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6章 他又出現了

在酒吧裡不遠處,燈光迷離璀璨,許多人隨著音樂在人群中舞動,頭上各種光柱交替,看起來有些昏眩耀眼。

墨黑色的桌布上,透明的高腳杯盛著鮮紅色的液體,晃一晃,一圈圈的漣漪退去,古希臘風格黑白相間的牆壁,看起來深沉而高貴。

他們坐在有些幽暗的角落,淡淡的燈光裡,剛好掩飾了時雨有些失落的情緒,她似乎有些隨著這些杯子裡晶瑩剔透的液體,也跟著慢慢地沉淪下去。

葉硯山放下酒杯,看著時雨一杯又一杯地灌著,他知道時雨心裡有些不高興,就直接從她旁邊拿著酒瓶,“雨兒,你要罵就罵我,不要憋在心裡。”

自從和她在一起後,她就很少喝酒,她現在一副不顧死活的樣子喝著,他倒是擔心會發生什麼事情。

對她,他心裡確實懷有一絲絲的愧疚,自從和時雲在一起,他心裡突然有些後悔,直到最後,他才發覺,他正在愛的人是時雨。

時雨放下酒杯,嗤嗤笑著,笑聲有些冰冷悲涼。

她酒量很好,雖然喝多了一點,她的意識卻還是很清醒,抬起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似乎帶著一股嘲弄著說,“葉硯山,你要是真的在意我的感受,你就不會在我孤獨無助的時候走開,你現在是在乾什麼,安慰我?”她臉上一副僵硬地笑著,“怎麼辦,你說的這些話我都快要感動了呢!”

“難道你真的不肯給我一個機會了嗎?雨兒,你知道我心裡隻愛你一個人。”他雙手伸過來,拉著時雨的手,一臉肯求著。

她攤開他的手,一臉漠視著他,臉上勾著一個僵硬的笑容,“喜歡我?”她口氣冰涼地說,不怒反笑,“要不是發生這件事,我還不知道到底要被你玩轉在手裡多久,所以葉硯山,你不用再來我麵前假惺惺地說愛我,”她繼續拿著酒杯,

“畢竟,我父親和時氏的股份全部都在時雲的手裡,你確定你會放下榮華富貴和我這個一無所有的人在一起?”

他會嗎?當然不會,以前不會,現在也不會,以後也更加不會。

葉硯山是一個普通的家庭出身,會喜歡他,是因為他性格溫和,懂得哄女孩子開心,更重要的是,他出手幫助過她,對於剛被自己失寵的女孩子來說,這時極大的安慰。

但是他也在她最絕望的時候消失了,這對她來說無異於致命的打擊,一顆純潔至誠的心,如果被欺騙,就如同一朵鮮花受到摧殘一樣殘忍,這種傷害不是一兩句道歉就能彌補的事情。

她這麼說,葉硯山倒是沒有感到意外,他又倒滿了一杯酒,喝了一口,放下酒杯依然溫和優雅地說:“雨兒,在你的眼裡,我葉硯山就這麼不堪嗎?”

看著時雨一臉陌生的樣子,她目光散漫,似乎剛才說的話,也是那麼不痛不癢。

“如果不是你和我在一起那麼久,連牽手都不給我牽手一下,我也不至於犯下今天這樣的錯!你知道,我是男人,不可能每個人都像柳下惠一樣,坐懷不亂,就連和我去參加生日會的那天,你連是我女朋友的身份都不願意承認,是個男人,都會覺得有失顏麵。”他繼續說著。

“你這樣說,是想告訴我,你和時雲私奔,都是理所當然的了?”她抿著嘴唇說道,臉上勾起一抹譏諷。

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她倒是有些失望,曾經認為的風度翩翩的他,這時已經早就不見了蹤影。

有些事情,過了就是過了,就是垂死掙紮也是無濟於事。

“如果說,你的愛情,都是用金錢來衡量的話,那抱歉,葉先生,你的愛情,到底有些昂貴,我授受不起!”

“雨兒,你真的不打算再給我機會了嗎,我和你畢竟也有過一段感情,我希望你能退一步,能重新再接受我!”他說,俊眉看著眼前的女孩。

時雨看著他的樣子,倒是有些不耐煩了,她冷笑,“葉先生,你這樣跟我說話,不怕你現任的女朋友聽到?”她看著他有些心虛的表情,“你還是舍不得她吧!你放心,我以後不會打擾你們兩人的幸福生活,現在你也沒有必要在我麵前表你愧疚的情緒!”

話落,她冷冷地一笑置之,她從包包裡拿著手機看了看時間,感覺坐在這裡時間也蠻久的,所以正在整理東西準備離開。

她酒量是好,但是胃不好,所以每次要走喝酒之前先吃藥,今天,她沒有吃藥,就直接一杯一杯地往肚子裡灌。

剛走出門口是,她幾乎都站不住,胃裡一直翻攪著,很難受,所以她身體靠牆,忍不住才拿要出來吃,好一會兒,疼痛才緩和過來,就走出酒店。

葉硯山心情不好,他自己一個人喝了一兩杯,就跟著她走出來。

這段時間,即使自己和時雲逃到國外,但是國內的新聞他也沒有少關注,特彆是有關時雨的,有關她不好的事情,在網上的罵聲一片,特彆是有關時雲給她製造的一些醜聞,使得她原本那個高高在上甚至一度被人認為不食人間煙火的千金,形象已經彆扭曲。

這對她來說傷害一定不小,所以即使逃到了國外,他心裡還是有些不安心。

時雲因為不放心他一個人回來,所以就打算全家一起回國,反正在國內的一切臭名都是由時雨扛著,她接了時氏集團名下的公司,隻要稍微整頓整頓,就可以從新上市,她的父親時明元也在商界中失去了信譽,所以打算公司由葉硯山接手打理。

他們一家人剛回到國內,時雨可能還不知道,但是葉硯山不想在她的麵前提起時雲,省得她不高興。

在網上最近都有一些有關於她和墨劍英的緋聞,聽說他們還住在一起,葉硯山心裡不免產生一股醋意,跟了她一年多,就連她住的地方都不讓他進去,如今去正當光明地跟著墨劍英住在一起。

這會兒,時雨還在外麵,剛走不遠,他追上去,說道:

“是不是和墨劍英在一起,所以麵對我跟彆的女人在一起,你就不痛不癢?”

時雨一手撥開臉上的掉落下來的頭發,一邊說,“對,我現在是墨劍英的女朋友,還跟他住在一起。”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