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科幻靈異>盛唐日月> 第四十七章 奇兵 (上 繼續求首訂支持)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十七章 奇兵 (上 繼續求首訂支持)

刹那間,羽箭和飛刀,都突然一滯。緊跟著,哭喊聲和怒吼聲,交替而起。

“大師兄戰死了!”“定難大師被惡魔殺了!”“殺了那個惡魔,為定難大師報仇!”“殺了他,除魔衛道……”

另外四名麵皮蠟黃,滿臉橫肉的惡僧,拋開各自的對手,大吼著向張潛撲去。其中一個手中連兵器都沒顧得上找,隻管摘了脖子上念珠當做多節鞭。

而那些持弓箭和放飛刀的和尚們,也不顧胳膊酸軟,紛紛將箭蔟和刀尖瞄準張潛,恨不得將他立刻射成一個刺蝟。

再看張潛,一管子結果了某個惡僧之後,竟然像中了詛咒般,動作明顯變得遲緩。甚至有好幾次,因為移動速度太慢,刹點兒就喪命於羽箭和飛刀之下。

虧得王毛伯來援的及時,扯過一匹失去主人的戰馬,用馬的身體,替他遮擋了兩輪,才讓他不至於當場血流五步。然而,戰馬卻因為負傷過重,悲鳴著跌倒,血流如瀑!

“找死啊,這節骨眼上發呆!”快速鬆開馬韁繩,王毛仲單手扯住張潛,不顧雙方地位懸殊,衝著他耳朵大叫。

從小長到大,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在生死關頭,竟然也能溜號!因此怒不可遏。而張潛,卻依舊神不守舍,被他扯得腳步踉蹌,差點兒一頭栽倒。

不是找死,而是因為心理受衝擊實在太大,手和腳忽然都開始發木,無法完整地大腦發出的指令。

在另外一個時空,雖然張潛練過自由搏擊,可主要是為了自保、強身和耍帥,根本沒主動用所學的本事傷害過彆人。

穿越之後,無論是對王毛仲,還是對喜多肉,他都沒真正想過殺死對方。哪怕是那天明明知道王毛仲是前來行刺的,他都下不了狠心去結果此人性命。隻能假裝是接受了任全的勸告,自己給自己找台階兒下,然後借著王毛伯來認錯的機會,放對方離開。

而現在,他卻親手將一名和尚,給敲了個腦漿迸裂。試問,他的心臟怎麼可能承受得住?

“用昭小心!”王翰在遠處看得真切,急得滿頭大汗。想要搶過來相救,前路卻被和尚們用弓箭封了個死死。

“大師兄小心——”任琮和郭怒兩個,也各自帶著家丁,拚命衝上。半途中,卻迎頭遭到了一輪飛刀,不得不揮舞著兵器左躲右閃。

“定塵,定靜,纏住這個使橫刀的。我和定眾來超度姓張的惡魔!”

“二師兄儘管去,這個使刀的交給我和定塵!”

四名麵皮蠟黃,滿臉橫肉的惡僧,也迅速發現了張潛神不守舍。立刻叫喊著做出了分工。其中兩名僧人,用戒刀和念珠,在正麵吸引王毛伯注意力。另外兩名僧人,則從側麵向張潛迂回包抄。

“當啷,當啷!”張潛用青銅管子勉強招架了幾下,依舊動作遲緩,步履蹣跚。而“墨家”先賢墨菲的定律,卻又一次應了驗。就在他被逼得險象環生之際,有支冷箭呼嘯而至,“噗”地一聲,正中他的左腿。

雖然隔著絮了厚厚絲綿的褌(棉褲),中箭位置也很靠近邊緣,銳利的箭簇,依舊穿透了所有衣物,直接將他左腿外邊緣處的皮膚給戳了個通透。

血,立刻與箭尖一起,從左腿後側冒了出來。正在努力移動身體的他,忽然打了個踉蹌,又一次差點栽倒。而撲過來的惡僧定塵和定靜,則看準機會,一個揮鏟猛拍,一個揮刀橫掃,發誓要將他擊斃於當場。

“啊——”張潛疼得嘴裡發出一聲慘叫,猛地來了一個側翻,躲開了兩名惡僧的聯手攻擊。緊跟著,失去的魂魄,忽然全部歸了原位。他的身體迅速從地麵上滾起,單膝著地,左右兩隻手和腰杆同時發力,將青銅管子當做大棍,貼著地麵兒來了一記橫掃。

正揮舞著月牙鏟子撲過來的惡僧定眾,被掃了個猝不及防。腳踝處結結實實吃了一記,整個身體瞬間失去了平衡,“噗通”一聲,摔出了半丈遠。

而另外一名持刀的惡僧見勢不妙,慌忙橫刀自保。卻被張潛趁機又是一棍子捅了過來,正中心口。

“噗——”持刀惡僧定實嘴裡噴出一口鮮血,掉頭就跑。得到喘息機會的張潛,單手抓住腿上的箭杆,奮力拔出。隨即,咬著牙,一瘸一拐的跟在持刀惡僧定實身後,緊追不舍。

“放箭射他,快放箭射他!不要讓他傷了二師兄!”定塵,定靜擔心自家同夥,趕緊丟下王毛伯,一邊飛奔過來相救,一邊向負責遠程壓製的和尚們發號施令。

眾和尚們,也發現了情況忽然急轉直下。紛紛調轉角弓和飛刀,再度瞄準張潛施以攢射。

左腿處的箭傷鑽心地疼,周圍陸續有飛刀和羽箭掠過,而張潛,卻忽然好像換了一個人般,對疼痛和危險不管不顧。目光死死咬住持刀惡僧,手中銅管子連砸帶捅,一下不行,立刻換招再來。

這下,負責遠程壓製的和尚們,可就有些為難了。想要射死“惡魔”張潛,就得瞄準他的身體,並且估算好提前量。而“惡魔”張潛,跟他們的二師兄定實,卻隻相距一棍之遙。他們發出的羽箭和飛刀稍微偏上一點兒,恐怕就會先要了自家二師兄的性命!

好在定塵和定靜趕過來得及時,聯手向張潛發起了攻擊,逼著他放棄對定難和尚的追殺。眾弓箭手們才終於鬆了一口氣,重新轉動脖子,尋找壓製目標。

然而,還沒等他們將這口氣兒喘勻,就在他們身邊不遠處官道旁,瑟瑟發抖的百姓隊伍當中,忽然跳起了兩道圓滾滾的身影。

其中一人左手抓個木盆當盾牌,右手拎著個木頭勺子當大錘,橫衝直撞。另外一人,則將半滿的蕎麵袋子,順著寒風用力猛抖。刹那間,浩浩蕩蕩的蕎麵粉,就籠罩了弓箭手和飛刀手的頭頂,將他們眼前變成了白茫茫一片。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