫熱掌心的異樣感覺,輕聲說:“九哥。”

陸九川抬頭看他:“嗯?”

唐辭猶豫片刻,才道:“我昨晚做了個噩夢,夢見一些零碎的片段,我不確定那是夢,還是我失去的記憶……”

陸九川立刻嚴肅下來:“說說看,你夢見了什麼?”

唐辭道:“我夢見我們在希爾特無人區遭遇了襲擊,襲擊我們的,是一種奇怪的外星生物,它們擁有高科技的智能戰甲,好像還有隱形能力?”

陸九川眉頭一皺:“隱形能力?難道和曲婉月口中潛入雙子宮的刺客有關?”

唐辭道:“因為是夢境,我沒法確定到底是不是記憶閃現,我覺得我們要儘快出發再去一趟希爾特無人區。隻有去了那裡,謎題才會解開。”

陸九川也讚同這一點:“我約寒江和肖樓見麵商量一下。”

***

同一時間,邵清格和葉棋吃過早飯後就來到首都星最大的皇家銀行。

父親在這裡留了一個保險櫃。

邵清格也不知道這裡麵到底存放著什麼,他找了銀行的VIP客戶經理,出示了自己的信物,表示要打開保險櫃,經理核對過身份後,就帶著他進入了銀行的最頂層。

邵清格跟著經理走到父親留下的保險櫃前。

葉棋瞪大眼睛,好奇地看著保險櫃。這櫃子將近一米五的高度,銀白色的金屬保險櫃正前方有一個密碼感應區,邵清格先用指紋驗證解鎖了第一重密碼,緊跟著,就將父親留下的指環放在了感應區,解鎖第二重密碼。

屏幕中彈出一行“密碼匹配成功”的字樣。

下一刻,耳邊響起“啪”的一聲,銀色的金屬櫃在眼前緩緩打開……

然後,葉棋和邵清格同時僵住了。

櫃子裡全是錢。

紅色的紙幣,一排又一排齊刷刷地擺在櫃子裡,葉棋從小到大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的現金,這都可以拿去砌出一麵牆了!

經理微笑著說:“邵總,您要將保險櫃帶走嗎?”

邵清格無奈扶額。

他這個土豪父親還真是簡單粗暴,居然給他留了一櫃子的現金!

可他最不需要的就是現金。他現在掌管著諾亞醫療科技公司,每個月的盈利足夠他們全團衣食無憂地過個幾十年;哪怕他在這個世界身無分文,他們之前賺的那些金幣,換算成星幣之後,也絕對能做到不愁溫飽。

留一櫃子錢,還不如留下點什麼線索。

邵清格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那經理卻覺得,邵總果然是有錢任性,看見一櫃子的錢居然滿臉失望?

邵清格看向葉棋:“帶回去?還是直接存進卡裡?”

葉棋心想,這麼多現金不要白不要,但總覺得存進卡裡不太對,他仔細觀察櫃子,現金的擺放雖然很整齊,可是……每一排都缺了一塊?

乍一看沒問題,可仔細想想卻不對。

邵清格的父親是帝國富豪榜上的名人,他如果真想給兒子留下一櫃子現金,怎麼可能不把櫃子塞滿,他缺那點錢嗎?既然不缺,為什麼每一排都留了空缺?

葉棋試著從左到右數了一下。

如果把捆在一起的一遝錢(10萬星幣)當做一個數字單位,第一行缺的是2,第二行是9……第三行是7、第四行5……再後麵是0、7、1、5。

櫃子總共有八行,每一行都缺了一遝錢。

葉棋在心裡將這串數字連起來。

29750715?八位數,是密碼?或者是……日期?

如果是日期,那就是星曆2975年07月15日?

今天是星曆3000年7月16日,肖樓在昨天,也就是7月15日過了25歲生日,那麼肖樓的出生日期——正是星曆2975年7月15日!

這個發現讓葉棋的心臟劇烈地跳動起來。

他不認為這會是巧合。

由於葉棋和邵清格出門的時候就連接了心有靈犀,葉棋立刻將這個發現告訴了邵清格,邵清格原本伸手去碰觸櫃子裡的星幣,結果卻硬生生地停住。

這些錢……不隻是父親留給他的錢。

而是密碼!

一些涉及到重要線索的密碼!

辛虧小葉足夠聰明謹慎,如果破壞了櫃子裡錢幣的排列,見錢眼開,直接把這些現金存進銀行卡,那他們就會失去最重要的一條線索。

邵清格眯起眼,看向身邊的客戶經理,微笑著問:“我可以把整個箱子搬走嗎?”

經理點頭:“當然可以,邵老先生買下了這個保險櫃,確認身份並且簽字之後,您隨時都可以將它搬走。”

邵清格點了一下頭,在確認合同上簽名。

櫃子很大,為了不破壞櫃子裡星幣的排列,葉棋趁著周圍的人不注意,直接用瞬移卡將櫃子帶進懸浮車裡,他心驚膽戰地道:“2975年7月15日是肖樓的生日,你父親在保險櫃裡用錢幣擺出這個數字,絕不會是巧合!”

邵清格微微蹙眉:“我查到20年前,公司將30億星幣投入到‘諾亞方舟重啟計劃’,而父親留下的日期是25年前……會不會是星曆2975年7月15日,也就是肖樓出生的那天,諾亞方舟計劃第一次啟動?而20年前,也就是肖樓5歲的那年,計劃又重啟?”

葉棋仔細一想,點頭讚同:“有道理!重啟,那肯定是之前已經啟動過一次了。如果25年前第一次啟動,20年前第二次啟動,前後兩次都跟肖教授有關聯!第一次是他出生的日子,第二次則是他……重傷失去記憶的那一年?”

兩人對視一眼,立刻將這個重要消息告知了肖樓。

虞寒江看著手機裡彈出的信息,立刻說道:“肖樓,我們必須做一個決斷。”

過了一天,兩人的心有靈犀已經中斷,畢竟這個通道隻能保持24小時,王宮內又不能使用新卡,但肖樓還是從虞寒江的眼中理解了他的意思:“你想離開王宮去調查?”

虞寒江點頭:“我們找借口出宮,讓九哥率領利箭軍團保護你,隻有這樣,我們才能全團轉移,儘快查出當年的真相,並且想辦法跟劉橋他們彙合。”

留在王宮毫無進展,隻能坐以待斃。

不如破釜沉舟,集體逃離這個禁用卡牌的地方,從外圍展開全麵的調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