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金枝> 第672章 失蹤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72章 失蹤

狐夭聞言愣住,忍不住皺眉,“他不是被寇賢的人給絆住了才沒來,而是姑娘安排了他去做彆的事”

賀林晚頷首。

狐夭看了李毓一眼,見李毓笑眯眯的沒什麼反應,不由得替自己的主子生出了幾分憂患意識,連忙對賀林晚擠出一個笑臉,“姑娘有什麼事吩咐我們去做就是了,又何必麻煩寧司副呢。”

賀林晚:“這件事由他去做更方便些。”

狐夭還想要說什麼,又聽賀林晚說:“何況,你家世子這陣子正是需要格外小心的時候,你們最重要的事就是保護他。”

狐夭這才沒說話,轉眼又瞥見自家主子衝著賀姑娘笑得跟朵花兒似的,更加無話可說了。

賀林晚和李毓乘同一輛馬車從一條隱秘的小道離開了憩園,沒有與刑獄司派出來搜尋聖主的人碰上。

馬車上,李毓說:“這位聖主既然是你祖父收下的弟子,那他肯定時常有機會與你祖父接觸,連範允都不能肯定此人是誰,說明他出現在你祖父周圍的原由很合理,合理到沒有人覺得有什麼不對。”

“我祖父不愛應酬,平日裡不是在宮中當值,就是在府中與幕僚們議事、處理一些公務,有時候空閒了就教小輩們讀書。宮裡,府裡可以頻繁接觸他的人不少,深究起來,倒是每一個都有可能。”說到這裡,賀林晚表情略有遺憾,“本以為今日能憑些蛛絲馬跡猜測一下那位聖主的身份的,可惜他隱藏得太深了。”

“我卻有一種預感。”李毓衝著賀林晚一笑,“這位聖主藏不了太久了。”

賀林晚點了點頭,認真道:“現在能給趙大哥和表哥解蠱的希望,很大部分落在了他那裡,就算他想繼續藏著,我也不會答應。”

離了小鬆山之後,李毓和賀林晚兩人分開,賀林晚回了賀府,李毓則悄悄回了英國公府。

賀林晚回來兩時辰之後,狐夭派人給賀林晚送來了密信,信上說俞海帶著人幾乎翻遍了小鬆山,甚至在有可能藏人的山頭下點火燒山,想要逼人現身,卻連聖主的影子都沒有摸到,最後不得不讓屬下在小鬆山周圍繼續留守,他自己則帶著寇賢的屍體回去複命了。

狐夭也帶著人試著想要追蹤那位聖主,可是不知那位聖主是不是也知道一條什麼隱秘的密道,他們最終也是一無所獲。

不過,值得誇獎的是狐夭的人控製住了那個範允的心腹,說不定能通過他拿到真正的聖門令,到時候有聖門令在手,還怕聖主不現身嗎。

與此同時,俞海回宮之後麵見天承帝請罪。寇賢死了,他除了向天承帝稟明始末之外,彆無選擇。

俞海聲淚俱下地控訴寧易勾結聖門的人,害死了寇公公。

天承帝得知俞海死了又驚又怒,又聽聞牽扯到了寧易,更是勃然大怒,命人去將寧易和範允一同帶來殿中,他要親審。

可不待天承帝派出去的人把寧易和範允帶來,寧易自己來求見天承帝了。

俞海看到寧易大步走進殿來,不由恨得咬牙切齒,他倒不是真的對寇賢的死有多傷心,隻是他一進宮就在寇賢手下做事,這些年全靠寇賢提拔才有今日,現在寇賢死了,等於他的靠山倒了,加上還不知道天承帝會不會因為他辦事不利而降罪,自然是恨極了寧易這個始作俑者。

俞海正要在天承帝麵前先聲奪人,再告他一狀,寧易卻沒有給他機會,匆匆行了一禮之後,稟報天承帝說:“陛下,範蘭若失蹤了。”

天承帝原本冷著眼盯著寧易,聽了他的話一時沒反應過來,愣了愣。

“誰”

“範允的孫女,範蘭若,在刑獄司裡失蹤了。”寧易似乎怕天承帝聽不清楚,一字一句地說。

“你說在哪裡失蹤的”天承帝一臉匪夷所思的表情。

“在刑獄司。”

殿中靜了一瞬。

“失蹤了”天承帝怒極反笑,咬著牙道,“還是在刑獄司裡失蹤的這是朕今年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寧易,你是不是該給朕一個交代”

寧易低頭,似乎很是慚愧,“此事怨我失職。得知寇司正輕信了範允的話去了小鬆山,我怕他中了範允的圈套,便立即帶人趕了過去,不想半路上被寇司正的人絆住了。那時我才知道寇司正竟將刑獄司所有精銳都調遣了出來,察覺到事情不對,怕是調虎離山之計,想要帶人突圍回刑獄司,可是困住我的都是聽命於寇司正的絕頂高手,我的人一時打不過。後來寇司正殉職的消息傳過來,我才找機會脫身回宮,回到刑獄司之後發現司中一切如常,唯有看守女眷的看守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範蘭若則不見了。”

俞海聽懵了,下意識反駁,“你說謊”

寧易看了他一眼,“陛下在此,你覺得我哪一句話是欺君,隻管指出,讓陛下定奪。”

俞海急急道:“你明明是聖主的人,我聽到你跟範允親口說的。”

“原來你躲在牆下的夾道裡偷聽。”寧易聞言了然,卻用看白癡的目光看了俞海一眼:“我不過是詐了範允一詐,想要從他口中知道更多的訊息,這不過是問訊的常見手段。我若真要與範允談論絕密之事,怎麼可能會選一個有密道的牢房。”

“你知道那個密道”俞海愣住。

寧易淡然道:“自然知道,前不久我還安排了人去維護密道機關,不然前朝留下來的機關,你怎麼可能用得這麼順手”

“你”

“好了。”天承帝不耐煩地製止了俞海,“寧易不可能是聖門聖主的人。”

俞海想問為什麼,但是他不敢,隻能一臉憋屈。

“陛下明察。”寧易看都不看俞海一眼,“陛下,現在看來範允是佯做要與寇公公聯手,實則他的目的根本不是什麼聖主,自始至終他的目的都隻有一個,那就是保下範蘭若。”

而保下範蘭若,就等於保下了那封詔書。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