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玄幻魔法>魔改異界戰紀> 第五十二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十二章

觀眾們向勝利者報以雷鳴般的掌聲與歡呼,從看台上拋下的鮮花、絲巾、戒指——那是貴族小姐與女士們的獻禮;她們也都站了起來,用略帶羞澀或是熱烈火辣的眼神望著這位獲勝的鋼鐵騎士,期望他能親手拾起屬於自己獻上的饋贈之物。

維達舉起手,向觀眾們致意並向女士們行了禮,按照規矩,維達的扈從們奔了上來,將這些香豔的獎品一一拾起。可以肯定的是;在今後幾天內一定有許多撒上香水的信函遞到這位外國騎士的落腳地。

他從高高的騎士馬鞍上跳了下來。向落馬的德勞許伯爵快步迎了上去,德勞許慢慢的從沙地上站起身來,維達扶住了他,並握住了他的手。

“德勞許伯爵,我由衷的敬佩您的武技。”維達剛才那一擊還是動用了源力,使對方的矛在最後關頭偏離開去。不過,他將德勞許擊落馬下的刹那,用源力巧妙的在他身下墊了一下,讓對方不至於受到太大的傷害。

“斯坦利爵士。”德勞許揭開麵甲,臉上的表情既顯得敬佩又有些難為情。

“好啦,好啦,兩位非凡的騎士,你們的友誼將會因為今天的這場比試而開始。”公爵走下看台,來到了他們身邊。

“脫下你們的甲胄和鐵手套,穿上你們最漂亮的服裝來參加宴會吧,你們可以向小姐們、女士們說說你們各自的故事,讓裡斯達德的貴族們也能有機會和你們交上朋友…特彆是您,斯坦利爵士;我有預感;您會在黎斯特,甚至是整個法波艮蘭都掀起一番風浪來。”

公爵走到他們中間,拉住他們倆的手,高高的舉了起來,向所有的觀眾大聲宣布道:

“這兩位貴族因為一場誤會而決鬥,也因為崇高的騎士精神而放棄了讓對方流血,且毫無意義的決鬥,他們才是真正富有騎士精神的楷模!”

“撕盔騎士!撕盔騎士!撕盔騎士!”狂熱的觀眾們又開始大聲歡呼起來。

“該死。”維達小聲嘟噥著,公爵似乎是聽到了他的抱怨,向他笑了笑,接著他舉起手待觀眾們安靜下來之後,大聲宣布道:

“這位斯坦利爵士,他擁有超人的力量、非凡的武技和崇高的騎士精神,仿佛提亞賜予他這些美德,命令他降臨世間,讓世人目睹這般奇跡,這樣一位無懈可擊的騎士可以被稱作為……”公爵停頓了一下,瞥了一眼維達紋章衣上的圖案。

“神選騎士!”

“神選騎士!神選騎士!神選騎士!”

維達無奈的聳了聳肩;他回頭望向看台上的安娜琳,她臉上的憂色卻更濃了。

“哦伐,我們的‘神選騎士’,我相信您的名聲一定會傳遍法波艮蘭的,不過在此之前,請您一定彆忘了來參加宴會,否則小姐和夫人們都會傷心的。”

“是的,公爵大人,我一定到。”維達向公爵行了個禮,並向德勞許伸出了手。

“德勞許伯爵,請代我向勒布歇子爵問個好,我們晚上見。”

“我一定代為轉達,不過勒布歇子爵一定會親自向您道歉的,他並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斯坦利爵士…我們晚上見。”德勞許握住了他的手,鄭重的回答道。

山德魯和凱勒已經將那幾個被逮住的開賭盤和放貸的家夥移交給了公爵的衛兵們,如果他們拿不出賠付的賭注,那麼這些倒黴的家夥將會被關在城堡上的站籠裡,直到變成一具風乾的屍體。“暴熊之顱”的店主;弗朗索瓦騎士興高采烈的騎馬走在隊伍前頭,仿佛是維達的持旗扈從似的。

“看呐、看呐…這位得勝的外國貴族,公爵賜予他‘神選騎士’的稱號,他來裡斯達德第一天就是住在‘暴熊之顱’的,大家好好看看這位無懈可擊的騎士吧。”

那些興奮、執著的人們一路跟隨著維達一行,簡直就像騎士遊行時的那種盛況(注:比武大賽前,騎士們會沿著街道巡遊至比武場)。沒能看到這場比試的人們被喧鬨的聲音所吸引,爭相從大街小巷裡走出來,或是在陽台、窗口上觀看這位外國騎士的雄姿。

男人們羨慕的注視著他,一邊仔細聆聽從比武現場回來的人繪聲繪色的描述,女人們把她們的綢緞腰帶、頭巾、親手編成的織物等等,各種五顏六色、華麗鮮豔的心愛之物向維達拋去,甚至還有些未結起高發髻的姑娘(注:指未婚女性)擠到他的坐騎旁,擁抱他的馬鐙和鐵護腿。這在民風淳樸、熱情奔放的法波艮蘭並不算什麼逾越、或是放蕩不羈之舉。

果然,在法波艮蘭的比武場上是最能夠博得好名聲的。

維達不由得有些飄飄然了,他的眼前到處都是自願簇擁著他的人們、他的耳邊聽到的都是對他的讚美、他的鼻尖聞到的是落在他甲胄上某位女子腰帶上的香味…他向人們揮手致意,悄悄的用源力保護被人群擠得踉蹌的弱小,以防他們摔倒…他成為了這座城市的寵兒,滿心歡喜的接受人們對他的崇拜和讚美。

回到客店後,他在眾人麵前卸下了甲胄,像真正的冠軍一般再次向人們致意。接著,他進了房間,準備打扮一番,參加公爵的宴會。山德魯和其他扈從們守在門外,防止熱情的人們打擾到他,隻有安娜琳悄悄的跟著他進了房間。

“我最親愛的大人,您非得引起那麼大的轟動嗎?”

維達轉身將安娜琳抱了起來,輕而易舉的將她舉過了頭頂;“我的寶貝,難道你不為我感到高興?難道你覺得我的所作所為過於輕率?”

“不,不,不…我知道你是什麼想法,不過我也有我的想法。”維達旋轉了一圈,把她放了下來。

“不必擔心;親愛的夫人,我這麼做是因為我越出名,那麼想動我們的人就會越忌憚,想象一下吧,當我在比武場上拿下冠軍;那麼支持我的人就會越多,到時候不僅是格蘭鐸、裡斯達德、甚至是國王……”

“冠軍隻是轉瞬即逝的虛名……”

“那麼我就通過這個契機把握到實權。”

“您不是法波艮蘭的貴族,他們不會讓你擁有實權。”

“那麼我就公開身份,招攬擁躉……”

“那樣會讓您成為眾矢之的。”

“安娜琳……”維達有些不悅,不過當他看見了她那雙碧色的眼睛所流露出的真情時,他的心軟化了下來。

“安娜琳,我可能有些欠考慮…我答應你,參加完黎斯特的比武大賽,我們就離開,我答應過琳達,取得冠軍,幫她離開格蘭鐸,同時,我必須取得騎士團的信任,讓未來發生改變,這兩點我必須做到。”

安娜琳把頭埋到了他的懷裡,輕輕歎道:“離比武大賽還有兩個月(注:異界每月為五十天),這段日子裡會發生些什麼,誰都不知道…何況,何況我想要和你一起去南方;去遊曆世界、去拯救那位美麗的精靈公主…可是,我怕,怕你被卷入爭權鬥利之中,怕我們落入某個勢力的陷阱中,怕就此改變了我倆的命運……”

維達輕輕的撫摸著她的秀發,令人焦躁不安的想法再次浮現出來;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對的嗎?命運…能夠改變嗎?如果說不能改變,那麼安娜琳…她將何去何從?

灰時剛過,位於裡斯達德城堡南側的公爵官邸門前便呈現出一片車水馬龍、燈火輝煌的熱鬨景象了。受邀的客人們在門前下馬,或是攙扶著從四輪馬車上走下的女眷緩緩步入。傳令官不斷報出來賓的名號;他們大部分是公爵的封臣、或是正在裡斯達德做客的外省貴族。

不僅僅如此,在邊界附近狩獵的托森特公爵;他是位極其熱愛騎士比武運動的年輕人,同時也是德勞許伯爵的朋友。他無意中得知了這場比武,便放棄了繼續狩獵,趕來裡斯達德想要親眼目睹擊敗德勞許的外國騎士。

德勞許伯爵已經到了,在比武中受傷的勒布歇子爵正站在他身旁;經過一下午的靜養,這位強壯的貴族倒也沒有大礙,隻時不時的會有些暈眩犯惡心——這是腦袋震蕩的後遺症。托森特公爵正纏著他們倆,仔仔細細的詢問比武的過程。

“呂西安,(注:德勞許的名字)那位外國騎士真有那麼厲害?就連你也擋不了第二回合?”

“豈止是厲害。”德勞許苦笑著回答道。

“第一回合,他應該是在試探我的實力,或是給我個機會;即便如此,我也差點被他掀下馬…他的力量太驚人了,而第二回合,我刺出了絕佳的一擊;我敢發誓,哪怕在去年的比賽中我也沒能像今天那樣專注,或者說我覺得這一擊肯定能扳回劣勢…可我想錯了,他躲了過去,神出鬼沒般的躲了過去,等我回過神的時候,我已經被掀下馬;麵向天空躺在了地上。”

“哦伐,承認吧,呂西安…你應該是失手了,也可能是因為勒布歇子爵的原因。”年輕的托森特公爵瞥了一眼站在旁邊,滿臉羞愧的勒布歇子爵。

“不,我並沒有因為斯坦利爵士救了勒布歇子爵的原因而手下留情,但依我看來,明年黎斯特騎士比武的冠軍或許已經沒有了懸念。”

“啊,啊…看在提亞的份上。”托森特公爵嚷嚷了起來。

“法波艮蘭有那麼多武技高強,力量驚人的騎士,難道你覺得這位神秘的外國騎士能比的過卻尼德查維夏嗎?能比的過埃爾貝德鄧肯嗎?能比的過你的父親諾瓦緹大人嗎?抱歉,呂西安,願您父親的靈魂在聖地安息。(注:上述都是法波艮蘭著名的冠軍騎士)”

“尊貴的茹貝爾大人(注:托森特公爵的姓氏)。”德勞許嚴肅的看著他回答道:

“您要知道;查維夏大團長留在了聖地,從此不問世俗之事,而鄧肯大統領在一場比武中被卑劣的對手傷到了,對他來說,可能再難發揮出以往的水準,至於我父親…他已經將本領都傳授給我了,今天這場比武,我相信即便是我父親,也難以做得更好。”

“驕傲的呂西安,能讓你說出這樣的話,足以證明這位外國騎士武技高強,能力壓群雄了,喔,我越發好奇了…你剛才說他是從科洛佛公國來的?”

“是的,斯坦利爵士來自遙遠的利維亞,據說那是科洛佛公國東南部的小鎮。”

“奇怪,科洛佛公國在近些年並沒有什麼出名的騎士,你應該也記得;前年和去年的比武大賽中,從科洛佛公國來了兩、三位剛被冊封的血氣方剛的年輕騎士,似乎在比賽進行的初期就被掀下了馬。”

“況且…在我的印象中科洛佛公國似乎並不存在利維亞這個地方。”托森特公爵抬起手將遮住額頭的濃密頭發撩開,他沉思了一會。

“現在我愈發好奇了,呂西安,你剛才說他的紋章是什麼樣的?”

“是一位美麗的精靈騎在獨角獸上的圖案,我有理由相信這是自某種預言或是先人的經曆所衍生而來的。”

“哈,我的朋友,你的武技稱得上是一流的,但對紋章學卻所知甚少,呃…精靈代表著古老的傳承、神秘莫測的力量,女性精靈同時還代表了忠貞與愛情,至於獨角獸;那是精靈的神獸,代表了高貴的血統與非凡的勇氣;用這種紋章的貴族都是古老家族的成員,血統高貴,名聲顯赫,可據我所知,科洛佛公國並沒有這樣的家族。”

“您想說這位外國來的騎士故意隱瞞身份?這樣一位極富騎士精神、武技高超、風度非凡的貴族…”德勞許思忖了一番,愕然問道。“難道他是某位王族的後裔?”

“極有可能。”托森特公爵撫過略有胡渣的下頜,出神的望著火炬上舞動的火焰。“我對這位斯坦利爵士的興趣越來越濃了,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他交上個朋友。”

“他答應了裡斯達德公爵的邀請,待會您一定能見到他的,噢,我還想……”

德勞許的話還未說完,就聽到門口傳令官用洪亮清晰的聲音報出了那個名字:

“來自利維亞的伊蒙彭斯坦利爵士到!”

正在交談的人們不約而同的轉過身向門外望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