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金枝> 第673章 天不應,地不靈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73章 天不應,地不靈

天承帝聽到詔書兩字,眉心立即一緊,他抬手製止了寧易。

“你先下去。”天承帝這話是對俞海說的。

俞海能成為寇賢的第一心腹,自然也是機靈的,知道這其中有不能讓自己知道的事情,他也半點不敢好奇,匆匆行了一禮,就垂首退下了。

“範允把聖門聖主牽扯進來,設計你和寇賢帶著精銳們離開刑獄司,是為了把能模仿楊序字跡的範蘭若送出去,給李毓當籌碼”天承帝看著寧易,微眯著眼睛問道。

“是。”寧易的表情很穩,“此事正好坐實了範允的立場。”

“可有證據”天承帝問。

上次範允與天承帝一番交談是有效果的,天承帝雖然沒有徹底打消對範允的懷疑,但是對範允是李毓的人這件事他有些懷疑。

還不等寧易回話,程嚴的聲音在殿外響起,“陛下,臣有要事稟奏。”

天承帝皺了皺眉,本想讓程嚴等等,但是聽程嚴的聲音似乎還挺急迫的,能讓程嚴這麼沉穩嚴肅的人如此,恐怕真的是要事。

“進來吧。”

程嚴立即大步走進殿中,一邊行禮一邊急切地道:“陛下,臣聽聞寇公公出事了。”

“這就是你要稟的事”天承帝心情很糟糕,見程嚴進來了之後卻問起了寇賢的事,一臉不耐地道。

程嚴趕緊說:“臣要稟的是另一件事兩個時辰前,刑獄司有人搬了一口大箱子離宮,說是奉了寇公公的命令,要執行機密任務,宮門侍衛知道刑獄司的任務很多都不能聲張,加上那兩人又手持寇公公的令牌,所以沒有查驗那口箱子就放行了。可若是寇公公在兩個時辰之前就已經遇害,那這兩人奉的怕是偽令了剛剛下頭的人來稟報說,俞公公從殿中出去之後,急急問他們要今日進出宮門之人的名錄,說是刑獄司有要犯逃離,臣回想起那口箱子,怕事關緊要,便來稟報陛下。”

“你的意思是,要犯藏在箱子裡逃出了宮”天承帝臉色難看地問。

“依臣推測,八成如此。”程嚴說著撩起衣擺,單膝跪地,一板一眼地說,“城門守衛屬臣管轄,此事是臣失職,才導致要犯逃脫,還請陛下降罪”

天承帝沒讓程嚴起來,他看向寧易空蕩蕩的腰間,語氣有些沉,“令牌刑獄司的令牌,不止寇賢有吧。”

寧易平靜地從衣袖中拿出了一枚令牌呈上,天承帝接過看了幾眼,扔回給了寧易,“你的令牌還在,那兩人手裡的令牌若不是偽造的,就是寇賢的那枚了。”

能出宮無阻的令牌,刑獄司隻有兩枚,一枚在司正手中,一枚在司副手中。

程嚴出聲道:“臣屬下雖無能,但是眼力還是有的,那枚令牌不可能是偽造,臣願用項上人頭擔保。”

寧易看了程嚴一眼,“發現那名要犯不見之後,內臣立即審了幾個人,一個叫吳良的內侍招供,為了方便範允向外傳遞消息,寇司正將自己的令牌給了範允,範允恐怕就是利用這枚令牌,讓自己的人扮成了刑獄司的人進宮,帶走了那名要犯。陛下可詢問俞海,是否確有此事,那個叫吳良的內侍是俞海心腹,向來奉他之命行事。”

“程嚴,你去。”天承帝對程嚴擺了擺手。

“是。”程嚴起身,領命而去。

“寇賢跟隨我多年,一直忠心耿耿,若事實真如你所言,你說範允是用什麼條件才打動了他,以至他背叛了朕”天承帝似乎漫不經心地問了寧易一句。

寧易:“寇公公對陛下的忠心日月可鑒,不管範允給出的是什麼條件,相信寇公公忠心的人也始終是陛下。”

“你竟然會為寇賢說好話”天承帝有些意外。

“內臣雖與寇司正不合,卻也從沒有懷疑過他對陛下的忠心。”寧易的語氣恭敬,但是聽起來沒有什麼起伏,“當初寇賢想要收買內臣,給出的條件是聯手除去寇司正後,助我獨掌刑獄司。另外,他在宮外還有不少勢力,可助我立功,在陛下麵前固寵。範允所說的這些話,內臣之前都寫在了要呈給陛下的口供中,一字不差。”

天承帝想了想,卻是一哂,“朕念在他是兩朝老臣,想留些餘地,才沒有將他這些年的勢力給連根拔除,他卻利用朕的仁慈來收買朕的心腹,真不愧是範允”

寧易垂手而立,不再言語。

程嚴分彆從俞海和吳良那裡問了話之後,立即回來向天承帝稟報:“陛下,寧司副所言不差,寇公公的令牌確實是借給了範大人,範大人利用這枚令牌麵,秘密地見了保管聖門令的心腹。”

天承帝似乎已經對這個結果有所預料,聞言冷哼了一聲。

“再審範允和範家諸人,讓他們把範蘭若交出來,朕或許可以考慮留下他們的性命。”天承帝對寧易下令道。

“是。”寧易行了一禮,退下了。

天承帝又看向程嚴,“迅速排查宮內外,將與範家又牽連之人都控製起來,不惜一切代價問出範蘭若的下落。另外,那位聖門聖主,查出他的身份,朕倒是真想看看他是何方神聖。”

“臣遵旨。”程嚴也領命退下了。

範允怎麼也沒料到,事情並沒有按照他安排的發展,而是急轉直下。

寧易回到刑獄司之後,命袁喜繼續提審範家諸人,袁喜不眠不休審了一日夜,都沒有問出範蘭若的下落。

寧易將他們的口供修飾一番報了上去,天承帝看完大怒,認定範家是上下對晉王府忠心耿耿,死不悔改,命寧易不要對範家人留手,繼續審,生死不論。

範允聽著兒孫們的慘叫聲被逼急了,跪在牢中叩頭,求見天承帝。為了引起重視,一些原本他想留下當籌碼的機密之事,也都開始往外說。

可惜的是,寇賢已經死了,寇賢的幾個心腹也讓寧易借機會調離,現在的刑獄司可以說是寧易一個人的天下,就算範允說出來的東西天承帝感興趣的,也沒有人給他報上去,範允是真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