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女生純愛>歡想世界> 057、滿世界都有人想乾掉你【求首訂】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057、滿世界都有人想乾掉你【求首訂】

華真行低下頭,有些不服氣地說:“我就是風自賓,為什麼不能委托給自己”

楊老頭不知從哪兒抄出一根藤條,在石桌上抽得啪啪響:“還能不能讓人省點心誰稀罕現在那個破公司嗎你怎麼不知好歹,為啥不讓你直接露麵,學了這麼多年都沒開竅

有些事,以你現在的身份不合適。還有一些事,我們都不合適直接出麵,隻有讓夏爾那樣的當地人去做。煞費苦心做了這麼多安排,你卻自己拆台。

你要做的事情,將來一定會遇到對手,牽涉的利益越大對手就越強大。有朝一日滿世界都有人想乾掉你的局麵,也不是不可能出現。你簽這樣一份委托書,那還換身份乾什麼”

華真行從小到大沒少挨揍,楊老頭這根藤條使得神出鬼沒,給華真行留下過無數深刻的印象。回想起來已有一年多沒挨過抽了,可是今天一看楊老頭這個架式,華真行還是有些打怵。

他悄悄往後退了半步,仍然低著頭道:“我懂,我錯了您老就彆生氣了,這份委托書又沒有讓彆人看到其實我就是想試試,我說話好不好使”

楊特紅用藤條指著他道:“我先問問你,我說話好不好使”

華真行趕緊點頭:“好使,當然好使”

楊老頭:“那我再問你,為什麼要找死一點小小的權欲感而已,便不知自製,還能有什麼出息明知不該卻不能自製,便是找死,這和抽蠍子、抽葉子有什麼區彆”

華真行:“我錯了,剛才已經認錯了。”

楊老頭這才收起藤條道:“口服更得心知。你是個雜貨鋪的小夥計,假如有人想對付你,就會用對付一個小夥計的手段,你便不難應付。假如你是風自賓,那麼彆人對付你的手段就不一樣了,而你做事也不會方便。

你看看我老人家,這麼大的本事,不也是個雜貨鋪老板嘛你看我得瑟了嗎,這樣才過得舒服嘛。儉慈之道,很多人都不明其真意,老墨也談儉、小孟也談慈,但在我這裡,儉為不顯、慈先貴己。”

華真行:“是的,您老教育得好。”

說到這裡楊老頭的氣差不多都消了,這才坐下道:“不是把你放到那個位置上,你就是那種人了。你現在需要多看、多學、提想法,然後再看、再學、再提想法,沒人不讓你說了算。”

華真行陪笑道:“那需要我做些什麼呢”

楊特紅:“今天不是給你分配任務了嗎你有三件事,第一是去找雷工談工程,自己想想怎麼談吧。第二是幫夏爾搞定海神幫和黃金幫,不用著急去找他,他會主動來找你的。第三,你自己不還有係統任務嗎”

華真行:“我知道了,一定都會儘力做好。但是雷總工那邊,除了兩棟公寓樓,鐵絲網的工程我也能全權做主嗎”

楊特紅:“隻要你能搞定的事情,你都可以做主,現在還搞不定的事情,就不要逞能。想知道自己有多大本事,就先去做點事情吧。”

華真行:“那這張委托書就作廢吧,我再寫一張,就委托您老轉達風自賓的意見。您可以不必拿出來,有必要的時候再用它。”

楊特紅:“那還不快寫”

華真行趕緊上樓,很快寫好了一份新的委托書,跑下來交給楊特紅。楊特紅手一抖,不見火光,原先那份張紙便化為飛灰。他很滿意的將委托書疊好收起道:“對了,還有一件事。老墨打算在莊園裡養雞,你是什麼意見”

華真行:“隻要不是養得太多、太密集,注意清潔打掃,我看沒什麼問題。”

楊特紅:“這些不用你說,老墨那幫人比你有經驗得多,我隻是問你有什麼想法”

華真行:“想法將來有雞吃了,還有雞蛋”

楊特紅笑了:“這個想法不錯,一年四季還有新鮮蔬菜呢。”

華真行:“假如這些雞在莊園裡溜達,不回窩裡下蛋怎麼辦”

楊特紅的笑容變得有些古怪:“你是擔心雞下了蛋找不著嗎以你墨大爺的本事,收個雞蛋算啥事”

華真行也意識到這個擔心有點多餘,墨大爺的本事大著呢,像楊老頭曾施展的飛天抓麵條絕技,他老人家肯定也會。

墨大爺挎個兜子往那兒一站,神識掃過,哪隻雞在哪裡下了蛋,曆曆分明。再信手一揮,一顆顆雞蛋就從莊園的各個角落飛進了兜子裡畫麵太美了,簡直沒法看。

誠懇地認了錯,終於搞定了發火的楊老頭,華真行上樓休息的時候,天邊突然傳來一聲驚雷,緊接著滾滾雷鳴不斷,大雨季終於到來。

這一帶大雨季持續的時間,通常從五月末到八月初,接近三個月。荒漠迅速變得青翠起來,很多地方漸漸化為了一片泥澤,水流彙集形成一條條季節性的河流,包括沙盤上標注的北索河與真行河。

等到每年大雨季接近尾聲的時候,成群的野牛、斑馬等野生動物,將會從南方的國家公園一帶向北遷徙,渡過非索港進入已水草豐茂的北方荒漠。他們將在那裡繁育後代,一直等到小雨季結束之後的年末,才會再次遷徙到南方。

雨季也不是天天都下大雨,更不是每天二十四小時都在落雨滴,偶爾也有放晴的時候。有些街區迎來了一年中最乾淨的時候,因為雨水衝刷了汙漬,而有些地方又顯得格外臟亂,因為水流隨地勢彙集了汙濁。

這天雨後,華真行和夏爾走在乾淨的街道上。夏爾穿著那天出席典禮的衣服,但換了一雙舒適透氣的鞋,手裡居然還提了一把長柄傘,他壓低聲音道:“我怎麼覺得心裡沒底我現在可是新聯盟的頭領,跑到黃金幫的地盤上會不會很危險,假如他們想趁機乾掉我怎麼辦”

華真行:“新聯盟根本沒有露出要對付黃金幫的意思,就連內部人都不知道我們的計劃,黃金幫的人根本就沒把新聯盟放在眼裡,估計都不認識你。金典行開門做生意,大家都可以來,通常不會在他們的地盤中把你怎麼樣的,至少表麵上不會。”

夏爾:“可是我們在釣魚啊,彆釣出一條大鯊魚把我給吃了要不多叫幾個人,帶上家夥開著車護送我們”

華真行:“那樣還釣什麼魚人家再遲鈍也會盯上你的,恐怕以為新聯盟要來搶地盤,搞不好直接就開乾了東國有個成語叫打草驚蛇,我們還不能打草驚蛇放心好了,我會保護你的,你就是進門問個價而已。”

夏爾:“我知道你本事大,這回可是我在冒險啊。”

華真行:“這裡是非索港治安最好的街區之一,你怕什麼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我替你對付海神幫的海神,你幫我來問個價。”

夏爾又看了看周圍道:“這地方可真乾淨、真氣派,將來整個克林區都會像這樣嗎”

華真行嗤笑道:“這裡算什麼,哪能和我們規劃的克林區相比”

非索港不同的街區之間,環境差彆很大。最漂亮、最安寧的地方,當然是南部海岸一帶,歡想實業總部就設在那裡。主市區這邊還有幾片地方的治安不錯,包括非索港國際醫院與非索港國際碼頭這樣的特殊區域。

市政府、市議會等權力機構所在的那一片中央街區,治安情況相對很好,很多高層人士都住在那一帶。那裡還有非索港為數不多高檔商場、超市、酒店和休閒娛樂場所。

另一片還算“高尚”的街區,就是黃金幫的地盤,是一個局部的商貿中心和金融中心。當地人都叫它貿易區,在行政區劃中則屬於北灣區。其實很多當地居民根本就不知道北灣區這個地名,大多數時候,它隻存在於行政區劃地圖上。而新聯盟計劃建立的克林區,就與非索港市政界的北灣區大體重合。

港貿區約占北灣區麵積的四分之一,並擁有北灣區內唯一的警察局。警局的經費來源當地居民與商戶繳納的稅金,還包括一部分捐款,他們當然要給當地提供保護。這裡平日都有警察來回巡邏,一些重要地點還有警察站崗執勤。

需要介紹一下幾裡國的行政區劃。非索港其實不僅是一座城市,而是幾裡國的九個邦之一,相當於州或者省的概念。非索港是幾裡國最北部的,也是麵積最大的一個邦,它的轄境內隻有一座城市。

在這座城市內,則劃分為五個區。北灣區是其中之一,它是幾裡國第三級、也是最低一級的行政治理單元。幾裡國的行政治理結構隻有國、邦、區這麼三級,而不像東國有國、省、市、縣、鄉等五級。

假如以一個東國人的眼光看,儘管已是後殖民時代,幾裡國仍保留著半部族、半殖民地的社會特征。各大邦被相對獨立的割據勢力控製,地方政府對基層談不上有什麼控製力,所謂的基層其實就是街區,基本以街區內自治為主。

非索港市劃分為五個區,在警察總署之下,則設有五個警察局。理論上北灣區警察局負責整個北灣區的治安,但他們一般隻在所謂的商貿區巡邏,很少進入大頭幫、海神幫所在的那些街區。

那些混亂街區或者叫底層街區,既危險又沒什麼油水。而控製那些街區的勢力比如原大頭幫,也不願意警方插手地盤內的事情,往往會定期給點賄賂以圖莫管閒事。

底層街區幾乎收不上來什麼稅,有些地方,官方甚至就將收稅外包給控製街區的幫派,相當於權利下放、變相在保護費中抽成。

貿易區離國際碼頭很近,這裡有很多外貿公司的駐地,也是不少海外機構在非索港的落腳點,所以相對繁華。非索港有五家銀行設立了營業網點,其中三個都在貿易區。

十五年前的那場騷亂中,這一帶的居民見勢不妙跑得都比較快,街區受到的破壞反而最小,近年來的恢複重建得也最好。

說這裡的治安還不錯,也隻是相對本地其他街區而言,假如大半夜在僻靜的巷子裡亂逛,同樣是很冒險的找死行為。這裡仍然有很多非法交易,隻是不像彆處那樣地公然進行,但金額和規模卻更大。

據說非索港幾個最大的地下犯罪團夥,其總部就在貿易區,他們不是明麵上的黑幫,也希望自己待在相對安全的地方。

貿易區是黃金幫的地盤,黃金幫從來周圍的其他幫派放在眼裡,他們自稱“文明的打手”華真行實在找不到更準確的詞彙去翻譯。黃金棒的背後另有勢力,他們起到主要作用,就是阻止其他幫派到貿易區來搗亂。

據說黃金幫並不收保護費,他們隻負責經手貿易區的地下非法交易,同時也有自己的產業,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一家賭場和金典行。華真行和夏爾此行的第一個目的地,就是金典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