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都市言情>創業失敗就要和女帝結婚> 第155章 被壽王識破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55章 被壽王識破了

第155章

第二封勒索信出現在皇宮的正門,依舊是用短劍插著一封紙,紙上有幾個大字:

『三日後,城西桑林』

汪萬第一時間帶人趕了過去,見大理寺,禦史台,刑部等負責查辦此案的都已經聚集在宮門前。

有宮中高手將這封信取下來,送給陛下禦覽。四位皇子已經被宣召入宮,迎接他們的必然是狂風暴雨般的訓斥。

勒索信送到皇宮門口,這是在向整個東盧挑釁,皇帝陛下會發火到什麼地步,也就可想而知。

現在人人自危,生怕那雷霆暴怒波及自己。

“膽大包天,簡直膽大包天。”

“誰能想到,那惡賊竟然將勒索信送到這裡。”

……

“不對,有人想到了。”汪萬忽然道。

“誰?”其他人紛紛問。

汪萬看向張鉤:“張神探就想到了,他說第二封勒索信快到了。”

嗯?

所有目光刷刷看向張鉤,下意識皺起眉頭。

“張神探,你是怎麼知道的?”有一名刑部官員問。

“這……呃,直覺。”

“會不會是你和凶手有勾結,當然也就知道他們什麼時候遞來勒索信。”北燕吳牧道。

“你不要血口噴人!”

“哼,那你怎麼知道凶手會遞來第二封勒索信。”吳牧冷笑道。

張鉤啞口無言,自己隻是隨口一說,怎麼知道就說中了呢。

“張鉤,有什麼就說什麼,我南燕漢子敢作敢當,當然,若有人憑空汙蔑,我們也是不答應。”壽王冷冷道。

看到壽王不怒自威的模樣,吳牧下意識低下頭去。

有壽王撐腰,張鉤也有了底氣:“啟稟王爺,屬下的確不知道凶手是誰,之所以猜到,是根據形勢判斷。”

“嗯。”壽王點了點頭:“我南燕神探,是有這個本事。”

汪萬道:“我了解張神探的本事,就在今天,他不僅破了一樁命案,還單獨擒住了惡賊胡麻子。”

“啊,是嘛。”有人剛聽說這件事:“那胡麻子本事可是不弱,張神探對上他,沒有受傷吧?”

汪萬擺擺手:“毫發無傷。”

諸人倒抽一口涼氣。

南燕當真是臥虎藏龍,人才輩出啊。

壽王鬆了口氣,目光落在張鉤身上,心想,難道這真的是一個人才。

緊跟著,他的目光落在張鉤身邊的莊義生身上,下意識皺了皺眉頭。

莊義生目光坦然,向壽王行了一禮。

現在莊義生已經自信許多,他和壽王滿打滿算也不過見過兩麵,現在自己已經完全偽裝成許慎,他應該認不出自己。

果然,片刻之後,壽王便將目光移到一旁。

這時候,四位皇子從宮門出來,每個人都如霜打的茄子一般。

大皇子清了清嗓子,道:“父皇已經下旨,這次不僅要找到王叔的屍體,還要抓住凶手,將其千刀萬剮。”

諸人沒有準備休息,打算連夜工作,四位皇子聯合查案。

這時候,一頂軟轎靠近,明華公主從轎內下來:“我要進宮求見陛下,請他打開國庫,拿出十萬靈石……”

四位皇子眼前一黑,咋地她又來了。

十萬靈石,一枚靈石值一萬兩白銀,莫說明華公主拿不出來,對於整個東盧來說,都不是一筆小數目。

“快,帶走,帶走。”

四位皇子一起迎上來,將明華公主堵回轎內,讓轎夫趕緊抬走。

莊義生趁機回家了。

到第二天早晨,他睡醒之後,又前往刑部。見此刻刑部已經亂成一鍋粥。

四位皇子都到了,大理寺,禦史台,刑部三方麵的探案高手都在這裡。

事情到這個地步,關係一國體麵,大家也隻能聯合起來,互相交流情報。

咦?

莊義生心中一動,這對自己來說是一件好事呐。

隻看四皇子調查到的情報,數據畢竟不全麵,如果將其他三家的資料綜合在一起,再通過零號的運算,肯定會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現在那些資料彙聚在一起,莊義生走過去,拉了一張椅子過來,翻閱那些資料。

現在也沒人關注他,大家都在討論第二封勒索信。

過去的這幾天時間,四位皇子都有所行動。

大皇子的勢力範圍在軍方,他抽出人手,徹查京城內的可疑人員。

二皇子由勒索信的紙張和短劍入手。

三皇子在查凶手可能藏身的地點,不管對方實力再強,也是需要吃飯睡覺的。

四皇子在查逍遙王生前的關係……

現在這些資料都擺在莊義生麵前。

一天時間過去了,莊義生隻看完一半。

而四位皇子經過討論,也商量出一個辦法。

第二封勒索信,說明了時間地點。三日後,城西桑林,用十萬靈石交換逍遙王的屍體。

那麼,就讓人假裝去交易,提前布置人手,一旦對方出現,便一擁而上。

不過,這涉及一個問題,便是對方會不會出現?

十萬靈石這個數目實在太過獅子大開口,對方可能根本沒有交易的誠意。至於對方的真正目的,現在也猜不到。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總是要試一試。

黃昏日落之前,莊義生打算離開了,明天再過來把剩餘的看完,就可以交給零號運算。

“許小哥。”張鉤出現在莊義生麵前:“聽說許小哥擅長鬆骨,我家壽王不小心傷到腰,想要麻煩許小哥。”

莊義生頓了頓,道:“走吧。”

張鉤帶著莊義生來到館驛,見壽王坐在大廳中,壽王揮了揮手,張鉤便先退下了。

大廳中隻剩下莊義生和壽王兩個人。

“莊公子,你果然還是來了。”壽王忽然開口。

莊義生一怔,隨即鬆下雙肩:“被你看出來了,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剛剛。”

呃……好吧,一隻老狐狸。

莊義生摸了摸鼻子,自顧自在椅子上坐下。被壽王識破,倒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在東盧,大家算是自己人。

“我不讓你來,你便自己想辦法過來,現在的年輕人呐,忒不知道天高地厚。”

“來都來了。”莊義生心想,你又不能將我趕回去。

“王爺,最近東盧一團亂麻,南燕的嫌疑應該洗脫了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