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神魔書> 第六十八章 公爵和主教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十八章 公爵和主教

五名少將圍毆朗基努斯

喬傾儘全力的瞪大了眼睛,緋紅色的視野下,所有人的動作都清晰可辨。

六個人還沒交上手,他們身上湧出的猩紅色煞氣,已經是之前帝**和教會騎士作戰時,所有人身上湧出的猩紅色煞氣總量的十倍以上。

實力越強,戰意或者殺意越重,就會帶來越濃厚的猩紅色煞氣。

喬大口的喘息著,一道道流水一樣的猩紅色煞氣翻滾而來,不斷被他的身軀吞噬,不斷融入他的力量海,在緋紅色的火焰中煆燒、提煉,迅速和他的身體融合。

五名帝**少將,其中兩人渾身燃起了紅色的火焰,他們身上的製服被燒得乾乾淨淨。

兩人的身軀急速膨脹,從不到六尺高,迅速膨脹到了十尺上下,渾身肌肉虯結的他們,變成了兩尊小巨人。

更讓喬震驚的是,兩位少將的腳下,分彆出現了兩個不斷收縮、膨脹,猶如心臟一樣急速跳動,一個直徑六尺,一個直徑八尺上下的魔紋光圈。

複雜而精美的魔紋光圈釋放出奇異的力量波動。

在這奇異的波動幫助下,一名少將的敏捷大幅飆升,他的動作帶起了殘影,以喬的緋紅視野,也變得難以捕捉到他的確切動作。

另外一名少將,他的動作沒有變快,但是他轟出的拳頭,每一拳都在空氣中轟出了雷霆般巨響,每一拳都好像托爾巨炮在轟擊,給人一種無堅不摧、天崩地裂的驚怖感。

如此重拳,直打得朗基努斯身體不斷搖晃,每一拳都牽扯了朗基努斯極大的精力。

而另外三位帝**少將,他們的氣息則和這兩位不同。

三位少將的氣息幾乎和四周的黑暗融為一體,他們的腳步聲消失了,他們的身體變得近乎透明,他們好似變成了三條飄忽的影子,動作快捷如閃電,悄無聲息的繞著朗基努斯急速攻擊。

莫名的,這三位少將給人一種他們天生為一體的默契感。

三人飛撲進攻,閃身後撤,相互間遙相呼應,相互掩護。

這種感覺,就好像三頭正在組隊獵食的狼沒錯,就是狼,三位少將的作戰方式,就好像一個狼群中的惡狼,凶殘而高效,渾然一個整體。

朗基努斯的戰力極強,在五位少將的圍攻下,他悍然支撐了十個數的時間,這才被一名通體燃燒著火焰的少將一個重拳轟在了後腦勺上,將他重擊轟倒在地。

朗基努斯嘶吼著,雙手在地上亂抓亂撓想要站起來。

五位少將撲了上去,聯手製住了朗基努斯,強行將他壓在了地上。然後一名少將脫出手來,搶下了朗基努斯手中的重劍,雙手握劍高高舉起。

在場的教會騎士們齊聲呐喊:“以我主之名”

就在教會騎士們準備衝鋒救出朗基努斯時,四周合圍的帝**士兵中,大群肩章上銀星閃爍的校級軍官,還有肩章上銅質星星熠熠生輝的尉官們衝了出來。

這些帝**軍官們,他們行進奔走時,腳下悄然無聲,氣息似乎連成一氣,給人一種感覺,他們就是一群準備獵殺捕食的惡狼

喬看著這些精悍的軍官,莫名想到了一個詞狼群出擊

軍官們擋住了教會騎士,雙方迅速糾纏成了一團,低沉的喘息和怒吼聲中,雙方一個交錯,就有數十名教會騎士吐血倒地,他們體內更傳來了骨骼碎裂的聲音。

軍官們的數量不如教會騎士,但是這些帝**軍官的個人實力,隱隱碾壓了教會騎士們一頭,他們每人的戰力,都和之前的四片金橡葉紋教會騎士相當。

手持重劍的帝**少將大喝一聲,手中重劍重重向朗基努斯脖頸劈下。

“夠了,住手”

羅斯公爵冷厲的嗬斥聲從遠處傳來:“對偉大的穆的侍奉者,你們這群該死的家夥,多少表示一點應有的尊重。打,也就打了吧可是殺了他,就有點過分了。”

謔謔謔,羅斯公爵很有辨識度的尖笑聲遠遠傳來:“這就好像一條沒拴住的惡狗,畢竟是主人家花費了多少狗糧養大的惡狗想要咬人,用板磚拍他個頭破血流,沒問題想要殺死惡狗,怎麼也要找主人不在場的時候吧”

“羅斯閣下,這就是您對教會神職人員的態度麼”蒼老而有力的聲音從大街的另外一頭傳來。

香煙繚繞,火光耀目,清脆的銀鈴聲響起處,大群身穿黑袍的教士、大群身穿白袍的教會騎士排著整齊的隊伍,手持各種教會的儀仗,簇擁著一架敞篷四輪馬車行了過來。

圖倫港聖希爾德大教堂本堂大主教羅倫,暨金橡教會德倫帝國大教區南部教區大主教羅倫,他身穿雪白的神袍,陰沉著臉,猶如一頭剛剛被拔掉了全身羽毛的老禿鷲,渾身殺氣騰騰的站在馬車上。

聖希爾德大教堂作為金橡教會在帝國南部的大本營,其中駐紮了一支精悍的教會騎士團,總人數在五千人左右,大概相當於帝**的一個作戰旅編製。

隻是這些教會騎士的個人戰力,可比普通帝**士兵強了一大截。

朗基努斯之前身邊有數百教會騎士跟隨,此刻隨著羅倫大主教趕來的教會騎士,足足有兩千人上下。

銀甲,白袍,教會騎士的隊伍在大街上排出了一裡多長。

兩名帝**少將身上的火焰黯淡了下去,有士兵從隊伍中跑了出來,塞了兩套製服給他們。

兩位少將剛剛將製服換上,大群士兵就簇擁著一架四輪馬車行了過來,有人在馬車中暴力的踢開了車門,隨後身穿黑裙,猶如一團黑色火焰的羅斯公爵直接從還沒停穩的馬車中跳了出來。

“謔謔謔,在圖倫港,襲擊我的兵”羅斯公爵右手急速揮動著檀香木製成的小折扇,嗓音變得又尖又細:“羅倫,給我一個交代,不然我就放火燒了你的聖希爾德大教堂”

不等羅倫大主教開口,羅斯公爵已經帶著一絲氣急敗壞,厲聲喝道:“不要用那些嚇唬小孩子的屁話威脅我,我不吃這一套你以為,教皇會為了你,和德倫帝國開戰”

羅倫大主教也下了馬車,分開人群,走到了羅斯公爵麵前。

他咬著牙,狠狠的看著羅斯公爵:“羅斯閣下,我從你的話裡麵,感受到了您對教會的無窮惡意。”

羅斯公爵翻了個白眼,冷笑道:“我每年都對銀桂教會供奉巨額的金馬克我和圖倫港銀桂教會的羅莎大修女是多年的好朋友。你敢說,我是異端”

羅倫大主教額頭上的青筋頓時一根根的跳了出來。

銀桂教會好吧,那位存在,是偉大的穆的親妹妹,羅斯公爵拉上了銀桂教會做盾牌,他羅倫又能怎麼樣呢

“你的部下,襲擊了教會騎士,這是極其惡劣的行為。”羅倫大主教迅速轉了話題。

“看看我的部下,我英勇而忠誠的帝國士兵們他們的傷亡慘重。”羅斯公爵厲聲喝道:“在帝國的領地上,沒有人可以在傷害英勇、忠誠的帝**後不付出代價。”

羅斯公爵嘶聲尖叫,她頭上精美的發髻啪的一下炸開,滿頭黝黑發亮的長發無風狂舞。

黑色的宮廷長裙,絕美的容貌,殷紅的嘴唇,在火光照耀下迸射出逼人寒光的美麗雙眼,加上這滿頭狂舞的長發,羅斯公爵的氣息大盛,莫名給人一種女魔降世的震懾感。

羅倫大主教下意識的打了個哆嗦,不自禁的向後退了兩步。

“謔謔謔,你怕了”羅斯公爵再次高聲尖笑:“你怕我真的燒了聖希爾德大教堂”

羅倫大主教沉默了一小會兒,然後他的聲音響徹長街,寬厚有力的聲音中,充滿了莫名的慈悲和仁和之意:“朗基努斯,我的孩子,我主最忠誠的戰士,告訴我,你為什麼和帝**發生衝突”

“如實的告訴我一切,我主的光輝普照萬物,在我主的光輝籠罩下,你若無錯,就沒有人可以冤屈他虔誠的仆人。”

羅倫大主教的聲音中,有一絲奇異的力量波動隨之擴散開。

在場的所有教會教士和教會騎士,無不露出了悲壯、虔誠的表情,他們舉起右手,輕輕按在了自己的心口上,然後同時高呼穆的聖號。

羅斯公爵站在喬的前方,喬看著羅斯公爵那黑發狂舞的背影,再看看那位羅倫大主教,突然嘿嘿一聲笑了起來。

他抬起頭,手指了指東邊剛剛升起來的那一輪銀月,嗬嗬笑道:“尊敬的大主教,現在是仁慈的穆忒絲忒的光芒照耀萬物咳,咳,是不是我們可以隨意的冤屈朗基努斯大人了”

羅倫大主教的身體晃了晃,他猛地抬頭看了看天邊掛著的銀月,然後狠狠的盯了喬一眼。

羅倫大主教的這一眼,充滿了怨毒,充滿了憤怒,充滿了一種要將喬碎屍萬段然後做成蝦醬去喂狗的堅定決心。

他好容易營造出來的狂熱氣氛,就被喬這一句話給打得煙消雲散。

羅斯公爵笑得渾身都哆嗦起來,她轉過身,朝著喬連連招手:“噢喲,喬,你這調皮的小家夥,來這裡,站在我身邊。你說得對,可不是麼,現在是穆忒絲忒的光輝照耀人間。”

羅斯公爵的笑聲驟然一收,語氣變得極其冰冷:“喬,你先說吧,告訴我這裡發生了什麼。你也受傷了以帝國之名,我一定給你主持公道”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