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飄天文學>>拚搏年代> 第117章 習慣成自然(求訂閱)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17章 習慣成自然(求訂閱)

市場南頭,呂冬提著幾個包,放在拖鬥裡麵,喬衛國又把礦泉水搬過來。

一提十二瓶的礦泉水,呂冬一口氣放進去十提。

這是最後一場讚助比賽了,也是決賽。

外語學院隊一路過關斬將,淘汰掉眾多對手,殺入省大校內籃球賽泉南區的決賽。

今天下午,將與來自泉南老校區的醫學院代表隊展開最後的冠軍角逐。

據說醫學院代表隊也有強力外援。

東西收拾好,呂冬拉著喬衛國一起去,對焦守貴說道:“幫忙看下攤子,四點半左右我和衛國準回來。”

焦守貴說道:“沒問題。”

胡春蘭兩天沒來了,呂冬也暫停日用品生意。

進入十一月,呂家村開始大麵積下蔥,老街上種蔥的不少,果園人沒少來幫忙,胡春蘭也要幫人起蔥,街坊鄰居幫忙總要有來有往。

去年大蔥行市暴漲,每斤一度突破六毛錢。

有過農村種植經驗的人都會知曉,第二年的種植麵積必然暴增。

翻了三倍的種植麵積,作為食材輔料卻沒有相應的市場需求增加,大蔥行情可想而知,短短十天時間,按畝收的價格跌破600元。

論斤收,也就七八分錢了。

而且價格還在一路下跌,大有創造九十年代以來最低點的趨勢。

包括呂家村在內,青照大麵積種植大蔥的農村,全都愁雲慘淡。

有外語學院給的通行證,呂冬順利進入省大,很快來到室內籃球館正門前,由於是周末,宋娜和李文越再次過來幫忙。

東西全都提進去,條幅照例拉上。

徐曼不太放心,專門找到呂冬,叮囑:“今天學院和學校的領導都來,可彆亂喊。”

呂冬心說我啥時候亂喊過他很給麵子:“放心,我不喊。”他攤開空空的兩隻手,說道:“徐曼,你看,我連電喇叭都沒帶。”

徐曼發現了,不禁微微一笑,臉上露出個單酒窩,嘴卻歪了:“行,我們今天最後一次合作,有始有終。”

再有活動,說什麼也不找這個坑貨老板。

宣傳目的都達到了,最近麻辣燙攤子持續火爆,有幾天單日流水過千,呂冬確實沒想過在決賽上搞事。

拉條幅宣傳足夠了。

伊萬這時過來,說道:“呂冬,非常感謝你的幫助。”

呂冬笑:“咱老朋友了,用不著說這些見外的話,咱這是互相幫助。”

伊萬有空就會去呂冬攤位上買東西吃,明白這話的意思,說道:“你做的小吃,真的很不錯。”

有外語學院的領導提前過來給球隊打氣,伊萬和徐曼回球隊那邊。

球場陸續有觀眾進場,宋娜收拾好的提兜拎出來,對呂冬、喬衛國和李文越說道:“我就不跟你倆客氣了。”

呂冬提起一兜,問道:“文越,衛國,行不”

李文越笑著說道:“放在倆月前,我肯定張不開嘴,最近沒少幫你們賣東西,小意思。”

做生意首先要能張得開嘴,李文越這點起碼練出來了。

喬衛國摸摸光頭,覺得沒問題。

呂冬提上兜,仔細瞅瞅,上左側看台,朝女生多的地方去,他臉皮厚,說話巧,人看著也憨厚,一圈轉下來,兜裡東西賣掉不少。

男性有劣勢,不可能硬往女生聚集的座位區擠,隻能在過道上來回轉。

李文越剛在一個出入口賣掉條毛衣鏈,路邊的一個女生略顯詫異的看他一眼,主動打招呼:“李文越,真是你這是在賣東西”

看到對麵的女生,李文越臉略微有點紅,但他長期跟著呂冬,也練出來了,倒沒靦腆,笑笑說道:“袁靜,你來看球賽”

叫做袁靜的女孩長得很白淨,說話也帶著青照口音:“跟同學過來看看。”她瞅一眼李文越手裡的東西:“咋乾上小買賣了”

李文越抬起手,讓她看:“幫朋友賣的。”

袁靜是一中出來的,立即想到去宿舍推銷過的一個人:“咱學校那個黑乎乎的體育生。”

“是她。”李文越多說了一句:“我跟呂冬一起幫她。”

一中出來的人,當然都了解呂冬是誰,袁靜笑了笑:“你忙,我去找座位。”

“好。”李文越看著她走遠。

比賽開始前,四個人從四個看台回到外語學院休息區後麵,徐曼在這裡幫他們占了四個座位。

四個人坐下,東西和錢紛紛交到宋娜手裡。

宋娜賣掉的最多,呂冬和李文越次之,喬衛國賣掉的比較少。

喬衛國晃著光頭,不好意思說道:“她們一看我,就不想買了。”

宋娜寬慰:“沒關係。”

呂冬看看喬衛國,沒辦法,青春年少,正是看臉的時候。

呂冬跟宋娜挨著,幫她把剩下的小飾品裝進一個袋子裡麵,問道:“有二百”

宋娜低聲說道:“二百多,這會賺的夠我一個月生活費。”

比賽快要開始,隔著徐曼,還坐了個寧雪。

這是徐曼專門從藝術學院請來的,因為她觀察發現,有寧雪在場,杜小兵打球狀態更好。

徐曼伸手:“呂冬,幫忙拿瓶水。”

呂冬拿一瓶礦泉水,遞給徐曼,徐曼擰開給寧雪:“喝點水。”

寧雪畫著精致的妝,對徐曼微微點頭,接過水拿在手裡。

跟呂冬第一次見到時差不多,這人話很少,但讓人感覺到的不是文靜內向,而是傲氣。

隻能說,果然是女神。

或許有太多人捧著,不知不覺自個就高了。

呂冬看一眼,回過頭來繼續跟宋娜說話,還是經常笑成花的黑蛋好。

體育場裡人多聲雜,宋娜靠近一點,對呂冬說道:“你胳膊。”

呂冬明白她要做什麼,伸出胳膊來,放在她麵前,宋娜抬起手,往上擼起衣袖。

“你比我白了。”呂冬看眼宋娜淺麥色的臉:“看臉就知道了。”

宋娜美滋滋的說道:“終於養回來了。”

呂冬點點頭,說道:“你今年特彆黑。”說完這句話,他就笑了:“夏天曬得多。”

宋娜說道:“你也能養回來。”

呂冬笑:“大男人,無所謂,我整天風吹日曬的,這樣也挺好。”

宋娜翻過手,因為整天提兜賣貨,手上仍然布滿繭子,抓住呂冬手翻過來,滿手老繭,又糙又硬。

“咱倆都勞碌命。”她說道。

呂冬故意說笑:“我這是練鐵砂掌練的。”說到這裡,他想起個事,看眼喬衛國,問道:“你學校有交錢學散打的地嗎”

“應該有,聽說有些老師在外麵開培訓。”宋娜說道:“都在泉南老校區,這邊想開,暫時沒地方。”

呂冬提醒:“你幫忙尋摸著點,看有散打水平高的嗎。”

宋娜有所猜測:“衛國”

“衛國早晚要去。”呂冬說道:“打鐵還得自身硬。”

最好等到他也能變成rb玩家再去。

宋娜想起個事來,問呂冬:“衛國上次跟我說,你要去泉南領個團員類的獎,十大傑出團員還上電視直播”

呂冬也不隱瞞:“是,下周五就去。”

宋娜說道:“我聽學生會的人說,學校到時在階梯教室放直播,我一定去看,能在電視看到你,感覺有點奇怪。”

呂冬摸摸自個黑黝黝的臉:“我也感覺挺奇怪。”

這事關係到好多人和單位,就算硬著頭皮,也得上。

比賽即將開始,主席台有講話聲響起,場館漸漸安靜下來,打到最後決賽,少不了校領導和學院領導出席。

有領導,自然要講幾句。

一係列儀式性的項目下來,半個小時後,比賽開打。

雙方沒有試探,上來就打得激情四射。

外語學院拿球進攻,球傳到杜小兵手裡,多場比賽打下來,學院的觀眾們早已習慣了某種加油助威方式。

“呂氏麻辣燙,加油”

“呂氏麻辣燙,加油”

近半個體育場的人,喊出同樣的加油口號,震的頂棚都在發抖。

聲音傳到耳朵裡,徐曼無奈的嘴都歪了,轉頭看旁邊的呂冬。

呂冬攤開手,非常無辜:“我沒帶電喇叭,我也沒喊”

徐曼當然知道這點,賽前還專門跟幾個領頭的學生溝通過,明顯沒效果。

連續多場比賽下來,外語學院的人都形成慣性了。

她歪著嘴,瞪了呂冬一眼,這麻辣燙老板,真是個坑

這加油聲一起,杜小兵仿佛打了雞血,直接遠投三分得手

主席台上,一位校領導問外語學院的領導:“你們院的加油助威口號很彆致”

正說話呢,加油聲又震天響。

“呂氏麻辣燙,加油”

聲音聽在耳朵裡,這位領導也不慌,笑著說道:“我們院隊,像麻辣燙一樣受歡迎。”

這是一場精彩的比賽,也是一場成功的商業廣告推廣,呂氏麻辣燙的名號徹底響徹省大,甚至傳到了泉南老校區。

杜小兵的體育學院逍遙王真不是吹的,在他的幫助下,外語學院以8分優勢戰勝醫學院隊,拿到了冠軍。

比賽一結束,呂冬就打開包裹,給外語學院隊隊員們發嶄新的冠軍領獎服。

徐曼看得想捂臉,金燦燦的外套上麵,呂氏麻辣燙的大字格外顯眼。

當天晚上,呂冬的攤位火到爆,七點多的時候不得不讓李文越騎著車回去拉一趟貨,自從麻辣燙開業一來,首次單天流水賣過1500元。

這種情況持續好幾天,雖然後麵難免回落,但麻辣燙攤子的日流水穩定在了1000以上。

周五,呂冬沒出攤,趕往泉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