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金枝> 第674章 仇恨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74章 仇恨

這日淩晨,範允的孫兒,被酷刑折磨了一日夜的範良弼發起了高燒。

與範良弼關在一間牢房的範思道雖然傷得不比範良弼輕,但是發現渾身是血的兒子燒得渾身滾燙,神誌已失,急得大喊,想要人將範良弼送去就醫。

當值的小內侍夏天,聽到動靜提著燈籠過來查看,被拚著最後一口氣爬到柵欄邊呼救的範思道一把抓住了衣擺。

“求、求,你,叫、叫大夫,救救他,救救他。”自己也已經神誌不清的範思道,本能地揪住夏天的衣擺,喃喃懇求道。

夏天嚇了一跳,手中的燈籠差點打翻,他提起燈籠往牢房裡照過去,隻看到一個看不出本來麵目的血人趴在了柵欄前,一條幾乎與人同寬的長長血痕從他身下蔓延到了牢房裡,這是重傷的範思道一點點慢慢爬過來時,留下的痕跡。

“他,他才二十歲,沒有做錯過事”範思道聲音雖然虛弱,但是聲聲泣血。

夏天又踮腳往牢中看了一眼,隻隱約看到稻草堆裡有一團人影,趴在那裡一動不動,連呼吸聲都沒有。

“不會已經死了吧”夏天雖然年紀小,但是這樣的情形卻見得多了,覺得裡頭那位範公子就算沒咽氣應該也是救不活了的,倒是這位念子心切的範大人因心裡還有口氣撐著,說不定還有得救。

夏天忍不住動了點惻隱之心,可惜他位卑言輕,說了不算,隻能去找能做主的人做主。轉身要走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衣擺還被範思道死死拽在手裡,像是抓著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怎麼都不肯放手。

夏天扯了半天,衣服扯破了都沒把自己的衣擺給扯回來,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你不放開,我怎麼去找大夫救你兒子”

話音剛落,就發覺範思道放開了手。

夏天又看了一眼牢房中的父子,歎了一口氣,提著燈籠去找袁喜。

袁喜是主行刑人,折騰了範家人一日夜,精神還很亢奮,正坐在血淋淋的刑房裡一邊哼著小曲兒,一邊磨一把巴掌大小、薄如蟬翼的刀片。

聽了夏天問要不要給範家父子找個太醫來看看的話,袁喜摸了摸他的頭,笑眯眯地說:“傻孩子,咱刑獄司跟太醫院向來水火不容,請太醫過來不是鬨笑話嗎”

夏天好脾氣地避開了袁喜遺留著血腥味的手,不解,“咱們什麼時候跟太醫堂水火不容了”

袁喜翻轉著手中的薄刃,咧嘴一笑,“咱們刑獄司專門送人見閻王,太醫院呢則是負責找閻王要人的,可不是水火不容”

夏天知道袁喜是胡扯,繼續軟聲道:“他們若是死了,還要怎麼讓範相公開口呢你就不怕上頭怪罪你用刑太重至少得留著他們一口氣吧”

袁喜不以為意,繼續磨他的薄刃,“開什麼口你真以為我們刑獄司是衙門呢”

“我們不也負責查案嗎雖不是衙門,那也跟衙門沒什麼區彆。”

袁喜關愛地看了夏天一眼,“乖,回去好好當值,不要多管閒事,有些事等你長大了就明白了。”

夏天猶豫著不肯走。

袁喜頭也不抬,像是在跟夏天說話,也像是在自言自語,“衙門裡的官審案,背後那麵牆上畫的是紅日東升,那代表的是公正與無私可誰見過我們刑獄司裡掛這玩意兒了嘿嘿,我們刑獄司宗卷室的那麵白牆上到是掛了字畫,掛的是先帝和當今的肖像,以及司正和司副的手書。時刻提醒著刑獄司的人牢記,效忠於誰,又聽命於何人。”

夏天沉默了一瞬,什麼也沒說,轉身走了。

袁喜等他離開了才抬頭看了一眼,沉思著嘀咕,“這小子今天這是怎麼了又不是第一次見人用刑。”

夏天沒能找來大夫,回去拿了一瓶袁喜之前送給他的傷藥,從柵欄的縫隙裡扔給了仍舊趴在地上,死活不知的範思道,然後逃也似地跑了。

不知道是夏天的這瓶傷藥沒有起作用,還是壓根兒就沒有用上,天亮之後範良弼被發現死在了牢房裡,屍體已經涼透了。

在得知兒子死了之後,還吊著一口氣的範思道竟也突然咽了氣。

範允接連死了兒子和孫子,兩眼一翻,直挺挺地栽倒在地。

袁喜把死了兩人,範允暈過去的消息稟報了上去,寧易隻淡淡地說:“知道了,拉出去埋了。再去給範允紮幾針保住他的命,彆讓他死了。”

範良弼和範思道被用草席裹著拖走,經過女眷那邊的時候,被範家的女眷認了出來,女眷們發出了慘烈悲切的哭聲。

不知是誰說的,等男丁們都死了就要輪到她們女眷了。這日夜裡,範思道妻子、兒媳和兩個女兒把腰帶高掛在柵欄上打了個死結,再踮腳將自己的脖子伸了進去,自儘了。

範老夫人麻木地看著掛在牢房裡的屍首,目光空洞。

等刑獄司的人過來收屍的時候,若不是她眼珠子動了動,眾人都誤以為她也死了。

寧易將範家幾人死亡的事情報給了天承帝,天承帝隻是冷漠地問:“範允還是不肯招”

寧易:“是。”

天承帝冷笑一聲,什麼也沒說,隻擺了擺手讓寧易退下了。

寧易回到刑獄司,夏天連忙跑過來稟報道:“大人,範大人醒過來了,說想見您一麵。”

袁喜在一旁聽到了,連忙將夏天推到一邊,“去去去,大人是他現在的身份想見能見的還以為自己的當朝閣老呢去告訴他,他袁爺爺等下去會會他。”

寧易卻抬腳就往範允的牢房方向走去。

夏天還想跟上去領個路,卻被袁喜一把拎住了後領,拖走了,“彆去大人麵前討嫌跟著你袁爺爺去審審其他幾個歪瓜裂棗你乖一點,爺爺就把一身絕活都傳給你。”

“我才不學呢。”夏天忍不住掙紮。

“不學就沒飯吃”

寧易來到範允的牢門前,範允靠坐在牆邊,形容枯蒿,聽到動靜緩緩抬頭向寧易看過來,眼中迸發出激烈的仇恨情緒。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